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106.第 106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長孫菩提道:“聽說蕓蕓小娘子一舞動半城, 我特地過來看她?!?br />
    薛娘子掩嘴一笑:“蕓蕓小娘子,只怕此刻還懶起畫娥眉呢!”

    若春香坊的熟客在此, 看見向來潑辣性急的薛娘子對個不懂規矩的人如此客氣,只怕是要嚇掉下巴,但對薛娘子而言, 哪怕是她閱人無數,長孫菩提的英俊, 也已足夠她消了起床氣, 換上一副笑臉相迎。

    長孫菩提微微皺眉:“但我只是路過六工城, 晚上就要走了,不能讓我見她一面嗎?”

    他拿出一個錦袋,遞給薛娘子。

    薛娘子接過打開, 登時愣了一下。

    袋子里頭全是圓滾滾沉甸甸的南海金珠,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長孫菩提英俊的臉加上這一袋金珠,別說要蕓蕓小娘子作陪了,就算是要薛娘子親身上陣,她都不會有二話。

    “郎君快里邊請,我這就去叫蕓蕓!”

    長孫菩提微微點頭, 目光不著痕跡地從前屋掃過,一道輕盈的身影一閃而過, 很快又消失在視線之中。

    如果想要掩人耳目,當然是夜晚過來最好, 那時候春香坊人來人往, 衣香鬢影, 最容易遮掩行蹤。

    但夜晚同時也是對方最容易蟄伏潛藏的時候,喬仙與長孫商量之后,都認為白天過來,反其道而行,最容易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說不定還能引蛇出洞。

    春香坊樓閣重重,曲廊回繞,暗香隱隱,果真有深閨藏嬌的感覺,長孫走在薛娘子后面,想到的卻是這樣的地形極易藏人,便是武功高手過來找人,只要對方屏息靜默,借著周圍花鳥魚蟲的動靜遮掩,還真未必能找到。

    “這里便是蕓蕓的住處,你自個兒上去吧,她可能還未起床?!毖δ镒有Φ?。

    這位蕓蕓小娘子雖然既賣藝也賣身,但不是想要就能得到的,只不過長孫實在闊綽,出手就是一袋金珠,莫說一個蕓蕓了,就是十個蕓蕓都已足夠。

    薛娘子說罷,轉身就走了,長孫敲了兩下,門很快被打開,一名少女看見他站在門口。

    長孫菩提道:“我來找蕓蕓?!?br />
    少女微怒:“你這人好不懂規矩,娘子白日里不待客的,快快離開,否則我就叫人了?!?br />
    長孫:“是薛娘子帶我過來的?!?br />
    少女愣了一下,怒色隨即化為悲哀,但一閃即逝,她平靜道:“那郎君請進吧,勞煩您在前廳稍坐,蕓蕓娘子還未起身,我這就去叫醒她?!?br />
    長孫點頭:“有勞了?!?br />
    這里必然是花費了心思裝點打扮的,長孫環顧四周,看見窗前擺了一盞臘梅,他正想著春日里哪來的梅花,上前一看,才知是絹花,只是捏得極好,上色均勻,深淺有致,以假亂真。

    “好看嗎?”身后傳來女子的聲音,婉轉動聽。

    “好看?!遍L孫菩提回過頭,“這是你自己做的?”

    蕓蕓笑而不語,一頭青絲僅僅是隨意挽起,單衣之外穿了件外裳,松松垮垮,別有慵懶風情。

    “好看就好,何必管出處?郎君為何白日里闖進來,薛娘子竟也不阻攔?”

    長孫菩提言簡意賅:“一袋金珠?!?br />
    蕓蕓卻一下子就聽明白了,她自失一笑:“難怪薛娘子也肯為你破例?!?br />
    說罷她主動握住長孫的手,依偎上來。

    甭管這位蕓蕓小娘子的舞姿多么傾國傾城,許多因此一擲千金的人,說到底還是為了她這個人,軟玉溫香固然別處也能輕易得到,但人人趨之若鶩的本質,必然是那份獨占的虛榮感。

    蕓蕓也很明白這一點,并未像其他樂坊魁首那樣拿腔作勢。

    但長孫菩提卻推開了她的手。

    “我想看你跳舞?!?br />
    蕓蕓噗嗤一笑:“郎君莫不是害羞,想先賞舞樂?也成,不過這會兒沒有樂伶伴曲,只能讓我的侍女先進來彈琵琶了?!?br />
    長孫菩提道:“我非是害羞,也沒有故作清高,只是單純想看你跳一支舞?!?br />
    他面色平淡,連笑容也無,說出來的話卻反倒更可信些。

    “這支金釵,你還記得嗎?”長孫從袖中拿出一支釵子遞給他。

    蕓蕓先是面露迷惑,而后神色慢慢有了變化,似回憶起什么。

    “你是不是,東邊巷頭那個……”

