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108.第 108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裴驚蟄:“按照琳瑯閣的規矩, 會先放置一年, 若沒有主人尋來,便也會作拍賣處理, 現在只是提前了一年?!?br />
    崔不去:“于闐那邊是否還會派人過來?”

    裴驚蟄看了看鳳霄, 見他點頭, 便對崔不去道:“有, 于闐王新派的使者業已上路, 我們派人在且末接應, 但也要三五日之后才能抵達六工城?!?br />
    也就是說這三五日之內,沒有人能夠證明他們眼前這塊玉石, 就是真正的天池玉膽。

    崔不去摩挲玉石, 緩緩道:“今日你拍下這玉石的時候,起碼有十個人盯著你看了許久, 其中三個面露不滿之意, 兩個眼中有殺機?!?br />
    這都注意到了?裴驚蟄有點驚奇,忍不住問:“都有誰?”

    崔不去還真就說出來了:“皺眉不滿的三人, 分別是金環幫少幫主冷都;于闐富商周佩;安陸張家的張映水;面露殺機的二人,一個是身穿黑衣的突厥人, 另一個年紀二十五六,一身灰衣,頭戴笠帽,面目尋常, 這兩個人, 我從未見過, 也沒看過他們出手,暫時無法判定身份?!?br />
    “突厥人?”裴驚蟄一下子敏感起來。

    鳳霄卻露出有趣的神色:“不管這天池玉膽是真是假,我一得手,肯定會有不少人找上門來?!?br />
    崔不去:“不錯?!?br />
    裴驚蟄一驚:“難道他們敢與解劍府作對?”

    崔不去譏諷一笑:“解劍府倚仗天子權威,令朝廷各部給三分面子,在江湖上又有何地位?這玉膽若真有伐筋吸髓,令人起死回生之效,又怎會不值得他們來搶?”

    裴驚蟄張了張嘴,有心反駁,卻一時想不出半句話來。

    鳳霄忽然輕笑。

    “天寒露重,在外面聽了那么久,怎么不干脆進來喝杯熱茶?”

    外面有人?

    裴驚蟄豎起耳朵,他身手也不錯,可從剛才到現在,愣是沒發現外面有動靜。

    然而下一刻,一個輕輕淺淺,宛若春水的女聲響起。

    “奴家就怕屋里人太多太擠,坐不下了?!?br />
    果真有人!

    裴驚蟄騰地起身。

    鳳霄隨手拿起桌上裝玉膽的盒子往房門的方向擲去。

    他當然不是為了把房門打穿一個洞,拿盒子去丟外面的人,但見盒子在撞上房門的那一刻立時往反方向彈開,房門也因此受力自動打開,其中巧勁力道,非武功高手無法做到。

    風順著洞開的房門刮進來,一并進入三人視線的還有一名黃衣女子,對方坐在他們正對面屋子的屋檐上,雙腳在半空悠悠晃蕩,很是悠閑自在。

    她面目尋常,毫無令人驚艷之處,與在場的鳳霄一比,更如云泥之別,但只要一開口,就不會令人錯認。

    “深夜叨擾,奴家也很是過意不去,如果鳳郎君愿意將玉石借我一看,我看完就走,絕不停留?!?br />
    裴驚蟄跟在鳳霄身后步出房門,立刻就發現在外面的不止一個黃衣女子,左、右房頂,右邊樹下分別還站著三個人。

    一個戴著白色冪離,一身白衣,從頭白到腳,連男女都看不出來的神秘人。

    一個身形高大,發色微黃,一看就是異域之人的男人。

    以及一個面容冷峻,薄唇緊抿,眉間一道深痕,腰間挎著長劍的男人。

    這么多高手站在外面,自己卻一直沒有察覺,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如果一旦有了沖突,他根本幫不上鳳霄的忙。

    裴驚蟄渾身汗毛一下子炸起。

    黃衣女子似乎看出他的緊張,輕笑道:“小郎君不用害怕,奴家孤身前來,與他們可不是一伙的?!?br />
    崔不去低聲咳嗽,也慢慢走到外面。

    對比屋外幾人衣裳單薄如同置身盛夏的情景,崔不去將氅衣緊緊裹在身上,臉色幾近與雪色同白,一看就是久病之軀,沒幾天好活的樣子,更勿論腳步虛浮,沒有半點武功。

    所有人的目光在他身上掃一圈,就不以為意地轉開,再沒放在心上。

    鳳霄負手而立,閑庭信步,卻全無半分緊張,反而像是對今晚期待已久,目光閃閃,興致盎然。

    “還有兩位,不如都出來了?!?br />
    在場眾人誰也不說話,像是在等他口中的那兩個人出現。

    如此靜默凝滯的氛圍過了好一會兒,才有一道身影自角落陰影中緩緩步出,從身形判斷,應該是個身材高挑的女子,但對方一半身體依舊隱沒在月光照不到的黑暗中,仿佛那里才是她的歸處。

    裴驚蟄沉聲道:“還有誰,藏頭露尾算什么本事!”

