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冰糖燉雪梨 > 106、終章
    晚上黎語冰坐在寫字臺前看書, 蔣世佳無所事事,拍了張黎語冰的照片,套濾鏡發微博。發冰哥的照片漲粉快, 這是整個球隊都有的常識。

    發之前, 蔣世佳很有民主精神地問了黎語冰一句:“冰哥,我發你照片啦?”

    “隨便?!?br />
    蔣世佳發了照片,看著冰哥的光頭, 手有點癢。白天冰嫂的反應太讓人印象深刻了, 冰哥腦袋的手感到底有多好?

    好想知道??!

    蔣世佳這人哪兒都好,就是好奇心太重, 這會兒焦躁地在房間里踱了幾步,終于壯起膽子,繞到冰哥身后,手按在他的光頭上, 輕輕摩挲了一下。

    黎語冰像是震驚到了,愣了一秒鐘,這才轉頭,抬眼,一言不發地看著蔣世佳。

    蔣世佳腦子里莫名其妙地蹦出一句臺詞,沒有思考便脫口而出:“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等等, 這是哪里的臺詞???冰哥冰哥的眼神好可怕!

    蔣世佳想跑,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黎語冰捉住他的手腕,毫不留情地往地上一甩。蔣世佳整個人被甩到地毯上, 隨之,冰哥穿著一次性拖鞋的腳踩在他胸口上。

    “冰哥冰哥我錯了,饒命”蔣世佳躺在地上求饒。

    黎語冰一腳踩著他,繼續看書。

    蔣世佳發現冰哥有兩副面孔。在兄弟面前高冷霸道,在媳婦面前聽話乖巧,虛偽得很。

    大運會最后一個比賽日有喻言的項目。

    喻言并沒有如傳言那樣,在霖大退學。之前他私自跑去北京,期末考試全部缺考,梁女士干脆給他辦了休學手續,所以他依舊算是霖大的學生。

    因為他本身是體育特長生,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成績很好,因此校方對他態度也很寬松。

    喻言的比賽,棠雪去看了,擔心黎語冰多想,把他一塊叫上了。

    她沒想到會遇見喻言他媽媽。

    梁女士看起來心情不錯,竟然對棠雪笑了笑,把棠雪嚇了一跳。

    “謝謝你,”梁女士說,“喻言他最近好多了?!?br />
    “不客氣?!碧难┪ㄒ坏母杏X是,喻言的演技越來越好了呢。

    梁女士嘆了口氣,“我有的時候不知道怎么跟你們年輕人溝通?!?br />
    棠雪莫名地有點同情她了,想了想,說道:“都說母愛是天性,其實孩子愛媽媽也是天性。但不管多愛,都不能把對方據為己有,因為愛之外,還有自由與自我?!?br />
    梁女士聽完這話,默不作聲地看著她。

    棠雪被她盯著,有點別扭,“怎么,我說得不對嗎?”

    “不是,”梁女士搖頭,笑了一下,“我只是突然想,如果以后有一個你這樣的兒媳婦,也還不錯?!?br />
    黎語冰本來只是立在棠雪旁邊當背景板,聽到這話,十分不樂意了。幾個意思,當媽的幫兒子撬墻角嗎?旁邊還有一個大活人呢,沒看到?非要我摘帽子才能注意到嗎?

    沒等他抗議呢,棠雪開口了,訕訕一笑答道:“我可不想要您這樣的婆婆?!?br />
    干得漂亮。

    黎語冰牽了牽嘴角,抓著棠雪的手,對梁女士強調:“她已經有婆婆了?!?br />
    這天下午,喻言靠著無懈可擊的發揮,斬獲男子花樣滑冰金牌。

    當天晚上,棠雪和黎語冰一同參加了大運會的閉幕式,回來之后各自收拾行李。

    第二天,他們并沒有跟隨大部隊坐飛機回去,棠雪擔心飛機太顛簸會把黎語冰的腦袋顛壞了。

    黎語冰哭笑不得,“怎么會?!?br />
    棠雪一臉認真:“怎么不會,雞蛋用力搖還散黃呢?!?br />
    “我的腦袋和雞蛋一樣?”

