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29.第 29 章
    鳳霄聽罷,眼角飛起,似笑非笑。

    “真是不巧,左月副使我正好都見過,一男一女,你可別說你就是其中之一?!?br />
    語氣飽含“你繼續編,看你怎么編”的意味。

    崔不去:“你怎么知道你見到的長孫菩提就是真正的長孫菩提?”

    鳳霄:“哦?”

    崔不去面不改色,隨口胡謅:“狡兔尚且三窟,更何況是左月局,我等為朝廷辦事,時常需要行蹤身份隱秘,用一兩個替身也很正常,畢竟我是靠腦子混口飯吃,不像風府主這樣武功高強,可以任意妄為?!?br />
    鳳霄懷疑他在諷刺自己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但崔不去的語氣又很平淡尋常,令人挑不出毛病。

    “那么,你們左月局正使是何人,姓甚名誰?”

    “我也從未見過,此人沒有在人前露過臉,每次都在陰暗小屋的屏風后面與我們說話,聲音有些蒼老,應是上了年紀了?!贝薏蝗埧诰蛠?,說得跟真的似的。

    鳳霄皺眉沉吟,心說難道是皇后身邊那位深得信任的鄭內侍?

    “聲音可還陰柔?”

    崔不去:“除蒼老之外,無甚特別?!?br />
    鳳霄嘆道:“崔道長一表人才,智謀無雙,可惜上頭還壓著個人,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這處處受人掣肘,終究是不如自己作主來得痛快??!”

    兩人身處如此環境,仍不忘互懟。

    崔不去:“可不是嗎,就跟鳳郎君一樣,上面也有個刑部尚書?!?br />
    鳳霄笑道:“刑部尚書形同虛設,說到底,我這解劍府,與左月局終究不同,皇后固然與天子并稱二圣,但說到底,這天下還是一個人的,你在那個人手底下,跟在那個人的妻子手底下,終究有所不同。依我看,你那副使,不當也罷,不如到解劍府來,我予你四府主之位,又許你生殺予奪之特權,但凡左月局能給你的,解劍府能給你,左月局給不了你的,解劍府也能給你?!?br />
    崔不去奇道:“我既然是左月副使,在解劍府也要在你之下,你能給我的,與左月局有何不同?”

    鳳霄:“那自然不同,一個糟老頭子擋在你前面,怎如我這般風姿卓越天縱奇才來得賞心悅目?”

    崔不去:……

    鳳霄:“你日日看著我,心情也會變好,心情既好,身體自然不藥而愈,這難道不是大大的好處?”

    崔不去沉默片刻,忽然道:“鳳二府主,你的確是我見過最好看的人?!?br />
    鳳霄挑眉:“那是自然,你如今才意識到么?”

    崔不去誠懇道:“但你也是我見過最厚顏無恥之人?!?br />
    鳳霄哈哈一笑:“天下間能成大事者,豈有面薄如紙的?所謂顏面,只會作繭自縛,令自己寸步難行,單是看那佛耳,明明打不過我,還非要說是我不專心,自己給自己一個臺階,就足見此人過分愛惜名聲,無論在武道還是在富貴權力追求上,都很難達到巔峰。沙缽略座下若只有這么些人,恐怕也難成大事?!?br />
    崔不去道:“據我所知,佛耳雖然號稱突厥第一高手,但近年來,突厥高手輩出,已經故去的狐鹿估暫且不提,東突厥的處羅侯自己就是不世出的高手,還有阿波可汗座下,也有一個叫耶樓和的人,貌若女子,武功卻極為狠辣,路數不同尋常,這些人都是不可小覷的強……”

    鳳霄正聽得認真,就聽見敵字還未說完,對方已經咳嗽起來。

    雖然崔不去捂住嘴巴,但咳嗽聲依舊從指縫里流瀉出來,很快就壓抑不住,越發劇烈,如果不是兩個云海十三樓的人被鳳霄放倒,現在他們肯定早已被發現了行蹤。

    伴隨著咳嗽,噬骨般一抽一抽的痛楚開始從體內某一點擴散開去,很快就蔓延到全身各處,從指尖到五臟六腑,乃至太陽穴都開始發疼,這是奈何香發作時的癥狀,而他身體本身的虛弱則加重了這種情況,以至于每次毒發時都需要忍受比常人更多幾倍的痛楚。

