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冰糖燉雪梨 > 第37章 大起大落
    黎語冰所謂的“給你一次機會”, 是說褚教練答應讓棠雪先去速滑隊做個測試, 如果測試結果不錯, 就讓棠雪先作為編外人員在速滑隊訓練, 等以后辦下運動員證、拿到二級以上運動員資格, 才可以成為正式隊員。

    棠雪為了這次測試,提前練習了幾天,可也不敢練太過, 擔心疲勞過度, 畢竟太久沒有高強度的運動了。

    轉眼又到了星期五。

    棠雪跟著黎語冰來到西區,這是她第二次來西區了, 上一次來還在這里對黎語冰耍過流氓,好囧。

    短道速滑隊的訓練場館和喻言他們花樣滑冰的挨著。黎語冰把棠雪帶到短道速滑的門外, 往里指了指, 說:“你自己進去吧,去了就說找褚教練?!?br />
    棠雪站在原地不動,有點為難,支支吾吾地說, “要不,嗯, 你跟我一起去看看?”

    黎語冰抱著胳膊低頭看她, 看了一會兒,笑了:“原來你也會慫???”

    棠雪認為自己這不是慫,她就是覺得多一個人壯膽嘛。

    她站在那不說話,黎語冰竟然從她遲疑的神態里解讀出幾分嬌羞的意味, 他摸了摸腦袋,唔,怕是長包了。

    棠雪只當黎語冰不愿意陪她,于是心一橫,轉過身,走進訓練館。

    黎語冰卻是長腿一邁,慢悠悠地跟在她身后。他個子高,步幅大,正常人的速度,擱在他這里就算是散步了,悠閑得很。

    褚霞正盯著隊員做力量訓練呢,一抬頭,看到一個小姑娘走進訓練館。小姑娘短頭發,大眼睛,臉上還帶著點嬰兒肥,長得很好看。姑娘身后的人是黎語冰,這會兒亦步亦趨地跟著小姑娘,服服帖帖的樣子,像個大型犬類,就差姑娘手里再攥根繩了。

    褚霞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黎語冰,感覺很稀奇,一個沒忍住,噗嗤笑了一下。

    黎語冰看到褚霞,朝她揚了揚手:“褚教練?!?br />
    棠雪于是走過去,鞠了個躬說:“褚教練好?!比缓笾逼鹧?,偷偷打量這位褚教練。

    聽說褚教練兒子都上大學了,但是她外表顯得很年輕,三十歲出頭的樣子,一頭利落的短發染成了深棕色,細長的單眼皮,薄嘴唇,臉頰上零星散布著幾粒淡褐色的小雀斑。

    棠雪看人家的時候,人家也在看她。

    褚霞把棠雪從上到下掃了一遍,臉上不自覺帶了些笑容。

    單從體形上來看,姑娘個頭兒不錯,而且身材比例很好,腰細腿長,特別是腿,又長又直,還真是塊速滑的料。

    褚霞讓棠雪換了衣服和冰鞋,先做了會兒熱身。

    然后她掐著秒表,給棠雪測了速度。

    先測的五百米,棠雪算是把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滑到終點時,她偷偷瞄了一眼褚霞,見褚霞本來舒展的眉輕輕皺了起來。

    棠雪心口一緊。

    接著測了一千米和一千五百米,褚霞的眉頭越皺越緊。

    最后輕輕嘆了口氣。

    棠雪也知道自己成績不理想,她出了冰場后,在褚霞身邊小聲說:“我很久沒練了?!?br />
    “看得出來?!瘪蚁颊f。

    棠雪更郁悶了。

    “你先換衣服,我們再做個肌肉測試?!?br />
    “嗯!”

    做完肌肉測試,褚霞翻看著手里的本子。棠雪站在一旁,像是等待宣判一樣,心里緊張得不行,呼吸都放輕了。

    褚霞斟酌了一下措辭,開口道:“嗯,你的基本功還不錯?!?br />
    “謝謝褚教練?!?br />
    “但是太久不練,肌肉退化太嚴重了,距離專業運動員的差距有點大,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我可以努力的!”

    褚霞看著棠雪的眼睛,純凈靈動的大眼睛里有火一般的赤誠,她突然有點說不下去了,她自己也有孩子,最怕看到孩子們受傷的表情了。

    可是不說也得說啊。褚霞嘆了口氣,說道:“你說你能努力,但是你確定努力了就能有結果嗎?或者你努力多久才能有結果呢?冰上運動的投入很高,這意味著,我和隊里都有很大的成績上的壓力,這一點黎語冰應該理解的,他們冰球隊這個問題更嚴重一些。我們沒辦法把資源和精力去給一個,怎么說呢,根本看不到未來成績在哪里的人身上,你明白嗎?”

