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冰糖燉雪梨 > 112、夏夢歡X廖振羽(六)
    廖振羽看到夏夢歡垂頭喪氣的樣子, 莫名地,身體里就憋著那么一股勁兒,一定要把這件事辦成。

    他和夏夢歡做了好幾天調研, 跑到材料系去問, 跑去采訪俱樂部負責制冰澆冰的主管,然后廖振羽就發現,不是所有冰層都是半透明的, 有些重要比賽的賽事用冰, 因為用水和做工都很講究,制出來的冰透明度相當之高。

    至于為什么老大堅持認為冰場的冰都是半透明的, 那是因為老大她沒參加過什么重要賽事

    唉,老大真可憐。

    廖振羽原諒了老大的無知,動手寫了一個方案。雖然奧運會的冰很地道很漂亮,但是成本高得嚇人, 用水都是純凈水,制作過程也相當復雜,甚至還有人為了得到最完美的冰,給冰聽音樂。廖振羽只要沒得失心瘋,就不會采用那些燒錢的方法。最后他權衡再三,大道至簡,決定直接把水燒開, 然后冷卻,作為冰場制冰澆冰專用水。

    至于聽音樂這個方法,倒是可以采納, 反正開音響耗不了多少電,就算沒效果也沒關系,至少可以裝逼。

    解決完冰的透明度,開始著手做效果圖。

    這個環節讓廖振羽有點為難,他不會做圖,平常自拍連濾鏡都不開,并且完全沒有構圖能力,一米八的個子,可以自拍出一米五的效果。

    夏夢歡安靜地看著他,“你怎么不問問我呀?”

    可能是因為心態上還沒從老鷹和小鳥的角色里轉過來,廖振羽和她在一塊做事,總是容易大包大攬。這會兒聽到夏夢歡問,他才發現他確實把她忽略了。

    然而他對她的能力持懷疑態度。畢竟在他眼里,ps是一門難度極高的技術。

    廖振羽:“你會做圖?”

    夏夢歡點頭:“會啊?!?br />
    “我說的做圖,不是自拍美顏那種?!?br />
    “我知道?!?br />
    廖振羽說,“那你把你以前做的圖片給我看看?!?br />
    “好啊?!?br />
    晚上,廖振羽為他的輕視付出了代價。夏夢歡給他發了一張照片,自稱是她的“代表作”,廖振羽點開一看,那是一張裸-貸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光著膀子,身材臃腫,露著兩點,雙手把身份證舉在胸前。臉是他廖振羽的臉,身份證上的照片也是他的,甚至名字和生日民族都對,只有證監號那里是錯亂的。

    廖振羽正在宿舍和室友圍在椅子旁蹲著吃火鍋,這會兒一看到照片,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這特么做得也太逼真了,嚇死個人??!

    室友見廖振羽吃著吃著跪下了,莫名其妙地湊過腦袋看了一眼,一臉驚奇道:“呀,男的也能裸-貸呀?臥槽這不是你嗎?廖振羽?!”

    廖振羽尷尬擺手:“誤會誤會!”

    室友們不信,笑嘻嘻道:“廖振羽,你去哪里搞的裸-貸?介紹一下唄,咱們男的不用計較那么多,借我一百塊我就拍?!?br />
    “真的是誤會”

    “切,小氣。還是不是兄弟了?”

    廖振羽無奈之下,給夏夢歡發了條信息:在嗎?

