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153.第 153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被激怒的另有其人。

    “你這人!”

    蘇醒氣得臉色發紅, 就想起身與他理論, 卻被旁邊的少女拉住衣袖。

    “表哥, 算了!”少女小聲道,表情很是窘迫?!澳俏淮抻^主我認得,旁邊定是他的朋友?!?br />
    “是他先欺人太甚, 我定要與他們好好理論理論!”

    蘇醒臉上猶有怒氣, 對鳳霄氣沖沖道,“虧你也儀表堂堂, 怎么就像個莽漢一樣出言不遜,毫無禮數!”

    少女向崔不去福一福身:“崔觀主安好?!?br />
    崔不去顯然也認得對方:“福生無量天尊,盧小娘子, 令堂可還安好?”

    少女露出笑容:“上回多虧崔觀主開的方子, 家母心悸的舊疾已經緩解許多?!?br />
    崔不去點點頭:“貧道的法子只能緩解一時,治標不治本, 盧家還是為令堂多多尋覓些良醫?!?br />
    少女柔聲應是。

    此時蘇醒也道:“原來上回幫姑姑看病的人, 就是崔道長,我姑母的身體最近的確多有起色, 蘇某在此多謝了?!?br />
    他朝崔不去拱手行禮, 話鋒一轉, 又道:“但恕我直言, 道長這位朋友,委實無禮之極, 道長名聲甚好, 不該與這樣的人為伍?!?br />
    崔不去淡淡道:“你誤會了, 他不是我朋友,我也不認識他?!?br />
    蘇醒狐疑地看了看鳳霄,臉上明顯寫著不信。

    鳳霄笑道:“你總瞧我作甚?雖然我容貌舉世無雙,風采天下罕有,那也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br />
    崔不去:……

    蘇醒的臉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就像剛才那桌菜讓他吃壞了肚子。

    有崔不去和盧氏在,蘇醒想要與鳳霄過不去也沒有機會,最后只得悻悻走了。

    鳳霄目送二人離去,臉上一反剛才的輕佻,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這個蘇醒有點奇怪,所以你才會特地為我介紹他們?”

    崔不去道:“盧緹膝下無子,蘇醒投奔盧家之后,盧緹是將他當作半子來培養的,蘇醒雖然喜歡讀書,但讀書天分一般,反倒是跟著盧緹經商,頗有些能耐,盧緹很是歡喜,目前已經將名下兩間鋪子交給他打理了?!?br />
    “不對,果然很奇怪?!兵P霄道,“他既然打理生意,于人情往來上,理應圓滑周到才是,剛才又怎會因為我學他說話,便大發雷霆?”

    崔不去冷笑道:“可能是鳳郎君臉上寫著誰見了都來火幾個大字吧,走到哪里都不討人喜歡?!?br />
    鳳霄笑道:“怎么可能?剛才盧氏看我的眼神,分明帶著驚艷與傾慕?!?br />
    自戀的人,崔不去也見過,但自戀到這種程度的人,他還是頭一回見,看鳳霄的表情也帶上微微的不可思議。

    “鳳郎君經常都是如此攬鏡自照,顧影自憐的嗎?”

    不是經常,是一直如此。裴驚蟄在心里默默補充道。

    鳳霄挑眉:“這難道不是事實?”

    崔不去冷哼一聲,懶得與他再作口舌之爭,接上方才的話:“唯一的可能,便是他在盧氏面前,格外不同?!?br />
    “盧氏喜歡他這性情,他就在盧氏面前格外不同,盧緹喜歡聰明人,他在盧緹面前就是精明好學的后輩。有點兒意思!”

    鳳霄話鋒一轉,忽然道:“去去,你在六工城兩個月,基本把全城人都摸清了,連盧家女眷都沒放過,知道的說你在當道士,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想做什么偷雞摸狗的勾當呢!”

    崔不去呵呵兩聲,假笑道:“那我現在不也落入了解劍府鳳二郎君的魔爪嗎?”

    鳳霄:“這就不對了,解劍府乃奉天子令而立,權同刑部,你這樣說,不是在譏諷當今陛下嗎?我會記仇的?!?br />
    放心,我比你更記仇。崔不去心道,咳嗽兩聲,將力氣省下來。

    用過飯,三人前往琳瑯閣分號。

    鳳霄與裴驚蟄不知道的是,在他們前腳剛走沒多久,二樓雅間又有一男一女入內。

    “我方才看見尊使的臉色不大好,也不知是不是又生病了!”

    說話的女子音若冰雪,卻生得極美,兩種矛盾的特質在她身上融合無礙,如驚鴻幽蘭,無須看客欣賞,就足以映照天地。

    男人沒有接話,他徑自走到剛才崔不去他們吃飯的桌子旁邊,低頭看了一會兒,忽然撥開桌子上的豆子。

    “尊使留下了什么?”女子也走過來。

    “梅花冷香?!蹦腥溯p聲道。

    女子蹙眉。

    “尊使想讓我們找梅花冷香的香方?”

