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87.第 87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那頭鳳霄哎呀一聲:“姘頭和手下同時被抓, 讓我先救哪一個好?這是故意在為難我呀!”

    佛耳并未因他說話就攻勢稍緩,依舊一招接著一招,周身氣海澎湃洶涌, 將鳳霄重重裹住,不令他有半分脫身的機會,他自地面一躍而起, 在半空朝鳳霄拍出一掌。

    這一掌似驚濤拍岸, 又如天風海雨, 霸道之極, 令人避無可避,退無可退, 猶如置身四面楚歌的險境, 前有深淵,后有懸崖, 立足之地岌岌可危, 隨時都有可能墜入萬劫不復之地。

    這套掌法是佛耳出師后自創的第一套掌法,也是他最為得意的一套,他為其起名為乞羅,意思是無敵, 也曾憑此打敗過不少中原高手, 今日這一掌,他志在必得, 誓要將鳳霄立斃于掌下。

    “看來鳳郎君一時半會也顧不上你了?!卑滓氯诵Φ? 抓著崔不去胳膊的手往上一提, 崔不去頓覺上半身一陣劇痛,整個人跟著騰空而起。

    高寧見狀,不禁冷哼一聲,也抓著裴驚蟄走了。

    然而就在佛耳的掌風堪堪撲向對方天靈蓋時,鳳霄長袖一卷,手中古琴向半空飛起,竟將佛耳這一掌生生架住,琴弦錚錚作響,琴身劇烈震顫,卻依舊沒有斷裂崩壞,反而是琴音令佛耳的動作稍稍一滯,鳳霄后發先至,在古琴落下之時,他順手將其抱入懷中,人已到了佛耳面前,順勢又將琴拍出去!

    佛耳一驚,忙抽身后退,但琴如滔天巨浪,轉眼即至,強大的內里化為音波,伴隨琴鳴直入七竅,沖撞五臟六腑,滌蕩激揚,沖刷洗練,佛耳喉頭一甜,血就從嘴角流出。

    他將血沫擦去,冷冷注視著對手。

    鳳霄看起來毫發無損,非但如此,他并沒有朝崔不去和裴驚蟄消失的方向看上一眼,依舊負手而立,悠然自得地與佛耳對視。

    “你的武功很不錯,已經初窺宗師門徑了,可惜遇上我?!兵P霄笑吟吟道,“如果每個人命中注定必須有個冤家,那我一定就是上天派來磨煉你的,你雖然是個人才,但碰到天縱奇才的我,也只能認栽了?;啬愕牟菰グ?,再練個三五年,也許能跟我打個勢均力敵呢?”

    佛耳微微喘息,方才對方的反擊讓他受了點內傷,此時胸口還微微作痛,他知道鳳霄也受了點傷,但那頂多是被自己真氣掃到的皮外傷,兩相比較,自己已經輸了一籌。

    他今晚鐵定是殺不了鳳霄了。

    本來今夜各路人馬到場,若有其他人攪局,他必可輕易達成目的,偏偏那些人意在天池玉膽,要么冷眼旁觀,見勢不妙拔腿就走,要么抓了鳳霄身邊的人,就是不肯親自對鳳霄動手,以至于功敗垂成。

    但說到底,還是自己技不如人。

    “一名武者必得心無旁騖,才能追求更高境界,但你今晚明顯心不在焉,這樣的對手,我不屑于打?!狈鸲淅涞?,說罷轉身便走,他武功雖然極為厚重霸道,輕功卻走的是靈巧路線,眨眼之間,人已離開數丈之遠,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對方說這番話,無非是給自己找臺階下,由此可見這位突厥可汗座下的第一高手,實則是個極要面子的人。

    鳳霄沒有追上去。

    他目送對方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內,斂了臉上漫不經心的輕佻,轉身就朝屋內走去。

    毫不意外,在今夜變故之時,秋山別院各處屋子已經被翻得亂七八糟,一片狼藉,仆役們都躲起來不敢說話,見了鳳霄回來,才瑟瑟發抖從桌子下面爬出來,向他哭訴。

    “郎君,剛才你們在外頭,有兩個人闖進來,一言不合就將這里拆了一遍,我們也不知他們要找何物,但他們走的時候兩手空空,似乎沒找到!”

    鳳霄嗯了一聲,對方無非認定剛才毀掉的玉石是贗品,想要找出真正的天池玉膽。

    至于真正的天池玉膽……

    鳳霄嘴角下撇,露出近似譏諷的笑容。

    不過任何表情在一個美人臉上,都要比旁人獨特幾分,滿心恐懼的仆役正顧著哭訴,冷不防抬起頭來,竟看的生生一愣。

    ……

    白衣人帶著崔不去,卻沒有走得太快,崔不去被迫跟著他瞎逛,若不是肩膀劇痛,加上舊疾發作,幾乎以為對方只是想找個人一起散步了。

    打更聲遠遠傳來,幾處燈火遙遙閃爍,夜深露重,平添寒意,崔不去穿了不少,但依舊覺得冷,而且不由自主打了個寒噤。

    “你不是江湖人?!贝薏蝗タ人詢陕?,聲音有些沙啞。

    他估摸著自己應該是受寒有些發熱了,現在渾身酸痛,恨不能找到一張床倒頭就躺下。

    但世事無常,他卻還要在這里跟著一個素昧平生的人打啞謎。

    白衣人笑道:“我不是,你就是嗎?”

