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85.第 85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白衣人有些驚奇。

    在他看來, 以佛耳的武功和殺意, 今夜就算殺不了鳳霄, 最起碼也能絆住他, 誰知突厥第一高手竟如此虛有其表,連一個時辰都不到, 鳳霄就得以脫身并追上來。

    “鳳郎君武功之高,還是出乎我的意料了?!?br />
    鳳霄道:“是你根本就沒想走遠吧,今夜來的這些人里, 就數你的來歷成謎,難道閣下不想介紹一下自己,就這么無名來去嗎?”

    白衣人:“名字不過稱謂,百十年后,一切塵歸塵,土歸土, 鳳郎君何必執著?”

    鳳霄哂道:“越是說這種話的人,就越是在意自己的名聲,你一身白衣無塵, 內里必然是個挑剔之極的人, 對人對己皆是如此, 又怎會像你表現出來的灑脫?”

    白衣人笑道:“我對鳳郎君如何評價我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是, 你給崔道長下了劇毒, 將他拘在身邊, 生不如死, 為何他還盼著你來救他?難道這世上真有喜歡被虐待的人?”

    崔不去冷冷道:“我不喜歡被虐待,但我知道,落在他手里,比落在你手里要好些?!?br />
    白衣人詫異:“我除了帶走你時用了點手段,其它時候何嘗不是以禮相待?”

    崔不去:“他做事,自有他的目的和分寸,你卻不將任何人的性命放在眼里?!?br />
    “去去啊,難得聽你在外人面前夸我,我這心里頭,真是受寵若驚——”

    受字出口時,鳳霄就已身形一晃,朝他們飄過來。

    白衣人反應極快,當下抓著崔不去疾退,甚至隱隱將崔不去往前推了推,打算隨時用他來擋住鳳霄的攻勢。

    誰知鳳霄壓根就不打他的要害,反而將手伸向戴在他腦袋上的冪離。

    白衣人一驚,想要抓住冪離已是不及,頭頂一空,頓時冷風灌頂,冰涼縈繞。

    崔不去咳嗽兩聲,不掩詫異。

    鳳霄更是笑道:“原來這年頭和尚也這么不老實,不好好待在廟里敲木魚,還跑來搶玉膽,你家住持是哪位?等我好好與他說道說道!”

    月色在白衣人那顆光滑锃亮的腦袋上微微反光,鳳霄忍不住想起雞蛋,還是剝了殼的那種。

    正巧崔不去又咳嗽起來,鳳霄錯眼一看,對方仿佛也在借咳嗽掩飾笑意,不禁覺得這病癆鬼跟自己還是挺有默契的。

    白衣人被揭開冪離的瞬間,臉上閃過惱怒之色,但很快冷靜下來。

    “小僧居無定所,閑云野鶴罷了,法號賤名,不足掛齒?!?br />
    鳳霄哦了一聲:“原來是個野僧,那就不能自稱和尚,誰知道你是不是假借和尚身份逃過徭役,看來本座得帶你回去好好訊問才行!”

    他說罷就伸手來抓白衣人,后者十足警惕,在他剛剛開口說話時就已飄身后退,一退十來步。

    鳳霄卻緊追不舍,一躍而起,大有抓不到人不罷休的架勢。

    白衣人微微皺眉,他不怵與鳳霄交手,卻不想浪費時間,更不想暴露武功,讓對方看出自己的來歷,便在對方攻來之際,將崔不去往身前一推,直接推向鳳霄,他自己則轉身躍起,意圖離開。

    誰知一道黑影從天而降,長劍錚然作響,劃破長空,朝他迎面襲來。

    今夜月色明亮,云淡星稀,足以讓白衣人看清對方的面孔。

    赫然是方才被高寧劫持走,又去而復返的裴驚蟄!

