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162.第 162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公主只有這一個女兒, 自然舍不得她受委屈, 當下便帶著公主府的家將上解劍府,讓對方放人。

    解劍府有三位府主,大府主為刑部尚書兼任掛職, 一般不管事, 真正做主的是二府主鳳霄。

    當天在場的人并不多, 據后來流傳的版本,據說是公主氣勢洶洶帶著人上門, 家將仗著公主在場, 不肯解劍, 公主也默許縱容, 雙方在言語上起了沖突,鳳霄二話不說, 當著樂平公主母女的面, 直接把家將的劍擰成三斷擲出去。

    家將當時只覺疾風當頭刮來, 還未回過神, 人已經被釘在解劍石上,斷劍三截,恰好就釘在對方雙肩與胯|下的衣料上,將人牢牢固定,輕易不敢動彈。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樂平公主更是不敢相信, 這世上還有人敢當著她的面, 如此折辱自己的人, 當即一狀告到天子那里,誰知倒霉的卻不是解劍府,更不是鳳霄,隋帝楊堅哈哈一笑,道鳳二真乃直脾性也,將那家將分配出京,安撫公主一頓,此事就不了了之。

    經此一事,不說樂平公主,就連旁人也能看出,解劍府在皇帝心中非同小可,鳳霄更是深得看重,既然樂平公主都撼動不得,其他人更不必說了。

    鳳霄的兇名,更是在京城小范圍內流傳一圈,別人不說,從公主府出來的人,是絕對知道的。

    是以這人一聽說解劍府鳳霄親至,立時臉色大變,恨不能掉頭就走,全無之前的趾高氣揚。

    “這興許是其中有些誤會,既然解劍府辦案,我等就不作干擾了,請!”那人笑得有些難看,氣勢軟下不少。

    鳳二府主卻不是這么好打發的,他手一揮,對趙縣令道:“這些人與案有涉,也都帶回去問話?!?br />
    趙縣令面露難色:“這……”

    鳳霄沒等他糾結完,直接叫了解劍府的精騎,將剛才與溫涼同行的人都帶走。

    那公主府家人雖然不情不愿,卻不敢再口出惡言,只能恨恨瞪鳳霄一眼,無可奈何從命。

    連在京城,樂平公主親自出馬,都奈何不了鳳二,更何況這里天高皇帝遠,鳳二就算殺了他,照樣全身而退。

    鳳霄沒有親自審問溫涼,而是將案子交給趙縣令去辦。

    這一個月以來,發生在六工城的事情一樁接一樁,簡直令趙縣令焦頭爛額,無從下手,一面疲于應付,一面又怕鳳霄怪罪他辦事懈怠,是以只能提起十二分精神,他不敢過分提審樂平公主的人,對溫涼卻沒什么顧忌,又從死者妹妹口中相互印證,居然很快就把案情查清楚了。

    十幾年前,關中有兩戶人家,一戶姓應,一戶姓溫,世代經商,且交情不錯。應、溫兩家的家境,原本相差無幾,都只是中等殷實人家,但溫家男主人經商有道,很快就拓展人脈,壯大家業,反觀應家,卻一直平平沒有起色。應氏遂起了貪念,勾結綠林盜匪,趁溫家男主人帶著長子外出經商時,將二人劫殺,又趁溫家只剩老弱婦孺時,接手他們的生意,從而一步步富裕起來。

    溫家幼子自小聰明卻體弱多病,被留在行醫的外祖父家調養,他聽說此事,心中生疑,就開始暗中調查,終于查到那群盜匪身上。溫涼深知當時的溫家無力與應家抗衡,便悄然離家,外出闖蕩,因緣際會結識貴人,又進入琳瑯閣做事,慢慢查清自己父兄的死因。

    正好當時關中地區換了一位新的父母官,對方求功冒進,溫涼看準這一點,拿著應家與綠林盜匪暗中勾結的證據上門,刺史大喜,當即下令查抄應家,沒收一干財產,應父也被獲罪流放,死于路上。

    當時應氏兄妹因年幼逃過一劫,僥幸活下命來,自然對溫涼恨之入骨,但他們也深知,以溫涼今時今日的地位,他們不可能殺得了對方,于是就想出一個同歸于盡的辦法:應無求先服下劇毒葛草,再找上門與溫涼打斗,讓溫涼打傷自己,這時應無求毒發身亡,溫涼自然也逃不脫殺人的干系。

    此事內情復雜,但趙縣令見了鳳霄對公主府家人的態度,生怕自己這個小卒隨時被棄用,愣著逼著手底下的人日夜不停,將事情查清楚,查來查去,仵作剖尸查驗,終于驗出應無求體內殘余的毒草,這才證明了溫涼的清白。

    應家先對溫家下手,溫涼又以牙還牙,他先前向鳳霄表示自己不認識應氏兄妹,顯然是睜眼說瞎話,但兩家恩怨是非糾纏不清,連趙縣令向鳳霄稟報時,也唏噓不已。

    不過鳳霄對此興趣不大,他的關注點落在溫涼本人身上。

    “溫家的人,除了溫涼,都死光了嗎?”他問道。

    趙縣令搖搖頭:“溫涼還有一位母親,臥病多年,他事母至孝,老母信佛,讓他不可趕盡殺絕,所以當年他才只對應家主人下手,放過了應氏兄妹。我已派人去詢問過他母親,的確所言非虛,大夫也說,溫母病體虛弱,藥石罔效,恐怕沒有多少時日了?!?br />
    他有心與鳳霄套近乎,后者卻面色淡淡,無意多說,趙縣令只好怏怏告辭,尋思著私下再問問鳳霄身邊的人,投其所好,送點禮物,若能讓這位威風八面的鳳二府主在天子面前美言一兩句,那自己日后也就前程無量了。

    趙縣令前腳一走,裴驚蟄就道:“郎君,這個溫涼有問題!”

