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96.第 96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捕役們七手八腳, 把周圍積雪清掃大半,橫七豎八的尸體逐漸露出, 大部分都是像剛才的死者一樣,喉嚨一刀斃命。

    只有馬車里的華服男人, 是胸口被利刃貫穿而死。

    劉林隨手撿起半插在雪地里的長刀察看,忽然驚呼一聲:“突厥長刀!”

    “這里也有一把突厥長刀!”又一名捕役喊道。

    刀刃卷起,殘血猶存, 這是一把已經殺了許多人的刀。

    難道真是突厥人干的?!劉林很震驚。

    他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誰都知道突厥與大隋雙方戰火一觸即發, 邊境時常枕戈待旦, 不敢松懈, 突厥人對于闐小國意圖投靠隋朝不滿已久,此時在大隋境內殺害于闐使者, 肯定令于闐人怨恨大隋,從而挑撥兩國關系。

    劉林的想法代表了絕大多數人的想法。

    到此為止,案子已經差不多可以被定性了, 但劉林忍不住為接下來的善后頭疼:突厥人在這里出沒,說不定也潛入城內了,最近琳瑯閣要在六工城分號舉行一年一度的拍賣, 天下富貴閑人, 江湖三教九流,都不約而同往這里匯聚,這時候再出一樁涉及于闐使者的兇殺案……

    他幾乎可以預見自己接下來的處境, 只要一頂辦事不利、讓突厥人潛入境內殺害于闐使者的黑鍋扣下來, 就能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想到自己可能很快會失去縣尉的位置, 劉林就覺得眼前一黑,手腳發軟。

    貴人的手下,剛才那個姓裴的年輕人,正從翻倒的車廂內鉆出來,懷里還抱著一個八寶小柜。

    這種八寶小柜,是近年來從京城開始流行起來的款式,小巧玲瓏的三層,拉開之后里面又有八格,可以放置胭脂水粉和各式蜜餞零嘴,放置在車廂內很是方便,因而深受婦人喜愛。有些顯貴人家的女眷,其八寶小柜更是極盡奢華,不僅裝飾玳?,旇?,還鑲嵌寶石玉珠,已然從實用器具變成互相攀比炫耀的珍貴擺設。

    裴驚蟄懷里抱著的八寶小柜,雖然沒有京城那些看起來珠光寶氣,但也是上好木料打造雕刻的,細看還是身著于闐服飾的女子在舞蹈,充滿異域風情。

    三層抽屜被一一拉開。

    第一層放著桃干杏干等蜜餞,第二層則是頭面首飾,第三層打開時,乍一看黃澄澄的,劉林近前一看,才發現那是些女子用作貼面的花黃,星月魚蟲,用金箔剪成。

    看來這個車隊里有女眷,劉林心想。

    這也正常,據說于闐使者是于闐貴族,出使別國,哪會不帶上幾個美妾艷婢?只可惜他們還未來得及見到大興城的繁華,就已經命殞半途了。

    “找找在場有沒有女子尸首?!迸c此同時,男人也發話了。

    他一開口,眾人自然要聽從,都紛紛下馬搜尋。

    原本那件披在男人身上,價值不菲的大氅,此時卻被孤零零扔在雪地里,劉林心疼地看去一眼,暗自嘀咕幾句,勉強提振起精神跟著搜查起來。

    這個車隊,除了騎馬的隨從侍衛之外,共有四輛馬車,一輛專供于闐使者使用,一輛裝著車隊補給,一輛裝著準備呈奉隋帝的貢品,還有一輛小車,應該是于闐使者的侍女所坐,因為眾人就在那輛小車旁邊,又發現了兩具被掩埋在雪下的女性尸體,頸部同樣被一刀斃命,氣絕多時。

    兩名侍女頗有幾分姿色,劉林揣測她們應該就是于闐使者的婢女兼房中人了。

    卻見男人忽然彎腰湊近,鼻尖貼著其中一名死去的侍女,幾乎要親上去一般,俊美側顏映著雪色流光,旁邊還有張泛著青黑色澤的死人臉,劉林只看得毛骨悚然。

    男人卻毫不以為意,薄唇依舊流連在尸體臉頰,一路往下,甚至伸手去解開對方沾滿血跡的衣領,怎么看都像意圖輕薄的登徒子,連那個原本很淡定的年輕人,也禁不住微微變色,失聲道:“郎君!”

