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狼與兄弟 > 175 金子和銀子
    <="kj_n">戈薇解封者

    王贏點了點頭,和曹彬彬兩個人一起上車,梅志康是坐在后面的,曹彬彬副駕駛,前面還有一個開車的。

    王贏歪著個腦袋,頭發都剃光了,小光頭,腦袋上面還有明顯可見的傷口。

    梅志康從邊上遞給了王贏一支煙,王贏順勢就叼起來,他也早看出來了,梅志康就是一個簡單大條的猛男,太多的心思也沒有,而且,因為王贏這次幫他抗雷,梅志康明顯的對王贏的態度,比之前也好的太多太多了。

    梅志康也沒有什么架子,親手給王贏把煙點著。

    “聽說從進去那一天開始,一天沒閑著,一次軟兒沒服過,就是這么橫,是嗎?”

    王贏低著頭抽著煙,瞅著窗外,一臉的大氣無所謂,身上還帶著一股子很囂張的氣焰。

    “跟里面那一群小癟三慫了,以后就不用混了?!?br />
    “好樣的!”梅志康也是一個爽快人。

    梅志康也是欣賞王贏這股子勁兒“別的不說了,兄弟們都欠你個人情,今天晚上,給你擺宴慶祝一下!今后咱們一起干,交個朋友,當個兄弟,處份心,怎么樣?”

    “謝謝梅哥抬舉!”

    “哈哈哈哈?!泵分究祻倪吷嫌执笮α似饋?,和梅志康在一起,王贏感覺很舒服。

    他的手機還是關機的,他知道姚雅這些日子肯定找他找瘋了,也不知道他們現在住在哪兒了,可是王贏也沒有開機,隨即開口。

    “既然梅哥說了是兄弟,那就別說欠,兄弟之間,沒有欠?!?br />
    “好!”曹彬彬從車上吼了起來,梅志康從邊上也沖著王贏伸出來了大拇指,他自己也是越來越有些佩服王贏這個小子了,對他的感覺,也是越來越好。

    曹彬彬和梅志康他們帶著王贏就行駛到了新城區,在一家規模不小的飯店,桌子上面十來個人,男男女女的都有,看見王贏坐下來了,梅志康簡單的給一行人介紹了一下,隨即從邊上順手就拿起來了一個杯子。

    “我帶著兄弟們,今天敬銀子一個!”

    所有人一起舉杯,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王贏,王贏嘴角掛著笑容,看著周圍這一桌子一看就知道是小混混模樣打扮的人,他把杯子也舉了起來。

    “敬緣分!”

    “敬兄弟!”這句話是曹彬彬吼出來的,本來王贏開始的時候沒有想著說這句話。

    這一桌子男男女女,十分的豪爽,喝酒還是加深加快感情最好的辦法,大家聊天說笑,王贏和他們的交流之中,得到了很多的消息,也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始。

    劉辛,梅志康,胖狼,三個人都是八角胡同出身的胡同混混,各有各的人,后來古城改造,八角胡同被當地政府弄成了一個旅游宣傳點兒,成為了一個景點兒,而且廣告做的還不錯,所以慕名前來參觀八角胡同的人就越來越多。

    八家胡同號稱小麗江,是古城多年建筑風格的標志,也是在政府的大力扶持,發展的越來越好,名號也是越來越響亮,很多人八角胡同的人靠著旅游業發了家,有的弄客棧,有的弄旅店,還有的弄飯店,但是劉辛,徐浩天,胖狼這三個人,從小就是八角胡同的混混,讓他們做這些事情,他們也不會做,也不知道是誰最先打起來了圈地的名義,把一片片土地,當成了自己的地盤,給過來游覽的游客停車,恰好總共大一點的可以停車的地方,就只有兩處,剩下的就是一些零零散散的馬路邊上的停車位。

    三個人兩塊地,外帶一些零零散散的路邊停車位,那肯定是有一個吃虧的。

    別小看這停車位,一輛車就是三十,一塊地停三五十輛沒問題,一天幾百輛的流水,也發生過,所以一個停車場一天能賺幾千塊的停車費,他們都是土著居民,別人也不好插手管,有人來查,他們就躲,畢竟是自己家門口,自己村子的地,這個事情也成了一個老大難,這錢來的容易,這些人就全都眼紅,后來就發生了拉幫結派,占地方的事情,大家都想要這停車位,收自己的錢,所以來來往往之間的爭斗就越來越多。

    最后慢慢就形成了三股人,現在占著最小地方的就是劉辛,勢力最大的是胖狼,所以劉辛就想擴大自己的地盤,他不去招惹胖狼,就和梅志康他們摩擦不斷。

    說難聽點,這幾個人都是小時候光著屁股一起長大的,誰都很了解誰,現在因為這點事情,鬧的也都是水火不容,矛盾越來越深。

    王贏用刀扎了劉辛的事情,在八角胡同也已經傳開了,劉辛也早都把話放出來了,一定要報復王贏,這邊梅志康,曹彬彬一行人,也都是講究之人,沒有把這些話告訴王贏,卻也都陪在了王贏的邊上,要守著王贏,畢竟王贏幫了他們一個大忙,還抗雷。

    王贏畢竟從小都是帶頭的,在這群人中間,自身還是有一股子領袖氣質的,尤其是現在滿身傷疤的樣子,光著個腦袋,笑起來那壞壞的樣子,一臉的玩世不恭,確實在人群當中挺扎眼的,畢竟也是帥氣,壞到這種地步,也是帥氣。

