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狼與兄弟 > 2140 熟悉路線
    “漠沙李?”大點聽見這個名字的時候,猶豫了一下,隨即他笑了起來,端坐在邊上,點了點頭,跳過了這個話題“孫琪展再咖城那邊的事情怎么樣了,一切都順利嗎?”

    “挺順利的,已經吞下來了,現在正在消化呢,遇見點小抵抗,他自己都處理了,現在公司在那邊的一切業務都挺順利的,當地那幾個土著,喜歡耍小手段的,也都讓孫琪展給收拾了,對付這些人,就得硬碰硬,和他們講道理真是沒用?!?br />
    大點聽完之后,摸著自己的下巴,琢磨了好一會兒,笑了笑,隨即他也沒有再說這個話題,只是伸手一指門口“先讓外面的那個漠沙李進來,我看看到底是誰?!?br />
    老管家點了點頭,自己轉身離開了,大點靠在沙發邊上,幾分鐘以后,一個中年男子進來了,他走到了大點的邊上,雙手抱拳,沖著大點微微一笑“您好,點爺?!?br />
    “您好,你叫漠沙李???”大點從邊上笑呵呵的開口“反過來就是李沙漠被,怎么著,李沙漠的事情是你們做的,你們要對這件事情負責,對吧,你們是誰,說吧?!?br />
    “點爺果然快人快語,既然一切都放在明面上面了,那我們也就不和點爺客套了,點爺,我們有個不情之請,麻煩您聯系一下王贏,這個事情歸根結底,還是我們和王贏的事情,他從靈鷲那里拿了我們的東西,現在我們找不到他的人,所以就只能找他的朋友了,如果他不喜歡,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再發生的話,那么麻煩您通知他一下,讓他最好盡快吧東西還給我們,不是每一次都有這么好的運氣的?!?br />
    中年男子說完之后,微微一笑,雙手抱拳,轉身就要走,結果他剛走了沒有兩步呢,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他突然之間一轉身,轉身的時候,大點從后面已經沖上來了,而且手上已經抄起來了一把凳子,照著男子的腦袋上面“咣!”的就是一下子。

    這一下就把這個男子給重重的砸倒在了地上,隨即大點二話不說,掄起來凳子照著地上的人就開始掄,一邊掄一邊叫罵著“老子正他媽的四處找兇手呢,你他媽的自己送上門來了,狗日的,嘬死也不挑個時間換個人,草擬嗎的!”

    @首d¤發‘u

    大點連續兩凳子,第三凳子招呼下去的時候,凳子都碎裂了,大點也不管那么多,照著地上的人一頓爆錘,二樓的隔音效果還挺好的,錘的差不多的時候,一樓出來了三個身影“點哥?!比齻€人穿著三只皮卡丘的那種超級卡哇伊的睡衣,然后都帶著睡帽,一個一個五大三粗,睡眼朦朧的“這么大動靜干啥呢,把我們吵醒呢?!?br />
    大點看著雪橇三傻,從邊上伸手示意了一下“那個什么,送給你們了?!闭f完,大點踢了踢地上的人,雪橇三傻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都是一臉的迷?!?br />
    太陽緩緩的升起了,大點坐在房間里面,他的對面,坐著另個一個中年人,大點遞給他一支煙,兩個人說話也是蠻客氣的,大點嘴角掛著笑容,對這個人的態度也是挺好的“馬局,那個事情查的怎么樣了,那個人的身份背景,你們警方的辦事能力,我很相信的,沒問題吧?”大點這一問,馬局從邊上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

    “其實現在正經的是什么都查不到,一干二凈的,甚至于連他所有的家室情況都查過了,也沒有什么特殊的,現在所有的證據,就是他再你家里面,和你說的那些關于靈鷲,關于東西的事情,但是查他的身上,也是什么都查不出來,沒有任何證據能表明他和李沙漠的事情有關,而且現在他什么都不承認,我們很努力了,什么都撬不出來,這個人肯定是你之前說的那個降龍伏虎的人,但是我們現在缺少證據?!?br />
    “馬局,這個事情就托給你了,包括降龍伏虎這兩個人的事情,還得查,他們藏在暗處,還能躲一輩子不行嗎?”大點從邊上有些不服氣了。

    “這不是躲一輩子不躲一輩子的事情,是這些人已經習慣了再暗處躲藏著了,他們都躲了這么多年了,想要把他們一下拉出水面,也沒有那么容易,而且靈鷲的事情也是真是奇怪了,我們也摸不到任何頭緒,他在給誰辦事,我們也不清楚,一干二凈的?!?br />
    “李沙漠那邊的那張大手,我們也查不到,真是有意思了,這些事情的水,夠深的,不過你放心好了,我是您岳父一手帶起來的,我就浦家的人,一定會把這事查到底?!?br />
    “好,那我也就不和你客氣了,馬局?!贝簏c雙手抱拳,馬局點了點頭,也笑了起來,自己起身,和大點客套了兩句,就往出走,但是才走了沒有兩步,馬局突然之間轉頭,看著大點“那個什么,對了,那個嫌疑人肛裂的事情,這個事情?!?br />
    “啊,那個,我也不知道,你讓他告吧?!贝簏c笑了笑,邊上的馬局點了點頭,起身離開,看著馬局離開了,大點坐在原地,又陷入了沉默,一言不發。

