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狼與兄弟 > 345 胡雪峰坦白
    “我沒有讓你們必須完全相信我啊我們可以先把利益談好,你說的,大家都是商人,如果今天晚上過了之后,我說的這一切都對了,那就正好履行承諾就好了,如果我說的不對,你們就當我放屁就是了,杯子和楊凱明兩個人掀不起來大風浪了,地主村都已經幾乎被夷為平地了,他們最賴以生存的家都被毀了,而且,楊凱明和杯子馬上會面臨很大的危險,這些都會在一天之內發生,其實你們兩個人也是棋盤里面的人,知道你們身后還是有些關系,我順便讓超哥給你們兩位帶句話,如果你們愿意的話,超哥愿意替朱柯與你們合作,五五分成,如果你們不愿意的話,超哥也說了,你們兩個就全都做好自己的事情,準備從古城撤資賤賣項目就是了,能收回來多少是多少,別在負隅頑抗,給超哥添麻煩,對著干了,你們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瞎折騰什么”

    帶著帽子的男子最后的這句話,明顯的已經帶有一些威脅味道了“美國也好,加拿大也好,澳洲也好,這些地方的風景都不錯,有時間真想去走一圈,嘿嘿嘿?!?br />
    66,}永久jl免費看小b;說g

    “別和我們這這一套,嚇唬人的話,去找一些好嚇唬的嚇唬試試,再借你倆膽子?!?br />
    這兩個男子皺了皺眉頭,顯然不懼怕面前這個帶著帽子的男子的威脅,靠在椅子上面,倆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個笑了笑,一臉的無所謂,另一個也笑了起來,兩個人都明白面前的這個男子是什么意思,兩個人簡單的互相看了兩眼,其中一個站起來,自己轉身就離開了,拉開門,就去了隔壁的房間,另一個人也起身了。

    “我們給他兩成,總項目,凈利潤的兩層,他同意,我們就帶他玩這個游戲,他如果不同意,我們還可以在弄出來十個朱柯,不信大家可以試試,五五他是做夢,別想?!?br />
    這是還坐在這里的另一個男子開口的,他嘴角掛著自信的笑容“我很累了,要睡覺?!?br />
    帶著帽子的男子撇了撇嘴,猶豫了好一會兒“和你們這樣的人談判真累,三成了唄?!?br />
    “別想,最多給你們兩成,我們很累了,如果你覺得行就行,不行就算了?!?br />
    這一輪到談生意了,這兩個大咖渾身上面的氣勢就已經完全壓制住了戴帽子的這個男子,畢竟他們都是久經生意場的大咖,心里面對于最后的利益劃分早就胸有成竹。

    這一下壓的帶著帽子的男子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眼看著這個大咖要逐客的時候,男子扶了扶自己的帽子,笑了起來“行了,我不和你們交流這些,我也談不過你們,我過來是有我的底線的,只要在我底線范圍內,你們讓我交差了就行?!?br />
    “你早這么說不就完了,你的底線就是三成,是這樣嗎”大咖隨口確認了一下。

    帶著帽子的男子已經沒有任何的優勢可言了,他從邊上點了點頭“我必須要拿三成的利潤回去,否則的話,就是兩敗俱傷,會給很多人都增添麻煩的?!?br />
    “好啊,三成就三成,但是前提是他必須也注資,具體的一個注資數字,我會和他說的,到時候分紅的時候,我們也有辦法給其他股東交代,我說的兩成,還是在我們凈收益里面,我們兩個人一人拿一成出來的,這是必須要走第一個流程?!?br />
    “好,那就這樣?!蹦凶悠鹕?,把自己的帽子摘下來,嘆了口氣“和你們談判壓力真大,真累,好像什么都會被你們看到一樣,還好,最終的底線拿到了,要么還真麻煩”

    男子笑了笑“不好意思,這么晚了,打擾你們,早點休息吧,明天你們睡醒,就能把所有的結果都看到了,到時候超哥會安排人和你們協商的,以后大家就是伙伴了?!?br />
    留在房間的那個男子,摸了摸自己脖頸處的玉佩,沒有回答戴帽子的男子的話,自己轉身就回到了房間,戴帽子的男子,看了眼桌子上面的東西,嘴角也掛著鄙視的笑容,其實他挺不喜歡和這樣的人接觸交流的,但是上面有命令,他還不得不這么做。

    十來分鐘以后,他直接從電梯到了地下停車場,他走到了自己的車子邊上,打開車門,他剛坐上車的時候,副駕駛的大門被人就給打開了,一個身影也坐上來了。

    他楞了一下,剛要發動車子,這個時候卻停了下來“這么晚了不睡覺,從這呆著干嘛”

    “等你呢,為了找你,找的我好辛苦,我想來想去,想了很久,你應該會是在這里,果然,我再地下停車場,找到了你的車子,我給你打了那么多電話,你也不接?!?br />
    “哦,好好的,大晚上你不睡覺,突然之間給我打電話,這么著急的找我做什么”