    男人言簡意賅:“于闐,命案?!?br />
    他惜字如金,能省則省,得虧女子與他共事多年,能從四個字里聽出一串線索。

    “梅花冷香與于闐使者命案有關,但如果容易查,解劍府應該早就查出來了,尊使應該不會特意給我們留下來。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去香料鋪子去問一下?!?br />
    許多人也都看出來了,這帝后之間,不僅有夫妻之情,更有同氣連枝的扶持之誼,誰也離不開誰,是以獨孤皇后的地位,比前朝任何皇后都來得穩固,更不必說兩人“誓無異生之子”,本朝的皇子公主,皆出獨孤皇后膝下。

    如此一來,長女樂平公主的地位就尤為特殊,她不僅是皇后親生,更是長女,又因早年特殊的經歷,令帝后二人尤為憐愛,幾乎有求必應,樂平公主的家人在外行走,也都人人敬讓三分。

    但就是這樣一位主兒,卻在解劍府這塊攔路石面前,撞得頭破血流。

    樂平公主曾與前朝皇帝宇文赟生下一女,名為宇文娥英,此女雖然喪父,卻有母親呵護,更有外祖父母愛屋及烏,加倍疼愛,哺乳過她的奶娘自然也跟著雞犬升天。半年前,奶娘的兒子因牽連案子,被解劍府扣留,奶娘向宇文娥英求情,宇文娥英又求到母親樂平公主跟前。

    公主只有這一個女兒,自然舍不得她受委屈,當下便帶著公主府的家將上解劍府,讓對方放人。

    解劍府有三位府主,大府主為刑部尚書兼任掛職,一般不管事,真正做主的是二府主鳳霄。

    當天在場的人并不多,據后來流傳的版本,據說是公主氣勢洶洶帶著人上門,家將仗著公主在場,不肯解劍,公主也默許縱容,雙方在言語上起了沖突,鳳霄二話不說,當著樂平公主母女的面,直接把家將的劍擰成三斷擲出去。

    家將當時只覺疾風當頭刮來,還未回過神,人已經被釘在解劍石上,斷劍三截,恰好就釘在對方雙肩與胯|下的衣料上,將人牢牢固定,輕易不敢動彈。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樂平公主更是不敢相信,這世上還有人敢當著她的面,如此折辱自己的人,當即一狀告到天子那里,誰知倒霉的卻不是解劍府,更不是鳳霄,隋帝楊堅哈哈一笑,道鳳二真乃直脾性也,將那家將分配出京,安撫公主一頓,此事就不了了之。

    經此一事,不說樂平公主,就連旁人也能看出,解劍府在皇帝心中非同小可,鳳霄更是深得看重,既然樂平公主都撼動不得,其他人更不必說了。

    鳳霄的兇名,更是在京城小范圍內流傳一圈,別人不說,從公主府出來的人,是絕對知道的。

    是以這人一聽說解劍府鳳霄親至,立時臉色大變,恨不能掉頭就走,全無之前的趾高氣揚。

    “這興許是其中有些誤會,既然解劍府辦案,我等就不作干擾了,請!”那人笑得有些難看,氣勢軟下不少。

    鳳二府主卻不是這么好打發的,他手一揮,對趙縣令道:“這些人與案有涉,也都帶回去問話?!?br />
    趙縣令面露難色:“這……”

    鳳霄沒等他糾結完,直接叫了解劍府的精騎,將剛才與溫涼同行的人都帶走。

    那公主府家人雖然不情不愿,卻不敢再口出惡言,只能恨恨瞪鳳霄一眼,無可奈何從命。

    連在京城,樂平公主親自出馬,都奈何不了鳳二,更何況這里天高皇帝遠,鳳二就算殺了他,照樣全身而退。

    鳳霄沒有親自審問溫涼,而是將案子交給趙縣令去辦。

    這一個月以來,發生在六工城的事情一樁接一樁,簡直令趙縣令焦頭爛額,無從下手,一面疲于應付,一面又怕鳳霄怪罪他辦事懈怠,是以只能提起十二分精神,他不敢過分提審樂平公主的人,對溫涼卻沒什么顧忌,又從死者妹妹口中相互印證,居然很快就把案情查清楚了。

    十幾年前,關中有兩戶人家,一戶姓應,一戶姓溫,世代經商,且交情不錯。應、溫兩家的家境,原本相差無幾,都只是中等殷實人家,但溫家男主人經商有道,很快就拓展人脈,壯大家業,反觀應家,卻一直平平沒有起色。應氏遂起了貪念,勾結綠林盜匪,趁溫家男主人帶著長子外出經商時,將二人劫殺,又趁溫家只剩老弱婦孺時,接手他們的生意,從而一步步富裕起來。

    溫家幼子自小聰明卻體弱多病,被留在行醫的外祖父家調養,他聽說此事,心中生疑,就開始暗中調查,終于查到那群盜匪身上。溫涼深知當時的溫家無力與應家抗衡,便悄然離家,外出闖蕩,因緣際會結識貴人,又進入琳瑯閣做事,慢慢查清自己父兄的死因。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