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127.第 127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想及此,喬仙無聲嘆了口氣。

    “時候不早了, 去香鋪?!遍L孫菩提提醒道。

    “走吧?!眴滔身樖忠荒? 纖纖右手從桌沿掃過, 那行淺淡的字立時消失不見,桌沿平滑如初,似什么都未發生過。

    六工城內香鋪不少。

    由于此處是往來東西的要道, 香鋪中往往還有許多西域獨有的香料,品種甚至比京城還要更多更雜一些, 喬仙與長孫菩提本以為梅花冷香會很好找, 誰知他們問了一上午, 幾乎走遍全城所有香鋪, 最后只買到三種與梅花有關的香方。

    “說來巧了,在你們之前,也有一位郎君來問過梅花冷香, 高高瘦瘦,挺年輕俊俏的?!毕沅佒魅吮葎澚艘幌?。

    喬仙與長孫菩提對視一眼,都猜到對方說的,應該就是鳳霄身邊的裴驚蟄。

    但這條線索,既然解劍府的人已經查過一次, 按理說已經查無可查, 為何尊使還要特地告訴他們?

    崔不去從來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情,二人都覺得這里頭應該還有一些他們沒想到的細節。

    “別的地方我不敢說, 但六工城內, 香方定要數我這里最齊了。你們要找的梅花香, 這里有三種,其中一個方子,還是幾年前我救過一位西域客商,他送給我的?!?br />
    香鋪主人說道,一面讓伙計拿來三塊香牌。

    練武之人嗅覺靈敏,身上留香,很容易在逃命或隱蔽的時候讓敵人發現行蹤,喬仙身份特殊,身上更是從來不熏香,對于她這樣甚少接觸熏香的人而言,對香氣更加敏感,幾乎一下子就能分辨出各種味道。

    “這是,梅花與杏花?”喬仙聞了聞手上的香牌,遞給長孫菩提。

    香鋪主人點點頭:“不錯,這種香叫三月春雪,是現在京城最流行的,年輕小娘子們都愛用,尤其是高門大戶的女眷們,春天時穿上鮮嫩衣裳,再熏上它,像您這樣的仙子,保管一堆說親的都要踩破您家的門檻呢!”

    他舌燦蓮花,哪怕是面對前來詢問的客人,也要極力說服他們買下東西。

    “這種香名叫靜水流深,有檀香與梅香,最適合安神定氣,鎮邪驅惡?!毕沅佒魅苏f罷,又拿起一塊。

    長孫菩提聞了聞,搖搖頭。

    喬仙也道:“這不是我們要的梅花冷香?!?br />
    香鋪主人將第三塊香方遞給他們:“純粹的梅花香氣,只有這一種?!?br />
    長孫菩提掂在手中,便覺梅花香氣濃烈如火,撲鼻而來,卻少了梅花本身的凜冽,反倒如同牡丹一般馥郁芳香。

    喬仙見長孫搖頭,就將香牌拿過來,果然感覺與他一般。

    “東家,你見多識廣,這梅花冷香,難道就真那么難配?”

    主人道:“尋常香方,都是香氣越濃郁越好,這冷香沾了冷字,自然與旁的不同,初聞時只見淡淡冰雪氣,半個時辰之后,梅花香氣才逐漸出來,但只聞凜冽,不見濃郁,經久不散,能夠維持好幾天?!?br />
    喬仙想到命案發生之后過了一夜,鳳霄他們去現場,還能聞見香氣殘留,得到這條線索,便點頭表示贊同。

    “也就是說,能用這種香的,必定不是尋常人?”

    主人道:“冷香也有不同,如菡萏冷香,青竹冷香等,但因梅花開在冰雪天,帶了冰雪氣,這冷字才格外應景,這種香很少見,幾年前我自己得了一塊菡萏冷香,舍不得賣,準備留給女兒以后當嫁妝,這梅花冷香就更少有了,誰家能制出這種香,必然珍而藏之,不會輕易示人的,物以稀為貴,否則街上人人都熏,哪里還會稀有?”

    喬仙道:“那你知不知道有誰能制梅花冷香?”

    香鋪主人苦笑:“我若知道,我早就重金聘他回來了,又怎會與你們說這么多?奇香可遇不可求,我這半輩子都在與香打交道,你們若是找到他,還請不吝告知?!?br />
    他說罷微微頓了一下,拍拍腦袋:“對了,上個月春香坊的蕓蕓小娘子以一舞奪魁,驚艷大半個六工城,聽聞她每日都用不同的熏香,但又從未派人到我這里來買過,想必身邊另有高人,你們不妨去問問!”

    喬仙與長孫菩提均是眼前一亮。

    “之前那郎君來問你的時候,你可給他說過這件事?”喬仙問道。

    香鋪主人搖頭:“當時我想不起來,自然是忘了?!?br />
    喬仙:“那春香坊可是樂坊?”

