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143.第 143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裴驚蟄本來也覺得崔不去太拖沓, 但看見對方比昨日還要更為蒼白的臉色,握拳抵唇咳嗽時, 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聲音也和氣了幾分。

    “崔觀主, 你身上的衣服還合適吧?”

    “剛好,多謝?!?br />
    裴驚蟄笑道:“今日早飯, 不在府里用, 郎君說, 請我們到外頭吃?!?br />
    崔不去:“真不容易,自我醒來, 終于盼到一頓豐盛飯菜?!?br />
    裴驚蟄尷尬一笑:“昨日你剛醒, 不能多吃油膩之物?!?br />
    崔不去一看,便知此人臉皮城府,完全沒有鳳霄的一半。

    他不動聲色微微頷首, 不再為難對方。

    鳳霄見二人終于出來, 忍不住嘖了一聲:“穿個衣服,與小娘子上花轎一般磨蹭!”

    旁人發燒是臉色發紅, 崔不去卻是臉色發白, 裹著一身白色大氅, 站在雪地里, 寡淡得幾乎融為一體。

    崔不去淡淡道:“主人家刻薄, 下了毒還不給飯吃, 有什么法子?”

    鳳霄看上去心情不錯, 笑瞇瞇道:“那你今日有口福了, 城中有一家食肆新開,請的是洪娘子掌勺,你在六工城住了兩個月,不會沒有聽說過她的名頭吧?!?br />
    崔不去:“洪氏烤餅的洪娘子?”

    鳳霄:“正是?!?br />
    這洪氏烤餅,本是城中出了名的烤餅攤子,由洪氏父女二人經營,難得的是父女二人顛勺功夫了得,掛的是烤餅招牌,做的卻是一手好菜,城中遠近聞名,據說連且末城過來的客商,都專程慕名去嘗鮮。

    崔不去也去吃過一回,滋味的確不錯,面湯用的是骨頭熬制的高湯,面條細如銀絲,從水中撈出來之后加入高湯,再澆上一勺洪氏特制的鹵肉鹵汁,撒上一層碎碎蔥花,一碗銀絲鹵肉面下肚,縱使數九寒天,亦渾身舒爽,不比京城的大廚遜色。

    不過前段時間洪父去世,余下洪小娘子一人,旁人議論紛紛,都道女子嬌弱獨木難支,這洪氏烤餅怕是開不下去,洪小娘子八成會被某位富戶納為小妾,從此高門深戶,這饕餮美味就再難嘗到了。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洪小娘子搖身一變,不去過那飯來張口的日子,反倒被請去當了大廚。

    因著琳瑯閣拍賣,大街上隨處可見攜刀帶劍的江湖人士,普通百姓避之唯恐不及,鳳霄卻視若不見,帶著崔不去與裴驚蟄二人,從街道上穿過,朝食肆走去。

    俠以武犯禁,但凡有一身本事的人,往往都有些傲氣,這些江湖人士也不例外,虛懷若谷的高人畢竟少之又少,出來行走的,更多是心高氣傲的年輕人。

    這些人有的三五成群,雖無統一服飾,但腰間玉佩與背上劍鞘相同,一般就是某個名門大派出來的;有的人則獨來獨往,神色冷漠,又或面帶戾氣,這種一般脾氣都不會太好;還有的男女同行,有說有笑,女子面容開朗自信,步履輕快,這種一般就是某個江湖世家出來歷練的后生晚輩。

    崔不去的目光不著痕跡從他們身上掠過,只需一眼,基本就能判斷出對方各自的來歷與大致性情。

    “別忘了我帶你出來,是為了什么,崔觀主,該讓我看看你的能耐了?!?br />
    聽見鳳霄這句話,崔不去忍不住又想翻個白眼?!柏毜涝顼堖€未吃,沒力氣說話?!?br />
    鳳霄輕笑:“你乖乖合作,我早一些破案,你也能早一日解脫,現在與我打嘴仗,有意思嗎?”

    崔不去冷冷道:“若我沒有記錯,你昨日說的是,如果我肯合作,就考慮幫我解毒,而不是一定會幫我解毒,我昨日為香毒所苦,無力反駁,這等模棱兩可的話,還想讓我傾力配合么?”

    鳳霄從袖中摸出兩個手指粗細的瓷瓶,遞到他面前。

    “給你一個機會,這兩個瓶子里,一個是空的,一個里面有解藥,可以讓你三日之內,不受奈何香所困,對錯皆由你選,可別再說我待你不好了?!?br />
    崔不去現在就覺得心口陣陣灼燒,仿佛有人點了一把火,將燃未燃,隱痛難耐,便連骨髓里也受到波及,如有千萬只看不見的手撓著摳著,既麻又癢,他心里明白這是余毒在肆虐,余毒雖然沒有毒發時難受,也足夠令人坐立不安了。

    但他沒有去挑那兩個瓶子,甚至連看都不看一眼,只抿緊了唇,繼續往前走。

    鳳霄哎呀一聲:“這人怎么這么倔呢,好心都被當成驢肝肺了!”

