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狼與兄弟 > 1226 拋售物業
    天才壹秒記住『』,。

    &nbsp:&nbsp:&nbsp:&nbsp:也就是孫琪展和明媚反應速度快,低下了頭,再慢一點,自己的命就沒了,滿世界都是槍響的聲音,對面的火力非常非常的猛,孫琪展連抬頭都沒有辦法抬“草擬嗎的!”他蹲在車子上,就叫罵了起來,邊上的梓蒙“哈哈哈,哈哈哈哈!”的也笑了起來。

    &nbsp:&nbsp:&nbsp:&nbsp:侯成也低著頭,瘋狂的踩著油門,片刻之后,就能聽見,再孫琪展他們的身后,不遠處的位置“咣!”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音傳出,后面的那輛車被打爆了,車上面還有不少手雷呢,這一下的爆炸聲音,幾乎都騰起來了一個小蘑菇云,后面追趕的車輛明顯的沒有想到,車上面還有手雷,而且威力這么的大,所以后面的車子這一爆炸,幾乎把側面追著的好幾輛車都給波及到了一起“咣,咣,咣!”的又有三輛車子爆炸了,他們這一下的爆炸,算是徹底給了侯成他們機會,侯成再一個加速。

    &nbsp:&nbsp:&nbsp:&nbsp:他們前面的車子,一下就沖了出去,大概三十多分鐘以后,車子停在了路邊的郊區,孫琪展拉著梓蒙,用力一拽,拽著他就到了邊上的野地,他轉頭看了眼侯成,他也是一臉的血跡,顯得有些憤怒“把那個雀爺,給我帶過來?!?br />
    &nbsp:&nbsp:&nbsp:&nbsp:侯成點了點頭,剛好這個時候,又有一輛車子行駛過來了,劉圣鵬從車上面也下來了,他靠在邊上,看著這邊的梓蒙,要知道,能發現梓蒙,這從頭到腳,幾乎全都是劉圣鵬的功勞,劉圣鵬也是越來越穩了,他站在孫琪展的邊上,上下打量著孫琪展。

    &nbsp:&nbsp:&nbsp:&nbsp:侯成深呼吸了一口氣,自己沒有說別的,開車就行駛離開了,侯成前腳走,后面孫琪展就坐在了梓蒙的邊上,他給自己點著了一支煙,隨即給梓蒙點著了一支。

    &nbsp:&nbsp:&nbsp:&nbsp:“那個什么,痛快點,當初你把我兄弟送走了,給送到哪兒去了?”孫琪展簡單明了。

    &nbsp:&nbsp:&nbsp:&nbsp:“你從哪兒找到我的?”梓蒙也是有些好奇,他覺得按照自己的藏匿,孫琪展是肯定找不到自己的,而且自己平時也挺低調的,怎么還是被發現了呢?

    &nbsp:&nbsp:&nbsp:&nbsp:“你告訴我我兄弟被弄到哪兒去了,我就放過你,咱們做個交換,好不好?”孫琪展又笑了起來“你要是不告訴我,我就要了你的命,先剁了你,讓你做不成男人?!?br />
    &nbsp:&nbsp:&nbsp:&nbsp:孫琪展說到這的時候“桀桀桀”的微微一笑,沖著梓蒙的褲襠就耗了一把“你信嗎?”

    &nbsp:&nbsp:&nbsp:&nbsp:梓蒙的臉色也是變了,對于孫琪展,他還是很了解的,他上下打量著孫琪展,沉默了好一會兒“先給我支煙抽?!睂O琪展還是遞給了邊上的梓蒙一支。

    &nbsp:&nbsp:&nbsp:&nbsp:梓蒙倒也直接“放心吧,他死不了,他身上藏著那么多的秘密呢,盛會的人,還指望能從他的身上多敲出來一些東西呢?!逼鋵嶈髅蛇@些日子也過的挺沒有一絲的,他這一輩子,就劉炫良那幾個朋友,而且一直基本上都沒有再正常的社會里面生活過,現在劉炫良他們再船長市,被孫琪展給掃了,他是運氣好,去押送小馬了。

