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冰糖燉雪梨 > 第86章 5月16日的更新
    這一天, 黎媽媽總體來說玩的很開心, 除了有被棠雪的歌聲嚇到一下。

    因為開心, 晚上吃飯的時候, 就喝了點酒。

    四個人都喝了,黎語冰喝得最少, 另外三人差不多, 但黎爸爸酒量好, 沒有醉, 棠雪和黎媽媽都喝得暈乎乎的。

    黎媽媽拉著棠雪的手說, “你知道嗎, 你小時候我特別想把你偷回家?!?br />
    棠雪:“我叫你一聲媽你敢答應嗎?”

    黎語冰低頭悶笑,盛了碗老鴨湯給棠雪, “別光喝酒, 吃點東西?!?br />
    “狗妃,真好?!碧难┯眯〈缮讛噭又啘? 笑。

    黎語冰瞇眼:“你叫我什么?”

    “狗妃?!?br />
    黎語冰氣得牙癢癢,也不知道該怎么教訓她,一抬頭,他看到爸爸在低頭笑。笑完了, 爸爸說:“現在的年輕人都這么玩???”

    真的,他爸是厚道人,很少這樣打趣他。今天, 今天一定是被某人帶歪了!

    黎語冰咬了咬牙, 在她耳邊低聲說:“回去再收拾你?!?br />
    吃完飯, 四個人打算回酒店。黎媽媽訂的是位于烏靈山半山腰的度假酒店,因為據說酒店不錯,所以訂了三個房間,讓棠雪和黎語冰也享受一下。

    四人剛走出飯店,棠雪突然伸胳膊一勾黎媽媽的肩膀,就這么勾著她,既吊兒郎當又霸氣側漏。

    黎氏父子在旁看得虎軀一震。

    棠雪:“我給你講講短道速滑的技術要領,好好聽?!?br />
    黎媽媽點頭:“好的大哥!”

    就這樣,她回去在車上講了一路的技術要領。到酒店辦完入住,因為三個房間不在一個樓層,黎爸爸扶著老婆走出電梯時,黎媽媽回頭朝棠雪招手:“大哥再見!”

    棠雪特有范兒地朝她擺擺手,“去吧去吧?!?br />
    黎爸爸滿頭黑線,扶著老婆,回頭看到兒子和棠雪并肩站著,他欲言又止。

    黎語冰見他爸神色猶豫,便按著電梯門,問道:“爸,您還有事?”

    “你照顧好棠雪,嗯,管好你自己?!崩璋职终f完這話,扶著老婆走了。

    黎語冰聽出爸爸話里的深意,一陣受傷,自言自語道:“我有那么禽-獸嗎”

    黎語冰把棠雪送進房間,他讓她躺在床上,他拉起被子想給她蓋好。

    棠雪甩掉鞋子,斜靠在床頭,抱著個枕頭笑嘻嘻地看著他,兩腮粉紅,眼眸迷醉,朱唇輕啟,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

    黎語冰有點遺憾自己不是個禽-獸了。

    他彎腰給她蓋被子,又拉過一個枕頭,命令她:“躺好?!?br />
    棠雪摟著他的脖子,突然翻身,將他壓在床上。

    黎語冰的心臟像是蕩了個秋千,他躺在床上,兩手呈投降的姿勢鋪在床上,穩了穩心神問她:“你想干什么?”

    棠雪手肘拄在床單上,低頭,饒有興致地看著他:“你是來侍寢的嗎?”

    她身體有一半的重量壓在他身上,黎語冰感覺有點口干舌燥,盯著她的眼睛問:“你還認識我嗎?”

    “認識?!?br />
    “我是誰?”

    “狗妃?!?br />
    “”

    黎語冰吐了口氣,翻著白眼說,“你個混蛋唔”

    棠雪親了他。先是親了一下,抬頭舔了舔嘴唇,感覺有點意猶未盡,于是低頭又親,像品嘗什么美味似的,伸出舌尖兒,一點點地舔,把他的嘴唇舔得一片濡濕。

    黎語冰的怨氣煙消云散。狗妃就狗妃吧,他現在只想爆炸,炸成一朵云彩,或是一片煙花。

    他閉著眼睛迎接她的吻,張開嘴,伸出舌頭回應她。

    呼吸一片火熱,仿佛要將這個吻烤化掉,化成一片奶油,柔軟,絲滑,香甜。

    棠雪吃著吃著感覺味道變了,想抬頭思考一下,可剛一有動作,黎語冰立刻一把扣住她的后腦,逼迫她繼續這個吻。

    棠雪有點呼吸困難,腦子一片漿糊,本來就暈,加上呼吸不好缺氧了,于是更暈了,于是就睡著了。

    黎語冰親著親著感覺棠雪沒動靜了,他放開她,然后感覺到她均勻的呼吸。

    他喘息著,咬著牙,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你這個混蛋?!?br />
    ——

    黎媽媽這一覺睡得有點沉,第二天早上醒來時,看到老公已經起床了,正在燒熱水。

    “老公,幾點了?”