    夏夢歡:在。

    廖振羽:我室友們看了照片很喜歡,他們也想要。

    夏夢歡:

    于是,三個室友在一毛錢都沒貸到的情況下,各自收獲了一張裸-貸照片。

    從此以后夏夢歡在他們寢室人的眼里就是巫婆一般的存在。

    晚上,廖振羽躺在床上,想著那張毫無ps痕跡的裸-貸照片。

    他有些不開心。

    ——夏夢歡給他p裸-照的時候選材怎么那么不走心呀,他的身材比那個臃腫松弛的男人要好多了ok?o( ̄ヘ ̄o#)

    他在床上翻來覆去地,感覺很別扭。最后摸過手機,打開夏夢歡的微信,在聊天框里打了一行字:

    其實我的身材很好的。

    廖振羽打完字,手指停在發送鍵上方,遲遲沒有按下去。

    大半夜給女孩子發這種信息,越看越猥瑣啊

    他無力地一垂腦袋,趕緊把那句話刪掉,關機睡覺。

    ——

    夏夢歡做效果圖的時候,提出一個新的問題:冰的密度和空氣不一樣,往冰層里放圖片或者浮雕,這些東西進入人的視線時會發生折射,視覺效果產生偏差。

    至于偏差多大,與兩者的折射率有關。

    廖振羽為此,又搞了一個矯正公式。

    兩人為這個創意做了許多前期工作。他們倆本身課業都不清閑,還要兼職,能抽出來的時間本就不多,這樣搞來搞去,眼看著材料提交日期馬上就到了,ppt還沒做完。

    無奈之下,他們帶著電腦,去酒店開了個房間。

    廖振羽萬萬沒想到,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和女孩子開房,竟然是為了做ppt。

    因為訂房太晚,酒店沒有標間,只剩下特價大床房了。按理說孤男寡女同處一室,還是這樣的一室,那氣氛本該有點曖昧的。但廖振羽和夏夢歡像行軍打仗一樣,滿腦子都是ppt和ddl,誰也沒覺得尷尬。進了房間,打開電腦就開工。

    廖振羽在茶水臺找到兩包速溶咖啡,給他和夏夢歡一人沖了一包提神。

    后來,他有點后悔沖咖啡。

    凌晨三點半,ppt總算做完,夏夢歡這時候已經困得睜不開眼睛了,指了指床:“我睡這邊,你睡那邊?!?br />
    廖振羽一陣不自在,“我在桌邊趴一會兒就好了?!?br />
    “沒關系,不要在乎這些細節,只要心是純潔的就好?!?br />
    “唔,也對,”廖振羽點頭,想了想又覺得不對,“你就不擔心我對你怎么樣嗎?”

    夏夢歡心想,我超期待的好嗎!

    自然,這種話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了。

    倆人分據床的兩端,夏夢歡一沾枕頭就睡著了,廖振羽卻沒什么睡意,一來是剛才喝了咖啡,二來,身邊躺著個女孩子,讓他的神經無法放松,全部注意力都在她身上。他的身體知覺變得異常敏銳,甚至能聽到她的呼吸聲。

    過了一會兒,夏夢歡動了,翻了個身。廖振羽側臉看向她,見她背對著他側躺著,身體由于翻身,斜出一個角度,抱著被子睡得相當踏實,纖細的肩膀隨著呼吸,有節奏地一起一伏,在柔和昏暗的燈光的映襯下,顯得既脆弱,又充滿生命力。

    他看著她的背影,心內一片平靜,好像,又不太平靜。

    然后,夏夢歡又動了,身體傾斜度更大了一些。

    再過一會兒,又動了

    廖振羽睡意全無,親眼目睹了夏夢歡的睡相——此人睡著時竟然會在床上沿順時針做自轉運動,她上輩子恐怕是個星球吧?

    夏夢歡轉著轉著,頭部轉到了他的腿上,腦袋歪歪地枕著他的腿,睡得香甜。

    廖振羽身體一緊,連忙去撥她的腦袋瓜。

    撥開了,她又回來。如是再三。

    廖振羽無奈了,拉著她的胳膊把她提起來,在床上擺正,雖然知道她聽不到,還是忍不住說:“好好躺著?!?br />
    夏夢歡不知夢到了什么,突然一頭扎進他懷里,反手抱住他,腦袋在他胸前蹭了蹭。

    感受到她嬌小柔軟的肢體緊密地貼著他,廖振羽只覺得身體里有一股熱血在呼呼地往上沖,他無法控制地心緒紊亂,呼吸漸漸急促。

    罪魁禍首卻無知無覺,變本加厲地抬腿勾住他的腰,廖振羽感覺自己快爆炸了,紅著臉推她,“我警告你,放尊重一點??!”

