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120.第 120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三人溜達了大半天, 終于摸入一家食肆的后廚, 從后面進去, 裴驚蟄將守夜的廚娘仆役點穴放倒, 又找來柴禾燒灶,從柜子里翻出面條雞蛋, 下了三碗雞蛋面——這自然不是因為鳳霄突然轉性對崔不去好起來,而是因為他自己也餓了。

    崔不去也不客氣,他從來就不知客氣二字怎么寫,更何況是面對給自己下過毒的人,見裴驚蟄將面條端上來,直接將最滿的那碗拿過來,埋頭便吃。

    鳳霄嘖嘖一聲:“阿崔, 你讀過孔融讓梨的故事嗎?”

    崔不去頭也不抬:“你是我兄長嗎?”

    但他很快就得意不起來了, 一口面條在嘴里嚼了幾下,好容易咽下去, 眉頭皺得死緊。

    “怎么這么淡?沒放鹽嗎?面條為何如此硬?你剛下鍋就撈起來嗎?”

    裴驚蟄還挺委屈:“這是我頭一回下廚?!?br />
    言下之意, 能入口已經很不錯了。

    鳳霄幸災樂禍:“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挑了湯最多,面最少的一碗?他能將雞卵煮熟就不錯了, 將就著吃罷!”

    方才玉秀和尚將崔不去擄來,看似腳程不快, 實則已經離秋山別院一處東南,一處西北, 正好對角, 崔不去也熬不到回別院再吃東西, 是以三人才在附近兜兜轉轉,找了大半天吃的。

    裴驚蟄滿腹疑問,連雞蛋都顧不上吃,就忍不住詢問:“郎君,那玉膽真的碎了?”

    鳳霄:“碎了啊,你不是親眼看見了嗎?”

    裴驚蟄:“可,萬一那玉膽是真的?”

    鳳霄放下碗,慢條斯理道:“搶玉膽的人,很可能有兩撥?!?br />
    裴驚蟄一愣:“您如何得知?”

    崔不去冷冷道:“你的腦袋就與你的廚藝一樣一言難盡。于闐使者被殺,兇手除了潛逃入城埋伏下來,別無他法,想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有城中內應幫忙?!?br />
    裴驚蟄被這樣說,鳳霄非但不幫他出頭,反倒還面露贊同:“若有城中內應幫忙,我們想要找出真正的玉膽,就更加難上加難,先前我曾以為兇手與琳瑯閣溫涼勾結,想要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但溫涼被抓,疑似玉膽的玉石依舊被拿出來拍賣,可見背后之人,可能想用假的來引開我們的注意,再趁機將真的運走,但今日拍賣之后,留守城中各處的解劍府鷹騎,并非發現玉膽蹤跡,所以只有另外一種可能性?!?br />
    “什么可能性?”裴驚蟄順著思路往下想,不自覺問道。

    崔不去實在是吃不下那碗面了,連帶碗里的雞蛋,他也是一臉嫌棄地啃完,正好接上鳳霄的話。

    “殺人搶玉膽的兩撥人,很可能已經鬧翻了,玉膽被其中一撥人拿走,另外一撥人想用假玉膽把對方引出來,再搶走真正的玉膽?!?br />
    裴驚蟄不解:“那已經搶走玉膽的人又怎會上當?”

    崔不去道:“我聽說漢時,有不少西域小國攜帶本國珍寶朝貢中原,為了防止真品被盜,有時會準備一件相似的贗品,一道送上去?!?br />
    裴驚蟄明白了,崔不去的意思,是說這次于闐王送來的玉膽可能有兩個,一真一假,贗品雖然是贗品,但肯定也是美玉,否則不可能以假亂真,很可能只有尉遲金烏才知道哪個是真,哪個為假,尉遲一死,兇手帶走玉膽,兩撥人一人一個,自然都懷疑自己手中是假的,對方拿的才是真的。

    這個猜測略有些復雜,但裴驚蟄仔細想想,又覺得無從辯駁,等三五日之后于闐王新派的使者一到,他們自然能夠得知真相是否如同鳳霄崔不去二人所猜測的那樣。

    但眼下,還得先將玉膽找到。

    思及此,裴驚蟄道:“崔道長的意思是,不管哪種可能性,疑似玉膽的美玉既然已經在琳瑯閣現世,對方就肯定會派人來看看后續結果如何?”

    崔不去點點頭,覺得他還不算笨到家。

    “今晚到場的人之中,必定少不了與兇手有關聯的人,說不定,就是兇手之一?!?br />
    裴驚蟄開始回憶:“若我沒有記錯,今夜前來搶玉的一共有六人,云海十三樓的殺手一開始便走了,可以忽略不計。除了那和尚之外,有突厥高手佛耳,高句麗人高寧,那黃衣女子,還有一個……”

    對于最后一個人,崔不去的印象卻十分模糊,只記得對方穿著黑衣,半身隱在黑暗中,連是男是女都辨認不清,依稀記得在佛耳動手時,對方就已經沒了蹤影。

    鳳霄拿出三人用的六根筷子放在一起,又一根根往外挪。

    “佛耳意在殺我,不為玉膽而來,雖然暫時還不知他為何要殺我,不過暫且可以將他放一放?!?br />
    “高寧與玉秀,都是為了玉膽而來,并不存在試探之意,應該也不是他們?!?br />
    “至于那個叫冰弦的女子……”

    鳳霄望向崔不去。

    崔不去果然知道對方的來歷,他道:“江湖上有一個叫合歡宗的門派,從前以雙修采補為增進功力之法,冰弦就是本代宗主的弟子,據說頗受器重,將來可能會接過宗主的衣缽?!?br />
    他發現鳳霄聽見合歡宗之名時,臉上表情出現了一點變化,雖然極其細微,卻被崔不去捕捉到。

    “看來鳳二府主與合歡宗有些淵源?”