    &nbsp:&nbsp:&nbsp:&nbsp:但是把小馬送走之后,卻被告知,不要回到船長市了,他是一個親人都沒有的,劉炫良他們也都聯系不上了,這樣一來,就剩下了他自己一個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這個城市來的,他們這一個圈子,平時和他有聯系的,他也一個都聯系不上了,盛會那邊也沒有什么對于他的安排,畢竟盛會人太多了,所以他就只能自己成天沒事瞎轉悠,瞎玩了,也是沒有想到,能讓孫琪展他們追上來,太過于大意了。

    &nbsp:&nbsp:&nbsp:&nbsp:這要是說,就得說劉圣鵬,劉圣鵬還是挺厲害的,摸清了梓蒙平時的一些興趣愛好,然后不管是哪個城市,自己就瞎轉悠,這好幾個月的時間,還真的沒有白忙乎了,到底把梓蒙給轉悠出來了,其實大家還是擔心小馬哥的安慰。

    &nbsp:&nbsp:&nbsp:&nbsp:前前后后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一輛奧迪車行駛了過來,車子停在郊區邊上,侯成從車子上面下來了,他脫下來了一個麻袋,麻袋上面都是血跡,拖到了孫琪展邊上的時候,他把麻袋用刀子割開,里面一個被打的滿頭是血的男子,出現再了邊上。

    &nbsp:&nbsp:&nbsp:&nbsp:他又看了眼孫琪展的邊上,梓蒙的尸體就在那躺著,孫琪展渾身上下,滿滿的都是血跡,侯成看著梓蒙這樣,從邊上平靜的開口“他什么都沒有說么?”

    &nbsp:&nbsp:&nbsp:&nbsp:“不,他把什么都說了,挺配合我的?!睂O琪展笑容顯得那么的邪惡“我殺他完全是因為是他把我兄弟給送到盛獄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的,有些事情,不是他做了就沒事了,承認了就沒事了,他得付出代價,從頭到腳,我也沒有想過,讓他活著?!?br />
    &nbsp:&nbsp:&nbsp:&nbsp:“琪展,琪展,咱們是朋友啊,咱們是朋友,咱們是盟友??!”這個時候,麻袋里面的那個老者也把自己的腦袋漏出來了“誤會,都是誤會啊,今天都是誤會??!誤會!”

    &nbsp:&nbsp:&nbsp:&nbsp:他是真的有些害怕了,侯成自己臉上也有些血跡,他看著孫琪展“他是麻雀館的人,這個城是麻雀館的城,怎么辦?”侯成看了眼孫琪展,孫琪展往前走了兩步。

    &nbsp:&nbsp:&nbsp:&nbsp:他瞅著地上還在求饒的這個所謂的雀爺,從兜里面就拿出來了匕首,照著雀爺的脖頸處,直接就劃了上去,鮮血嘩嘩的往下流,眼看著雀爺沒有了呼吸。

    &nbsp:&nbsp:&nbsp:&nbsp:孫琪展松開了自己的手,看著雀爺的尸體緩緩的倒在了地上,這個時候他揉了揉自己的腦袋“你這個時候和我說誤會,你早干嘛了?一句誤會值多少錢,能換回多少命?”

    &nbsp:&nbsp:&nbsp:&nbsp:孫琪展說完之后,抬頭看了眼邊上的侯成“拋售我再w市的所有產業,w市徹底交給獸殤,陳羽和江松,給他們一人一半兒,讓他們一人給我湊點兒人?!?br />
    &nbsp:&nbsp:&nbsp:&nbsp:孫琪展深呼吸了一口氣“找高浪,我要大批大批的武器,這次的事情我要是還能活著,就算是我命大,要是活不下去了?!睂O琪展看了眼邊上的侯成“那個什么,把我和三炮我們葬在一起?!彼α诵?,一臉的無所謂,小哥他是肯定要救的。

    &nbsp:&nbsp:&nbsp:&nbsp:說完之后,他自己轉身就離開了,臨走的時候,他又看了眼邊上木若呆雞的明媚。

    &nbsp:&nbsp:&nbsp:&nbsp:次日中午“孫琪展!”獸殤元老會的長老直接叫罵了起來,猛地一拍桌子“你知道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他媽剛剛提醒過你的!你做了什么!你知道不知道!我們是盟友”

