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35.第 35 章
    蘇醒當然不想與鳳霄閑話家常, 更沒興趣與他一較高下,對他來說, 現在最要緊的是先脫身,再論其它。

    他在盧家潛伏多年,一身武功非但沒有落下, 比起當年從高句麗出來, 又更進一層,當下深知被擒住便只有死路一條, 是以不顧一切, 拼著招招殺機, 也要將鳳霄逼退。

    裴驚蟄將手中長劍拋向鳳霄, 后者輕松接住,將蘇醒殺來的軟劍一絞, 劍鋒內力震蕩, 蘇醒略遜一籌,手腕不自覺一麻, 手中軟劍跟著微微一抖,立時被對方的長劍蕩開。

    他見勢不妙,立時轉身提氣便逃,身形若羽鶴高翔,乍看十足瀟灑優美,饒是喬仙也忍不住訝然道:“他這輕功底子扎實, 不像高句麗一脈?!?br />
    “高句麗的輕功路子是如何的?”裴驚蟄接腔詢問。

    喬仙面若冰霜, 閉口不言了。

    裴驚蟄撇撇嘴, 有點委屈,心說給你家尊使下毒的不是我,綁著他到處跑的也不是我,都是當人家手下的,我也是聽命行事啊,怎么就光針對我了。

    回答他的卻是崔不去:“高句麗人與扶桑人走得近,武功一脈相承,他們的路子講究詭異莫測,要么暗中潛伏,以求致命一擊,要么以快打快,速戰制敵,很少走這種輕靈的路子。這種輕功,一般多是女子去練?!?br />
    裴驚蟄恍然:“難道是秦妙語教他的?可他還把秦氏給出賣了!”

    喬仙冷笑一聲。

    難得她沒開口說話,裴驚蟄也能瞬間意會她的弦外之音:譏笑世間男人不過都是這樣的薄情寡性之輩。

    裴驚蟄忍不住道:“他們倆本是同一條船上的人,秦妙語撇開蘇醒,獨吞玉膽,現在蘇醒出賣她,不過是狗咬狗!”

    喬仙冷冷道:“秦妙語自然不是什么好鳥,蘇醒對盧幽娘都能如此,出賣區區一個秦妙語,又算得了什么?”

    提及盧幽娘,裴驚蟄下意識望向棺木,閉嘴了。

    幾句話的工夫,蘇醒身形起落,已經快要躍出盧宅,遠走高飛。

    他正奇怪后面沒有傳來追擊的動靜,就見眼前一花,肩膀劇痛,人也不由自主往下重重跌落在地上,饒是他手中劍花璀璨,依舊難挽敗局。

    落地的那一刻,穴道隨之被點主,蘇醒看著鳳霄站在自己面前,挫敗地閉了閉眼。

    “要殺要剮,只求給個痛快!”

    鳳霄:“印信?!?br />
    裴驚蟄會意,上前從蘇醒懷中搜出剛才被他拿走的那枚印信,捧給鳳霄。

    鳳霄:“崔道長的話,就等同我的話,如果你給的地方能助我們找到人,解劍府自然會遵守諾言,對你從輕發落?!?br />
    蘇醒有些難以置信地抬起頭,似乎沒想到鳳霄居然會說話算話,那頭盧緹卻不顧自己脖子還在流血,沖過來對他就是一耳光,打得蘇醒猝不及防,腦袋直接偏向一邊,臉頰高高腫起。

    “把幽娘的命還來!”盧緹咬牙切齒,面容猙獰,恨不得當場把人掐死,卻被裴驚蟄拉開?!澳銈儎e攔著我!”

    “你們還是先好好操辦盧氏的后事吧,此人自有解劍府料理?!迸狍@蟄說罷,一掌劈向盧緹后頸,將他打暈,讓盧家下人把人帶走。

    此事雖了,案子卻還不算完結。

    “我已幫鳳府主將盧家的事情解決,又助你擒住蘇醒,不知鳳府主打算什么時候履行你的承諾,將佛耳的人頭提來見我?”崔不去懶得與他客套,單刀直入問道。

    鳳霄拍拍額頭,似剛剛想起:“忘了告訴你,我剛才過來的路上,正好遠遠瞧見佛耳,他似乎是往你們住的宅子而去了,若我沒記錯,阿波可汗派來的使者,好像也住在那里吧?”

    喬仙臉色一變:“你剛才為何不說!”

    鳳霄無辜道:“剛才你們又沒問,我這不是忙著擒拿蘇醒,無暇旁顧么,此時方記起,你們現在趕過去,也許還來得及!”

    崔不去看了喬仙一眼,后者會意,二話不說轉身便疾奔而去。

    “鳳二府主就是這樣踐諾的?”崔不去冷笑。

    鳳霄笑吟吟道:“我說幫你殺了佛耳,又沒說幾時殺,現在殺也是殺,以后殺也是殺,怪只怪你當初沒說清楚,現在再想加條件,可不得重新談過了?”

    崔不去:“你的條件?!?br />
    鳳霄:“與阿波使者談判之功,我要分一半?!?br />
    崔不去想也不想就道:“沒門!”

    “那就沒法子了?!兵P霄遺憾地嘆了口氣,“你也聽見了,崔不去才是你們要找的人,這回可別殺錯了?!?br />
    崔不去:???

