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冰糖燉雪梨 > 第54章 睡前故事
    第二天比的是一千米。棠雪這些天訓練的重點在五百米, 中長距離也就是意思意思, 既無經驗又無實力。到了賽場上來真的, 前半程她還算威武, 后半程就疲軟無力了, 頗像是一個只能金槍不倒一分鐘的男人。

    所以她最后止步四分之一決賽。

    張閱微實力了得,一千米決賽也拿了冠軍。領完獎接受完采訪,張閱微跑去找棠雪, 對棠雪說了一句她憋了好久的話。

    “你沒有拿冠軍, 是不是該學小狗叫了呢?”張閱微說,說完不經意地看了眼黎語冰。

    黎語冰就在棠雪身邊, 一聽這話,來了精神, 挑著眉看棠雪。

    棠雪一手插著腰, 瀟灑地撫了一下腦袋,說道:“這有什么難的呀。汪?!?br />
    張閱微沒想到她真的就這么汪出來了,一時驚訝得有些語塞。

    棠雪:“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她還汪出節奏感了呢,屈著一條腿, 腳掌輕輕點著地面, 自己給自己打著拍子。

    張閱微本來是找棠雪打臉的,可現在她又一次被棠雪的無恥打敗了,她臉一黑,“你這個神經病?!?br />
    黎語冰在一旁突然笑出聲。

    張閱微看向他。

    他的嘴角彎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嘴唇是那種健康的淺緋色,英俊的眼睛里蕩漾著笑意,視線落在棠雪的發頂上。

    “你說得對,”黎語冰說,“她真的是個神經病?!?br />
    張閱微的臉騰地一下子紅了,低著頭也不說話,轉身就走。

    這家伙,剛才還像個驕傲的公雞,現在一下子變成謙遜的紅高粱,搞得棠雪一臉莫名,伸長脖子看她的背影,發現她的后頸有些紅。

    “有古怪?!碧难┳匝宰哉Z。

    黎語冰在棠雪的腦袋上揉了一把,將她的發型搞亂,然后說:“你把人家嚇跑了?!?br />
    棠雪偏頭躲他,捂著腦袋瞪他一眼,“本王的腦袋是能隨便摸的嗎?”

    “你也可以摸我的,只要你夠得著?!?br />
    棠雪一陣黑線,“不帶你這樣欺負人的”

    黎語冰莞爾,垂著視線笑了一下,他想到一件事兒,又問她:“什么時候回家?”

    “臘月二十八,你呢?”

    “速滑隊也這么晚?”

    “嗯,”棠雪點了點頭,“冬季集訓,自愿參加。速滑隊的人都報名了你呢?”

    “我差不多,球隊要訓練,年后還有比賽?!崩枵Z冰說著,跟棠雪要了她回家訂的車次。

    ——

    下午的時候,棠雪在更衣室遇到張閱微。張閱微剛換好衣服,這會兒胳膊下夾著瓶礦泉水,單手就把瓶蓋擰下來,特別的威武霸氣。

    棠雪想到張閱微這兩天的異常,走過去叫她:“小張子?!?br />
    張閱微沒好氣道,“干什么?!?br />
    棠雪眼神覷了她半天,突然問:“你是不是暗戀我呀?”

    張閱微差點把礦泉水扔到棠雪臉上。

    “你神經病?!睆堥單⒄f。

    棠雪感覺張閱微真是一個小可憐,罵人都不會,翻來倒去就那幾個詞兒。

    張閱微也不知想到什么,眼神頗有些心虛,提著礦泉水瓶匆匆離開了。棠雪立在原地,對著她的背影說道:“我可是直的,筆直筆直的!”

    樓道里傳來張閱微的怒吼:“你去死吧!”

    棠雪聳了聳肩膀,換了衣服坐在凳子上看手機,發現一條新信息。

    喻言:恭喜。

    棠雪:謝謝。我還沒恭喜你呢,這次比賽成績很好你什么時候回來?

