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16.第 16 章
    崔不去說罷,便捂嘴咳嗽起來。

    咳嗽一聲接一聲,越發厲害,他不得不彎下腰,后背咳得微微震顫起來,如同在風中苦苦堅持的霜竹。

    紫霞觀在六工城這兩個月名聲鵲起,固然今日在場的并非個個都是本地人,但也有認識崔不去的,當下就大聲道:“崔觀主,你這是怎么了,可需要幫忙?”

    “光天化日之下竟還有這等骯臟不堪的齷齪事,崔觀主,你快快下樓來,我們這就去報官!”也有人應和道。

    崔不去咳嗽幾聲,苦笑道:“這位是解劍府的鳳郎君,奉命前來調查于闐使者一案,他非說我與案子有關,將我強扣下來,你們便是去找縣令,也是無用的,多謝你們的好意,我方才只是……實在忍無可忍罷了!”

    他剛才咳得厲害,雙目涌上生理性淚水,但沒有人關心原因,所有人只看見崔不去面色虛弱,淚盈于睫的可憐模樣。

    就連對鳳霄抱有好感的林雍見狀,也忍不住懷疑起來:難道鳳霄表面上眼光高,實際癖好與眾不同,不單男女通吃,竟還專挑奄奄一息的病鬼下手?

    這樣一想,那鳳霄對自己視而不見,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

    林雍開始認真考慮自己是否也在鳳霄面前裝上一回西子捧心,但隨后崔不去道出鳳霄來歷,卻讓他微微一震。林家與宮內搭上線,林雍的消息遠較一般江湖人靈通,解劍府三個字意味著什么,自然也有所耳聞。自己先前不知鳳霄身份,竟還對他懷有非分之想,此時回想起來,難免有些不自量力的滑稽感。

    琳瑯閣拍賣被迫中斷,饒是中年人機變無雙,一時也有些愣住,不知如何反應,直到鳳霄哈哈一笑。

    “都說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我卻偏要兩全其美,令妹玉雪可愛,你又如此聰明,將你們都收了又如何?以解劍府在天子面前的地位,區區小事,還不值得扯上王法!阿崔,你那妹子已經被我□□好了,現在就剩你了。你若肯跟我,保管從今往后,讓你吃香喝辣,絕不委屈!”

    他對崔不去露出邪笑,仿佛崔不去真有那么個妹子,已經被鳳霄納入房中,收為禁臠。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不就是破罐子破摔嗎,誰又怕誰?崔不去冷笑一聲:“可你這是正經喜歡人嗎?我妹妹與我說,她和你在一起時,你總有些不可告人的嗜好,非但喜歡脫光了讓她用鞭子抽你,還要抽得越疼越好,若是她抽得不夠疼,你便將她折磨得死去活來,這些事情,只怕你都不敢讓外人知道吧!”

    滿堂嘩然。

    裴驚蟄:……

    他已經完全麻木了,面無表情看著這兩個人互相詆毀,將對方的名聲往死里糟蹋。

    林雍更是張大了嘴巴,一臉吃驚。

    他心道,沒曾想鳳霄儀表堂堂,私底下竟有那樣的嗜好,反觀自己,雖說斷袖之癖不足為外人道,但起碼在其它方面還是正常的……

    鳳霄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覺得自己反應已經夠快,對自己也夠狠,沒想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憑空居然冒出一個崔不去,比他還要狠。

    二人面面相覷,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鳳霄決定暫時休戰,料理正事。

    他撣撣袖子,對中年人道:“此乃鳳某私事,不勞各位關注,若有疑慮,可自行前往解劍府。今日拍賣還未結束,總不能如此草草了事吧?”

    中年人如夢初醒,忙道:“是,這塊美玉花落誰家還未可知,請各位貴客入座!”

    崔不去重新坐下,神情悠然平靜,他現在落入鳳霄手中,雖然是意外,但也是他布下的一個局,自己既然也是局里的棋子,就不可能提前脫身,但能惡心一下鳳霄也好。

    眾人被方才的插曲干擾,似乎還有些回不過神,玉膽后續沒有人再加價,自然而然就落入鳳霄手中,在那之后還有幾件珍寶面世,同樣被人爭相競價,鳳霄卻沒有再參與,只等拍賣結束,帶著裴驚蟄與崔不去,就離開了琳瑯閣,回到秋山別院。

    “崔觀主這張嘴真是厲害,三言兩語就壞了我們郎君的名聲!”裴驚蟄回想剛才席上一幕,猶有些忿忿,他口舌不如鳳霄靈便,當時那種場合,自然也想不出更厲害的話來反駁,若是當眾對崔不去出手,反而更加落實了崔不去的話。

    崔不去面色平淡,沒了剛才故意作出來的疾言厲色,收斂了一切氣勢的他坐在那里,平靜如遠山淡云。

    “我身上還有你們下的奈何香,說兩句話出出氣,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吧,我方才沒有當眾吐血以示所言非虛,已經是給你們面子了?!?br />
    裴驚蟄大為不快:“那你倒是吐一口血給我看看!”

    話音方落,只見崔不去張口一咳,唇邊鮮紅流淌,衣服上立時多了斑斑痕跡。

    裴驚蟄:???!

    他嚇了一大跳,當即就一蹦三尺高,還差點沖上去看看崔不去有無大礙。

    鳳霄輕飄飄的聲音傳來:“傻子,那是桑葚汁?!?br />
    他定睛一看,那紅色果然不是人血的暗紅,而是紅中帶紫。

    裴驚蟄:……

    崔不去抬袖,淡定抹去唇邊汁水,沒有半點被揭穿的尷尬。

    “不小心嗆了一下?!?br />
    裴驚蟄眼角抽搐不已,他想起來了,之前琳瑯閣內,侍女送來幾樣果飲,崔不去就要了桑葚汁,但剛才在席上喝的桑葚汁,對方能含在口中直到現在才吐出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鳳霄笑道:“去去啊,我現在是越看你越順眼了,你真的不考慮一下解劍府嗎,四府主虛席以待,我君子一言,駟馬難追?!?br />
    崔不去:“君子一言,你是君子嗎?”

    鳳霄:“那好吧,就算我不是君子,小人一言,起碼也能頂得上兩匹馬吧?還是說,你在左月局中的身份,其實遠比我想象得還要高?”

    崔不去:“我已經說了,我從未聽過左月局?!?br />
    鳳霄:“好吧,那我們來說說這玉膽?!?br />
    他讓裴驚蟄將拍回來的玉膽放置在桌上。

    日光下,玉石流瑩,光彩照人,他們幾乎能從玉色輝映中窺見自己的倒影。

    “方才競拍的,連我在內一共六人,你知道他們的身份嗎?”

    崔不去嗯了一聲:“雁蕩山莊,林雍。于闐富商,周佩。博陵崔氏,崔皓。高句麗人,高寧。安陸張家,張映水?!?br />
    他似乎早就料到鳳霄會有此一問,不必思考就一口氣報出人名來歷。

    鳳霄:“那你覺得,其中誰最可疑?”

    裴驚蟄本以為崔不去會回答“我如何知道”之類的,誰料他這次卻異常配合。

    “周佩,他父親是突厥人,據說與沙缽略可汗座下第一高手佛耳,是堂兄弟。以及,那個高句麗武者,高寧?!?/div>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