    鳳霄不置可否,只從鼻息中嗯了一聲,音調微微上挑,便令人不由自主心頭一蕩,無關欲念,充其量只是凡人之心對美色的無法把持。

    有的美人在皮,有的美人在骨,鳳霄顯然已是世間罕有的極致。

    然而他鋒芒畢露,氣勢驚人,舉手投足無一不是力量,這樣的美人又令人生不起猥褻染指之心,只會著迷膜拜,俯首臣服。

    裴驚蟄走神片刻,正想著鳳霄的父母難道在他一出生就料到兒子日后如此出色,所以給他起了這么一個不凡的名字,就聽見鳳霄又不耐煩地嘖了一下,趕緊將飄遠的思路強行扯回來。

    “那天池玉膽,據聞有令人青春不老,起死回生之效,溫涼母親久病不愈,他又對母親如此孝順,為了母親一句話,就愿意放應氏兄妹一條生路,才讓他們今日有機會再來報復,他那么為了母親,暗中謀奪玉膽,就有了動機?!?br />
    鳳霄:“繼續?!?br />
    裴驚蟄:“今日在琳瑯閣外,若不是您,溫涼差點就死于非命,說不定正是因為他暴露了,與他勾結的人生怕他供出同伙,急著殺人滅口?!?br />
    “還有,六工城這地方,原本不是琳瑯閣的重要分號,以往拍賣也從來不會找這么偏遠的地方,今年卻偏偏選了這里,難道不是溫涼為了方便行事,掩人耳目,特地選的地方?”

    “幾條線索結合,屬下猜測,溫涼十有**與于闐使者被殺,玉膽被劫有關?!?br />
    鳳霄聽罷,卻道:“你不覺得太巧了嗎?”

    裴驚蟄一怔?!澳囊馑际??”

    鳳霄:“我們想查琳瑯閣,溫涼就送上門來,簡直就像瞌睡了有人送枕頭,巧得不能不讓我懷疑,這是有人故意在混淆我們?!?br />
    裴驚蟄眨眨眼,他覺得鳳霄有些多疑了。

    “屬下會盯著溫涼那邊,爭取從他口中撬出實情的?!?br />
    鳳霄話鋒一轉,忽然問起崔不去那邊:“奈何香用了嗎,效果如何?”

    裴驚蟄聞言,臉上立時露出古怪的神色。

    “用是用了,不過……”

    不過沒能讓對方知無不言。

    裴驚蟄還是頭一回發現,這世上還有奈何香也奈何不了的硬骨頭。

    崔不去正是在這樣的情形下來到邊城。

    奉天子密令,驃騎將軍長孫晟與太仆元暉分頭前往黃龍道和伊吾道,交好與沙缽略關系不諧,有利益沖突的處羅侯和達頭可汗,另一方面,崔不去則負責與阿波可汗的使者接頭,說服他不再與沙缽略結盟,從而達到分化離間突厥內部的目的。

    只不過沙缽略勢力龐大強橫,饒是阿波可汗有心與隋朝接觸,也未敢明目張膽行事,而須私下派遣使者來到六工城。

    一個多月前,就在崔不去剛剛來到六工城不久,阿波可汗就已經派出使者前來,只不過那人途經且末城夜宿時,因吃了不妥的食物上吐下瀉虛脫而死,彼時喬仙與長孫菩提隨崔不去暗中來到六工城內潛伏,奉命前往調查,發現那使者雖然死因蹊蹺,卻查無可疑,但正因如此,才更令人防備。

    消息一來一回,又耗費不少時日,直到前陣子阿波可汗那邊又暗中派了一名使者過來,這回行程更加隱秘,抵達且末城之后,才經由左月局的探子送來消息,按路程來算,這三五日之內,應該就能到了。

    崔不去原有要務在身,與解劍府的差事井水不犯河水,但于闐使者被殺,玉膽失竊,他既然身在六工城,又正好遇上,不做點什么,簡直就不像他崔不去的為人了。

    于是他一面從鳳霄那里打聽線索,從中發現梅花冷香的關鍵,傳遞消息給喬仙和長孫菩提,讓他們專門去查這條線索,企圖搶先找到玉膽,將這樁功勞歸入左月局名下,而鳳霄就算將崔不去扣在身邊,也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他們光顧過的那間剛剛開業的五味坊,居然就是左月局在六工城內的暗樁。

    另一方面,崔不去有意誤導鳳霄,讓長孫隱藏在人群之中,暗算溫涼,又正好讓鳳霄發現攔下,從而讓鳳霄他們誤以為溫涼的確是一個關鍵人物。

    出于合作的需要,崔不去將來龍去脈簡單提了一下,不過自然不可能事無巨細據實相告,僅僅是挑了一些他認為有必要的內容說。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