    夏夢歡被他推得,腦袋微微向后仰了一下,導致她呼出的空氣全噴在他的頸窩上。輕輕的,癢癢的,火熱而無聲的誘引廖振羽感覺魂都快被她吹沒了。

    溫香軟玉在懷,廖振羽的身體漸漸有了些變化。他覺得有點羞恥,又有點無辜。他畢竟是個正常的、風華正茂的男人,怎么受得了這種撩撥呢他錯了,他不應該聽夏夢歡的,說什么心純潔就好,事實證明,男人到了這個時候,哪個心會是純潔的??!

    那個傳聞中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多半是個基佬。

    廖振羽被夏夢歡折磨得不輕,無奈之下,只好用被子把她嚴嚴實實地包裹住,扔在一邊,“都說了讓你放尊重點?!?br />
    然后他躺在她身邊,聽著她的呼吸聲,更睡不著了。

    廖振羽一夜沒睡,第二天起床,一臉菜色地同夏夢歡去退房,前臺辦退房的小哥看向他的目光充滿同情。

    廖振羽:= =

    是不是誤會了什么

    辦好退房,他們回到學校,去經管學院的活動辦公室提交了本次策劃大賽的材料。同時前來提交材料的還有另外一個團隊,那幾個同學是管院的,交完材料,大家一起走出辦公室,管院那幾人嘰嘰喳喳地討論,也不避諱廖振羽和夏夢歡。

    “聽說了嗎,據說這次一等獎已經內定了哦。邢副院長的兒子邢軍也參加了這次比賽,不出意外,邢軍就是一等獎了?!?br />
    “哈?不會吧?”

    “你說會不會?決賽打分的評委有六成是管院的老師。騷年你不要太年輕?!?br />
    “啊,那我們豈不是要炮灰掉了?”

    “安啦安啦,就當鍛煉一下了,況且邢軍又不能包攬一二三等獎,總能給我們分點肉湯的?!?br />
    bb

    夏夢歡和廖振羽一路沉默地走出經管學院,等和那些人分開了,她對他說:“我覺得,我們一定可以得到一等獎的。我們有這個實力?!?br />
    廖振羽走在她身邊,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聲音聽著沒什么精神。

    夏夢歡見他臉色不好,奇怪問道:“你怎么了?昨晚沒睡好?”

    不,不要提昨晚

    你知道我為了忘記昨晚,有多努力嗎

    廖振羽揉了一下額頭,“我回去睡覺了?!?br />
    “哦?!?br />
    “然后,這幾天,我們暫時不要見面?!?br />
    “qaq”

    ——

    一周之后,夏夢歡和廖振羽接到管院通知,他們入圍了決賽,要在學術報告廳進行答辯。答辯分兩個環節,演講和現場提問。

    傳說中的副院長兒子邢軍比廖振羽先上場,廖振羽在臺下看了他演示的ppt,只有一個感覺:平淡無奇。

    夏夢歡湊到他耳邊悄聲說:“我覺得很一般呢?!?br />
    廖振羽:“嗯,感覺像是隔壁附小的小朋友幫他做的ppt?!?br />
    夏夢歡捂嘴偷笑。

    廖振羽斜著眼睛看她。她笑得眼睛都彎起來,目光說不出的柔亮靈動,配上額前柔軟的劉海,唔,真可愛。

    邢軍的答辯結束,雖然廖振羽和夏夢歡看不上他,但他依舊在評委那里獲得了高分。

    輪到廖振羽和夏夢歡這一組,夏夢歡播放ppt,廖振羽演講??赡苁且驗橄膲魵g做的效果圖太漂亮了,等他們展示完畢,現場竟然響起了掌聲。

    但評委老師好像不太滿意。

    評委a:“用開水制冰,成本太高,太異想天開了?!?br />
    廖振羽:“這是我們做的成本估算表,另外一張是預期利潤。成本確實提高了,但利潤率相對目前的模式,不降反增。另外,燒開水只是目前比較可行的方案之一,另外一個方案是改進和引用工業制透明冰?!?br />
    評委b:“你們這個創意,國外有先例嗎?”