    “不一樣?哦對,是不一樣,你有毛?!碧难┟墓忸^,剛剛冒頭的毛發輕輕刮過掌心的手感,簡直爽爆了。她舒服地瞇起眼:“我宣布,你現在是一顆獼猴桃?!?br />
    黎語冰的小本本上又給她記了一筆。

    最后黎語冰還是從了棠雪,選擇了高鐵。

    高鐵行程六個多小時,棠雪有點無聊,又不想玩手機,于是枕著黎語冰的肩膀說:“黎語冰,你給我講故事吧?!?br />
    黎語冰抬起手臂環著她的肩膀,“想聽什么?”

    “不知道,你隨便講?!?br />
    “那我給你講星星的故事吧?!?br />
    關于星星的古今中外神話有很多,黎語冰怕吵到別人,聲音很輕,語速緩慢,耐心十足。棠雪趴在黎語冰懷里,聽得還挺入迷,黎語冰講著講著突然頓住,棠雪忍不住催促他:“那后來呢?”

    黎語冰的手臂閑閑地搭在她肩頭,小臂向上折,摸到她的耳垂,拇指和食指捏著,輕輕揉弄。

    “你表示一下,我就告訴你?!崩枵Z冰說。

    棠雪抬頭看他,“怎么表示?”

    黎語冰彎著嘴角看向窗外,天空之下,是連綿起伏的山巒。

    他指了指自己的臉。意思很明顯了。

    棠雪:“黎語冰,我想摸你的腦袋了?!?br />
    黎語冰笑容一垮,拉了一下針織帽的邊緣,接著講下去。

    后來棠雪聽著聽著睡著了。黎語冰也就沒再講下去,一手摟著她,有一搭沒一搭地揉著她的頭發和耳朵,眼睛看著窗外的景色。

    冬天的陽光透過玻璃窗,鋪灑在身上,時間久了,有一股融融的暖意。棠雪被光照到眼睛,睡不安穩,黎語冰把她的頭發揉亂,頭頂的頭發都往前推,搭在眼前擋著。

    像個小瘋子。

    他給她拍了張照片,繼續心安理得地看風景。

    火車跨過河流,穿越山丘,像青春一樣,呼嘯而過。

    棠雪后來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褚教練已經到了霖大,打電話告訴她,國家隊的劉指導過兩天過來。

    棠雪的瞌睡全醒了,有些不敢相信,問道:“什、什么意思?”

    “還能是什么意思?我一會兒給你發張申請表,有模板,你照著填?!?br />
    “是國家隊申請表嗎?”

    “你說呢?”褚教練覺得棠雪問得可愛,笑了一聲,“不過你還在上學,所以現在只是掛名在國家隊,不用去那邊訓練,補助照發,假期集訓就行。以后要不要休學再看情況?!?br />
    “好!謝謝褚教練!”

    棠雪此刻的心情就像狂風里的塑料袋,飄啊飄的飛到天上去了。她振奮地握了握拳,“我就知道國家隊是相當有眼光的,”接著又嚴肅地拍了拍黎語冰的肩膀,“不好意思,兄弟要先一步去國家隊了。冰狗要加油了?!?br />
    褚霞很快給她發來兩個文件,一份空表格一份填表模板。棠雪打開一看,嚯,竟然是目前短道速滑國家隊一姐的申請表。

    “一姐你好,我是未來的一姐?!碧难χ鴤€手機點頭哈腰。

    黎語冰把她的傻樣都錄下來了,作為以后嘲笑她的素材。

    和一姐打完招呼,棠雪想到一件事,問褚霞:褚教練,這申請表張閱微有嗎?

