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70.第 70 章
    四處招搖的夾竹桃精。  先前因為幾樁案子, 裴驚蟄跟左月局的人打過交道, 深知他們不動聲色的難纏。

    裴驚蟄身在解劍府,對左月局的了解比旁人更多一些,他沒見過左月正使, 卻見過兩位副使, 一個秀雅纖纖, 如閨閣千金, 一個沉默寡言,似修行苦僧, 雖說解劍府與左月局本就是藏龍臥虎, 奇人輩出之地, 但像兩位左月副使這樣古怪的也是少見。

    更有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左月正使,裴驚蟄從來不曾親眼見過,但他無論如何,也沒法將那個比解劍府還要神秘莫測的地方,跟眼前這個病癆鬼聯系在一起。

    柔弱女子可能是武功高手, 沉默寡言的人也可能一招致命,但這個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崔觀主,會有可能也是左月局的眼線嗎?正因為身體不好, 又有道士的身份做掩護, 更方便隱姓埋名?

    裴驚蟄想了想, 道:“您是認為, 琳瑯閣在此拍賣, 江湖人士聚集, 左月局的人也有可能在此布下眼線暗中監視?但若他真在左月局,明知我們是解劍府的人,為何不表明身份?”

    鳳霄:“從前的紫霞觀可能跟秦妙語有勾連,但此人是在兩個月前才來到紫霞觀的,跟秦氏離開六工城,中間隔了四五年,我一直不認為他與案子有什么牽涉,但是兩個月前左右,朝廷正好下定決心,準備對突厥有所動作?!?br />
    裴驚蟄恍然:“所以您從頭到尾,只是想試探出他的來歷?但他若真是左月局的人,我們豈不是反而跟人家結了仇?”

    雖說兩家向來不和睦,但畢竟都是朝廷命官,大水沖了龍王廟,鬧得太僵也不好吧?

    鳳霄卻毫不在意:“結仇就結仇,恨我的人不少,多他一個也不多,你以為這次于闐使者出事,他們就不想橫插一腳,搶個頭功了?”

    他們雖身在邊陲,卻自有特殊渠道,源源不斷得到京城傳來的消息。

    數日前,天子百官正式遷居新都大興城,在此之前,百姓居民早已搬遷入內,原來的舊都歷經數代,狹隘逼仄,陰雨天氣時更是淤泥污水堵塞泛濫,是以楊堅登基之后,就下令在舊都旁另建新都,歷時僅僅不到兩年,新都便成,隋帝下令大赦天下,并應臣下之請,求購天下因戰亂而散逸的書籍,充國庫藏書,以免典籍失傳,致后人無緣得見。

    種種德政,顯示一派新朝氣象,明君作為,在這等情形下,楊堅決定對突厥用兵,徹底平息北方滋擾,沒有人會懷疑天子的決心,三省六部紛紛忙碌起來,連帶解劍府與左月局,也都各自領命,運籌帷幄,誰能在這樁事情上起到關鍵作用,大功就非誰莫屬,左月局一直想要壓解劍府一頭,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崔不去夢中不安,咳嗽幾聲。

    裴驚蟄看了他一眼,之前不知道他可能是左月局中人,倒沒覺得怎樣,如今再看,不由多了幾分同情。

    “那,屬下先將他的香毒解了?”

    鳳霄一臉你莫不是傻子的表情:“為什么要解?他既然死不承認,正好讓我用香毒拿捏他,他就算自陳身份,你也一口咬定是假的,別被牽著鼻子走,在六工城,自然得我說了算?!?br />
    裴驚蟄嘴角抽搐地應是。

    他早該知道,自家郎君不是什么心慈手軟的好人。

    ……

    就在鳳霄與裴驚蟄當著崔不去的面,肆無忌憚討論他時,身處病痛夢魘困擾之中的人卻渾然不知。

    崔不去正走在一條很長的路上,這條路沒有盡頭,但兩旁不時長出荊棘,從腳踝往上,緊緊將他雙腿纏住,他想要繼續往前走,就得用手將那些荊棘拔掉,為此雙手早已鮮血直流,但荊棘非但沒有變少,反而越來越多。

    荊棘的刺扎入肉里,又因動作而加深傷口,腦海反射出陣陣抽痛,但崔不去面無表情,仿佛沒有痛感,依舊堅持將那些荊棘抓開。

    從小到大,他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到,無論付出多少代價,無論前路有多少困難,都無法攔住他,他現在就要往前走,走到路的盡頭,看一看那里有什么。

    那些荊棘終于拗不過他,敗下陣來,化為灰燼紛紛消失,崔不去沒有去看自己鮮血淋漓的手,因為在他眼前忽然出現一座宅子。

    這是一座有著數百年歷史的老宅。

    在大隋立國之前,北方動蕩,幾經易主,宅子的主人卻屹立不倒,家族開枝散葉,繁衍生息,成為天下人也無法小覷的一支。

    崔不去終于停住腳步。

    宅子大門緊閉,臺階上卻站著兩個人,一人須發皆白,威嚴肅穆,一人則將近而立,蓄著短須,年輕許多,懷中還抱著一個襁褓,正對著老人說話。

    “阿爺,您給他起個名字吧!”年輕人如是說道。

    老人冷道:“隨意喚他阿大阿二,也就罷了?!?br />
    年輕人懇求:“阿爺,看在他父母雙亡的份上,您就不能網開一面嗎!”

