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124.第 124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當時鳳二從天而降, 令他一見驚艷,從此別人都入不了眼。奈何鳳二對他壓根沒有那方面的興趣, 兼之武功高強, 林雍就是想要霸王硬上弓也沒機會,搞不好連小命都不保,只好捺下蠢蠢欲動的心思, 對鳳霄殷勤備至, 期待對方回心轉意, 不過鳳二行蹤飄忽不定, 林雍對他的背景身份也并不完全了解, 想要找人也找不著, 此番能夠在此重逢,實在是意外之喜。

    林雍自認豐神如玉, 偏偏在鳳二那里還比不上一個病癆鬼,心頭自然帶了幾分不快。

    他還想說什么, 鳳霄卻沒給他這個機會,微微一笑, 說了聲“我們先行一步”, 便帶著崔不去入內。

    崔不去幾乎是被鳳霄半推半拉進了里間的, 鳳霄的動作看似親密,實則根本沒有讓人反抗的余地。

    琳瑯閣內里共有二層, 形似天井, 中間是拍賣的場地, 四周則是客人座位, 從二樓憑欄下望,正可將中間的情景盡收眼底,鳳霄與崔不去的座位,正好就在南面二樓邊上,矮幾上早有茶水點心,伙計也不似尋常酒亭食肆那般高聲喧嘩,連走路都悄無聲息,受此影響,大多數客人也都放輕了說話聲,琵琶曲調遙遙傳來,倒映出幾分幽韻,不像琳瑯閣在做生意,倒像進了樂坊。

    崔不去放眼粗略一掃,發現一樓多是尋常富商與江湖人士,二樓則多為世家子弟,相比二樓的清凈,自然是一樓更加吵鬧一些,琳瑯閣特地將兩者分開,也避免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他們剛剛走上樓梯轉角,拐入屏風后面,徹底擺脫林雍那道如影隨形的目光,鳳霄幾乎同時松開手,迫不及待將崔不去往旁邊一推,像是生怕稍遲一點就會沾上什么臟東西。

    崔不去:……

    他默默地在賬冊上又記上一筆,面無表情找到位置坐下。

    鳳霄似無所覺,笑吟吟問道:“看你的表情,應該知道林雍的癖好吧?”

    崔不去不悅:“這就是你將我推出去糊弄他的原因?你我合作中貌似沒有包括這一項吧?”

    鳳霄一臉無辜:“好歹我今日也帶你來看世面了,作為回報,你稍稍付出一點兒,又有什么關系?有我在,他也傷不了你的?!?br />
    崔不去淡淡道:“林雍雖然荒唐,卻不是傻子,你拿我作借口,還不如拿裴驚蟄更為可信?!?br />
    默默喝茶的裴驚蟄忽而嗆咳了一下。

    鳳霄笑道:“那不行,他沒你好看?!?br />
    話音方落,林雍的身影就出現在屏風后面。

    “樓下甚是吵鬧,令人不得清靜,不知鳳二郎是否介意我前來叨擾?”

    鳳霄與崔不去之間原本相隔一尺有余,但就在林雍聲音響起的瞬間,鳳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握住崔不去的手腕,上半身隨之傾來,親昵笑道:“去去,你鼻子上有灰,來,我幫你抹掉?!?br />
    崔不去:……

    林雍盯住崔不去的眼神越發灼熱逼人,崔不去分明從中看見一閃而過的殺意,但對方很快又恢復瀟灑風流的作派,仿佛剛才只是錯覺。

    放眼江湖,雁蕩山莊雖然只是中等武林世家,但因著林父豪爽好客的面子,旁人與林雍打交道時,還是挺給面子的,但到了鳳霄這里,就完全行不通了。

    “抱歉,恐怕已經坐不下了?!兵P霄面上笑著,卻拒絕得很干脆。

    林雍不死心,還想說點什么,裴驚蟄適時攔在面前:“林少莊主,請?!?br />
    “那我們改日再敘?!绷钟褐缓玫?。

    鳳霄微微頷首。

    他對林雍表現得很不給面子,但林雍卻沒有表現出半分不快,對林雍而言,鳳霄就像一道翩然驚鴻影,查不出名字來歷,如憑空出現在這個江湖,來無影去無蹤,但只憑這風儀行止,已足夠令林雍為之傾倒,否則也不會念念不忘至今。

    臨走前,林雍忍不住又看了崔不去一眼,后者的手腕正被鳳霄捉在手中把玩,眉目低垂,看不清表情。

    他心下微哂,暗道也不過是個玩物罷了,便甩甩袖子離去。

    待鳳霄的手指從自己手腕上挪開,崔不去卻沒有方才的不悅,反是若有所思。

    以解劍府二府主的身份地位,鳳霄根本無須顧及林雍的感受,更不必拿崔不去來當擋箭牌,但林雍幾番糾纏,他居然還沒與林雍鬧翻,猶留了一絲余地,這其中必定有其它緣故。

    “你在想什么?需要我幫忙解惑嗎?”鳳霄的聲音在耳旁響起。

    崔不去忽然想到一種可能性:“解劍府是不是暗中在調查林雍?”

