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122.第 122 章
    崔不去見過鳳霄最狼狽的時候, 便是對方為了救裴驚蟄,不得不冒險前往城外, 而他自己身中奈何香, 只能被鳳霄裹挾,與他一道去赴那個十有**是陷阱的約會,果不其然二人陰溝里翻船, 不得不暫時棲身洞穴之中, 等候援兵, 但在他看來, 其實那一次, 鳳霄也并非全無把握, 任人宰割,假若佛耳調轉回來, 雙方拼力一戰,輸贏尚未可知。

    此人愛惜己深, 簡直到了顧影自憐的地步,從來不會跟自己過不去, 雖然常以激怒他為樂, 又時不時表現親近, 但崔不去一直將二人的關系定位在對手與合作者之間,每次合作都直奔目標而去, 所以無論鳳霄如何撩撥耍賴, 甚至挖坑讓他跳下去, 他都如數奉還毫不客氣, 該合作的時候,也別無二話,當機立斷。

    被鳳霄當眾出賣的時候,崔不去可以冷靜計算得失,甚至在鳳霄攔住玉秀,親自對他出手時,崔不去也并沒有絲毫怒火,因為他知道那是唯一的辦法,甚至是鳳霄后來對他解釋出手的不得已,他也能心平氣和,贊同對方的做法。

    直到剛才,崔不去放了火之后就想先一走了之,因為他知道鳳霄絕不會有危險,對方也絕不可能將自己置于險地。

    但這一次,他卻失算了。

    鳳霄非但沒走,居然還回去找他。

    為什么要回去找他?

    鳳霄完全沒有必要這么做。

    更讓崔不去失算的是自己。

    他本也可以對范耘的話置若罔聞,直接只顧自己離開便是。

    離開此地雖然要通過北斗雙璇陣,但那個陣法是范耘所創,崔不去知道其中精髓,他有把握安全通過又不必與鳳霄玉秀打照面。

    只要自己先脫困,再讓外面來援的解劍府眾人守住洞口,雖然未必能抓住玉秀和元三思這種高手,但擒拿管事和侍衛是不在話下的,說不定還能捉住林雍或寧舍我,到時候距離突破云海十三樓又近了一大步。

    但如果他現在特意去找鳳霄,卻先被玉秀發現,那就很危險了。

    這一路上他走走停停,腦海里走馬燈似的閃過許多念頭,無非都是自己理智冷酷的聲音,讓他不必去管那姓鳳的,自己先走了再說,以他的病體,在陣內兜兜轉轉找人,別說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只怕連玉秀的手指頭都未碰到,鳳霄還沒找到,他就已經先倒下了。

    姓鳳的這次到底是抽了什么風,為何會專門折返回去找自己?

    崔不去嘆了口氣,他幾乎能感覺到自己吐出的灼熱氣息,抬手摸了摸額頭,連掌心都能感覺到異乎尋常的溫度,他把鳳霄這家伙在心里翻來覆去罵了幾句,現在已經沒有罵的力氣了。

    雙腿沉重得如同綁了千斤巨石,森寒陰風撲面而來,頓時散盡崔不去吐出的灼熱,還令他打了個寒噤。

    他很清楚,這里便是陣法邊緣了,往前一步便是入陣尋人,如果想只顧自己逃脫,他應該繞到另外一個方向穿越陣法。

    崔不去的腳步僅僅是停留了一瞬,就往前跨出。

    ……

    鳳霄發現自己低估了范耘。

    他以為自己聽崔不去說過陣法大概,就能將玉秀牽制在里面,但現在形勢變化遠遠超過預料,非但玉秀被困住,連他自己也被困住。

    陣法里原本不該有光,但偶爾卻有火光沖天,或有幽幽螢火星光浮現,若貿然前往,很容易就會中計,鳳霄就著了幾回道,一次差點被混淆神智,另外一次則被玉秀發現,兩人在陣法之中一邊尋找對方的身影,一邊尋找出路,卻又要避免被對方所趁,走走停停,仿佛又回到原地,饒是鳳霄,也覺精疲力盡。

    玉秀種下的暗器在體內游走,屢屢被內力強行壓制,卻又蠢蠢欲動,鳳霄的內力再深厚,也非無窮無盡源源不絕,他既要運功抵抗陣內的寒氣,又要時時防備玉秀,還要留意自己身體里的那枚銀針,再這樣被困下去,只有一個后果。