    長孫點點頭:“八年前,一個少年流落街頭,饑寒交迫,差點就死了,是你給了他一支金釵,讓他去典當,度過難關。后來他得了錢,就把這支金釵贖回來,一直帶在身邊,今日特來交還,還你一段善始善終?!?br />
    蕓蕓盯著金釵看了半晌,淚水漸漸漫上眼眶,最終滴落在長孫菩提的手心。

    “八年了,你已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我卻老了?!?br />
    長孫道:“你若愿意,我可以為你贖身?!?br />
    蕓蕓拭去眼淚,搖頭笑道:“我喜歡這樣的日子,萬眾矚目,紙醉金迷,你不必為我操心,這支金釵,也留給你做個念想吧,你想看什么舞,我給你跳?!?br />
    經過這一段小插曲,蕓蕓小娘子對長孫菩提的態度,終于多了幾分親近,不再像一開始那樣疏遠客氣。

    長孫深深地看她一眼,將金釵重新放入袖中。

    “那就跳一曲醉東風吧?!?br />
    ……

    琳瑯閣內,幾乎所有人都坐不住了,安靜的場面一時沸騰起來,不少人伸長了脖子望向侍女手中那塊晶瑩剔透,流光溢彩的玉石。

    無須琳瑯閣的人介紹,哪怕對玉石毫無研究的人,也能知道這是塊寶貝。

    “天池玉膽,是這樣的?”裴驚蟄忍不住出聲。

    他們都推測過,天池玉膽很可能會出現在琳瑯閣拍賣上,但誰都沒有想過竟會以如此光明正大的方式,如果解劍府這時候出面將玉石拿走,對方費盡心思謀劃的一切不就落空了嗎?

    “這會不會是假的?”他隨即又想到這個可能性。

    琳瑯閣既然已經將這東西拿出來,現在再要讓他們收回去,顯然是來不及了,不管真假,都得先拿到手才能鑒別。

    “由于此物來歷不明,琳瑯閣不敢下定論,故而起拍價相比其它寶物稍低,暫定為五貫,有意益價的貴客還請自行加價?!?br />
    中年人話音方落,就有人喊出六貫的價格,價格層層疊加,不一會兒就已經加到了五十貫,但場面依舊熱火朝天,加價聲此起彼伏,眼看一時片刻是不可能結束了,就連之前按兵不動的林雍,也加入了競拍行列,直接喊出一百貫的價格,但隨即又有人將價格抬上去。

    “郎君,那我們——”裴驚蟄忍不住問鳳霄。

    這樣一塊寶玉,就算不是天池玉膽,應該也會引得無數人爭相搶奪,更何況天池玉膽失竊的消息早已暗中傳開來,不少消息靈通的人自然得了風聲,才會使得這塊寶玉遠比之前所有物品都令人眼熱。

    鳳霄道:“再等等?!?br />
    這一等,就等到了價格喊上三千兩白銀的時候,眼看加價的人依舊蠢蠢欲動,裴驚蟄在鳳霄授意下,直接就喊出五千兩白銀,加上十顆南海金珠的價格。

    場面一下子安靜下來。

    許多人循聲朝裴驚蟄他們這里望來。

    崔不去將大氅往下巴處攏了攏,身體微微側坐,避開了許多不必要的視線。

    鳳霄還故意湊過來:“又不是小娘子,為何如此害羞,連看都看不得了?”

    崔不去冷冷道:“你這么出風頭,我怕跟你待在一起,晚上睡覺連腦袋沒了都不知道?!?br />
    鳳霄哈哈一笑,伸手攬上他的腰,曖昧道:“那你可以與我同床共枕啊,我保你高枕無憂!”

    熟料崔不去忽然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抽了鳳霄一個大耳刮子,其速度之快,就連鳳霄這樣的武功高手,竟然都沒有反應過來,生生挨上半下,才往后避開。

    “你這厚顏無恥的登徒子,占了我妹妹就算了,竟然連我都不放過,貧道都躲到六工城來,都還躲不開你,難道這世上就沒有王法了嗎?!”

    眾目睽睽之下,崔不去聲色俱厲,凜然不可侵犯,一張臉更是氣得發白,令人想到雪中勁竹,摧而不折。

    鳳霄:……

    他沒想到崔不去一路隱忍不發,卻是在這里等著自己,萬眾矚目之下,所有人看鳳霄的眼神都變了。

    鳳霄心想,這真是陰溝里翻船,頭一回,玩脫了。

    崔不去冷冷道:“我不喜歡被虐待,但我知道,落在他手里,比落在你手里要好些?!?br />
    白衣人詫異:“我除了帶走你時用了點手段,其它時候何嘗不是以禮相待?”

