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冰糖燉雪梨 > 102、跨年夜
    每年, 到北京站錦標賽,基本就是國家隊內戰了,那才是神仙打架, 下邊的都是陪跑。今年大差不差也是這樣, 電視臺解說也是對國家隊更了解一些。比如隊員進場時,如果是國家隊的,會介紹一下ta過去的成績和現在的狀態, 如果是地方隊的, 除非以前在國家隊待過,否則就是一句話帶過。

    棠雪進到四分之一決賽時, 小組里有兩名國家隊隊員。解說員介紹隊員時,看到棠雪,重點關注了一下年齡,然后說:“年紀還小, 今天是個不錯的鍛煉機會?!?br />
    言外之意是和前輩切磋一下就好,不用太在意成績。

    結果棠雪竟然以小組第二的成績闖進半決賽。

    半決賽有八個選手,其中七個是國家隊隊員,棠雪混在其中,仿佛是共產-黨里混進一個國民-黨特務。

    半決賽,解說員又含蓄地表示棠雪能走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結果那個國民-黨特務又闖進a組決賽。

    解說員被打臉兩次,看來這個棠雪有點厲害, 于是決賽的時候他就表示很看好這位年輕的新秀,結果棠雪發揮穩定,得了個第四名。

    畢竟, 國家隊的頂尖選手們并不是吃素的。

    解說員打臉三連,感覺棠雪是來克他的。

    看直播的觀眾們已經笑瘋了。

    棠雪沒能拿牌,自己倒并不遺憾。畢竟人家水平擺在那,今天她能闖進決賽已經不錯了。

    比賽結束,她出去找她爸和黎語冰,倆人正一塊站在場館外等她,那樣子看起來還挺融洽?

    她走到他們面前時,黎語冰遞給她一瓶飲料。

    棠校長:“晚上一起吃飯,你們想吃什么?”

    “隨便?!碧难┱f著,擰開飲料喝了一口。

    棠校長轉頭看黎語冰:“綠冰呢,想吃什么?”

    噗——

    棠雪像個噴壺一樣,把剛喝的飲料全噴出來了。

    她握著瓶子,斜眼看黎語冰,發現他有點郁悶委屈,但又不敢反抗,甚至連郁悶委屈都是遮遮掩掩的。

    這得怕成什么樣啊

    棠雪擦了擦嘴,“爸,您以后就叫他名字吧,語冰,夏蟲不可語冰,聽起來多有詩意啊,符合您的身份,還親切?!?br />
    棠校長點點頭,“我也覺得語冰比綠冰好聽?!?br />
    黎語冰悄悄松了口氣,原來棠校長并不是要針對他。

    棠校長吃完晚飯就坐火車回湖城了,棠雪和黎語冰一同送他去車站,回來的路上,黎語冰有點困惑,問棠雪:“叔叔他不知道綠的另外一層意思?”

    “你要問他綠帽子是什么他肯定知道,不過他們那個年齡的人比較淳樸,不像我們思維這么發散?!?br />
    “哦,”黎語冰摸著她的腦袋,瞇了瞇眼睛,“那他是怎么知道我這個外號的?”

    棠雪擠了擠眼睛,“我怎么知道,你名氣那么大,肯定是在網上自己搜的?!?br />
    黎語冰低頭咬她的嘴唇,“撒謊都不會撒?!?br />
    ——

    棠雪從北京回來第三天是跨年夜。

    晚上她跟黎語冰跑出去坐摩天輪,本來打算坐完摩天輪去等倒計時敲鐘,奈何排隊坐摩天輪的實在太多,導致他們登上摩天輪時已經很晚了,零點的時候他們恰好掛在摩天輪上呢。

    敲鐘是不可能敲的了,只能敲敲黎語冰的狗頭意思一下。

    摩天輪升到頂點時,天空里突然炸開大朵大朵的煙花。

    “好漂亮啊”待在半空中看煙花,感覺離得很近,煙花能漂亮十倍。

    黎語冰扣著她的手,仰頭看著天空,清澈的眼瞳映著煙花的光亮,“第一個?!彼p聲說。

    “什么第一個?”

    “和你在一起后的第一個新年,”黎語冰收回目光,低頭看她,“以后還會有很多個?!?br />
    棠雪看著他笑,黎語冰便吻了她。

    淺淺的吻,纏綿不絕,仿佛有千言萬語想說,最后都化作柔情點點。

    “黎語冰,你會永遠喜歡我嗎?”

    “會?!?br />
    “怎么那么肯定?”

    “因為,你是比煙花還燦爛的人啊?!?br />
    從摩天輪下來,棠雪想去廣場那邊湊熱鬧,黎語冰擔心人多發生踩踏事件,拉著她離開了。

    時間太晚,宿舍樓已經關了,倆人只好去住酒店。在酒店大堂,他們發生了一點小分歧。黎語冰想訂一個房間,棠雪堅持訂兩個。她對黎語冰的虛假安利有心理陰影,現在想起來都覺得疼。

    最后當然是訂了兩個。

    而且,因為跨年夜房間緊缺,倆人房間還不在同一樓層,棠雪住在黎語冰樓上。

    她洗完澡出來時,看到黎語冰給她發了消息。

    黎語冰:棠雪,我頭疼。

    黎語冰:真的頭疼。

    棠雪有些急,下樓去找他。

    她按門鈴,黎語冰給她開門,站在門口。他背對著廊燈,她也看不出他的臉色怎樣。

    “黎語冰,現在頭還疼嗎?”

    黎語冰沒說話,突然一把將她扯進房間,按在門上親吻。吻得太過激烈,粗重的喘息噴到她臉上,燒得她頭腦一片空白。

    棠雪吃力地斜仰著頭躲開他,黎語冰便吻她的脖子,伸出舌尖兒舔她頸上肌膚。棠雪被弄得身體有些發軟,氣道:“黎語冰,你竟然裝???”

    “沒?!?br />
    “你不是頭疼嗎?”

    “剛才頭疼,現在不疼了?!?br />
    “混蛋?!?br />
    “是真的,”黎語冰抬頭看著她的眼睛,舔了舔嘴唇解釋,“只疼了一下?!?br />
    作者有話要說:  怎么會有人懷疑我被鎖洗手間的真實性,你們對我就沒有一點信任度嗎qaq

    ——

    評論區抽200個朋友送紅包

    25字以上正分評論送積分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