    但即使是如此,崔不去居然也沒有發出咳嗽聲以外的呻|吟或痛呼。

    解劍府不是沒有對人用過奈何香,鳳霄就曾親眼見過一個武功高強的人在奈何香的折磨下痛哭流涕,有問必答,意志徹底崩潰,就算最后解了毒,心志也已耗損大半,身體慢慢也跟著被拖垮了,不是廢人,勝似廢人。

    但沒有半點武功的崔不去,毒傷在身,卻還能跟著他跑遍大半個六工城,忍到此時方才發作。

    說到底,對方是左月局的人,不是勢不兩立的敵人,用奈何香來對付他,是不是過了一點?

    生平頭一回,鳳霄鳳二府主自我反省了那么幾息的工夫。

    但他很快就將這種無用的情緒推翻,并且認為是自己同樣中毒受傷,才會同病相憐。

    “我身上還有奈何香?!彼麑Υ薏蝗サ?。

    “……不需要?!贝薏蝗⑸眢w縮作一團,減少受寒,以此汲取更多的暖意。

    奈何香沒有解藥,唯一的解藥就是自己熬過這無盡漫長的痛苦,讓毒性自行消失,排出體外,練武之人可以用內力將毒性暫時壓制住,另外一種緩解的辦法則是以毒攻毒,用奈何香將毒性壓下去,雖然壓制過后,下一次發作必然會引發更強烈的痛苦,但中毒之人往往都會飲鴆止渴,都寧可追求眼前一時的安寧,選擇性忽略更長遠的危害。

    鳳霄不以為然:“洞中陰冷潮濕,你本來也已疲憊不堪,發作起來會比以往更強烈,識時務者為俊杰,下次毒發你盡可待在暖玉溫香之地,總比現在舒服多了?!?br />
    崔不去只覺額頭越來越熱,意識開始陷入混沌,連帶對方的聲音,也仿佛隔了一層,不甚明晰。

    “只要踏出第一步,就會有第二步,想要徹底解決,最好的法子就是連第一步都不要踏出去?!彼p眼緊閉,眉頭緊皺,與那無休止的疼痛作抗衡,猶能自嘲一笑?!氨冗@更大的痛苦我都受過,這已經……不算什么?!?br />
    鳳霄眉頭微挑,正想細問,卻聽見外頭嗚嗚作響,本已轉小的風聲忽而又大了起來,夾著雨雪從洞外潑入,霎時一陣冰冷刺骨,一張嘴就是一大口冷風灌入,立馬牽動肩膀上的毒傷,他也跟著咳嗽起來。

    咳嗽一開始,好像就再也停不下來,長夜漫漫,兩人各占一塊地方,咳嗽聲此起彼伏,倒像是在一唱一和。

    虎落平陽被犬欺,只差外面再來上一聲狼嚎了。

    這個念頭剛起,仿佛為了應和他,鳳霄還真聽見風雪之中的山崖上隱隱有狼嚎傳來。

    他抽了抽嘴角,看向咫尺之距的崔不去。

    鳳霄:“喂?!?br />
    崔不去全身僅存的清醒都用在與毒性拉鋸上,壓根沒空理他。

    鳳霄咳嗽兩聲:“我也受傷了,要不你過來一點,我們挨緊些,還能取暖?!?br />
    崔不去勉強睜開眼,蹙眉想了想,才遲鈍地將他的話傳送入腦。

    “滾過來?!彼?。

    鳳霄:???

    他見崔不去一動不動,想想對方估計也的確是沒什么力氣了,只好紆尊降貴挪了一下身軀,將對方攬入懷中,心里悲憤地想道:本座他娘的到底怎么會淪落到這種處境的?

    說一千道一萬,這全都是因為一個人。

    裴、驚、蟄。

    ……

    裴驚蟄站在盧宅門口,一連打了三個噴嚏。

    他來不及思考自己是受涼得了風寒,還是有人在念叨他,因為他也遇到了一件意外。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