    香鋪主人隨即露出男人都懂的曖昧笑容。

    喬仙立馬就明白了,她覺得自己這個問題問得很愚蠢。

    香料往往也是藥材,香藥相通,崔不去既然熟知醫術,對香方有所了解也并不奇怪,更能從梅花冷香四個字,就推斷出這種香方的罕有,從而將線索傳遞出去。喬仙與長孫菩提對他們這位尊使的能耐早已見怪不怪,世人膚淺,看到崔不去身體多病,手無縛雞之力,往往會輕視他,但這樣的人若能在風云變幻中占據一席之地,必然擁有常人所不及的能耐,左月局上下,哪怕崔不去十天里有八天都在床上躺著,也沒有人敢小覷他。

    “解劍府的人要是知道那間五味館是我們左月局的據點,會不會氣得吐血?”喬仙窺見破案的一線希望,心情也比之前好了不少,雖還冷著一張臉,但語氣已經變得輕松。

    長孫菩提不答反問:“春香坊,你去我去?”

    喬仙:“自然是我去,你這張臉去了那里,人家只會把你當成討債的,絕不會認為你想去尋樂子?!?br />
    長孫菩提轉著手里的佛珠,不做聲了。

    因為喬仙的話,他沒法反駁。

    ……

    琳瑯閣。

    今日是最后一日拍賣,人比前幾日都要多,但入場的門檻卻要比之前高上不少,除了請帖之外,客人還得在進門之前交上一筆保證金,若拍下心愛之物,保證金多退少補,若是什么也沒看中,臨走前琳瑯閣再將保證金歸還。

    如此一來,就杜絕了許多別有用心,或根本買不進,只想進來看熱鬧的人。

    鳳霄剛剛帶著崔不去、裴驚蟄入內,后面就有人咦了一聲:“這不是鳳二嗎?”

    那人快步趕上他們,又驚又喜地看著鳳霄:“鳳二,好久不見,你竟在這里?”

    對方二十五六,高冠紅衣,一派風流瀟灑的世家公子風范,但崔不去目力何等銳利,立馬就看出此人對待鳳霄與眾不同的態度。

    尋常故友重逢,也不至于這般熱誠還帶了幾分殷勤的。

    可要說此人是想巴結鳳霄,看著又不像。

    崔不去正思忖間,鳳霄已是揚眉一笑:“林少莊主,好久不見?!?br />
    這四字一出,再看對方年紀行止,崔不去腦海中立時就浮現出對方的來歷。

    雁蕩山莊,江湖中等世家,以經商為主,家財萬貫,家傳雁蕩劍法十三式,莊主林棱,年過不惑才得了愛子林雍,自然百依百順,無所不應,連他荒唐的嗜好,也默許不加阻攔,是以雁蕩山莊在江湖中出名,竟不是因為林家有錢,也不是因為林家的雁蕩劍法,而是因為林雍。

    卻見林雍眉間歡喜,就要上前來握鳳霄的手,后者卻不著痕跡避開幾寸,手轉而滑上崔不去的肩膀,在對方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就已經將崔不去給抓到自己身邊,兩人肩膀狠狠挨了一下。

    鳳霄:“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密友,姓崔,名不去。去去,這位是雁蕩山莊的少莊主,林雍?!?br />
    他特地在密友二字上加重,唇角帶起意味不明的笑意,光是聽著都覺得曖昧,令人不由浮想聯翩。

    崔不去:???

    不過今年注定是要例外了。

    琳瑯閣將拍賣地點定在六工城時,許多人便心生嘀咕,只因六工城并非江南繁華之地,亦非大興城那樣的天下名城,雖說此地連接東西,為客商出入西域的必經之路,但畢竟離突厥也近,地處偏遠,風沙彌漫,嬌生慣養的貴人們輕易也不愿過來,所以今年參與拍賣的人數,比往年要略少一些,大部分是江湖人士,南北客商亦多,還有不少高鼻深目的西域商賈,牽著駱駝,載滿貨物前來。

    變故就發生在琳瑯閣六工城分號的門口,一行人剛剛走出來,旁邊路過的人群之中,便有一人飛身而出,持劍刺向為首的年輕人,兩人隨即交手,結果以刺客身亡而告終,這時旁邊忽然有一名女子冒出來,撲向死者,大哭出聲,指控對方殺了自己的兄長。