    “我”

    褚霞最后合上本子,“你對滑冰的熱愛令我感動,但是很抱歉,我不能接納你?!?br />
    棠雪不記得自己是怎么走出滑冰場的,反正走著走著,看到地上有自己的影子,她一抬頭,發現自己已經在太陽底下了。

    她揉了揉被太陽晃到的眼睛,低下頭,繼續走。

    其實這個結果她早就能猜到了,可是當真正面對時,還是會難過。

    難過得都想哭了。

    黎語冰站在她身邊,低頭看著她。她的腦袋埋得低低的,他只能看到她烏黑的后腦。她垂頭喪氣的樣子,真像一只落敗的公雞。

    黎語冰感覺挺奇怪的。他其實特別看不慣棠雪囂張的樣子,她囂張的時候,他就總是忍不住想讓她低頭,可是她有朝一日終于這樣低下頭了,他發覺自己竟看不得她低頭了

    扶額,感覺自己有點賤啊

    兩人這樣沉默地走著,誰也沒說話。

    棠雪取自行車時,黎語冰突然按住她的肩膀,說:“你等一下?!?br />
    她抬頭:“???”還沒從打擊中恢復過來,所以動作和反應都慢了半拍。

    “在這等我,別動?!崩枵Z冰說完,轉身跑回去。

    他跑起來是真快,一轉眼不見人影了。

    棠雪手里拎著個車鎖,愣愣地看著他離去的方向,自言自語道:“干什么呀”

    雖然莫名其妙,不過既然他讓她等,那她就等吧,反正也沒事兒干。

    等了大概十幾分鐘,黎語冰又風風火火地跑回來了。

    他臉上掛著笑意,立在陽光里看著她。

    棠雪奇怪道:“怎么了?”

    他笑:“明天去報道?!?br />
    棠雪更加的不明所以了:“報什么道?”

    “傻了?”他推了一把她的腦袋,“當然是短道速滑隊?!?br />
    “你才傻了,剛剛褚教練明明說得很清楚了,我被拒絕了!”

    黎語冰抱著胳膊,“我剛剛跟她求了半天情,她又同意了?!?br />
    “真的?”棠雪不敢相信。本來跌入谷底的心情,突然又高高地揚起來,心臟砰砰砰跳得飛快。她激動地吞了一下口水,想了想又擔心黎語冰逗她玩,于是警惕地看著他,“黎語冰你別逗我啊,這種時候不要和我開玩笑,我會爆炸的,炸給你看!”

    “真的。不過隊里不能給你發補助,而且半年內拿不到二級運動員的話,你得給隊里退損失?!?br />
    棠雪一臉懷疑:“我還是不敢相信有這種好事兒,明明剛才褚教練拒絕得那么干脆,一點余地都沒有啊你到底是怎么跟她說的?”

    黎語冰表情有些神秘:“我可是付出了很大代價?!?br />
    棠雪湊得近了一些,問道:“什么代價???”

    黎語冰斜眼看她,見她忽閃著眼睛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眼底終于恢復了以往的神采。他于是笑,屈起手指往她腦袋上一敲:“說出來嚇死你?!?br />
    棠雪立刻縮回頭,捂著腦袋,考慮到他剛剛幫了她大忙,她幾乎沒猶豫就原諒了他這一下。

    總之她心情又好起來了。今天真是的,大悲大喜,大起大落,比坐過山車都刺激。人生??!

    “黎語冰,我得好好謝謝你?!碧难┪嬷X袋,笑道。

    黎語冰點頭,“你是得好好謝我?!?br />
    “我請你吃飯?”

    “沒誠意?!?br />
    “地方你隨便挑!”

    黎語冰一聳肩膀,“我們做運動員的,對吃沒追求?!?br />
    “嗯”棠雪食指點著下巴想了想,最后把主動權交給他,“你說吧,要什么?!?br />
    “我要你——”他說到這里故意地語氣頓了頓,才接著說,“繼續當我的小跟班?!?br />
    “你你”棠雪一口氣悶在胸口,食指點著他,一臉恍然,“黎語冰你好樣的,原來你在這等著我!”

    黎語冰笑瞇瞇地望著她,人畜無害。

    棠雪又抬起一根手指,朝他比了個“v”的手勢,黎語冰不明所以,但還是很友好地回應了一個“v”。

    然后棠雪瞇著眼睛,食指緩慢收回,最后只余一個中指對著他。

    黎語冰笑了,“呵”他伸手,用兩根手指捏著她的手腕,慢悠悠地晃了一下,然后說,“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手勢,是在表達什么?”說完,靠得近了一些,低著頭,壓低聲音,緩慢說道,“你,想,干,我?!?br />
    棠雪:“”

    轉身就走。

    手里還拎著車鎖呢。

    黎語冰留在原地,低著頭悶聲笑。

    午后的陽光灑下來,落在他的耳后,在人最細膩敏感的肌膚上,曬出一層薄薄的粉紅色。

    作者有話要說:  解釋一下重復章節的情況。我前幾天做了個防盜設置,本來是百分之五十的比例,現在改了一下百分之三十,意思是本書v章節訂閱率百分之三十以上就可以正??醋钚赂?,不夠的話,一開始看到的是重復的,要等24小時才能看。托腮,百分之三十的訂閱率應該不難達到叭

    如果訂閱率夠了還沒看到,就退出來再進去一下應該就好惹。

    然后,重點來了大家口不口以幫我投個票吖,是當當的投票。具體投票流程請看我置頂微博21號是截止日期,跪著求票票!

    說起來,有營銷公司給我發多封郵件推銷刷票,價格賊便宜然而我守住了底線哼。(^)

    ——

    2網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