    “挺簡單的?!备瘪{駛的男子從兜里面拿出來了自己的電話,把電話擺放在了這個男子的面前“你看,我今天自己整理電話本的時候,突然之間不知道該怎么存你的名字了,我最早以前存的名字,是胡哥,因為你是我王贏他哥哥的把兄弟,后來吧,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叫胡哥別扭,我就改成胡局,在后面,又覺得胡局別扭怕被人聽見,我就改成了胡雪峰,可是隨著我混的地位越來越高,我覺得留著胡雪峰這個名字也是很危險的,所以我把胡雪峰這個名字也弄掉了,我就把你的電話銘記于心了?!?br />
    “你的號碼我背著我也能記住,當初就是因為從我哥哥那看到了你,所以不計一切的跑到這里來了,然后一門心思的相信著你,現在想想,我確實是太幼稚了,我居然從頭到腳都沒有懷疑過你,也沒有懷疑過你的任何話,可是我卻忽略了一個最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你不是黎春,我卻從一開始就對你沒有任何的隱瞞?!?br />
    胡雪峰打量著邊的王贏,在他眼里,王贏始終是一個孩子的樣子,他很關愛的摸了摸王贏的腦袋“那你現在想清楚了,要給我這里備注上一個什么樣的名字了嗎”

    “你覺得金剛這兩個字怎么樣好聽嗎”王贏笑呵呵的“胡金剛,哈哈哈,不錯?!?br />
    “把那個胡字去掉就好了,別胡金剛了啊,直接就叫金剛不是挺好么?!焙┓咫S即說道“不過你怎么想到從這里來找我了呢,你是怎么想到的”

    “張超手下五個金剛,有一個最神秘的,負責給他做各種公關的金剛,一直沒有露面,也沒有人查出來,大家都在懷疑這個人是誰,之前朱柯也是想盡了辦法,想要打探這個人的下落,但是算來算去,所有人都把你忽略了,s市就兩個公安分局,你就是其中一個局長,張超還在你的勢力范圍,你又那么善于做表面的事情,你再古城這么多年,明著為難了張超不少次,看似公平公正,其實你早就和張超是一伙兒的了,我說的沒錯吧我本來之前的時候還什么都不明白呢,可是突然之間,卻好像把一切都捋順了,其實我早就可以捋順的,只不過我之前疏忽大意,也是天意,沒有把墩子當回事,如果我早點從墩子嘴里面挖出來那些秘密的話,我就不會這么的狼狽了,古城三個大勢力,屬于盛會的勢力有兩股子,一股子是老地主,一股子是張超,這兩股子都是盛會的勢力,唯一一股子不是盛會勢力的,就是朱柯,其實這些你早都知道,因為,你是張超的下屬金剛,你也就是盛會的人,所以你從一開始,你就在騙我”

    王贏憤怒的表情看著邊上的胡雪峰,可是胡雪峰的臉上卻沒有什么變化“繼續說?!?br />
    “我曾經和梅志康有過交代,如果我不在的時候,家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他第一時間要找地方躲起來,確保自己的安全,然后等我聯系他,因為我想第一時間,到底發生了什么,所以這次的事情,從一開始,梅志康就消失了,他一直躲在暗處,我剛才也聯系到了梅志康,梅志康不僅把他知道的事情都和我說了,還告訴我說吳夏陽原來是朱柯殺的,我問他怎么知道的,他說朱柯殺吳夏陽的視頻已經流漏出來了,朱柯已經被抓緊了公安局,估計既然梅志康都能找到這樣視頻的話,那更多的人也會看見了,這一招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啊,你們這一手真的夠狠的,我一直以為那視頻只有我有,現在我特別想問問你,胡局長,你是怎么把那些視頻搞到手的?!?br />
    “我當初給你那些裝備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提防你不按照我的指使做事情了,我就安排人跟著你了,所以從朱柯殺吳夏陽,你把這些東西錄下來的時候,我手上就已經有這些文件了,我給過你很多次機會,讓你給我,可是你不僅不給我,還留在自己的手里面,做籌碼,你的小算盤打的太好了,其實我早就可以把這些文件公布于眾,可是我一直沒有做,知道為什么嗎因為一來,我是想要尋找更好的機會,更好的證據,能保護你的情況下,在準備一份新的證據,二來,那就是你們還沒有把張超逼急眼?!?br />
    胡雪峰靠在邊上,這一瞬間,他對于王贏,已經沒有任何的隱瞞了,他從邊上遞給了他一支煙,王贏順手也接過來了,他知道,胡雪峰要和他把一切都說清楚了,這兩個人這個時候就像是兩個老朋友一樣,敘舊,盡管王贏十分的憤怒,可是這個時候,他還是安靜了下來,他聽著胡雪峰說,他知道,胡雪峰會給他把一切都說清楚。

    “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我真的沒有想到,你王贏這樣一個滿臉掛著稚嫩的孩子,能一步一步的走到現在,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否認的,那就是沒有我的話,你王贏也早都已經死了一百次了,你可以不相信,但是我可以給你慢慢的說,你慢慢的聽,我早就知道你會找到我這里來,但是我沒有想到你能找到這里,我也早都做好了,把一切都告訴你的打算,包括好的,不好的,每一句,都是實話,算是我給黎春的交代?!?br />
    提到黎春的時候,胡雪峰的臉上還是閃過了一絲憂傷,他吞云吐霧的,車內很安靜。

    ...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