    幾分鐘以后,浦煜也下來了,她坐在了大點的邊上“干嘛呢,悶悶不樂的,放心吧,馬叔會把這個事情辦好的,他和我父親的關系很好的,是我父親的學生?!?br />
    “我現在發愁的不是這事情,是關于李沙漠的事情,我到底要不要和銀子說,如果和銀子說的話,我害怕他激動,走極端,本來他現在就已經要走極端了,但是如果他準備充分的話,多多少少還有希望,但是如果一著急了,走極端再出事了,在被抓的話,那可就更麻煩了,但是如果不說的話,我害怕如果他從別的渠道得到了消息,到時候肯定會和我急眼的,這可怎么辦?”大點這一下也發愁了“對李沙漠的下手的,明顯的就是降龍伏虎的人,現在如果我不說的話,那降龍伏虎接著對他們下手怎么辦,我能防的了一天兩天,我不能防一輩子啊,這可怎么辦??!真是愁人了!他媽的,說來說去也是我沒用,這么點事情都搞不定,不就是撈兩個人嗎,媽的!要是給他弄出來了,他就不用冒這樣的風險了啊?!贝簏c自言自語的就抓住了自己的腦袋。

    浦煜瞪著大眼睛,更不知道說什么了,一臉的迷茫,只是從邊上順手環住了大點胳膊,顯然,浦煜對于大點與王贏他們之間的關系,還是了解的,也是知道,當初如果沒有王贏的話,大點現在甚至于連自己的家族的產業都拿不過來呢,所以她也是理解。

    但是理解歸理解,她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啊,她從邊上也發愁起來了的,大點這個時候轉頭看著自己的妻子也發愁了,這個時候,保姆從邊上推著嬰兒車過來了,兩個人都發愁呢,看見自己的孩子的時候,倆人都漏出來了會心的微笑。

    浦煜連忙把孩子抱了起來“來,寶貝,叫爸爸!”她鼓搗著大點孩子的小手,大點這個時候也是父愛爆棚啊,抓住了自己的寶貝兒子,上去就親吻了他的額頭。

    兩個人都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浦煜還在開口“放心吧,總會有辦法解決的?!贝簏c點了點頭,抱住了浦煜,又親吻了浦煜“能娶到你,我真是幸運?!?br />
    說完之后,大點繼續開口“那個什么,下午和集成公司的老總開會,會有點應酬,晚上可能晚點回來,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會回來的,和老婆大人申請一下?!贝簏c的思維跳躍,就是這么的快,說著說著就偏轉了話題。

    “沒事的,老公做事,我一定支持你的?!闭f完之后,浦煜順手一拉大點,拉著大點就上樓了,進了兩個人的臥室,浦煜把門一關,臉上依舊是笑瞇瞇的“老公,你晚上好好的應酬他們,現在先應酬了我,先把公糧交了,多交幾次,昨天晚上就沒有做到,人家都想了嘛?!贝簏c一聽這個,臉色當即就變了,他知道浦煜是啥意思,這要從她這多交幾次公糧,就算是仙女下凡,自己怕是也搞不起來了。

    “媳婦,交公糧就不用了,你放心吧,我晚上八點之前肯定就回來了,咱們倆這么長時間了,你還不了解我嗎?我是什么人你最清楚了,放心吧,我不會瞎搞的?!?br />
    “晚上八點回來啊,那你交一組公糧就好了,老公?!逼朱献叩搅舜簏c的面前,順手急掐住了大點的臉蛋子“我就是因為了解你,所以才讓你交公糧的,還有,帶著秘書小陳去,交完公糧以后,我要隨時知道你的行蹤,不許讓我找不到,知道嗎?”

    浦煜這個時候可是一點小女人的樣兒都沒有了,就這么盯著大點,那眼神好像就是在說,我讓你出去搞女人,你要是真有那么大的本事那么大的想法,那你就去搞??!小樣兒的,老娘還收拾不了你了,真他媽的是新鮮了!都說女人再對付自己老公的時候的智商,每一個都是福爾摩斯,這話多多少少還是有很多道理的。

    大點內心里面都要罵娘了,但是臉上還是掛著幸福的笑容“好的,媳婦,你說的算…”

    依舊是w市,再第一監獄門口的一條大路上面,一輛雅閣轎車飛速行駛而過,速度挺快的,繞過去之后,再前面的一條小路上,車子就停下來了,停下來之后,王贏從車上面下來了,他抬頭看了看周圍,手上拿著一塊計時表,他瞇著眼,不知道再思考什么,幾分鐘以后,車上面的駕駛員也下來了,是狼一駕駛的汽車,王贏看著狼一“這速度不行啊,還得在快一點,這次的事情不是小事情,必須爭分奪秒的,晚一點,可能都會有預想不到的危險的?!闭f完之后,狼一點了點頭,從兜里面拿出來電話。

    大概十幾分鐘不到的時間,又是一輛奧迪suv,飛速的行第一監獄的門口形式而過,沒有幾分鐘的時間,就停在了王贏他們的邊上,車子停下來的時候,狼二從車上面也下來了,和王贏兩個人對視了一眼,王贏看著自己的手表,片刻之后,王贏搖了搖頭“不對勁兒,那個什么,繼續跑一下,大家都熟悉一下?!?/div>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