    崔不去:“他做事,自有他的目的和分寸,你卻不將任何人的性命放在眼里?!?br />
    “去去啊,難得聽你在外人面前夸我,我這心里頭,真是受寵若驚——”

    受字出口時,鳳霄就已身形一晃,朝他們飄過來。

    白衣人反應極快,當下抓著崔不去疾退,甚至隱隱將崔不去往前推了推,打算隨時用他來擋住鳳霄的攻勢。

    誰知鳳霄壓根就不打他的要害,反而將手伸向戴在他腦袋上的冪離。

    白衣人一驚,想要抓住冪離已是不及,頭頂一空,頓時冷風灌頂,冰涼縈繞。

    崔不去咳嗽兩聲,不掩詫異。

    鳳霄更是笑道:“原來這年頭和尚也這么不老實,不好好待在廟里敲木魚,還跑來搶玉膽,你家住持是哪位?等我好好與他說道說道!”

    月色在白衣人那顆光滑锃亮的腦袋上微微反光,鳳霄忍不住想起雞蛋,還是剝了殼的那種。

    正巧崔不去又咳嗽起來,鳳霄錯眼一看,對方仿佛也在借咳嗽掩飾笑意,不禁覺得這病癆鬼跟自己還是挺有默契的。

    白衣人被揭開冪離的瞬間,臉上閃過惱怒之色,但很快冷靜下來。

    “小僧居無定所,閑云野鶴罷了,法號賤名,不足掛齒?!?br />
    鳳霄哦了一聲:“原來是個野僧,那就不能自稱和尚,誰知道你是不是假借和尚身份逃過徭役,看來本座得帶你回去好好訊問才行!”

    他說罷就伸手來抓白衣人,后者十足警惕,在他剛剛開口說話時就已飄身后退,一退十來步。

    鳳霄卻緊追不舍,一躍而起,大有抓不到人不罷休的架勢。

    白衣人微微皺眉,他不怵與鳳霄交手,卻不想浪費時間,更不想暴露武功,讓對方看出自己的來歷,便在對方攻來之際,將崔不去往身前一推,直接推向鳳霄,他自己則轉身躍起,意圖離開。

    誰知一道黑影從天而降,長劍錚然作響,劃破長空,朝他迎面襲來。

    今夜月色明亮,云淡星稀,足以讓白衣人看清對方的面孔。

    赫然是方才被高寧劫持走,又去而復返的裴驚蟄!

    一個鳳霄已是難對付,再加上一個裴驚蟄,哪怕后者武功不足為懼,但蒼蠅在耳邊嗡嗡亂繞,也是夠讓人心煩的了,白衣人知道今晚注定無功而返,便不再戀棧,當即旋身避開劍光,直接借力踩住一根樹枝,斜斜往屋頂飄去,裴驚蟄再要去追,對方已是走遠了。

    “別追了?!兵P霄道。

    裴驚蟄從樹上落下,慚愧道:“屬下不力,沒能將高寧擒住?!?br />
    鳳霄:“他的武功遠勝于你,你能從他手中逃脫,已經是省了我去救你的工夫,我還得謝謝你才是?!?br />
    裴驚蟄一時竟弄不清郎君這話到底是貶損還是夸獎,想了一會兒,小心翼翼道:“多,多謝郎君贊譽,屬下愧不敢當?”

    崔不去:“他在嘲諷你,你以為他在夸你?”

    裴驚蟄:……

    鳳霄:“抱歉,這孩子有點傻,讓你見笑了?!?br />
    崔不去:“習慣了?!?br />
    裴驚蟄好容易忍住嘴角抽搐,詢問道:“郎君,方才那和尚,可需要我去查查他的身份?”

    鳳霄望向崔不去:“崔道長應該知道罷?!?br />
    崔不去:“我的確猜了一個人,但不知是不是?!?br />
    鳳霄:“說說?!?br />
    崔不去:“玉秀和尚?!?br />
    那是誰?

    裴驚蟄有點茫然,在腦海里搜索了一圈,也沒搜出江湖上何時出了這一號人物。

    崔不去道:“此人師承天臺宗智者禪師,極少在江湖上走動,是以不算江湖中人,他一般都待在貴人身邊,退居幕后,出謀劃策?!?br />
    聽見貴人二字,裴驚蟄隱隱察覺了什么,但又不好問出口。

    鳳霄已道:“晉王?!?br />
    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崔不去:“不錯?!?br />
    晉王楊廣,當今天子第二子,與太子楊勇,同為獨孤皇后所出,卻比太子更加活潑外向。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對比不會撒嬌耍癡的長子,自然是楊廣更加討父母歡心,這在朝中上下并不是什么秘密。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