    一個鳳霄已是難對付,再加上一個裴驚蟄,哪怕后者武功不足為懼,但蒼蠅在耳邊嗡嗡亂繞,也是夠讓人心煩的了,白衣人知道今晚注定無功而返,便不再戀棧,當即旋身避開劍光,直接借力踩住一根樹枝,斜斜往屋頂飄去,裴驚蟄再要去追,對方已是走遠了。

    “別追了?!兵P霄道。

    裴驚蟄從樹上落下,慚愧道:“屬下不力,沒能將高寧擒住?!?br />
    鳳霄:“他的武功遠勝于你,你能從他手中逃脫,已經是省了我去救你的工夫,我還得謝謝你才是?!?br />
    裴驚蟄一時竟弄不清郎君這話到底是貶損還是夸獎,想了一會兒,小心翼翼道:“多,多謝郎君贊譽,屬下愧不敢當?”

    崔不去:“他在嘲諷你,你以為他在夸你?”

    裴驚蟄:……

    鳳霄:“抱歉,這孩子有點傻,讓你見笑了?!?br />
    崔不去:“習慣了?!?br />
    裴驚蟄好容易忍住嘴角抽搐,詢問道:“郎君,方才那和尚,可需要我去查查他的身份?”

    鳳霄望向崔不去:“崔道長應該知道罷?!?br />
    崔不去:“我的確猜了一個人,但不知是不是?!?br />
    鳳霄:“說說?!?br />
    崔不去:“玉秀和尚?!?br />
    那是誰?

    裴驚蟄有點茫然,在腦海里搜索了一圈,也沒搜出江湖上何時出了這一號人物。

    崔不去道:“此人師承天臺宗智者禪師,極少在江湖上走動,是以不算江湖中人,他一般都待在貴人身邊,退居幕后,出謀劃策?!?br />
    聽見貴人二字,裴驚蟄隱隱察覺了什么,但又不好問出口。

    鳳霄已道:“晉王?!?br />
    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崔不去:“不錯?!?br />
    晉王楊廣,當今天子第二子,與太子楊勇,同為獨孤皇后所出,卻比太子更加活潑外向。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對比不會撒嬌耍癡的長子,自然是楊廣更加討父母歡心,這在朝中上下并不是什么秘密。

    裴驚蟄甚至聽到風聲,天子志在伐陳,統一南北,正物色統帥人選,皇后有意讓晉王為副帥,跟隨正帥出征,這一筆天大的軍功若到手,滿朝文武誰還敢說晉王只是自小被帝后溺愛的頑蠻小兒?只怕到時候晉王功勞煊赫,還要更甚于太子殿下。

    身為這樣一位貴人的謀士,玉秀和尚自然是前程似錦,混跡江湖,不如以后被封個國師當當。

    裴驚蟄倒抽一口涼氣。

    他自然不是害怕玉秀,而是忌憚玉秀背后的人。

    “晉王的人,他不知道解劍府嗎?為何會來蹚這趟渾水?”

    鳳霄:“那自然是因為他也想要玉膽?!?br />
    裴驚蟄:“為晉……為他家主人拿的?”

    鳳霄嗯了一聲:“這次玉膽失竊,解劍府任務失敗,失職在先,誰能先找到玉膽,誰就是帝后眼里的功臣,晉王想插一腳,并不奇怪。就連崔道長身后的左月局,不也忍不住下手了嗎?”

    崔不去:“聽不懂?!?br />
    鳳霄:“你裝傻裝得太敷衍了?!?br />
    崔不去:“那我下次裝認真一點?!?br />
    說罷,他露出微微驚詫的表情:“你在說什么?什么左月局,我聽不明白?!?br />
    鳳霄點點頭:“語氣欠佳,表情到位了?!?br />
    裴驚蟄:……

    咕的一聲,打斷這尷尬的沉默。

    崔不去坦然道:“我餓了?!?br />
    托方才棠梨幫他揉按肩膀的福,崔不去兩條胳膊恢復了些許力氣,鳳霄自己在下頭應該也踩住了石頭,否則以他晚上差點被卸了胳膊的遭遇,可能還真拉不住人。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