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雙 > 2.第 2 章
    在這樣的天氣里,想調查已經發生了一個晚上的案子,無疑非常困難。

    此處離六工城很近,于闐國使者前來大隋朝貢,半途被殺,消息傳回城中,縣令嚇得不輕,生怕擔上干系。

    正好這時京城又來了人,對方奉天子命,前來接送于闐使者,誰知人沒接到,卻趕上這么一樁兇案。

    六工縣令戰戰兢兢,伏低做小,只求將燙手山芋送出去,讓他意外的是,這位從京城遠道而來的貴客看起來難相處,卻沒二話,接過案子,立馬就帶人出城來察看。

    縣尉劉林抬起頭,看著風漸止,雪漸停,不由長長出一口氣。

    作為六工縣的縣尉,于闐使者死在城外,朝廷追究下來,他肯定難辭其咎,思來想去,也不知道哪路賊匪如此膽大包天,竟連別國使者都敢劫殺。不過話說回來,這幾年也沒聽說過六工城附近有特別囂張的匪寇,那些小打小鬧的飛賊,都不敢在城外為患……

    他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跟在后面翻看尸體。

    捕役們七手八腳,把周圍積雪清掃大半,橫七豎八的尸體逐漸露出,大部分都是像剛才的死者一樣,喉嚨一刀斃命。

    只有馬車里的華服男人,是胸口被利刃貫穿而死。

    劉林隨手撿起半插在雪地里的長刀察看,忽然驚呼一聲:“突厥長刀!”

    “這里也有一把突厥長刀!”又一名捕役喊道。

    刀刃卷起,殘血猶存,這是一把已經殺了許多人的刀。

    難道真是突厥人干的?!劉林很震驚。

    他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誰都知道突厥與大隋雙方戰火一觸即發,邊境時常枕戈待旦,不敢松懈,突厥人對于闐小國意圖投靠隋朝不滿已久,此時在大隋境內殺害于闐使者,肯定令于闐人怨恨大隋,從而挑撥兩國關系。

    劉林的想法代表了絕大多數人的想法。

    到此為止,案子已經差不多可以被定性了,但劉林忍不住為接下來的善后頭疼:突厥人在這里出沒,說不定也潛入城內了,最近琳瑯閣要在六工城分號舉行一年一度的拍賣,天下富貴閑人,江湖三教九流,都不約而同往這里匯聚,這時候再出一樁涉及于闐使者的兇殺案……

    他幾乎可以預見自己接下來的處境,只要一頂辦事不利、讓突厥人潛入境內殺害于闐使者的黑鍋扣下來,就能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想到自己可能很快會失去縣尉的位置,劉林就覺得眼前一黑,手腳發軟。

    貴人的手下,剛才那個姓裴的年輕人,正從翻倒的車廂內鉆出來,懷里還抱著一個八寶小柜。

    這種八寶小柜,是近年來從京城開始流行起來的款式,小巧玲瓏的三層,拉開之后里面又有八格,可以放置胭脂水粉和各式蜜餞零嘴,放置在車廂內很是方便,因而深受婦人喜愛。有些顯貴人家的女眷,其八寶小柜更是極盡奢華,不僅裝飾玳?,旇?,還鑲嵌寶石玉珠,已然從實用器具變成互相攀比炫耀的珍貴擺設。

    裴驚蟄懷里抱著的八寶小柜,雖然沒有京城那些看起來珠光寶氣,但也是上好木料打造雕刻的,細看還是身著于闐服飾的女子在舞蹈,充滿異域風情。

    三層抽屜被一一拉開。

    第一層放著桃干杏干等蜜餞,第二層則是頭面首飾,第三層打開時,乍一看黃澄澄的,劉林近前一看,才發現那是些女子用作貼面的花黃,星月魚蟲,用金箔剪成。

    看來這個車隊里有女眷,劉林心想。

    這也正常,據說于闐使者是于闐貴族,出使別國,哪會不帶上幾個美妾艷婢?只可惜他們還未來得及見到大興城的繁華,就已經命殞半途了。

    “找找在場有沒有女子尸首?!迸c此同時,男人也發話了。

    他一開口,眾人自然要聽從,都紛紛下馬搜尋。

    原本那件披在男人身上,價值不菲的大氅,此時卻被孤零零扔在雪地里,劉林心疼地看去一眼,暗自嘀咕幾句,勉強提振起精神跟著搜查起來。

    這個車隊,除了騎馬的隨從侍衛之外,共有四輛馬車,一輛專供于闐使者使用,一輛裝著車隊補給,一輛裝著準備呈奉隋帝的貢品,還有一輛小車,應該是于闐使者的侍女所坐,因為眾人就在那輛小車旁邊,又發現了兩具被掩埋在雪下的女性尸體,頸部同樣被一刀斃命,氣絕多時。

    兩名侍女頗有幾分姿色,劉林揣測她們應該就是于闐使者的婢女兼房中人了。

    卻見男人忽然彎腰湊近,鼻尖貼著其中一名死去的侍女,幾乎要親上去一般,俊美側顏映著雪色流光,旁邊還有張泛著青黑色澤的死人臉,劉林只看得毛骨悚然。

    男人卻毫不以為意,薄唇依舊流連在尸體臉頰,一路往下,甚至伸手去解開對方沾滿血跡的衣領,怎么看都像意圖輕薄的登徒子,連那個原本很淡定的年輕人,也禁不住微微變色,失聲道:“郎君!”