    廖振羽:“沒有?!?br />
    評委b:“那你有沒有想過,外國人都不去做這件事,是不是說明,它實際上是不可行的?”

    廖振羽:“老師,中國人創造四大發明的時候,外國人也沒有去做。我的意思是,創新與國籍無關,它只是需要人們努力去嘗試。自己試過之后,才知道行不行?!?br />
    評委b點點頭,看樣子是被說服了,轉頭就給他們打了個低分。

    來自管院的六個評委,有三位都給他們打了低分,幸好校團委的老師和俱樂部派來的代表給他們的分數不錯,把分數抬上去一些。

    答辯的最終結果,廖振羽他們同另外一個團隊共同獲得二等獎。

    一等獎自然是邢軍的團隊了。

    說實話,這個結果,廖振羽是不服氣的。

    并不是因為他和夏夢歡沒能得到一等獎,而是因為——以邢軍團隊那菜市場批發五毛錢一麻袋的創意,根本配不上一等獎。

    老板小姨子都比他們強。

    廖振羽在單純的象牙塔里,感受到了單純的不公平。

    從會場出來,廖振羽有點負能量,頭上好像罩著一團烏云。夏夢歡比他還喪,垂著腦袋走在他身邊,也不說話。廖振羽看到她這樣子,莫名地一陣心疼,也顧不上自己心情不好了,安慰她:“好了,我們最初的目標已經達到了,不是么?至少有創新學分了?!?br />
    夏夢歡仰臉看他,他看到她眼里含著兩泡淚水,晶瑩剔透,要落不落的。廖振羽整個心口都是揪疼的,無措地看著她,“唉,別哭啊,不是什么大事。我請你吃飯吧?要不,你想做什么,我陪你?”

    夏夢歡搖搖頭,默不作聲地繼續低頭往前走。廖振羽連忙跟上去。

    如果此刻能讓她開心起來,他愿意做任何事。

    人生中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想要毫無保留地對一個人好。

    ——

    網上說,人心情不好,就要做一些刺激的事去宣泄負能量。所以第二天,廖振羽拉著夏夢歡去大橋上蹦極了。

    大橋上的風景特別好,陽光濃烈,山河壯麗。夏夢歡膽子小,只好由廖振羽打頭陣。廖振羽看別人蹦極挺好玩的,真輪到他自己,從跳下去的那一刻他就開始“啊啊啊”慘叫,根本沒心思欣賞景色,全程閉著眼睛等死。

    整個過程持續了兩三分鐘,他被人拉上來后,臉色慘白,兩眼無神,雙腿綿軟,瑟瑟發抖地背靠著欄桿坐在地上,神叨叨地自言自語:“我為什么要玩這個,我特么可能是個智障,差點就死了”

    工作人員聽不下去了,提醒道:“我們這個很安全的,不會死?!?br />
    廖振羽一瞪眼,“我說的是嚇死,嚇死!懂?”

    夏夢歡彎腰,把他的手機遞給他,“廖振羽,你有電話?!?br />
    廖振羽接過電話,“喂?”

    “喂,你好,請問是廖振羽嗎?”

    “是的,請問你是?”

    “我叫張毅,是驍龍俱樂部的運營經理。我們看到了你和夏夢歡在本次創意比賽中的作品,覺得有一定可行性,有意向買下來,請問你們方便見面聊一下嗎?”

    廖振羽想到自己剛才的生死時速,突然就熱淚盈眶了:“你怎么不早點說??!”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