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狼與兄弟 > 2234 內部動手
    電話那邊突然之間沉默了,好一會兒的功夫,劉牧緩緩的開口“王贏背后牽扯的是兩股子勢力,這兩股子勢力,一股子是以盛會為首的一派人,另一股子,是以靈鷲他們為首的另外一股子人,這兩股子人不管是哪股子人,你都是招惹不起的?!?br />
    “還有,現在拒絕你,不讓你繼續查下去,不是我這邊的意思,我從來沒有管過你的工作,如果我要是想要阻止你的話,我不會用這種方式的,我讓幾個人把你抓起來帶到我這里,比什么都好用,劉鷗,這一次的事情是真的麻煩了,我和你說,金城醫院的這個事情,鬧的動靜太大了,現在不少人的目光都盯向這邊了,之前王贏的案子或許還是一個小案子,注意的人群不會太多,但是現在王贏的案子,絕對不是一個小案子了,你現在收手也是來得及,你聽我的,劉鷗,我現在去找你,還有?!?br />
    就在劉牧還想說話的時候,劉鷗直接就把電話掛斷了,他掛斷電話之后,整個人就沉默了,他想著劉牧剛剛說的那一切的一切,思考著自己的行為,或許也是自己太過于較真了,或許真的不是劉牧的做的,要是劉牧真的不讓自己參與的話,顯然后面的那個方式才是劉牧最喜歡最擅長做的,而且聽著劉牧剛剛的談話,也不像是他控制的。

    但是他從劉牧說話的口音當中,聽出來了劉牧的謹慎與焦急了,劉鷗突然之間有些后悔了,如果不是劉牧推波助瀾的這個事情的話,那現在劉牧知道了,肯定會采取行動的,這邊調自己回去,那是明顯的再給自己臺階下,自己要回去了,就沒事了,但是如果給自己臺階下,自己還不下的話,讓自己回去,自己還不回去的話,那樣的話,到時候搞不好自己就真得出點什么事情了,這點他和劉牧兩個人都想得到。

    他突然之間有些后悔了,使勁一拍自己的腦袋“媽的,我沒事給他打什么電話!….”

    另外一邊,再史子明的房間內,史子明和海狗兩個人把手上的耳機放下,兩個人也都互相看著,海狗從邊上還笑了起來“這個劉鷗,是真的不知道給劉牧省心??!真是服了,攤上了這么一個弟弟,這點事還和他哥哥吵起來了!你說不是劉牧運作的?”

    大嘴從邊上也不說話,他的表情很怪,這一刻,他腦海之中還想著很多很多的事情,很多很多的片段,再他腦海當中,慢慢的聚集到了一起,片刻之后,大嘴抬頭,盯著海狗“劉牧肯定有問題?!贝笞爝@么一說,海狗從邊上蒙了“為什么這么說?”

    “我現在沒有時間給你解釋了,劉牧和王贏認識,而且他欠王贏人情,這個人情一直沒還?!贝笞旄静恢雷约耗茉俅位氐竭@個崗位上,就是王贏用劉牧的人情給還的,劉牧手上的關系,身邊的關系嗎,他自然是不清楚了“我覺得他可能真的會幫王贏!如果是他幫王贏的話,那可就真的麻煩了!海獅!”大嘴下意識的開口。

    “海獅?海獅不會有問題的,我們兩個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會有問題,他從夜幕退役之后,天天從家閑的都難受死了,最大的愿望和我一樣,就是來做警察,為民除害”

    就在海狗還要給海獅解釋的時候,大嘴沖著他搖了搖頭,直接就打斷了他的話“我沒有說海獅有問題,我自己心里面其實什么都明白,我說的是要海獅注意一些,我給他打個電話,你現在就上去,和海獅一起看守王贏,咱們盡快把王贏轉移走?!?br />
    “海獅有什么危險,就這些人,他們不會是海獅的對手的?!焙9愤€是沒有反應過來,就在海狗還要說話的時候,大嘴從邊上直截了當“那海象和海豹呢?”

    h(*i5

    海狗聽見這句話的時候,當即就不吭聲了,他看了眼大嘴“就算是他們兩個會幫劉牧,但是我覺得他們兩個能做的事情也有限,畢竟和周圍都是咱們的人,還有監控?!?br />
    “小心一點總是好的?!贝笞熘貜土艘痪洹爸烂?,我的感覺越來越不好了,我一直在想李松那邊的事情,通過李松和彭長盛兩個人的事情我也調查過不少,兩個人在一起合作不是一天兩天了,至少十多年了,這十多年兩個人干過幾票大的案子,但是最后都成功逃竄了,我調查過這些案件的卷宗,所有的案件始末都有,我通過調查這些案件的始末,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我敢打賭,李松是一個極其聰明的人,他和彭長盛兩個人一文一武,配合的十分的嫻熟,所以我現在再想的問題,那就是王贏之前那會和李松再一輛車子上面,那李松和王贏在一起,他不會不檢查王贏,不會不防著王贏,一定會小心再小心的對付王贏的,而且他一定會帶著王贏離開王贏他們之前約定好的城市,一定會想方設法的變換路線,看看有沒有人跟蹤他們,然后再帶著王贏到一個他們手拿把攥的城市的,這一路上李松不會不防王贏,不會不防有人跟著,所以我覺得王贏再和李松在一起的時候,應該就已經與他的這些手下失聯了,后來王贏出事進醫院,再醫院里面,他穿著病號服,被彭長盛那么暴力的手段劫走,這一切的一切,都沒有預兆的,但是王贏就被彭長盛帶走了,他被彭長盛帶走之后,輾轉反側帶到了那個工廠,可是你也看見了,王贏前腳到了那個工廠,后面狼一狼二他們就到了,而且王贏再醫院的時候,還是屬于昏迷的過程中的,他是神仙嗎,昏迷著都可以指揮他的這些下屬做事情?”大嘴反問了一句,海狗這一下皺起來了眉頭。