    褚霞:有,就你們兩個。

    棠雪悄悄放了心。

    褚霞:不過我得提醒你啊,國家隊隊員很多的,進國家隊也代表不了什么。國家隊也分一隊二隊,也分重點培養和普通培養,你可別給我飄了啊。

    褚教練一句話把棠雪打回現實。說得也對,進國家隊不代表能進奧運會,奧運會選拔比國家隊選拔殘酷多了。

    棠雪算了一下,突然又有點沮喪,“我跟一姐的差距還是有點大?!?br />
    黎語冰揉她的腦袋:“怕什么。黎語冰的女人,不會輸?!?br />
    噗——

    棠雪被他逗樂了,笑著看向他,有點感動。

    黎語冰把手機一收,看著她的眼睛,“棠雪的男人,也不會?!?br />
    三個月后。

    霖城市,驍龍俱樂部冰球館。

    今天是絲路杯總決賽首場比賽開打之日,冰球館大門外聚集著很多人,大部分是在等著碰運氣收二手票,少部分是黃牛黨,也在收二手票。

    沒有人賣二手票。

    記者把這些拍下來,作為新聞花絮發送到臺里的賽事直播間。

    比賽還沒開始,直播間的主持人正在給觀眾朋友們介紹本場比賽的陣容。說到黎語冰時,話忍不住變多了。

    常規賽高開低走的少年天才,受隱形傷病困擾長達四個月之久,病重一度生死未卜,傷愈后重返賽場。

    彼時正是季后賽的八強爭奪戰,驍龍中國龍隊在季后賽“七場四勝”的賽制中已經連負三場,命懸一線,無緣八強幾成定局。黎語冰從第四場比賽開始出場,四戰四勝,逆天改命,把驍龍隊帶進八強。

    許多驍龍隊的球迷都忘不了當時追比賽的心情。期待一點一點地加碼,希望一點一點地放大,直到奇跡真的出現。第七場比賽結束時,場館內球迷起立高呼:“如果奇跡有名字,他一定叫黎語冰!”山呼海嘯,場面極其震撼。

    奇跡出現之后并未停止腳步。八強之后是四強,驍龍俱樂部晉級四強那晚,也創造了一個歷史——四強,是中國球隊在這個賽事中走過的最遠的路。

    四強之后,他們又一不小心,走到了更遠的總決賽。

    而黎語冰,也終于用手里的球桿讓所有質疑的人閉嘴了。

    曾經的失意少年,已經閃耀到令人目眩。

    主持人是黎語冰的粉絲,說著說著有點收不住,導播連忙提醒道:“介紹別人!”

    主持人立刻把別的隊員介紹一遍,又跟嘉賓聊了一會兒,接著說道:“好,比賽即將開始,我們把畫面交給現場?!?br />
    現場,整個場館爆滿,黑壓壓的全是人,不少人舉著旗子,條幅,燈光棒,還有人帶著喇叭。

    棠雪坐的位置是vip包廂,全場視野最好的地方。

    然后,她手里也拿著一面旗子,紅色的布料,熒光材料寫的大字:棠雪的男人不會輸。

    場館內放起音樂,啦啦隊的姑娘們跳舞,膚白貌美大長腿的姑娘們瞬間吸引了全場注意力。

    等啦啦隊下去,比賽終于開場了。

    先出場的是客隊,球員一個接一個地走出場,現場播報員報名字,觀眾們給予禮貌的鼓掌。

    然后是主隊。

    黎語冰出場時,觀眾們的熱情陡然放大了一百倍,許多球迷瘋狂吹喇叭,黎語冰抬手揮了揮,球迷激動了,嗷,冰神看我了!繼續吹!

    黎語冰的視線在觀眾席掃了一圈,最后落在vip包廂的某人身上。

    他隔著頭盔玻璃看她,棠雪也望著他。

    兩人看著對方,幾乎是同時地,笑了。

    為你而來。

    為你而戰。

    ——冰糖燉雪梨正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唔,終于寫完了。這本書寫得好艱難,一百多個日夜,謝謝大家的陪伴,總算熬過來了。我自己覺得很滿意,希望你們也能看得歡喜。

    休息一周,下周六(6月16日)開始更新配角番外。

    至于主角番外,因為該交代的都交代了,所以要不要再寫番外那就看感覺。

    再次感謝所有人。本章送600個紅包叭,么么噠!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