    喻言:我進了國家隊,暫時不回去了。

    棠雪:哦,恭喜啊。

    兩人之間仿佛隔了一層東西,講話都小心翼翼的,客套且克制,這讓棠雪有些不適應。這才分別多久啊棠雪握著手機,幽幽嘆了口氣。

    又一個人,要走散了啊。

    棠雪突然想到黎語冰。那黎語冰算什么呢?走散了?走著走著又繞回來了?

    呃

    ——

    騰翔杯結束后,棠雪她們火速進入集訓狀態。大部分學生已經放寒假了,整個學校都冷冷清清的,晚上出門特別的有氣氛——拍鬼片的那種氣氛。

    廖振羽和夏夢歡都回家了,喻言也不在,棠雪一下子就孤獨寂寞冷了,尤其晚上一個人在宿舍,老覺得身后有什么東西在貼近她,外邊稍微有點響動就嚇得夠嗆。

    第一天晚上,她不敢關燈,在床上躺到十一點,終于是睡不著,翻著通訊錄想找個膽大的人跟她說說話。

    廖振羽怕鬼,夏夢歡怕鬼,爸爸媽媽算了不要讓他們擔心了

    翻來翻去,最合適的人竟然是黎語冰。

    棠雪挺糾結的,在“要面子”和“要命”之間稍稍做了個抉擇,最后點了通話邀請。

    “喂?”

    “嗯,黎語冰”

    “是我。怎么了?”

    “咳,”棠雪有點不好意思,小聲說,“我覺得你陽氣應該蠻重的,是吧?”

    黎語冰:“幾個意思,你這是要——采陽補陰?”

    “???咳咳咳”棠雪一陣尷尬,“不是,我就隨便問問?!?br />
    黎語冰卻突然笑了,低沉悅耳的笑聲,通過手機傳到她耳朵里,屋子里很安靜,安靜得只余他的笑聲。

    黎語冰想到他們小時候,有一次班里同學討論當時流行的一部恐怖電影。棠雪說自己也看了,結果在別人提到那些鬼怪時,她總是一臉如臨大敵的樣子。

    呵呵,這貨怕鬼啊

    棠雪在黎語冰的笑聲中感覺被看穿了心事,禁不住臉上升起一股燥熱。她拉了拉被子,自欺欺人地把自己整個兒蓋住。

    黎語冰笑夠了,卻并沒有揭穿她,只是問道:“今天訓練怎么樣?”

    “唔,還行。這幾天重點練跟滑,學了很多技巧,還沒消化掉?!彼话逡谎鄣貐R報完,又扯了些別的,重點吐槽了張閱微,并且還信誓旦旦地懷疑張閱微暗戀她。

    黎語冰感覺這個世界不能好了,連女孩子都來跟他搶人了。

    棠雪說完自己的情況,又問黎語冰今天過得怎么樣。黎語冰關注點全被那個張閱微帶偏了,這會兒答得心不在焉的,棠雪感覺黎語冰似乎不太想和她說話,她說道:“那要不就這樣,你睡覺吧?”

    黎語冰說,“我給你講故事吧?!?br />
    “哦?”

    黎語冰開電腦,搜索了睡前故事,隨便選了一篇,照著給她念。

    那是一篇童話故事,主角是小豬和小青蛙,適合三到六歲的兒童。棠雪聽了一會兒,不滿道:“黎語冰,你是想把我當智障哄嗎?”

    黎語冰笑,“別打岔?!?br />
    好嘛,智障就智障吧。

    黎語冰便繼續講小豬和小青蛙的故事。他的聲音低沉而緩慢,細膩溫柔得仿佛要融化在無邊的夜色中。棠雪聽在耳里,身體漸漸地放松,感覺那聲音越來越遙遠,遙遠

    睡著前的最后一刻,她腦子里只剩下一個意識:他的聲音可真好聽啊。

    作者有話要說:  評論區抽200個朋友送紅包

    25字以上正分評論送積分 網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