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狼與兄弟 > 1075 大方的王贏
    “但是毒蟻死了,法醫鑒定他再死亡之前,遭遇了麻醉注射,也就是說,有人先麻醉了他,然后才干掉他,然后才自己離開的,至于這個人是誰,誰也不知道,監控我已經讓人反復看了十幾次了,沒有任何可疑的人口進出,如果真的說可疑的話?!?br />
    烏克托現在把目光看向了秋天,秋天也看了看周圍,隨即伸手一指自己,嘴角掛著笑容,搖了搖頭,他很冷靜,沒有任何的解釋,說他秋天殺了毒蟻,也不會有人信的。

    “在場的所有人我也都檢查過了,挨個盤問過了,沒有任何的可疑之處,而且事發當時,所有人都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據,現場連一個別人的腳印都沒有提取到,連一個指紋也沒有提取到?!睘蹩送猩詈粑艘豢跉狻八械默F場還在保留,一會兒毒蜂他們來的時候,我讓他們帶著法醫,還有懂現場的人來了,讓他們再檢查一次,我這邊會盡最大的程度配合,所有的監控視頻也都在,沒有任何一點的被抹平的痕跡?!?br />
    “對于毒蟻的事情,我深表遺憾,但是我烏克托可以用我的腦袋擔保,這個事情絕對與我沒有關系,我就算是在于毒蟻爭吵,我也不會傻到讓他死在我的大營,如果我烏克托要真的殺他的話,那我一定會做的干凈利落,讓你們想都想不到我這里的?!?br />
    “現在看來,應該是某個和毒蟻有著深仇大恨的人,而且這個人應該計劃這個事情已經計劃了很久了,他是故意選擇再這個時候,這個地方殺掉毒蟻,想要引起來我和毒蟻這一伙人的爭斗,他們從而從中左手漁翁之利,當然,有這個動機的人有幾個,但是真正能做到這個地步的人,我還真的沒有想到能是誰?!?br />
    “而且,毒蟻這些年,走到現在,不光是他,還有毒蜂,他們這一伙人,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搞不好也是誰再偷偷的報復,也沒準。所以說,如果真的確定兇手的意圖和身份,難度確實太大了,連一個懷疑對象都不好找,實在是太多了?!?br />
    烏克托也是老江湖了,從頭到腳,就把事情的所有情況都給說明了,大家也都清楚,他說的是實話,烏克托說到這的時候,深呼吸了一口氣“當然了,如果有人不相信我的話,可以自己查,反正現場沒有人動過,我身正不怕影子斜?!?br />
    “但是!”說到這的時候,烏克托話鋒一轉“如果有人想借此事情鬧事,或者強加于我的我話,那我烏克托也一點都不慣著,不管是誰,盡管放馬過來試試!”

    說到這,烏克托從邊上猛地一拍桌子,秋天明顯的有些憤怒,從烏克托的邊上開口“怎么著,這么一說,你是說我大哥的死,和你一點沒有關系了,烏克托,這是你的軍營,這里面都是你的守衛,按照你的描述,那這個人是會瞬間轉移嗎,還是會隱形的,你把這個事情和自己撇的這么干凈,你不如直接說他是自殺的好了?!?br />
    秋天冷嘲熱諷的,顯然,他也是到了憤怒的邊緣,烏克托也真不慣著他,轉頭瞅了他一眼“如果你要是說他是自殺的,那么我也愿意接受這個結果?!?br />
    “你!”秋天伸手一指烏克托,好半天,沒有說出來話,烏克托畢竟也是一個將軍,讓一個人這么指著,他的臉上也不好看,隨即烏克托冷笑了一聲“我警告你,你若是再敢伸手指我一下,我保證你以后就沒有這根手指了,不信你就試試?!?br />
    秋天這一下也不吭聲了,很快,麥扣從哪外面也進來了“毒蜂來了,他說要把自己的弟弟領走,這是他自己上來的,剩下的人都沒有跟著一起來?!?br />
    烏克托一聽這個,心里面放松了不少,毒蟻他們兄弟五個人當中,只有毒蜂是最理智的,也是他們的大哥,剩下的一個一個的都和瘋子一樣,都是什么事情都敢做的主兒而且他們五個患難與共,從小一起長大的,感情已經深厚到了一定的地步,???%匠網,z正版首發x

    這是五個人在一起敢日天的主兒,如果這幾個人都過來的話,那肯定會和烏克托發生爭吵,如果他們再說什么過分的話,畢竟是在自己的大本營,這么多將士看著,自己也不能丟了面子,那按照他們的性格,就真的很可能發生萬劫不復的事情了。

    可是毒蜂還是有腦子的,他自己也知道,也相信,這是有人從中間搗鬼,他相信烏克托不會做出來這么沒有腦子的事情,所以他雖然也很氣憤,很壓抑,近乎崩潰,但是他自己還是抗住了,把自己的幾個弟弟都給控制住了,沒讓他們上來,自己來了。