    崔不去似沒聽見他的話,自問自答道:“你今晚跑來湊熱鬧,必然也是沖著玉膽而來,但你不是江湖人,玉膽那些關于提升武功的傳說,你肯定也沒興趣。像你這樣的人,看似隨和,內心卻極為高傲,絕不肯輕易屈居人下,但又能讓你親自出馬,說明你所追隨的,一定是個身份很高的人。所以,你想拿到玉膽,去獻給那位貴人?!?br />
    白衣人:“有沒有人跟你說過,做人太聰明,會短命的?!?br />
    崔不去淡淡道:“其實你不用說這么多廢話,只要用四個字來概括我就好了,天妒英才?!?br />
    白衣人忍不住噗嗤一笑:“崔道長,你真是太有趣了,若不是你我認識得不是時候,我想我會拉著你一起去品茶看景的?!?br />
    崔不去:“那我應該喝不下茶,看不進景的?!?br />
    白衣人恍若未聞,忽然道:“你餓了嗎?這個時辰,城里還有沒有吃的?你帶我去找找吧,最好是來上一碗熱湯?!?br />
    崔不去:“我肩膀痛,不餓?!?br />
    白衣人笑道:“你不帶我去的話,肩膀會更痛的?!?br />
    他說話斯斯文文,不帶半點煙火氣,下手卻比誰都恨。

    崔不去:“我不帶你去,也會有人帶你去的?!?br />
    白衣人笑問:“誰???”

    “我啊?!?br />
    隨著話語響起,一人自前方徐徐走來,身形頎長,在距離他們數步之遙的地方停步,背光而立。

    “鳳郎君動作可真快,突厥第一高手就這么被你打發了?”白衣人驚奇道。

    鳳霄:“那可不,你抓了我的姘頭,我能不快一點嗎?”

    從前年開始,戰爭斷斷續續打了一年多,沙缽略可汗聯合周圍部落的阿波可汗等人,發起數十萬大軍,分頭越過長城,從馬邑、可洛峐等地深入南下,隋軍雖奮起抗爭,有輸有贏,但總體處于劣勢,楊堅想要保存實力,預防南陳、高句麗突襲,必然就無法傾盡全力與突厥一戰,于是不得不交好千金公主,又穩住陳朝,并利用突厥各部落之間的矛盾,打算分而化之。

    崔不去正是在這樣的情形下來到邊城。

    奉天子密令,驃騎將軍長孫晟與太仆元暉分頭前往黃龍道和伊吾道,交好與沙缽略關系不諧,有利益沖突的處羅侯和達頭可汗,另一方面,崔不去則負責與阿波可汗的使者接頭,說服他不再與沙缽略結盟,從而達到分化離間突厥內部的目的。

    只不過沙缽略勢力龐大強橫,饒是阿波可汗有心與隋朝接觸,也未敢明目張膽行事,而須私下派遣使者來到六工城。

    一個多月前,就在崔不去剛剛來到六工城不久,阿波可汗就已經派出使者前來,只不過那人途經且末城夜宿時,因吃了不妥的食物上吐下瀉虛脫而死,彼時喬仙與長孫菩提隨崔不去暗中來到六工城內潛伏,奉命前往調查,發現那使者雖然死因蹊蹺,卻查無可疑,但正因如此,才更令人防備。

    消息一來一回,又耗費不少時日,直到前陣子阿波可汗那邊又暗中派了一名使者過來,這回行程更加隱秘,抵達且末城之后,才經由左月局的探子送來消息,按路程來算,這三五日之內,應該就能到了。

    崔不去原有要務在身,與解劍府的差事井水不犯河水,但于闐使者被殺,玉膽失竊,他既然身在六工城,又正好遇上,不做點什么,簡直就不像他崔不去的為人了。

    于是他一面從鳳霄那里打聽線索,從中發現梅花冷香的關鍵,傳遞消息給喬仙和長孫菩提,讓他們專門去查這條線索,企圖搶先找到玉膽,將這樁功勞歸入左月局名下,而鳳霄就算將崔不去扣在身邊,也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他們光顧過的那間剛剛開業的五味坊,居然就是左月局在六工城內的暗樁。

    另一方面,崔不去有意誤導鳳霄,讓長孫隱藏在人群之中,暗算溫涼,又正好讓鳳霄發現攔下,從而讓鳳霄他們誤以為溫涼的確是一個關鍵人物。

    出于合作的需要,崔不去將來龍去脈簡單提了一下,不過自然不可能事無巨細據實相告,僅僅是挑了一些他認為有必要的內容說。

    鳳霄聽罷,嘆了口氣:“崔道長明明人就在我身邊,須臾不離片刻,還能布局誤導我查案,實在了不起??!”