    “吵什么?!蹦侨诉拥?,又走到另一具女尸旁邊,蹲身低頭,在尸體已經被割開大半個喉嚨的脖頸處嗅了半天,終于再度出聲,“還有一個人,找?!?br />
    還有一個什么人?劉林一愣。

    男人不耐道:“馬車內的殘余香氣,跟這兩個女人身上的,不是同一種。還有一個女的,找出來!”

    眾人聞言,趕緊四下搜查,但最終只找出二十一具尸體,除了那兩個侍女之外,再無女尸。

    男人對劉林道:“留一隊人清理現場,把尸體都帶回去?!?br />
    這就完事了?

    于闐使者死在這里,于闐王肯定要追究,尸體一移走,等到雪融日出,什么證據都沒了,那案子他們還查不查?

    劉林一頭霧水,想問又不敢問,只好頻頻望向裴驚蟄,朝他作揖使眼色,無聲哀求。

    裴驚蟄嘆了口氣,撿起那件剛剛被他放在地上的大氅,認命當起那個挨罵的人:“郎君,我們這就走嗎,馬車和馬都不管了?”

    男人反問:“你告訴我,留在這里還能做什么?”

    劉林期期艾艾插嘴道:“兇器與馬車那些是否也一并帶回去,作為證物?日后于闐質問起來,我們也好有個證據?!?br />
    男人道:“馬車不必管,兇器帶回一把便可?!?br />
    他也不多作解釋,說罷大步流星上了馬,掉頭揚鞭,白衣灰馬瞬間疾馳而去,余下眾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邊境小城的捕役畢竟不如京城訓練有素,更不要說與解劍府相提并論,裴驚蟄只好留下來,交代劉林把現場處理好,分出一隊人將尸體與兇器運回城中,這才騎馬回到城中秋山別院。

    秋山別院位于六工城東南,背山面水,鬧中取靜,趙縣令妻家乃當地富戶,這座別院就是他妻子的嫁妝,每年新春休沐,他都會攜家眷在這里小住幾日。這次京城使者還未到,他就已經讓人將別院收拾好,待貴客一到,立馬便將人迎到這里來。對方若是住得舒服,說不定自己也能少幾分罪責。

    裴驚蟄的確挺喜歡這里,尤其現在冬雪未融,枝頭新綠,別院比京城又多了幾分雅致,每次走進來,心情就會變得很好。

    但他知道,鳳二府主現在的心情,卻不會太好。

    飛檐下銅鈴搖動,廊柱旁倚坐著剛才先行騎馬回來的男人,神態慵懶散漫,手指卻靈巧地將信箋卷作小卷塞入拇指粗細竹筒中。

    裴驚蟄忍不住放輕腳步,但對方睫毛微微一顫,眼皮略略掀動,已察覺他的到來。

    “派人去且末查一下,這個于闐使者隨身帶著什么人?!兵P霄將竹筒遞給裴驚蟄,道。

    且末是位于于闐和六工城之間的一座城池,名義上歸屬大隋,不過朝廷忙著對付突厥與南朝,暫時沒有在這個地方放太多心思。

    從中原前往西域,且末城都是必經之地,久而久之,那里就成了緩沖地帶,來自五湖四海的過路客商云集歇腳,解劍府早就在那里設了據點,方便收集傳遞訊息。

    裴驚蟄應聲接過竹筒,忍不住問:“這樁案子,您是不是有頭緒了?”

    鳳霄隨手從旁邊抄起一份文書丟給他。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