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星紀元戀愛學院 > 第八十八章 各忙各
    我奇怪看他:“你不是不能進入系統?”

    新悟眨眨眼:“我是不能進入,但沒說我不能闖入。嫦娥的系統是根據我的系統來升級的,所以她的后門我知道,我可以進去。”

    我瞪大了眼睛,為什么我覺得這個對話有點怪怪的?新悟要進嫦娥的后門?

    我眨眨眼,轉開臉:“不用了,那種場合也沒什么好看的。我們睡吧。”

    “好的。”新悟說了聲,繼續眼睛大張,繼續像小夜燈一樣亮著。

    我僵硬轉回臉:“新悟,睡了。”

    “好的。”他轉臉看向我,雙手乖乖放在胸口,臉上是純然的微笑。

    我擰眉:“你不用睡嗎?”

    他眨眨眼:“我是不用睡啊。”

    “但你要學會睡覺,你是人了。”我鄭重說。

    新悟愣了一會兒,恍然:“是啊,我是人了,我得睡覺。好的,睡覺。”他竟是像給自己下命令,然后合上眼睛。

    這種感覺,真有點奇怪。

    我盯著他的睡顏一會兒,才放松下來,閉上了眼睛。

    “蘇靈姐姐,我給你設定了明天早上五點的鬧鐘。”身邊是新悟輕輕的聲音。

    我閉起的眼睛,重新睜開:“新悟。”

    “在。”

    “你是人了,不是悟空或是嫦娥。”

    “在的,我是嫦娥,請問有什么需要幫助嗎?”嫦娥居然搭腔了,因為我叫了聲嫦娥。看,這才是人工智能。

    新悟躺在床上呆住了,像是第一次從旁觀者的角度去看一個人工智能系統。

    我看看新悟,看向上方:“嫦娥,請給大家設置明天五點的鬧鈴。”

    “好的,設置明天五點的鬧鈴,設置完畢,蘇靈隊長。”

    我再看向新悟:“明白了嗎?新悟?不要在我身邊像個人工智能活著。”

    新悟的神情一直凝滯,呆呆地看著上方,那原來他所在的地方,他住的那個信號收發器。他眨眨眼睛,臉上露出了復雜的情緒,他轉過身,背對我,輕輕地說了聲:“晚安,蘇靈姐姐。”

    我看看他忽然變得有點安靜的背影,轉身看他:“怎么了?”我伸手,像以前一樣摸上新悟柔軟的短發。

    他轉過身,低垂眼簾,像個乖巧的孩子:“我一直想做個人,但現在,我發現我還是一個人工智能。”

    我看著他煩惱的臉:“你只是沒有學會怎么去做一個人,而且,你現在那么煩惱,足以證明你是個人,人工智能怎么會有煩惱?”

    新悟眨眨眼,長談一口氣,抬起眼瞼看向我,露出了微笑:“謝謝你,蘇靈姐姐,你總是在我陷入自我否定的時候開導我,你說得對,我只是要去適應和學習。我擁有全世界最智慧的大腦,擁有了人類所有的已知的知識。但是學習做人,我其實還是入門級別,我明天可以教小炫讀書,讓小炫教我做人。”

    我欣慰點頭,他也笑了,伸出手臂:“蘇靈姐姐,你要睡在我的手臂上嗎?數據分析,你們女人睡在男人身邊會更有安全感,睡眠效率也會更高。”

    我笑了,閉上眼睛往他的方向靠了靠,枕在了他的手臂上,輕輕開口:“你說得對,這樣睡……很舒服……”

    他的臉輕輕靠在我的頭頂,呼吸也漸漸變得勻稱。

    女生喜歡男朋友的男生游戲是有道理的,因為,那樣會讓你獲得一個完美的,虛擬男友。

    第二天一早,我們天啟隊全員搬家。

    擎天和神隱女代表一營全體人員來送我們。

    讓焱神與神隱女分開,我們也是于心不忍。今后,他們只能通過手機聯系了。可憐他們正處于熱戀期,不像我和擎天,變得老夫老妻,手機短信都不多發一個字。

    北冥和青沐幫我們把行李搬上我們天啟隊的飛車,我們天啟隊現在可是擁有兩輛不同型號和作用飛車的隊伍了。

    北冥和青沐負責搬運行李是為了讓焱神有多余的時間與神隱女告別,擎天帶神隱女來也是這個意思。

    我和擎天站到一邊,我拿出手機,指屏幕上的短消息,不滿:“你們怎么回事?多說幾句話費錢嗎?”

    擎天面露尷尬,眨眨眼,轉開臉揉太陽穴:“哎呀……嘶……我的酒好像還沒醒……那個死老頭兒,昨晚灌了我不少酒……”

    我無語地轉開臉:“這理由可真爛。”

    “恩……”他也低下臉,看著自己的腳尖,他也承認這借口有點爛。

    看他不說話,我沉下臉:“那我走了。”

    “等等!”他立刻拉住我,神情復雜而擔心地看著我,“去了二營你自己小心點,不準跟白墨舊情復燃!”他嚴正警告!

    我一個白眼,瞪他:“你覺得可能嗎?!”

    他依然緊緊扣住我的手臂:“也不準再撩別的男人!司夜的事,我是有保留的!”他的意思很明白,司夜他還沒完全同意。

    “噗嗤。”我忍不住笑了,這個時候他才有我男人的樣子。

    “也不準給青沐任何他還有機會的暗示!”他瞟一眼忙碌的青沐,壓低聲音更加加重語氣地警告。

    我轉開臉,他這句話,我卻是無言以對,因為青沐也是我現在心中的矛盾。既不想失去他,又不想很強硬地攆走他。

    擎天今天有那么多的囑咐也是知道他和我從今天之后,只怕是聚少離多。他是特遣營的營長了!他又更大的責任在身上。

    而我,也是二營的副營長,雖說白墨是營長,但很明顯許多事,需要我這個副營長來做,我要帶領他和他的二營去適應特遣營的生活,訓練他們成為合格的特遣隊員。

    如此一來,我和擎天,又有多少時間見面?

    更別說倫海和歐滄溟了。

    今后,只怕是大家各忙各的了。

    而且,難道司夜不忙嗎?司夜作為學校的老師,教授,唐博士的學生和副手,他一樣很忙,光是給學生上課,批改論文,和唐博士做科研,這一堆事,就夠他忙了。

    “真TM的,現在等于在給青沐機會!”擎天幾乎咬牙切齒地說,因為現在,真的只有青沐是和我朝夕相處,并且形影不離。因為,他是我的副隊長,是我們天啟隊的后盾。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