    當然,鳳霄知道玉秀現在的處境肯定也沒比他好到哪里去,在之前的交手中,對方也受了傷,除非能徹底逃離出陣,否則玉秀同樣也會被這個陣法活活耗死。

    但鳳霄絕對沒有跟玉秀同歸于盡的打算。

    前面又出現兩條路,由三塊巨石隔開。

    這個場景依稀在不久前出現過,鳳霄篤定自己來過這里,現在很明顯又繞了回來。

    他有點無奈。

    上次選了左邊的路,于是這次鳳霄選了右邊。

    越往前走,森寒之氣愈發濃郁,迷霧之后,隱隱有光。

    有光不意味著出口,更有可能是陷阱,鳳霄心中殊無喜意,反倒放慢了步子。

    穿過厚重冰寒的迷霧,他看見了一行人匆匆走來。

    為首是解劍府三府主明月,對方也瞧見了鳳霄,他那張憨厚樸實的臉上頓時大喜過望。

    “二郎!”

    明月帶著人大步流星奔過來?!拔铱伤阏抑懔?,你留下的那些口信語焉不詳,若不是見到崔不去,我還找不到這里的入口呢!”

    鳳霄眨了眨眼,緩緩道:“崔不去出去了?”

    明月:“對啊,他說你還在里頭,讓我過來增援!找到你就好了,走,你先與我出去再說!”

    說罷明月便伸手來拽他。

    冷不防鳳霄的手往后一縮。

    明月抓了個空,不明所以回頭看他。

    鳳霄:“你知道怎么出去嗎?”

    明月眼神閃爍:“知道啊,崔不去教過我了!”

    鳳霄撇撇嘴,二話不說就拍向明月。

    “你作甚!”明月大驚,但這蘊含了深厚內力的一掌卻讓他無法避開,只能硬接下來。

    轟的一下,掌風倏地吹散四周迷霧,順帶也將明月等人的身影拍為齏粉。

    鳳霄卻冷哼一聲。

    解劍府里一向都是他作主,以明月的性格為人,不可能越俎代庖,在他還沒下定論的時候就擅作決定。

    再者這陣法復雜之極,鳳霄怎么也不相信明月單憑崔不去三言兩語,就知道怎么破陣。

    所以,又是幻象。

    這種幻象幾乎每隔一陣就會出現,它甚至模糊了時與地的界限,讓鳳霄分不清自己被困在其中到底過了多久。

    他從未遇到過這樣難纏的困境,敵人看不見摸不著,偏生這陣法還是自己一腳踩進來的。

    鳳霄簡直沒脾氣了。

    他寧可現在就看見玉秀和元三思同時出現在面前,哪怕一對二,也好過現在虛無縹緲不知前路的狀態。

    后面似乎有人走來。

    離得還有些遠,甚至隔著巨石。

    但鳳霄立馬就察覺了。

    這樣沉重而明顯的腳步聲,肯定不是玉秀。

    那么,又是幻象?

    他站著沒動,靜靜等著對方走近,垂下來的手掌卻已在袖中微微屈起,那是隨時可以殺人的動作。

    一個身影出現在巨石之后,從茫茫霧氣中走來。

    他手里握著一團綠光,應該是夜明珠。

    但他的身形打扮,卻是完全的違和。

    鳳霄瞇起眼,看著對方扶著石頭艱難前行,又在他不遠處停下,仿佛與他無聲,等著鳳霄過去。

    冷笑一聲,鳳霄索性如了他所愿,腳下一動,人便已到了對方面前,手掌隨即拍出。

    這一掌試探居多,其實沒用多少內力,但如果是幻象,這一掌下去,霧氣凝聚而成的幻象其實也就散了。

    但這次,他的手掌拍在一具溫暖的軀體上,對方微微震動,身體往后踉蹌,撞上身后巨石,又吐出一口鮮血。

    溫熱的血液濺上手背,鳳霄終于露出疑惑之色。

    “是你?”

    他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又上前一步,將這具并沒有消散變成粉末的身體抓在懷里,捏著那張臉湊近端詳。

    “是你?”

    這次的聲音,則多了三分驚喜。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