    “吵什么?!蹦侨诉拥?,又走到另一具女尸旁邊,蹲身低頭,在尸體已經被割開大半個喉嚨的脖頸處嗅了半天,終于再度出聲,“還有一個人,找?!?br />
    還有一個什么人?劉林一愣。

    男人不耐道:“馬車內的殘余香氣,跟這兩個女人身上的,不是同一種。還有一個女的,找出來!”

    眾人聞言,趕緊四下搜查,但最終只找出二十一具尸體,除了那兩個侍女之外,再無女尸。

    男人對劉林道:“留一隊人清理現場,把尸體都帶回去?!?br />
    這就完事了?

    于闐使者死在這里,于闐王肯定要追究,尸體一移走,等到雪融日出,什么證據都沒了,那案子他們還查不查?

    劉林一頭霧水,想問又不敢問,只好頻頻望向裴驚蟄,朝他作揖使眼色,無聲哀求。

    裴驚蟄嘆了口氣,撿起那件剛剛被他放在地上的大氅,認命當起那個挨罵的人:“郎君,我們這就走嗎,馬車和馬都不管了?”

    男人反問:“你告訴我,留在這里還能做什么?”

    劉林期期艾艾插嘴道:“兇器與馬車那些是否也一并帶回去,作為證物?日后于闐質問起來,我們也好有個證據?!?br />
    男人道:“馬車不必管,兇器帶回一把便可?!?br />
    他也不多作解釋,說罷大步流星上了馬,掉頭揚鞭,白衣灰馬瞬間疾馳而去,余下眾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邊境小城的捕役畢竟不如京城訓練有素,更不要說與解劍府相提并論,裴驚蟄只好留下來,交代劉林把現場處理好,分出一隊人將尸體與兇器運回城中,這才騎馬回到城中秋山別院。

    秋山別院位于六工城東南,背山面水,鬧中取靜,趙縣令妻家乃當地富戶,這座別院就是他妻子的嫁妝,每年新春休沐,他都會攜家眷在這里小住幾日。這次京城使者還未到,他就已經讓人將別院收拾好,待貴客一到,立馬便將人迎到這里來。對方若是住得舒服,說不定自己也能少幾分罪責。

    裴驚蟄的確挺喜歡這里,尤其現在冬雪未融,枝頭新綠,別院比京城又多了幾分雅致,每次走進來,心情就會變得很好。

    但他知道,鳳二府主現在的心情,卻不會太好。

    飛檐下銅鈴搖動,廊柱旁倚坐著剛才先行騎馬回來的男人,神態慵懶散漫,手指卻靈巧地將信箋卷作小卷塞入拇指粗細竹筒中。

    裴驚蟄忍不住放輕腳步,但對方睫毛微微一顫,眼皮略略掀動,已察覺他的到來。

    “派人去且末查一下,這個于闐使者隨身帶著什么人?!兵P霄將竹筒遞給裴驚蟄,道。

    且末是位于于闐和六工城之間的一座城池,名義上歸屬大隋,不過朝廷忙著對付突厥與南朝,暫時沒有在這個地方放太多心思。

    從中原前往西域,且末城都是必經之地,久而久之,那里就成了緩沖地帶,來自五湖四海的過路客商云集歇腳,解劍府早就在那里設了據點,方便收集傳遞訊息。

    裴驚蟄應聲接過竹筒,忍不住問:“這樁案子,您是不是有頭緒了?”

    鳳霄隨手從旁邊抄起一份文書丟給他。

    裴驚蟄手忙腳亂接住,打開一看,發現是于闐王親筆所寫,準備交由使者上呈給隋帝楊堅的金冊國書。

    上面清楚寫明這位于闐使者的身份,對方名叫尉遲金烏,是于闐王的侄子,于闐王在信件中表達了自己對天|朝的向往渴慕,希望兩國結為盟好,互幫互助,共同抵抗突厥。

    說白了,于闐王既希望大隋能幫他對付突厥人,又怕隋朝趁機將他吞并,一面討好,一面防備。

    金冊國書原本是呈給隋帝看的,但現在于闐使者已死,為了破案,國書也成了線索之一,自然要先過他們之手。

    尉遲金烏一行人被殺,對方卻不劫財不劫物,連國書也還在馬車內,安好完整。

    裴驚蟄瀏覽完畢,合上金冊,對鳳霄道:“郎君,于闐人死在大隋境內,一則可以滅大隋威風,二則令于闐與大隋生隙,這的確像是突厥人能干出來的事?!?br />
    鳳霄挑眉反問:“他們入境殺人,為何要用突厥長刀,如果用的是中原兵器,豈非更加死無對證,毫無痕跡?”