    鳳霄目光微閃:“你怎會如此認為?”

    崔不去不語,心中想道:難道林雍與于闐使者的案子有關?不,應該不是,雁蕩山莊離六工城十萬八千里,平日里與于闐和琳瑯閣都沒有生意往來,林雍會出現在這里,應該的確是過來看熱鬧的。不過林家的買賣中,有一種叫天凈紗的絹帛,產自南方,其色如天光,其布若冰肌,深受達官貴人喜愛,被列為貢品,每年由林家向宮中供給,林家之所以發跡,也正是從這樁買賣開始,聽說他們最近想要憑借于此,搭上太子的船。

    鳳霄任憑他在那里思索,好整以暇道:“去去啊,以你的能耐,只在左月局當個默默無聞的細作,實在太委屈了,如今解劍府三位府主,若你有意投靠,我可向上呈稟,再為你專設四府主之位?!?br />
    裴驚蟄一旁微微睜大眼睛,想說點什么,又忍住了。

    解劍府位比六部,大府主為刑部尚書兼任,鳳霄又有先斬后奏之權,可見權限之大,這崔不去雖說很可能是左月局的人,但現在還未徹底確定他的身份,他家郎君就以四府主之位相許,不可謂不隆重,裴驚蟄一時竟分不清鳳霄到底是真心想要招攬人才,還是故意在試探崔不去。

    崔不去面色無波,緩緩抬頭:“什么左月局,我怎么聽不明白?”

    鳳霄握住他的手:“你身體不好,還要在這邊城奔波勞累,機關算計,卻無人得見,我是真為你可惜,解劍府如今就少個像你這樣的智囊,你若肯點頭,左月局那邊,就由我出面去說,保管不得罪你的頂頭上司,你以為如何?”

    他神情專注地凝視崔不去,斂了笑容的面色帶著真摯誠懇,簡直能令鐵樹開花,石頭落淚。

    崔不去頭一回發現這世上當真有人能憑著一張臉就騙得別人神魂顛倒,忘乎所以的,雖然崔不去自忖沒有被迷惑,但也不妨礙他欣賞對方燦若春花的美貌。

    “鳳郎君,雖然你的話很令人心動,不過我并不知道左月局是什么,也只想安安分分當個道士,還希望你此間事了,就遵守諾言,放我自由?!?br />
    色|誘失敗,鳳霄微哂一下,松開他的手,往后背一靠,原形畢露。

    “我什么時候承諾過要放你了?當初說的是考慮放你,至于能不能打動我,就看你的表現了?!?br />
    雖然他擺出一副無賴模樣也很動人,但崔不去還是忍不住暗罵一句厚顏無恥。

    就在二人你來我往的較量中,清脆鈴聲響起,一名中年人走向樓下天井中央。

    所有人不約而同被吸引了視線,循聲望去。

    正戲開始了。

    張氏手里緊緊攥著剛在油燈石臺點上的香火,在人潮中艱難前行,為的就是在院子中央的大香爐里插上自己的香,祈求今年闔家平安。

    人這么多,她卻半點也沒有打退堂鼓的念頭,反而還覺得自己起晚了,可能神明會不高興,心說等會上完香,得去求個簽,最好是讓那小道士說說情,請觀主親自出馬給自己解簽。

    整整花了小半個時辰,她終于插上香,向神明祝禱完畢,并奉上貢品,此時日頭早已掛上中天,張氏臉上的脂粉被熱氣一熏,微微有些黏膩脫落,周圍依舊人聲鼎沸,接踵摩肩,許多人像張氏一樣,絲毫沒有散去的打算,反倒還興高采烈,覺得自己完成了一件重要神圣的任務。

    張氏家住城東,丈夫在城中開了兩間布鋪,家境尚算殷實,夫妻感情也不錯,只是在子嗣上一直不如意,好容易中年得子,夫婦二人對兒子視若明珠,誰知兩個月,幼子突然一場大病,幾乎命歸西天,二人不知找過多少大夫,去城中有名的玉佛寺燒過多少香,最終都無濟于事,這時聽說紫霞觀來了位醫術高明的新觀主,連同紫霞觀的香火也變得靈驗起來,張氏病急亂投醫,也管不了那么多,趕緊求上門,結果誤打誤撞,兒子的病居然被醫好了,從此張氏每月供給玉佛寺的香油錢,就全部轉到了這邊來,

    六工城說大不大,張氏夫婦幼子痊愈的消息很快傳遍,更多的人慕名而來,紫霞觀一夜之間名聲鵲起,很快就與玉佛寺并立,成為六工城第一大道觀。

    張氏掏出帕子擦拭額頭汗珠,好不容易擠入側殿,卻被告知今日觀主不解簽,而是在中庭講道,張氏目不識丁,但沖著對崔觀主的盲目信任,還是打算去聽一聽。

    剛來到中庭,她就嚇了一跳。

    院子里幾乎已經坐滿了人,還有不少站在外頭,圍了里三層外三層,但居然沒有發出什么大的動靜,偶爾幾人竊竊私語,也都盡量壓低聲音。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