    &nbsp:&nbsp:&nbsp:&nbsp:孫琪展抬著頭,陰著臉,看著對面的元老會的這個長老,再長老罵街的時候,邊上兩個下屬,已經把手放進了兜里面,也都怕孫琪展翻臉殺人,好及時控制孫琪展。

    &nbsp:&nbsp:&nbsp:&nbsp:孫琪展也不吭聲,隨便他怎么罵,長老也是真的生氣了“現在麻雀館讓我們給交代,讓我們要人,要你呢,你說,我們怎么辦!那是一個城主,一個麻雀館的城主!”

    &nbsp:&nbsp:&nbsp:&nbsp:“你說這話就不對了,咱們也死了那么多兄弟不是么,也是他們的人先開的槍?!?br />
    &nbsp:&nbsp:&nbsp:&nbsp:陳羽從邊上第一個開口“他們哪兒還來的臉,還從咱們這里要人的,他們要就給啊,有本事來搶啊,讓他們來試試,能過得了老子這一關,就讓他們搶就是了!”

    &nbsp:&nbsp:&nbsp:&nbsp:“陳羽,你怎么也跟著添亂?”這個長老,從邊上就噎了陳羽一句,陳羽也不管那些。

    &nbsp:&nbsp:&nbsp:&nbsp:“我不是添亂,最近咱們和麻雀館本來就不對付,大家心里面也都清楚,至于為啥不對付,你們就算你把消息都封鎖了,我心里面也清楚,他們也配提盟友這兩個字嗎?我知道再盛會的重大壓力下,必須要和他們聯合起來,但是聯合,不是委曲求全!”

    酷|;匠網唯s一正“版&),`%其+他6都是7~盜y版:n

    &nbsp:&nbsp:&nbsp:&nbsp:“我也不同意把琪展交出去,如果他們上門要人,我們就交人,雀爺不過是個城主,琪展是咱們獸殤的金剛,不說私人關系,面子上面也掛不住?!?br />
    &nbsp:&nbsp:&nbsp:&nbsp:江松這個時候從邊上也開口了“但是我建議孫琪展要安分一段時間了,找個地方朵朵,避避風頭,麻雀館不會這么輕易的放過他的,別到時候再出點什么事情?!?br />
    &nbsp:&nbsp:&nbsp:&nbsp:“我不用躲,我要打盛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兄弟現在被仍在里面了,我得救人”

    &nbsp:&nbsp:&nbsp:&nbsp:“閉嘴!”長老這個時候又叫吼了一聲,猛地一拍桌子,怒氣沖沖的看著周圍,顯然,他們是絕對不能輕易交人的,但是這個事情,確實也給他們出了一個大難題……

    &nbsp:&nbsp:&nbsp:&nbsp:w市,再李輝的家里面,李輝和大嘴,兩個人坐在家里面幾個小菜,一瓶白牛,兩個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周少坐在邊上,也喝著酒,這是好久沒見了,哥幾個聚一下。

    &nbsp:&nbsp:&nbsp:&nbsp:也是酒過中旬,大嘴抬頭“今天公安局的人找我了,和我調查了一下孫琪展,孫琪展現在已經上了警方的通緝令了,全國都在通緝他,還有侯成,他最近搞事情搞得挺多的,現在處于失蹤中,關于抓捕他的專案組也是成立了,終于是走到這一步了,他是徹底沒有回頭的機會了,你現在能不能聯系的到他?”

    &nbsp:&nbsp:&nbsp:&nbsp:“聯系不到,他把自己w市的所有產業都拋售了?!闭f完之后,李輝從邊上開口“除了那個莊園,他留給劉越他們的,莊園里面還有人正常的再打點,哦,對了,這是你那份?!闭f完之后,李輝把一個文件夾,推到了大嘴的面前。

    &nbsp:&nbsp:&nbsp:&nbsp:“這是琪展拋售物業之前,和我說的,這一份是你的,說你清廉了一輩子,一分錢也沒有貪過,這錢是干凈錢,讓你放心拿著,放心用,他等著你抓他?!?br />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