    眾目睽睽之下,殺人者與被殺者都被圍在人群中央,無法離開,捕役很快趕來,發現殺人者身份棘手,便趕緊找了趙縣令,趙縣令又請來鳳霄出面。

    鳳霄來到時,尸體尚未挪走,少女正撲在尸身上大哭,見一雙黑色靴子走近,停在視線之內,不由抬起頭,一雙帶淚眸子楚楚動人,眼里盛滿悲戚,毫無作偽。

    但鳳霄的目光僅僅停頓片刻,就從她身上移開,落在殺人者身上。

    “人是你殺的?”他問對方。

    年輕人的表情微微一滯,顯然不大樂意回答鳳霄的問題,卻又為其氣勢所迫,一時左右掙扎。

    趙縣令見狀忙道:“這位鳳郎君,乃是京城而來,奉命——”

    他看了鳳霄一眼,原想說解劍府,卻不知對方愿不愿意透露身份,口風一轉,改口道:“奉命調查于闐使者一案,特地過來幫忙?!?br />
    又向鳳霄介紹命案雙方的身份:“這是琳瑯閣大掌柜溫涼,死者姓應,叫應無求,關中人,那女子是他的妹妹?!?br />
    思及此,溫涼主動上前,拱手道:“在下正是溫涼,好教二位知曉,方才我與手下掌柜從里頭出來,此人突然現身,意圖害我,幸虧我早年習武,勉強能防身,僥幸沒被傷著,但他不知怎的就當場倒斃了,并非我所殺?!?br />
    少女怒道:“光天化日,所有人都看見了,你與我兄長打斗,我兄長被你幾掌打死了,殺人者償命,你有什么話說!”

    相比少女的激動,溫涼就顯得鎮定許多:“此人謀害我在先,我不過是將他打退,而且我打他的那幾掌,也都不在致命處,仵作一驗便知?!?br />
    少女:“若不是你害死我們父親,大哥如何會拼著性命不要來殺你?!”

    溫涼嗤笑:“血口噴人,我又何時害死你父親了,可別認錯了人,到頭來一場笑話!”

    少女瞪住他,滿懷怨恨:“溫涼,就算化成灰,我也認得你!”

    這案子顯然別有內情,鳳霄無意在這里審問,就揮揮手,讓人將涉案人等悉數先帶回縣衙再說。

    少女本是不愿走,被捕役左右一拉,身不由己,只能頻頻回頭瞪向溫涼,她雙目通紅,形容怨憤,若是世間真有厲鬼,她怕是馬上會觸柱而亡,化為厲鬼來找溫涼索命。

    溫涼卻沒朝她看一眼,往鳳霄這邊走了幾步,行禮道:“鳳郎君,能否借一步說話?”

    鳳霄:“說?!?br />
    溫涼只得道:“這幾年琳瑯閣風頭正盛,難免有小人心懷不軌,在下蒙我家主人青眼,擔任大掌柜一職,更容易招惹是非,還請鳳郎君、趙縣令明察?!?br />
    鳳霄:“此事發生在六工縣,自有縣令處置,你與他說便可,不必與我說?!?br />
    此時尸體也已經被抬走,徒留地上血跡斑斑,逐漸干涸深色。

    鳳霄往地上看去,忽覺耳邊輕風掠過,練武之人的反應讓他幾乎同時就側身閃避,余光一撇,卻見一根毫針幾乎擦著鼻尖而過,飛向他身前幾步的溫涼!

    溫涼渾然未覺,他的身手也許可以應付應無求,卻應付不了這種偷襲。

    心念電轉,鳳霄卷起袍袖,將毫針甩落在地。

    溫涼只見鳳霄抬袖朝自己拍來,還以為他想打自己,下意識后退幾步,驚道:“你!”

    鳳霄:“地上有針?!?br />
    溫涼定了定神,朝地上看去,果見一根毫針,隱隱泛藍,必定摻了劇毒,不由后怕不已,抬頭就看見鳳霄正用審視的目光看著自己。

    “我不知是誰如此恨我,定要置我于死地!”溫涼苦笑道。

    鳳霄對趙縣令道:“你先帶他回縣衙關押,回頭我親自審?!?br />
    溫涼皺眉道:“在下不是犯人……”

    鳳霄冷然打斷:“但凡與案件有涉,皆為可疑,是否清白,待我審過之后再說?!?br />
    溫涼頓足道:“可明日的拍賣,須得在下坐鎮??!”

    鳳霄道:“離了你,你手下就沒有人了?若是如此,琳瑯閣倒不如趁早關門吧!”

    他言語霸道,竟是不容半分反駁,溫涼面露慍色,正要說話,旁邊已有人按捺不住,搶過話頭,冷笑道:“京城來的便了不起么,我不讓你抓人,你又能如何!”

    鳳霄緩緩轉頭,望住對方,一張臉在朗朗青天下瑩潤有光,偏偏雙目銳利若鷹,直將人釘在原地,生不出半分狎昵唐突?!澳阌质悄膫€墻角里冒出來的?”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