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125.第 125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山不在高, 有仙則名,水不在深, 有龍則靈, 估計是道觀里來了新主人的緣故。

    張氏手里緊緊攥著剛在油燈石臺點上的香火, 在人潮中艱難前行, 為的就是在院子中央的大香爐里插上自己的香, 祈求今年闔家平安。

    人這么多, 她卻半點也沒有打退堂鼓的念頭, 反而還覺得自己起晚了, 可能神明會不高興, 心說等會上完香, 得去求個簽, 最好是讓那小道士說說情,請觀主親自出馬給自己解簽。

    整整花了小半個時辰,她終于插上香,向神明祝禱完畢,并奉上貢品, 此時日頭早已掛上中天, 張氏臉上的脂粉被熱氣一熏, 微微有些黏膩脫落,周圍依舊人聲鼎沸, 接踵摩肩, 許多人像張氏一樣, 絲毫沒有散去的打算, 反倒還興高采烈,覺得自己完成了一件重要神圣的任務。

    張氏家住城東,丈夫在城中開了兩間布鋪,家境尚算殷實,夫妻感情也不錯,只是在子嗣上一直不如意,好容易中年得子,夫婦二人對兒子視若明珠,誰知兩個月,幼子突然一場大病,幾乎命歸西天,二人不知找過多少大夫,去城中有名的玉佛寺燒過多少香,最終都無濟于事,這時聽說紫霞觀來了位醫術高明的新觀主,連同紫霞觀的香火也變得靈驗起來,張氏病急亂投醫,也管不了那么多,趕緊求上門,結果誤打誤撞,兒子的病居然被醫好了,從此張氏每月供給玉佛寺的香油錢,就全部轉到了這邊來,

    六工城說大不大,張氏夫婦幼子痊愈的消息很快傳遍,更多的人慕名而來,紫霞觀一夜之間名聲鵲起,很快就與玉佛寺并立,成為六工城第一大道觀。

    張氏掏出帕子擦拭額頭汗珠,好不容易擠入側殿,卻被告知今日觀主不解簽,而是在中庭講道,張氏目不識丁,但沖著對崔觀主的盲目信任,還是打算去聽一聽。

    剛來到中庭,她就嚇了一跳。

    院子里幾乎已經坐滿了人,還有不少站在外頭,圍了里三層外三層,但居然沒有發出什么大的動靜,偶爾幾人竊竊私語,也都盡量壓低聲音。

    張氏遙遙看見那位崔觀主了。

    對方盤腿坐在屋檐下的臺階之上,眼睛因望向院中而微微瞇起,張氏看得心頭一動,頓時想起正殿之中那些神像,也是如此微闔雙目,慈悲注視人間悲喜的模樣。

    崔觀主的臉色,比起上次見面似乎又蒼白了不少,不過也可能是身處室外,被陽光照到的緣故。

    張氏經常過來上香,隱約聽觀中道童提過,崔觀主的身體似乎不大好。至于為什么不好,誰也說不上來,張氏婦道人家,也不好再仔細打聽。

    雖然距離有些遠,但周圍沒人說話,崔觀主的聲音,也能傳入大多數人耳中。

    不疾不徐,輕緩和氣。

    像一杯不燙不冷,剛好可以握在手里的茶,清香裊裊,沁入心脾。

    此人在處,仿佛神佛在處。

    “今日要講的,是因果?!睆埵下犚娔俏淮抻^主如是道。

    在場有人輕輕咦了一聲,臉上也露出疑惑之色。

    崔觀主微微一笑,繼續道:“許多人可能以為,因果是佛家才講的,其實我們道家,也講因果?!短细袘防锉阒v道,福禍無門,惟人自召。意思是說,災難也好,福氣也罷,從來都不是注定的,與本人自己的行為有關,這與佛家的種善因,得善果,恰有異曲同工之妙?!?br />
    張氏別說識字了,連書籍都未摸過,平日里至多也就是去茶肆中聽說書先生講講江湖故事,最頭疼的就是聽見那些滔滔不絕的大道理。

    但這會兒,也不知是因為這么多人都在一起聽,還是崔觀主講得格外深入淺出,她非但聽懂了,也不覺得煩,反而有種心頭澄澈明凈的感覺。

    “就拿張家娘子來說吧?!?br />
    自己的姓氏冷不防入耳,張氏一愣,還以為有人與自己同姓,但抬眼一瞧,崔觀主正朝自己往來,連帶著其他人,也都順著他的視線張望過來。

    她轟的一下,耳根全紅了,生平頭一回暴露在眾多炯炯目光之下,連手腳都不知往哪里放。

    “前陣子,張娘子家的幼兒身患重病,差點不治,此時想必大家也有所耳聞,若非她平日多行善事,張家祖上積德,一場大難又怎能逢兇化吉?”