    鳳霄話音方落,屋頂上隨即出現一個人。

    對方一躍而下,出刀如風,目標直指崔不去!

    他身邊兩個人,長孫菩提早走一步,喬仙剛才也去追蹤佛耳了,一時之間竟無人可護住他。

    只聽得鳳霄在旁邊涼涼道:“此人是佛耳之徒頌吉,武功雖然不算高,但殺一個你,還是綽綽有余的?!?br />
    說時遲,那時快,刀風直面而來,眼看就要當頭斬下,裴驚蟄臉色大變,他倒是沒有鳳霄那般鐵石心腸,但以他站的位置,想要沖過來救人已是不及,能救崔不去的,唯有一個鳳霄。

    千鈞一發之際,崔不去大聲道:“談判之功分你一半!”

    “早這樣不就好了?”鳳霄笑道,人隨聲動,瞬間到了崔不去身旁。

    他袍袖一揮,還未如何動作,頌吉就覺一股大力涌來,人就不由往后跌倒,隨即被裴驚蟄拿住。

    此人原是佛耳座下的小弟子,入門最晚,武功最低,卻最得佛耳喜愛,此番佛耳來中原殺與阿波使者談判之人,順便也將這小徒弟帶上,本意是想讓他跟著來中原歷練一番,先時都將他安置得遠遠,只讓他跟蹤阿波使者,未讓他輕易涉險,不過頌吉年輕氣盛,立功之心也蠢蠢欲動,雖奉師父之命暗中埋伏,卻在聽見鳳霄與崔不去對話時,沉不住氣跳出來,想將崔不去拿住。

    誰知鳳霄此人反反復復,前一刻還冷眼旁觀崔不去死活,下一刻又出手相救,頌吉恨得咬牙,奈何一朝露面已經失了先機,直接就被拿下。

    鳳霄沒把頌吉放在眼里,依舊談笑風生:“君子一言,快馬一鞭,去去啊,你堂堂左月局之尊,最好也別干毀諾之事?!?br />
    言下之意,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大家互坑,誰也占不了誰的便宜。

    崔不去:“我不是君子,不過答應過的事情,自然會兌現,不過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喬仙不是佛耳的對手,你要與我回去,幫我殺了佛耳?!?br />
    鳳霄笑瞇瞇道:“方才我誆你的,我根本沒在路上看見佛耳。你想知道他的下落,不妨問問他的徒弟,有此人在手,不愁他師父不上門?!?br />
    崔不去:……

    鳳霄:“你也坑過我幾回,咱們算是扯平了吧,不如握手言和?!?br />
    崔不去心道扯你娘的平,但他面上卻點點頭,頗為贊同:“對,扯平了?!?br />
    兩人相視一眼,都露出驚人相似的皮笑肉不笑。

    裴驚蟄嘴角抽搐:……這真是夠了!

    鳳霄:“此間事了,本座先去找秦妙語的下落,去去可要同行?”

    崔不去:“今夜我會與阿波使者談判,鳳府主若有意,不妨前來旁聽?!?br />
    鳳霄這一聽是真要合作分功的意思,不由有點意外:“我還以為你會算計一番再同意?!?br />
    崔不去冷笑:“我像這么不干不脆拖泥帶水之人嗎?”

    鳳霄拱手一笑:“倒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br />
    盧幽娘之死真相大白,但對盧緹夫婦而言,被一個扮作親人的高句麗人在身邊潛伏數年,還害了寶貝女兒的性命,他們的感受并未比以為盧幽娘自殺溺亡時更好受一些,李氏從昏厥中醒來之后,更是捶胸頓足,后悔不迭,但盧幽娘躺在棺木之中,早已不可挽回。

    盧幽娘九泉之下,不知會否為自己錯看了人而懊悔。

    世間最痛楚之至,莫過于時光無法倒流,破鏡難圓,覆水難收。

    盧家上下愁云慘霧,鳳霄與崔不去也沒多作停留,各自在盧家門口分道揚鑣。

    崔不去忽然啊了一下,叫住鳳霄:“我剛剛想起一事,與你有關,不知當說不當說?!?br />
    鳳霄看他滿臉的故作為難,心里升起不詳的預感:“那就別說了?!?br />
    崔不去仍舊道:“我剛剛察看尸體,將手探入盧幽娘口中,手上沾了點她生前吃過的綠豆糕,后來忘了擦干凈,就從裴驚蟄手中接過你的印章,我記得你似乎是愛潔之人?實在是過意不去?!?br />
    鳳霄:……

    裴驚蟄愣是沒從崔不去臉上看出半點過意不去的樣子,但他卻看見鳳霄的臉色生生變綠了。

    崔不去也沒傻到留在原地等人算賬,說完一溜煙就不見了,身手之敏捷,速度之快,完全沒有半分此前走一段路都要咳嗽半天的虛弱多病。

    裴驚蟄看了看鳳霄的臉色,小心翼翼道:“郎君,那咱們,是先去找秦妙語,還是……先回去沐浴更衣?”

    “找,人?!眱蓚€字從鳳霄牙縫里蹦出來。

    裴驚蟄毫不懷疑秦妙語可能要倒大霉。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