    “所以說,我敢打賭,王贏身后還有一個謀士,而且這個謀士不簡單,王贏再和李松分開住院以后,王贏的手下的這所有的下屬,都是這個謀士控制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這個謀士運作的,這個人很厲害,否則的話王贏不會讓狼一他們聽從這個謀士的,這都是玩命的事情,他不會輕易的把這些下屬的性命交在這個謀士的手上?!?br />
    “王贏的手上是什么時候多的這么一個謀事?多的這么一個可以再王贏不在的時候,替他操控全局的人,據我所知,王贏身邊沒有這么一號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身邊沒有這么一號人,但是如果把所有事情的線索都整合到一起的話,狼一他們這些人沒有本事操控全局的,一定是王贏找到了一個他可以信任,又很有本事的謀士?!?br />
    海狗聽到這的時候,點了點頭,隨即沖著大嘴開口“就算是這些是真的,又能代表啥”

    “你聽我說完?!贝笞炖^續說道“我畢竟當了這么多年的警察,辦了這么多年的案子,有這個人和沒這個人的區別很大,王贏從醫院被劫走的時候,還是屬于昏迷狀態呢,但是到了彭長盛的工廠的時候,你也看見了,他整個人是多么的有精神?你知道這說明了什么嗎?”大嘴微微一笑“那就是說明了王贏很早以前就醒過來了,只不過是裝著一直沒有醒過來而已?!贝笞煺f到這,海狗從邊上隨即問道“可是有醫生啊?!?br />
    “這個就是醫生的問題,醫生被賄賂了,被買通了,是故意給咱們這樣的情報的,也就是說,就算沒有彭長盛那么瘋狂的吧王贏劫持走,那王贏身后的那個謀士也已經做好了要從醫院把王贏救走的打算了,他既然能買通醫生,那就肯定還能買通別人?!?br />
    說到這的時候,大嘴抬頭看了眼邊上的海狗“知道我之前為什么問你秦鵬程的事么”

    海狗聽見秦鵬程這幾個字眼,從邊上點了點頭“你怎么又說道秦鵬程了,他雖然胖點,腐敗點,但是他人很好的,而且?!焙9愤€想說話呢,大嘴從邊上打斷了他。

    “你記著,不管再好的人,只要再這個位置上,有腐敗的行為,就沒有辦法控制了,有些時候就算是他自己本身不想,也可能會被別人威逼利誘的,就秦鵬程手上帶著的那塊勞力士,十多萬,一般人的能買得起嗎,他一點也不避嫌,我知道你倆關系不錯,你聽我說完,當初咱們第一時間追到工廠的時候,我給秦鵬程打了電話,告訴了秦鵬程咱們的方位,如果正常情況下,秦鵬程他們及時調頭趕過來,不會用多少時間的,最壞的可能就是再狼一他們與彭長盛火拼的時候出現,把雙方一起抓住,咱們也不用在外面藏那么久了,你說是不是?可是他們卻多久才趕來,如果不是你和海獅兩個人關鍵時刻出面,或許王贏和狼三兩個人都得跑掉了,那他們來了就徹底晚了?!?br />
    “這個事情我當時的時候沒有說,但是我私下調查過,調查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在我給秦鵬程打了電話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內,他還在帶著人,再清理通往縣城的路線,還在縣城里面轉悠呢,好像壓根沒有接過我打的電話一樣,直到在縣城里面又拖延了好長時間以后,他們才往倉庫這邊趕得,剛好的錯過了那邊所有的事情,說一步大膽的話,如果一切正常順利的話,那他們到這的時候,王贏和狼三他們剛好都逃竄離開了,他們撲一個空,這事情我從來沒有說過,我是害怕說了以后打草驚蛇,但是現在看來,不說不行了,我覺得秦鵬程和那個醫生應該都是被買通了,這是我的直覺,但是我現在還沒有足夠的證據,所以我需要時間,而且我剛來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得自己一個人去查,抽時間去查,這樣才能保證事情的隱秘性,你也知道,秦鵬程的人緣好,我害怕隨便調查的話,會傳到他那里去,但是我現在自己也都調查的差不多了,我現在有一個很好的假設,王贏身后的那個謀士,看見王贏再這里,這么多天了,那一定會想辦法救王贏,那他想辦法救王贏的話,怎么救,咱們現在這么多人,從外面強攻是肯定不可能的,那就只能從內部動手了?!?/div>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