    黃衣女子為他解惑:“那人已經走了,若我沒有猜錯,應該是云海十三樓的殺手?!?br />
    聽見云海十三樓的名頭,鳳霄與崔不去,都不約而同,神色微微一動。

    云海十三樓是江湖上新崛起的隱秘門派,以雇傭殺人為主業,這世上總有些人的存在,妨礙到了另外一些人,但對方又不方便親自下手,又或者沒有能力自己動手,故而云海十三樓應運而生。

    據說云海十三樓的生意很不錯,但他們的膽子也因此越來越大,竟連朝廷官員都敢下手。上個月,刑部一位官員暴斃,解劍府暗中調查,發現對方死因蹊蹺,或與謀殺有關,云海十三樓隨之出現在解劍府二府主的桌案卷宗上。

    殺手干的畢竟是不見光的勾當,對方見鳳霄是個硬茬子,今晚又有如此多高手在,自己恐怕占不了便宜,便提前走了,也在常理之中。

    只不過走了一個,還有五個。

    崔不去不著痕跡環顧一周,低低咳嗽了兩聲,掩下一絲幸災樂禍的笑意。

    不知今晚這場群英會,夾竹桃精要如何應付?

    也就是說這三五日之內,沒有人能夠證明他們眼前這塊玉石,就是真正的天池玉膽。

    崔不去摩挲玉石,緩緩道:“今日你拍下這玉石的時候,起碼有十個人盯著你看了許久,其中三個面露不滿之意,兩個眼中有殺機?!?br />
    這都注意到了?裴驚蟄有點驚奇,忍不住問:“都有誰?”

    崔不去還真就說出來了:“皺眉不滿的三人,分別是金環幫少幫主冷都;于闐富商周佩;安陸張家的張映水;面露殺機的二人,一個是身穿黑衣的突厥人,另一個年紀二十五六,一身灰衣,頭戴笠帽,面目尋常,這兩個人,我從未見過,也沒看過他們出手,暫時無法判定身份?!?br />
    “突厥人?”裴驚蟄一下子敏感起來。

    鳳霄卻露出有趣的神色:“不管這天池玉膽是真是假,我一得手,肯定會有不少人找上門來?!?br />
    崔不去:“不錯?!?br />
    裴驚蟄一驚:“難道他們敢與解劍府作對?”

    崔不去譏諷一笑:“解劍府倚仗天子權威,令朝廷各部給三分面子,在江湖上又有何地位?這玉膽若真有伐筋吸髓,令人起死回生之效,又怎會不值得他們來搶?”

    裴驚蟄張了張嘴,有心反駁,卻一時想不出半句話來。

    鳳霄忽然輕笑。

    “天寒露重,在外面聽了那么久,怎么不干脆進來喝杯熱茶?”

    外面有人?

    裴驚蟄豎起耳朵,他身手也不錯,可從剛才到現在,愣是沒發現外面有動靜。

    然而下一刻,一個輕輕淺淺,宛若春水的女聲響起。

    “奴家就怕屋里人太多太擠,坐不下了?!?br />
    果真有人!

    裴驚蟄騰地起身。

    鳳霄隨手拿起桌上裝玉膽的盒子往房門的方向擲去。

    他當然不是為了把房門打穿一個洞,拿盒子去丟外面的人,但見盒子在撞上房門的那一刻立時往反方向彈開,房門也因此受力自動打開,其中巧勁力道,非武功高手無法做到。

    風順著洞開的房門刮進來,一并進入三人視線的還有一名黃衣女子,對方坐在他們正對面屋子的屋檐上,雙腳在半空悠悠晃蕩,很是悠閑自在。

    她面目尋常,毫無令人驚艷之處,與在場的鳳霄一比,更如云泥之別,但只要一開口,就不會令人錯認。

    “深夜叨擾,奴家也很是過意不去,如果鳳郎君愿意將玉石借我一看,我看完就走,絕不停留?!?br />
    裴驚蟄跟在鳳霄身后步出房門,立刻就發現在外面的不止一個黃衣女子,左、右房頂,右邊樹下分別還站著三個人。

    一個戴著白色冪離,一身白衣,從頭白到腳,連男女都看不出來的神秘人。

    一個身形高大,發色微黃,一看就是異域之人的男人。

    以及一個面容冷峻,薄唇緊抿,眉間一道深痕,腰間挎著長劍的男人。

    這么多高手站在外面,自己卻一直沒有察覺,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如果一旦有了沖突,他根本幫不上鳳霄的忙。

    裴驚蟄渾身汗毛一下子炸起。

    黃衣女子似乎看出他的緊張,輕笑道:“小郎君不用害怕,奴家孤身前來,與他們可不是一伙的?!?br />
    崔不去低聲咳嗽,也慢慢走到外面。

    對比屋外幾人衣裳單薄如同置身盛夏的情景,崔不去將氅衣緊緊裹在身上,臉色幾近與雪色同白,一看就是久病之軀,沒幾天好活的樣子,更勿論腳步虛浮,沒有半點武功。

    所有人的目光在他身上掃一圈,就不以為意地轉開,再沒放在心上。

    鳳霄負手而立,閑庭信步,卻全無半分緊張,反而像是對今晚期待已久,目光閃閃,興致盎然。

    “還有兩位,不如都出來了?!?br />
    在場眾人誰也不說話,像是在等他口中的那兩個人出現。

    如此靜默凝滯的氛圍過了好一會兒,才有一道身影自角落陰影中緩緩步出,從身形判斷,應該是個身材高挑的女子,但對方一半身體依舊隱沒在月光照不到的黑暗中,仿佛那里才是她的歸處。

    裴驚蟄沉聲道:“還有誰,藏頭露尾算什么本事!”

    黃衣女子為他解惑:“那人已經走了,若我沒有猜錯,應該是云海十三樓的殺手?!?/div>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