    “剛七點,你可以再睡會兒?!?br />
    “唔,不睡了?!?br />
    熱水燒好,黎爸爸用礦泉水兌了兩杯溫水,夫妻兩人一人一杯喝著。

    “昨晚睡得怎么樣?”黎爸爸問。

    “還挺好,”黎媽媽想了一下,“不過,我天亮的時候好像做了一個夢?!?br />
    “哦?什么夢?”

    “我夢見咱們去打漁?!?br />
    “夢見魚是吉兆,挺好的?!?br />
    “不是,你聽我說完。我夢見咱們去打漁,棠雪和語冰都去了,然后然后棠雪對著水面唱歌?!?br />
    “然后?”

    “然后那些魚就都在翻著肚皮漂在水面上,密密麻麻的,可多可多了?!?br />
    這,唱歌都能炸魚了黎爸爸默默地擦了擦額角,“看來昨天棠雪給你留下的心理陰影不小?!?br />
    “孩子哪兒都好,就是五音不全。不過人無完人嘛?!崩鑻寢岦c點頭,接著又搖頭,“但我不會再跟她一塊唱歌了,主要是她能把我帶跑調?!?br />
    “往好處想,以后語冰犯了錯,就罰他聽棠雪唱歌,比什么跪搓衣板之類的,都管用?!?br />
    黎媽媽一聽樂了,“老公,壞哦?!?br />
    黎媽媽下午還有事兒,所以高鐵票訂的是中午,他們上午在酒店附近玩了一會兒就坐上了回湖城的高鐵。

    火車上,黎媽媽百無聊賴看了一下黎語冰粉絲群的動態,發現他們在討論一個微博小號。

    id名:小鳥飛飛飛

    發的微博內容都一樣:黎語冰棠雪今天分手了嗎?——沒有。

    黎媽媽相當的不滿,指著手機對老公說:“你說這些人怎么這樣啊,別人談戀愛關他們什么事呀?語冰他就是個打球的,又不是什么娛樂明星,他還不能有點戀愛的自由了?我這親媽都沒反對呢,這些人都是哪兒來的,有什么資格反對?再說了,棠雪那么可愛!”

    “都是小孩兒,你跟小孩兒計較什么?!?br />
    “棠雪也是小孩兒。她還不一定有這幫人年紀大呢?!?br />
    “好了,老婆不要生氣,這些人啊,你越理會,他們就越開心。只要棠雪跟語冰感情好就行了,管他們做什么?!?br />
    話是這么說沒錯,可黎媽媽還是不爽。想了想,她也搞了一個微博。

    id名:槍打小鳥飛飛飛

    先發一條微博:黎語冰棠雪今天結婚了嗎?——快了!

    嗯,以后每天也這樣打卡了,和對面那個打擂臺。

    ——

    黎媽媽給棠雪的見面禮是一條卡地亞的手鏈。細長的玫瑰金色的鏈條,鏈條中央有一朵粉玉髓雕刻的小蘭花,蘭花的花心處鑲嵌著一顆鉆石。

    漂亮是真漂亮,貴也是真貴。

    棠雪戴著它,又開心,又感覺有點燙手。她看著手腕上開的粉色小蘭花,問黎語冰,“你說,阿姨給我這么貴的東西,萬一咱倆要是分唔——”

    黎語冰吻了她。

    棠雪眨了眨眼睛,一瞬間感覺輕飄飄的像踩在棉花糖上,軟軟的,甜甜的。

    黎語冰想到昨晚她對他做的事兒,懲罰性地咬了一下她的嘴唇。

    棠雪吃痛,仰頭躲開他,“喂!”

    黎語冰:“不許胡說?!?br />
    “我知道,我開玩笑呢?!?br />
    “玩笑也不許開?!?br />
    “行吧行吧,這屆男朋友真嚴格?!?br />
    黎語冰抓起她戴手鏈的那只手,拇指和四指夾著她的手掌,捏了捏。他說:“我媽表達喜歡的方式就是花錢,你習慣就好,不用太在意?!?br />
    “這個,”棠雪有點疑惑了,“阿姨她不是說自己是賣藥的嗎?現在賣藥這么賺錢???”

    “醫藥公司的老板,簡稱賣藥的?!?br />
    “”棠雪有生之年,竟然遇到了活的霸道總裁。 網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