    果然,十來分鐘以后,毒蜂鐵著臉就進了大廳,這一路麥扣已經按照烏克托的吩咐,把所有的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都和毒蜂講過了,然后把自己這邊所掌握的所有的一手資料,也全都交給毒蜂,讓毒蜂看了,毒蜂從頭到腳,一句話都沒有說。

    當毒蜂進入大廳的時候,王贏就看出來了,這個毒蜂能當毒蟻他們幾個人老大,還是有原因的,因為毒蜂從進來之后,臉色鐵青,卻沒有表現出來任何的失態,所有人都能感覺到他的悲傷,但是他卻美譽展現出來任何的憤怒,他雙手抱拳,對烏克托也是非常的有禮貌“烏克托將軍,麻煩您了,希望您能帶我去看看我弟弟?!?br />
    烏克托顯然也是愿意和毒蜂打招呼的,他從邊上連忙低頭“對于今天發生的事情,我深表遺憾,也深表歉意,但是事情真的不是我們做的,可是我再這里有原因,畢竟人是再我的大營出事的?!睘蹩送杏H自走到了毒蜂的邊上,給毒蜂指路。

    毒蜂對烏克托客氣,烏克托對毒蜂,也是足夠客氣,兩個人轉身就往出走,再營帳門口的時候,毒蜂還是帶來了幾個人的,這幾個人也跟在他們的身后,那幾個人手上也都拿著皮箱,還有穿著白大褂打扮的人,這毒蜂也是真的直接就把醫護人員給帶來了,走路的時候,王贏從后面看見毒蜂的拳頭,一直也是攥的死死,說不出來的感覺……

    看著這群人離開,李韞從邊上拉了王贏一把,拉著王贏,兩個人就走到了角落,站在角落的位置,李韞看了看周圍“銀子,我給你安排人,安排車,你走后門,帶著你的人,先行離開這里,然后短時間以內,不要踏進密支那?!?br />
    “至于賭場這邊的事情,到時候是我,或者麥扣,我們全程與你接觸,這一段時間,如果你沒有什么事情的話,一定不要從密支那露面的,趕緊離開這里?!?br />
    “不是啊,我為什么要離開啊,這個事情和也沒關系,也不是我殺的他,我操,他死那會我還在醫院呢,咱們兩個還在一起呢,我為啥要走啊,我都不認識他??!”

    王贏裝作一臉無辜的表情“這都是哪兒和哪兒啊,毒蟻死了,管我什么事,我也不是他的仇人啊,我真是服了,我不走啊,我喜歡這個地方,我還想和韞哥瀟灑呢,再說了,賭場這邊的好多事情我還沒有確定了呢,我怎么能走啊,這是我身家性命啊?!?br />
    王贏也是真的裝作一副不愿意走的樣子,李韞一看王贏這倔強,直接就急眼了“我和你說,你不了解毒蜂這伙人,這都是一伙瘋子,毒蟻這個事情,他們肯定都會瘋的,他們不敢和將軍如何,是因為他沒有那個能力,如果他們有那個能力的話,連將軍的主意他們敢打,毒蟻的事情,肯定會招致這幾個人的清場的?!?br />
    “那就算是清場,也清不到我啊,我和他們也無冤無仇的,他們這是要干嘛???有沒有王法了啊還,怎么著,還能殺了我不成啊,操!媽個比的!”

    “你和一群毒販講道理,當初金剛對于他們有救命之恩,最后也一樣要干掉金剛,和他們沒有辦法講道理的,我們和他們打交道的時間太長了,這幾個人再毒蟻的事情之后肯定會清場,這里面肯定有你的份兒,因為毒蟻約了你幾次,你都沒有出去,毒蟻已經生你氣了,你被暗殺的事情,和毒蟻就有關系,我和你說吧,只要任何和毒蟻有瓜葛的人,他們都不會放過的,不要小看這伙人,他們都是瘋子!”

    王贏覺得也是差不多了,不能繼續說下去了,故意裝作一臉震驚的瞪大了眼睛,這個時候,他終于讓李韞從他的眼神當中看見了有些害怕的意思了,王贏還是開口。

    “難道沒有法律了嗎?密支那是他們的地盤嗎?他們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了嗎?”

    “沒辦法,你以為這是再你們國家么!這里就是這樣?!崩铐y拍了拍王贏的肩膀“先回去躲躲風頭吧,什么時候方便了,我再過去看你,咱們保持聯系,反正賭場那邊也不是一兩天就能蓋建好的!”李韞一邊說,一邊嘆了口氣“走,走了!”

    王贏深呼吸了一口氣,從兜里面又拿出來了兩塊手表“本來是送給你和烏克托將軍的,這一下,也沒有辦法直接給你們了,這樣好了,一挑一款,剩下的那個給烏克托,老弟的一點心意,你就別拒絕了,你知道我性格的,真他媽的,我只能先回去了?!?br />
    “行,那我就不客氣了?!崩铐y收起來了手表,帶著王贏就往出走,再外面的時候,把凡驍鬼無才,蠻牛一行人也全都給叫上了,李韞親自送著王贏下山,給了王贏一輛車,王贏一行人上車,車子很快就行駛離開了。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