    在梅志康的邊上,坐著一個短頭發女孩,很是豪爽,這一杯一杯的啤酒不斷,喝的自己小臉兒通紅,她叫潘晶茹,是一個小太妹,酒桌上面的人,都叫她金子。

    王贏聽過這個人,也正是因為一個金子,一個銀子,兩個人還坐在一桌,所以也成了大家的話柄,調侃著說笑。

    金子畫著濃妝,皮膚粉嫩白皙,大大的眼睛,看起來是真的蠻淑女的,可是站起來說話辦事,和人干酒,劃拳,好像讓王贏看見了第二個劉越。

    喝酒的時候,這個金子,和王贏的銀子,既然成為了酒桌上面的話題,這倆人也沒少斗氣兒,喝酒,氣氛熱鬧,動不動就引得哄堂大笑,金子一直就想灌倒王贏,但是王贏的酒量,也是出奇的好,反而別王贏給灌吐了,這一下她更不平衡了。

    酒過中旬,王贏摟著邊上的梅志康“梅哥,你們這樣爭下去,什么時候是頭?”

    “誰把誰干服了,誰就是頭兒,劉辛這個狗日的,不去招惹胖狼,過來招惹我,老子一定讓他后悔,媽的,看看誰怕誰了!”

    “就是!橫豎一條命,誰怕誰,把場子找回來!這群狗日的!”邊上有人跟著叫罵。

    曹彬彬一拍桌子。

    “媽了個比的,劉辛這個死肥仔還裝起來了,不認識八角胡同彬哥!”

    桌子上面義憤填膺的,一群人開口閉口砍死他,梅志康畢竟比他們大一些,聽見王贏這么說,自己也笑了起來。

    “莫非你有什么更好的辦法?哥哥我為人處事向來簡單直接,你有啥就和我說?!?br />
    “我覺得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一試,無非就是八角胡同的這個掌控權而已,現在已經不是打打殺殺的社會了,我們要盡可能的避開法律,有命賺錢得有命花,否則的話,到了最后都逃脫不了一個結果,那就是被法律嚴懲,就算不被法律嚴懲,老這么下去,刀槍無眼,每天過的也太危險了?!?br />
    王贏這一句話算是說中了梅志康的內心,誰愿意每天冒這樣的險,梅志康也沒有客氣,連忙點了點頭“好,只要是有辦法,那自然最好了……”

    一場酒喝的大家激情澎湃,從飯店出來,梅志康轉身又帶著大家進了邊上的一家夜總會,坐在包房里面,大家就開始唱歌。

    j酷》v匠b網y首d發_

    王贏靠在沙發上,捂著自己的腦袋,準備醒酒,拿出來電話,打算給姚雅打個電話。

    畢竟一下消失了這么多天,按照姚雅的性格,肯定早都急瘋了,誰知道他剛想開機呢。

    金子坐在他的邊上,潘晶茹手上拿著一個篩盅,嘴里面叼著煙,瞇著眼,一臉的社會樣,倆人剛才就沒少斗氣兒,金子心里面一直都是憤憤不平的,現在換了第二場,來到這里,金子還是不想就這么輕易的放過王贏,就想把他灌倒,一臉挑釁的表情,沖著王贏搖晃了搖晃篩盅“會嗎?銀子?!?br />
    可是他哪兒能輕易的灌倒王贏,王贏在之前的好幾個月,每天都過著酒罐子的生活,這對他的酒量,是一個非常大的提升。

    “不太會?!蓖踮A搖了搖頭“你沒少喝了,不要在喝下去了?!?br />
    “哎呦,怎么著,還害怕我喝多了強暴你了???不會還是小處男吧,看這小白臉?!?br />
    “我提醒好你啊,我和他們不一樣,你那一套,最好別往我的身上擱,懂不?”

    王贏這迷人的壞笑,確實挺有吸引力的,身上還帶著一股子男人的氣勢魅力。

    金子“哈哈”的笑了笑,把篩盅往桌子上面一擺“老娘就擱了,怎么著?來啊,一次一瓶,敢嗎?”夜總會的啤酒是小瓶的啤酒,就算是這樣,也夠王贏他們受的了。

    要說這玩骰子,唯一一個能讓王贏忌憚點的人,那就是李沙漠這個夜場金腰帶了,想到了李沙漠,王贏的心情也是難免有些不好,金子黑色絲襪,細底小高跟,胸口敞開,王贏甚至一低頭都能看見金子的內衣,她翹著二郎腿,若隱若現的乳溝,一臉的無所謂,兩個人玩了沒有幾把,王贏突然之間沖著金子開口“你衣服都這么穿嗎?”

    金子笑了笑,故意往前聳了聳胸“如何?不夠性感嗎?”她還開始挑唆王贏了“這樣吧,喝十瓶,老娘給你摸一把,親一口也行?!?br />
    這金子這一晚上說話聊天,就一直跟個老爺們一樣,滿口的話把兒,草來草去的。

    就算是之前的王贏,肯定也不會容忍一個女的這么調戲自己,更別提現在了。

    他上去就卡住了金子的下顎“姑娘,我再警告你,別在我面前玩這一套,懂嗎”

    這一發送給六扇門新來的三位新同學,圓夢金融李總。寒萌。蟈蟈說:

    <="">微信搜“酷匠網”,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kj_ds_icon">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