    老人:“他這般孱弱,只怕活不過幾年就去了,起了名字又有何用?”

    年輕人:“……哪怕這樣,將來,不也是一點念想嗎?”

    老人哼道:“既已父母雙亡,這世上還有誰會念他?”

    年輕人:“我會?!?br />
    二人僵持許久,老人終于道:“我腳下是石階,便給他起名為階吧。石階萬人踩,賤名好養活?!?br />
    “阿爺,那族譜——”

    “他不配?!?br />
    他不配。

    這三字穿越重重疊疊的迷障云霧,直直傳入崔不去耳中。

    聲音飽含歲月滄桑,卻依舊帶著不容置疑的權威,與這座老宅里的朽木一樣,陳腐近乎敗壞,偏偏又不甘心就此隱退,仍然想要占據一席之地,掌控別人的命運。

    石階萬人踩,賤名好養活。

    崔不去忽然冷冷笑了一聲。

    笑聲驚動了老人與年輕人,他們轉頭循聲往來,卻瞬間被迷霧籠罩,順勢卷走。

    一切歸于黑暗。

    深淵隱藏在平靜之后,從未離開過,但這么多年來,他已經一步步走到了比深淵更險峻之處,足以俯瞰蔑視深淵的存在。

    胸口傳來劇痛,血腥之氣隨即涌上喉頭,他禁不住想咳嗽,卻咳出滿嘴的腥膻。

    人也跟著清醒過來。

    眼皮酸澀腫脹,些微光線都能令眼睛流淚,崔不去緩了好一陣,才看清眼前的紗帳。

    一張俊美的臉忽然取代床帳,躍入視線之內。

    “你醒了?!兵P霄俯視他?!案杏X如何?”

    崔不去懶得回答,又合上眼,閉目養神。

    鳳霄自顧自道:“你身上的奈何香,已經延緩發作了,但沒有徹底解開,兩日之后又會發作,如果你愿意乖乖聽命于我,我自然可以考慮幫你解毒。如何?”

    崔不去緩緩睜眼,啞聲道:“我有拒絕的余地么?”

    鳳霄:“沒有?!?br />
    那還問他作什么?崔不去翻了個白眼。

    鳳霄仿佛沒看見他的白眼,又問了一遍:“如何?”

    崔不去:“我不會武功,幫不了你什么?!?br />
    鳳霄笑吟吟道:“你不是出身方丈洲琉璃宮嗎,聽說那地方出來的人,熟掌武林典故,江湖名人。琳瑯閣拍賣,我正需要有個人,幫我認一認各路人士?!?br />
    崔不去沉默片刻:“可以,但我有個條件?!?br />
    鳳霄:“解毒不行?!?br />
    崔不去咳嗽起來:“……我想喝水吃飯,你他娘的連水都不讓我喝,還想讓我做事?”

    他瞪著眼前的白粥和一碟腌菜,差點維持不住自己臉上的表情。

    鳳霄還在一旁“慈愛”道:“吃啊,怎么不吃?”

    崔不去緩緩道:“雖然貧道如今是階下囚,任由你搓圓捏扁,但畢竟你還要讓我做事,我如今大病未愈,你就讓我吃這個?”

    鳳霄奇道:“吃這個有什么不好?你也知道你虛不勝補,太好的東西,我怕你消化不了,明天又起不來?!?br />
    崔不去:“我不要山珍海味,一碗鮮菜羹,總是有的吧?”

    鳳霄:“不好意思,家里窮,還真沒有?!?br />
    崔不去:……

    他是真想把這碗粥直接倒扣在對方頭上,再把這碟腌菜糊在那張欠揍的臉上。

    鳳霄不知道崔不去在想什么,但肯定不會是什么好念頭,他既不著急,也不肯走,甚至還覺得對方隱忍的反應很有趣,生怕對方不發火似的,在旁邊走來走去,看看窗邊的花,翻翻架子上的書,就等著崔不去什么時候拍桌而起,大聲表明來自左月局的身份。

    但等來等去,對方非但沒有發作,反而默默捧起碗,夾起腌菜送粥入口。

    鳳霄覺得自己不會看錯,這位崔觀主的脾氣算不上好,初次見面時自證清白的無辜,也掩飾不了皮相下的不耐,只是沒想到對方多病的軀體下竟是一副銅皮鐵骨,連奈何香也奈何不了他。

    這等人物,哪怕不會武功,也必然在左月局中有一席之地。

    鳳霄越發起了興趣。

    崔道士細嚼慢咽,一碗粥吃了大半個時辰,鳳霄也沒催他,在旁邊一直等到對方放下碗筷。

    “敢問閣下有什么需要效勞的?”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