    “不瞞你說,其實我表弟的媳婦的表姑的大舅的姑媽,也是合歡宗弟子,我聽見這門派的名字,心里就有些親切呢?!兵P霄笑吟吟道。

    崔不去面無表情:“原來你表弟的媳婦的表姑的大舅的姑媽喜歡采補男人來增長功力?”

    鳳霄:“那可不,都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進了合歡宗,說不定正好就如魚得水了?!?br />
    裴驚蟄嘴角抽搐,不想再聽他們信口胡扯下去,忙將話題拉回來。

    “如此說來,冰弦和另外一個神秘人的嫌疑,應該是最大的?”

    崔不去道:“玉膽雖然對江湖人有用處,冰弦也有足夠的動機,但如果她是兇手之一,過來確認玉膽真假,就沒有必要現身并報上姓名,完全可以隱在暗處,來去無蹤?!?br />
    裴驚蟄想想也有道理,他看見鳳霄將倒數第二根筷子也拈出去,剩下最后一根,便知道鳳霄也完全贊同崔不去的分析。

    唯一最為可疑的,就是那個男女不辨的黑衣人。

    鳳霄起身道:“那人離開時,我已密令鷹騎跟蹤過去,待我們回別院,應該就能有消息回來了?!?br />
    裴驚蟄這才知道鳳霄還留了這么一手。

    但他忽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

    “但郎君,玉膽已經被弄碎了,如果那個玉膽是真的,我們豈不是……”

    豈不是白忙活一場,兼且無法回去向天子復命了?

    鳳霄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崔不去道:“我建議你下回出來時帶個聰明點的,免得時時需要多費口舌?!?br />
    鳳霄笑道:“有我這個聰明人在,再聰明的人不也如同螢火之光?”

    崔不去:“既然如此,鳳郎君還要我作甚,不如放了我自由?!?br />
    鳳霄:“那可不行,你雖不像我如日月之光耀眼奪目,但在我身邊受我熏陶,起碼也是燦爛星輝了。阿崔,你若肯來解劍府,別說四府主了,就算你真看上我,要讓我暖床,本座也是無所不應的?!?br />
    他甚至抓起崔不去的手,含情脈脈道。

    崔不去被他惡心得夠嗆,手背到手臂瞬間汗毛豎起,忙不迭用力甩開,如同沾了骯臟之物。

    “不管那個碎掉的玉膽是真是假,追回來的那個玉膽,就一定是真的!”

    聽見這句話,裴驚蟄靈光一閃,陡然明白過來。

    他不由暗道老狐貍就是老狐貍,能被鳳霄看入眼的人,必然在某方面擁有常人難及的能耐。

    三人回到秋山別院,跟蹤黑衣人而去的鷹騎果然回來的。

    “屬下無能,跟到一半時,似乎被對方發現行蹤,只得先退回來,但屬下看他消失的方向,應該是通往盧宅后院?!?br />
    本城姓盧的人不少,但出名的,能稱為宅第的也就那么一座,正是那個據說與范陽盧氏有遠親關系的豪富之家,盧家。

    說來也巧,今日一早鳳霄與崔不去他們,還在食肆偶遇盧家女郎與其表兄。

    兩人聽見鷹騎匯報,也都不約而同對視一眼。

    鳳霄:“阿崔,她家表兄,姓甚名誰來著?”

    崔不去:“蘇醒?!?br />
    鳳霄:“從對方身材來看,倒更像是盧氏。走,看看去?!?br />
    這三更半夜大冷天的,他說罷竟就要起身去搜查盧宅。

    崔不去冷冷道:“鳳郎君,我剛才吃了您屬下做的半生不熟雞蛋面,現在有些腹痛,又想吐血了,您能不能行行好,可憐可憐我?”

    一番求饒的話偏生被他說出千刀萬戟的語氣來,裴驚蟄只覺迎面嗖嗖冷箭,不由往旁邊退了半步,不想被卷入戰場。

    鳳霄不以為意:“哪有那么嬌氣,你連奈何香都挺過來了,何況區區雞蛋面?驚蟄,去廚下看看,拿兩塊點心來,給崔道長墊墊肚子,然后咱們就去盧宅?!?br />
    崔不去依舊冷冷道:“我要吐血了?!?br />
    鳳霄只當他隨口胡說,還回頭調侃:“那你吐一個我瞧瞧?!?br />
    誰知崔不去還真張開口,朝他吐來。

    兩人離得近,鳳霄這一避沒能避開,但聞腥臭之氣撲鼻而來,崔不去吐的居然不是血,而是剛才吃下的雞蛋面。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