    崔不去冷笑不語。

    如不徹底解毒,暫時緩解也只是飲鴆止渴,鳳霄哪里是好心,分明想等他毒發難耐時再套話。

    鳳霄見對方不肯上當,聳聳肩,將瓶子又放回去。

    不遠處果然多了一間新食肆,望子上書“五味”二字,門前人頭涌動,看樣子還頗為熱鬧。

    裴驚蟄早訂了位置,這一去,報上名字,無須像其他人一樣排隊,立時就有伙計將他們迎入內間雅座。

    此間在外頭看著不大,內里卻別有洞天,裴驚蟄他們跟在伙計后頭穿過曲廊,才發現這食肆將周圍幾間屋子都買下來打通了,分成大堂和雅間兩部分,一入雅間,頓時清靜許多,周圍花木扶疏,別有趣味。

    “這食肆東家來頭不小啊,竟在此一擲千金,是博陵崔氏,還是隴西李氏的手筆?”裴驚蟄嘖嘖驚嘆。

    六工城本是邊陲小城,再繁華也比不了京城,往來客商大多停駐幾天,交換物資,轉頭又各奔東西,要不是今年琳瑯閣拍賣,肯定還沒有這么熱鬧,在這里開這樣大的食肆,在裴驚蟄看來,八成是要賠本的。

    伙計聞聲回頭笑道:“那您可猜錯了,不是什么李氏,也不是什么崔氏,我們東家是本地人,忙碌大半輩子,平生就好一口吃的,特地把洪小娘子請來掌勺,諸位郎君今日可算有口福了,聽說洪小娘子試了不少新菜呢!”

    他將三人引入雅間,這里一廳四桌,其中一桌已有一對衣冠楚楚的年輕男女坐著,身后各立侍女家仆。

    雖說沒能獨占一廳,但四桌之間并不緊挨著,彼此都留了寬敞距離,倒也不顯逼仄。

    鳳霄點了菜,不過片刻,菜肴就一道接一道地端上來,雖說廚下肯定不止洪小娘子一個,但她風風火火的利落風格,可見一斑。

    “銀絲鹵汁面,蹄花湯,芙蓉鮮菜羹,洪氏烤餅,你挑著自己能吃的吃吧,別說我刻薄你了,這回我對你夠好了吧?”他用筷子一樣樣點著菜道,又要來三碗蓮子羹。

    現在本不是出蓮子的季節,六工城更不是盛產蓮子之地,這些蓮子都是千里迢迢從南方運來,又風干保存了一整個冬季,這三碗蓮子羹的價值,恐怕比這一頓飯所有菜加起來都昂貴。

    看在這碗蓮子羹的份上,崔不去終于開口道:“那女郎姓盧,出身本地富戶,據說祖上與范陽盧氏有些親戚關系,不過早已沒了往來。盧氏的父親名叫盧緹,以古玩當鋪為主業,分號據說開到了江南,是六工城首富,經商手腕了得?!?br />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正好讓鳳霄和裴驚蟄都能聽見,卻傳不到那邊去。

    鳳霄很滿意他的識趣,兩人難得沒有劍拔弩張地抬杠,而是心平氣和在說話。

    “那男的呢,也是盧家人?”

    崔不去搖頭:“男的姓蘇,單名醒字,算是盧氏的表兄,幾年前父母雙亡,家道中落,過來投奔表妹一家,盧緹資助他讀書,據說也有意招他為婿,若無意外,兩人應該會在近兩年成親,盧緹膝下無子,將來繼承家業的,就是蘇醒了?!?br />
    鳳霄:“那這間五味館,也是盧緹開的了?”

    崔不去淡淡道:“這就不清楚了,畢竟我被關了好幾天,這期間也許錯過許多消息?!?br />
    他逮著機會就刺對方一下,后者故作不聞,拿起一塊烤餅,用手掰下一小塊送入口中,一邊吃還一邊道:“這餅味道真不錯,就是牙口得夠好,一般大病初愈,中了那什么毒的人,想吃也吃不了。不去,來一塊嘗嘗嗎?”

    崔不去:……

    裴驚蟄差點笑出聲,趕緊將頭撇到一邊。

    然后他便瞧見隔壁桌那名青年,夾起一塊素鵝,放入身旁少女的碗里,柔聲道:“邈邈,你不是喜歡這道菜嗎,來,多吃點?!?br />
    “謝謝表兄?!鄙倥穆曇舨谎跉g喜。

    時下民風頗為開放,尤其在北方,未婚男女若有家人陪伴,又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便是形容親密一些,也無可詬病,裴驚蟄正要回轉視線,就聽到鳳霄在跟崔不去高聲說話。

    “去去,你不是喜歡這道菜嗎,來,多吃點!”

    裴驚蟄一口烤餅還未來得及咽下去,差點就噴出來。

    但比他更加難受的是崔不去,后者剛舉起筷子準備去夾菜的手生生頓住,嘴角扭曲抽搐,以致蒼白俊秀的面容一陣猙獰。

    隔壁桌的青年自然聽出鳳霄是有意在模仿自己,臉上不由浮現怒容。

    “你我素不相識,閣下為何故意挑釁?”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