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狼與兄弟 > 316 母庸置疑
    “哎,瞎混唄?!卑⑾栊呛堑?,他和龍王從小就是一個村子里面的,住在對門,龍王比他大幾歲,也算是知根知底的老相識“龍王哥現在從哪兒發財呢,提攜提攜小弟唄?!卑⑾柩凵耖W爍,整個人古靈精怪的。

    “我這發財可不好發,是玩命的事情,就看你敢不敢了?”龍王倒也沒有客氣。

    “給錢嗎?”阿翔從邊上斬釘截鐵的開口“哥,我和你說正經的呢,給錢嗎?”

    龍王從邊上點了點頭“不僅給錢,而且是長期長線的買賣,知道茗和茶莊嗎,原來寧孩的那個茶莊,現在被我們接手了,大家正需要人,想一起干點大的?!?br />
    “帶著我,帶著我!”阿翔連忙從邊上開口“哥,弟弟我最近混的確實不好,你看看我這一身,帶著我一起發個財唄,提攜提攜我,小弟忘不了你?!?br />
    “錢可以給你,但是我們干的都是大買賣,惹的都是社會上一些大咖,你可想好了?!?br />
    “給錢,什么都敢干?!卑⑾鑿倪吷闲α似饋怼笆裁磶装汛罂】У?,我不認識?!?br />
    龍王一聽阿翔這態度,從邊上點了點頭“你身邊還有沒有靠譜的,敢下手的,至少要膽子大的,有的話,給我介紹幾個,我現在也是著急用人?!?br />
    “有,哥,放心!”阿翔從邊上連忙點頭“茗和茶莊,哥,你真帶著我一起干?”

    “你從小跟著我屁股后面長大的,我龍王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嗎?我會騙你嗎?”

    “那絕對不會,哥,我這就帶你去找人,你看看,你能不能看得上,我們的小圈子?!?br />
    阿翔一臉的興奮,轉頭帶著龍王就要走,龍王從邊上一拉阿翔“先把你這破頭發剪了去,一個大老爺們,留著這么長的頭發干蛋……”

    首'發

    另外一邊,在村子里面一戶破舊的農房內部,這時候了,里面還是燈火通明的,門口的大門都沒有鎖,狐貍推開門就進去了,房間里面吵吵嚷嚷的,滿滿的賭博的聲音。

    他走進房間,看見房間里面烏煙瘴氣的,他抽煙的人,這一下都差點嗆著自己,七個十九歲的社會小青年,聚集在一起,正在那賭博呢,這都算不上賭博,一塊錢一個底,這伙人玩的還是熱情澎湃的,狐貍進來之后,好幾個人都沒反應過來。

    也有幾個人一臉好奇的看著狐貍,還以為是誰的朋友“馬海寧,出來,干特么啥呢?”

    “哥,你啥時候出來的?哈哈哈!”人群當中,一個膀大腰圓的男子連忙跑了出來,馬海寧是狐貍的遠房表弟,從小也是不學好,成天打架,在附近也是出名,畢竟是小孩子,一提自己的遠方表哥,剛從監獄里面放出來,還有一股子自豪的表情。

    幾分鐘以后,馬海寧和狐貍兩個人走到了院子里面,倆人一邊抽煙,馬海寧一邊從邊上開口“表哥,你咋突然之間想起來我來了,啥事?”

    “找幾個人,就是和你們年齡差不多的,敢下手的,我要用一用,必須膽子要大?!?br />
    “行,搞誰???”馬海寧從邊上一臉的興奮“還有人敢惹我表哥呢,曹她爹的?!?br />
    “李虹?!焙傔@一說完,邊上的馬海寧臉色當即就變了,幾乎是下意識的開口。

    “我操,你瘋了,李虹,表哥,你知道不知道,李輝現在在思明區,就是神話???”

    “所以讓你找幾個膽子大的,愿意跟著我們一起發展的,你是不是也怕了?”

    馬海寧的臉色有些糾結,沉默了片刻,抬頭“表哥,你出來就玩這么大的,就算進不去,小心也會被大哥虹的那些小弟砍死,那都是咱們觸及不到的人,而且?!?br />
    “少他媽給我廢話,你這個熊包,就說敢不敢做就行了,要么就從這賭一輩子,要么就跟你哥哥我出去跑社會,我們不要慫包,懂嗎?”

    “操,誰他媽說我慫包!無所謂啊,老子一窮二白的,怕什么!”馬海寧也來了脾氣“再說了,有你們幾個呢,還有展爺,你們才是我心中最帥的!”