    裴驚蟄撓撓下巴:“突厥人向來行事粗暴,如此張狂也不奇怪,而且,現在突厥與中原磨刀霍霍,他們便是拿準了我們就算知道,也奈何不了他們?”

    鳳霄:“你就沒發現,那馬車之中,還少了一樣重要的東西?”

    裴驚蟄冥思苦想,最重要的金冊國書都在,還少了什么?于闐使者入朝進貢,隨身帶著的貢品也沒少……

    他靈光一閃,脫口而出:“禮單!剛才我找不到禮單!”

    鳳霄從喉嚨里哼了一聲,似覺得他還不算無藥可救。

    裴驚蟄早已習慣這位二府主的脾氣,見對方認同,已是受寵若驚,忙再接再厲道:“兇手拿走了禮單,莫不是順手偷了哪樣貢品,不想讓我們知道?可我們只要去信于闐王,不也能問個明白?”

    鳳霄道:“一來一去,浪費的工夫也足以讓對方做許多事情了。你將那個八寶小柜拿過來?!?br />
    裴驚蟄依言而去,不一會兒就把八寶小柜抱過來,將里頭三層抽屜一一拉出。

    鳳霄:“少了幾樣東西?!?br />
    裴驚蟄一愣,又往抽屜里看了好幾眼。

    他沒察覺少了什么啊。

    不過這話脫口而出,肯定又會挨罵,所以裴驚蟄老老實實道:“小人愚鈍,還請郎君指教?!?br />
    鳳霄倒沒再賣關子:“胭脂水粉?!?br />
    能跟在解劍府二府主身邊,裴驚蟄畢竟不是蠢人,略一思索就將前后聯系起來。

    “小柜里還有花黃,說明肯定少不了打扮妝容的胭脂水粉,但馬車內殘余的香氣,與那兩名侍女的香氣不同,說明此行還有另外一個女子,很可能就是尉遲金烏的寵妾,她被兇手擄走了?不,不對,抽屜沒有被亂翻,東西擺放很整齊,對方帶走的時候應該從容不迫……”

    說到這里,他一個激靈,恍然道:“難道兇手是那失蹤的女子?!”

    鳳霄攏了攏袖子,“她未必是兇手,但肯定與兇手有關,對方雖然用突厥刀,也未必就是突厥人。去查吧,三天之內,給我消息?!?br />
    裴驚蟄微微垂首:“是?!?br />
    ……

    三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日日懶覺,便覺漫長難熬,但若是有事可做,眨眼便過。

    裴驚蟄深知鳳霄性子,說三天就三天,絕不會多給一個時辰,所以鳳霄下令之后,他一面發出信鴿,一面派人快馬加鞭,前往且末城的解劍府據點了解情況,信鴿中途遇上風沙,有去無回,幸而他做了兩手準備,在第三天傍晚的時候,派出去的人終于有了回信。

    “說說?!兵P霄半闔雙目,沒去看他雙手奉來的信箋。

    裴驚蟄一五一十道:“尉遲金烏幾年前來過中原,在六工城遇到一名姓秦的良家女子,當下驚為天人,幾番追求之后,終于納其為妾,將她帶回于闐去。據說這秦氏在他身邊一直很受寵,連這次來中原朝貢,尉遲金烏也都把她帶上。車隊被滅口之后,唯一失蹤的女子,應該就是這名秦氏了?!?br />
    鳳霄:“就這樣?”

    裴驚蟄:“秦氏在于闐的行蹤起居,已經派人去查了,但畢竟距離遙遠,一時難有回音,不過屬下倒是查到,她父母雙亡,寄居在姑母家,跟著尉遲金烏走后,她姑母一家也隨之搬走了。據秦氏原來的左鄰右舍說,她篤信佛道,十分虔誠,出嫁之前,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城中玉佛寺與紫霞觀,幾乎每月初一十五,都會親自去上香?!?br />
    鳳霄終于睜開眼,輕哼一聲:“說了半天廢話,就最后這句才有點用!”

    裴驚蟄委屈道:“那屬下也得先將前面的說完,才能接后面的呀!玉佛寺和紫霞觀那兩個地方,屬下都找人查過了,玉佛寺本來就是城中香火最旺的寺廟,但紫霞觀就有點蹊蹺了,這座道觀荒廢了很久,平時根本沒幾個人去,秦氏想去上香,為什么不找個更熱鬧的道觀?”

    見鳳霄不語,他又繼續道:“還有更蹊蹺的,就在兩個月前,紫霞觀忽然來了一位新觀主坐鎮,立馬就將道觀香火帶起來了,人人都說紫霞觀醫術高明,道長宅心仁厚,連觀里供奉的神明,都有求必應,常常顯靈?!?br />
    鳳霄:“新觀主姓甚名誰,什么來歷?”

    裴驚蟄:“姓崔,叫崔不去,據說原來是云游道士,其它暫時還未查出來?!?br />
    崔不去。

    不去哪里,為何不去。

    天下之大,又有何處不可去?

    這名字在鳳霄舌尖滾了一圈,帶起他唇角微微的弧度。

    有點意思。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