    張氏萬萬沒想到崔觀主會如此不吝夸獎,當下又是激動又是羞臊,連話都說不穩了,忙顫著聲音道:“妾,與我家夫君,平日也是憑著本心做事,哪里當得起觀主如此贊譽!小兒病愈,全賴觀主醫術高明,張家上下,皆感激不盡!”

    崔觀主笑意更深:“好一個憑借本心行事,說得容易,這世上又有幾個人能做到?我會恰逢其時來到紫霞觀,仔細論起來,何嘗又不是無量祖師冥冥之中的指引?”

    眾人聽罷都覺有理,再看張氏的目光,也從疑惑變為歆羨。

    張氏面頰通紅,心頭激蕩不已,她活了大半輩子,還是頭一回聽別人夸她行善積德,夸的人還是城中出名道觀的觀主,這樣三生有幸的好事,她恨不能現在立馬就回去與夫君分享,張氏甚至已經想好了,下個月過來上香,定要多給些香油錢。

    就在神思馳遠之際,張氏忽覺視線之內一陣刺痛,似有什么金銀之物在日光下反光。

    她下意識合眼,可隨之而來的卻是耳邊破空之聲,如飛鳥展翅急掠而過。

    張氏忍不住又睜眼,結果便看見一道灰色身影撲向臺階之上崔觀主所在,手中長劍爍爍,兇猛迅疾,勢不可擋,竟要將崔觀主一劍斬殺的架勢!

    劍鋒眨眼已至額心半寸,任是旁邊的道童速度再快,也來不及撲上去相救,更何況事發突然,須臾之間,根本沒有人能反應過來。

    崔觀主被劍風所襲,不由往后微微一仰,但他的動作對刺殺者而言壓根無濟于事,只稍眨眼工夫,劍就會刺入他的眉心,將活人變成死人。

    張氏看不見對方生還的任何希望,心中驚懼到了極點,忍不住尖叫起來!

    對方說罷,美貌侍女端著托盤上前,兩名年輕侍者一左一右,將被金綢覆蓋物品揭開,一尊青銅酒爵出現在眾人視線之內。

    “此乃春秋時齊桓公所用之酒器,爵下有三字銘文,可證身份,此物由我們琳瑯閣東楊先生鑒為真品,起拍價為十貫,益價三次,諸位開始吧?!?br />
    侍女拉動下中繩索,鈴聲響動,立時就有人道:“十一貫!”

    “十二貫!”

    “十三貫!”

    叫價開始之后,場面再度熱鬧起來,不一會兒就有人叫到了三十貫的高價。

    這些人未必是對這尊青銅酒爵有多大的興趣,主要是從琳瑯閣流傳出去的珍奇,一般都能價值翻倍,哪怕自己不留著,拿去送禮,只要說一聲經琳瑯閣東楊先生鑒別,收禮之人自然也會刮目相看。

    “出三十貫的是誰?”鳳霄饒有興致地問崔不去。

    他沒有參與叫價,相比那尊酒爵,鳳霄對競拍的人更感興趣,他知道崔不去肯定會知道。

    果不其然,崔不去道:“對方名叫冷都,是漕運九幫總舵主的義子,最近總舵主寧舍我送了一位美人給南朝皇帝陳叔寶,此美人得了陳叔寶青眼,寵遇有加,陳叔寶也許會因此龍顏大悅,將南方漕運分一杯羹給寧舍我,冷都拍下這件酒器,應該是拿去送禮的,不過陳叔寶堂堂天子,看不上這個,這件禮物可能是送給陳叔寶身邊的內侍。若無意外,他對此物勢在必得,別人也不會在第一件東西上就與他爭搶不休?!?/div>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