    “行,那就挑著點膽子大的,敢下手的,說清楚,都不會白干,跟著我們,暫時得到的會很少,但是以后得到的一定會多,因為我們哥幾個是什么人,表弟,你清楚?!?br />
    “行,表哥,不用說那些,我這邊合適的人不多,我去挑幾個,讓人介紹一下……”

    凌晨兩點半,在茗和茶莊門口,孫琪展,花旦,侯成,一行人站在門口,孫琪展轉頭看著身后的這一批人,得有十幾個的樣子,平均年齡也就是二十歲左右,參差不齊的,看起來都有點寒磣,很多人臉上還掛著稚嫩的面孔。

    孫琪展皺著眉頭,看了好一會兒,嘆了口氣,說實話,孫琪展對于他們確實是沒有抱著啥希望了,想了想,也罷也罷,龍王過來的時候,手上拎著一個旅行包,他把旅行包往地上一扔,叮鈴桄榔的,三炮過來的時候,手上也拎著一個背包,他把這個背包往地上一扔,里面都是清一色的棒球棍子。

    馬海寧和阿翔兩個人算是這一伙人當中的兩個小頭頭了,帶頭就過去從包里面開始往出拿武器,花旦站在孫琪展的身后,聲音很小“琪展,這都是整來了一些什么玩意?!?br />
    孫琪展也嘆了口氣“就是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了,稍微有點層次的,一聽是李虹,也都不敢插手了,就這樣吧,總比沒有的好,再說了,有咱們幾個呢?!?br />
    孫琪展說完直接就上了邊上的桑坦納轎車,隨即花旦,侯成,兩個人都上去了,另外一邊,是兩輛金杯車,龍王和三炮,狐貍,三個人都在那兩輛金杯車上面。

    孫琪展他們的桑塔納轎車打頭陣,花旦開車,侯成坐在副駕駛,孫琪展坐在后面,他光著一個腦袋,上車第一件事,就從車座子下面抄起來了一把單管獵槍,他手上拿著單管獵槍,直接就把子彈給頂上了,這槍都是自制的,侯成從邊上也開口。

    “展爺,一會兒怎么著?是直接下死手,還是怎么著?”

    “別上來就下死手呢,一會兒我先來,你們等著就行了,不行再說?!睂O琪展心里面多少還是有些緊張的,他手上拿著單管獵槍“事情能不動手就不動手,鬧大的話?!?br />
    后面的話孫琪展沒說,但是大家也都清楚,如果真的鬧大了,還是要花旦來抗鍋的。

    孫琪展和李虹約得地方,已經約到了城郊,這里荒無人煙,尤其是晚上兩三點了,更是一個人都沒有,不到三點,孫琪展他們的車子就已經到了,他們的車子剛到,還沒有熄火呢,不遠處,一輛寶馬沖著這邊也行駛過來了。

    這么晚來這邊的,成就是李虹了,侯成坐在邊上,看了眼周圍,仔細的看了半天“琪展,是不是不是李虹的車,怎么就來了一輛?”

    “是不是不是李虹的???如果真的是李虹的話,那實在是太狂了,明顯的就是看不起咱們唄,就來一輛車?!被ǖ倪吷细恿艘痪?。

    孫琪展靠在后面,叼著煙,瞇著眼,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這兩寶馬上面,車子離得越來越近了,透過前面的車燈,可以明顯的看見,車子里面駕駛,副駕駛,都有人。

    孫琪展坐在車里面,盯著那邊看,司機看著眼熟,在仔細確認了一下“李虹的司機,那開車的,還有邊上坐著的那個人,我都見過,昨天晚上都在茗和茶莊!”

    這李虹是真的就一輛車來的,這是打心里面就把沒有把孫琪展當成一回事,滿滿的都是看不起,想到這,孫琪展先是有些憤怒,卻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寶馬直接就停在了普桑的邊上,加個油門,直接能騎著普桑過去也差不多,車子離近了之后,突然之間開著大燈,十分的晃眼,也是看見這邊有車子過來了,普桑后面的兩輛金杯車,車門都拉開,馬海寧,阿翔一行人,手上拎著武器,全都沖下了車子,站在了金杯車的邊上,說實話,這些人站在一起,確實給人一種社會很低端的感覺。

    寶馬車直接就熄火了,后門打開,李虹自己就下車了,他人高馬大的,氣勢恢宏,下車之后,嘴角掛著無所謂的笑容,掛著一臉的鄙視,看著龍王三炮那群人。

    孫琪展坐在車上,到也平靜,從邊上直接就拉開了車門,往前走了兩步,話都沒有說,上去就把自己手上的單管獵抄了起來,那邊的李虹皺了皺眉頭,伸手一指孫琪展“小兔崽子,好大的膽子,是不是他媽的都活夠了!”

    話音剛落,孫琪展已經沖到了李虹的邊上,上去一槍托而就招呼到了他的腦袋上,隨即就把槍口頂住了李虹的額頭,孫琪展也是瞪大了眼睛,表情兇狠“你動一下,老子今天就嘣了你,不信你就試試!”孫琪展的聲音母庸置疑。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