    坐在這狹小|逼仄陰暗兼且氣味難聞的洞窟里,崔不去卻難得心情不錯,連嘴角也微微揚起。

    “你不是也已經猜到溫涼只是一個幌子嗎?”

    鳳霄嘆了口氣:“若我沒有猜錯,佛耳此番,不是沖著我來的,而是沖著你來的?!?br />
    阿波可汗有意向朝廷靠攏,即便不是投靠,也會有合作,突厥各部落之間互相防備,也互通有無,沙缽略可汗那邊不可能一點風聲都得不到,佛耳身為沙缽略座下第一高手,此時前來六工城,目的就很耐人尋味了。

    他對玉膽毫無興趣,卻一心想要置鳳霄于死地,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他誤以為鳳霄來此,是代表朝廷與阿波可汗的使者談判,他要阻攔這次密談,自然要殺了鳳霄。只要鳳霄一死,自然可以震懾隋朝與突厥其它各部落,向他們展示沙缽略可汗的實力,也讓人有所忌憚,不敢再輕舉妄動。

    只不過他沒想到,準備與阿波可汗使者密談的,并非鳳霄,而是崔不去。

    鳳二府主行事高調張揚,反倒被當成了目標。

    崔不去道:“既然同為朝廷辦事,沖你來跟沖我來有何不同?真要論起來,鳳二府主還給我下了奈何香,令我受盡折磨,這筆賬我又要怎么算?”

    鳳霄無辜攤手:“你若一早表明身份,又怎會受這種折磨?”

    崔不去:“我若一早表明,你只會更加防備我,處處掣肘,我又怎么幫你查到那條關鍵線索?”

    兩人大眼瞪小眼。

    過了片刻,鳳霄終于道:“你想怎么合作?”

    崔不去:“這幾日內,阿波派來的使者就會抵達六工城,你幫我繼續牽制住佛耳,以及其他別有用心之人,別讓他們壞了這次會談?!?br />
    鳳霄:“可以。那你說的線索呢?”

    崔不去將喬仙等人循著線索找到秦氏的事情大略描述一遍,末了道:“秦妙語很可能是高句麗人,而且玉膽就在她身上?!?br />
    鳳霄:“如何得知?”

    崔不去:“她如果一開始就武功高強,很可能早在殺人時就已經逃脫了,沒有必要繼續潛伏在城內,我那手下二人聯手,依舊讓她給跑了,只能說她武功在短短時日內就大有長進,是以絕處逢生,放膽一搏?!?br />
    鳳霄:“天池玉膽?!?br />
    崔不去點點頭:“只有玉膽,才有這種傳說中在短短十日內增進武功的效用。她現在有傷在身,勢必不可能連夜出城,你明日回去之后調集人手全城搜捕,應該不難將人找出來?!?br />
    鳳霄沉吟道:“以她幾日前的身手,斷然不可能孤身殺了尉遲金烏一行?!?br />
    崔不去:“但她又是一個人帶著玉膽逃走的,說明她的同伴可能也在找尋她的下落,琳瑯閣拍賣的那個玉膽,更有可能就是她的同伴有意放出來的,為的不是讓我們上當,而是引出秦妙語?!?br />
    鳳霄接道:“然而秦妙語已經從玉膽發現了提升功力的秘密,自然知道自己手里才是真的,所以不會再上當?!?br />
    二人一句接一句,竟將事情原委還原得七七八八。

    所以光找到秦妙語還不行,得將她的同伙一網打盡,才算徹底消弭后患。

    鳳霄:“那個高寧呢,又是什么來歷?”

    崔不去:“此人也許與此案無關,也許是有人不放心秦妙語與她的同伙,又派過來的第三人,你們若有意,不妨暗中調查一下?!?br />
    “嗯?!兵P霄話鋒一轉:“去去啊,奉命與阿波使者密談,想必在左月局中地位不低吧?你既已知道我的身份,是否也該對我坦誠相告,畢竟咱們也不算外人了?!?br />
    誰跟你不算外人?崔不去忍不住暗自冷笑,對鳳二的臉皮嘆為觀止。

    但他面上仍舊一派淡定,故作思考片刻:“事到如今,我也不妨實話實說,其實我不姓崔,也不叫不去?!?br />
    “哦?”鳳霄語調微微上揚。

    崔不去:“我復姓長孫,名菩提,乃左月局副使?!?br />
    城中某處,長孫菩提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崔不去:“他做事,自有他的目的和分寸,你卻不將任何人的性命放在眼里?!?br />
    “去去啊,難得聽你在外人面前夸我,我這心里頭,真是受寵若驚——”

    受字出口時,鳳霄就已身形一晃,朝他們飄過來。

    白衣人反應極快,當下抓著崔不去疾退,甚至隱隱將崔不去往前推了推,打算隨時用他來擋住鳳霄的攻勢。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