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冰糖燉雪梨 > 第30章 音樂教室2
    黎語冰覺得不對勁, 猛地睜開眼, 只見棠雪正抓著個黑色的手銬, 他的一只手腕已經被她銬住, 另一只手腕也被她捉過去——

    黎語冰來不及想, 本能地用力抽手腕。

    到手的小羊羔要溜走,棠雪哪能容忍,連忙死死地抓住手銬, “別動!”

    黎語冰哪可能還聽她的話, 使勁扯著胳膊想擺脫她,可能是因為他用力太猛, 她一個沒防備,整個人跟著手銬一起被拉過去了, 險些撲到他身上。

    棠雪有些著急, 一手攥著手銬的一端,另一手去抓黎語冰躲掉的那個手腕,可惜黎語冰胳膊比她長太多,抬著胳膊往后稍稍一躲, 她就追得困難了,拼盡全力只能抓到他的小臂, 還, 還拽不動

    “你干什么?!崩枵Z冰皺著眉問。

    “配合一下嘛!”棠雪還在努力。

    她渾脾氣又犯了,不管不顧的,拉扯之間,兩人身體難免有些摩擦觸碰, 黎語冰感覺到她的肢體那么柔軟,仿佛脆弱得不堪一擊,他怕弄傷她,不敢太用力反抗,只是一味地躲。他越是躲,她越是追得兇,變本加厲地,整個人都要貼上來了。

    他們靠得那么近,近到他都能聞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馨香。清新的,柔軟的,獨屬于女孩子的氣息,仿佛細雨微茫,仿佛花蕊初綻,既陌生又新鮮,細細的縈繞,無法抵擋。

    黎語冰晃了一下神。

    而就在他發呆的時候,棠雪一著急直接將他撲倒了。

    然后趁他沒反應過來的時刻,飛快地把他另一只手也銬起來。

    黎語冰仰躺在地板上,自下而上看著她。她跪在他身體兩側,因為太激動,臉上紅撲撲的,眼睛放著光,黑色的短發因重力作用垂在臉側,隨著她的動作輕微擺動。陽光透過玻璃窗,斜著灑進來,被她擋在身后。

    這個角度可以說是a-v視角了。

    她見黎語冰看她,便朝他擠眼睛,勾唇笑了笑。

    黎語冰腦袋里有些凌亂,他偏開視線不看她,動了動手,發現自己終于是被銬上了。

    掙了掙,掙不脫。

    破手銬,還挺結實。

    黎語冰皺著眉,說:“你到底要干什么?”

    棠雪從他身體上方退下去,用一種譴責的語氣說:“黎語冰,是你,是你逼著我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的?!?br />
    黎語冰想要坐起來,她突然按住他的腿:“不許動!”

    隔著一層布料,他幾乎能感受到她手指的形狀和溫度。

    他心緒浮動,身體里像是有什么東西要拱出來,這讓他感覺不太好。他輕輕地吐了口氣放松身體,躺在地上定定地看著她,說:“你想干什么,快點兒?!?br />
    棠雪先把手機支起來放在陽臺上,正對著他們。

    黎語冰心想,這流氓沒羞沒臊,竟然還要錄像。

    然后她從書包里拿出不少東西,一一擺開:手術刀,紗布,醫用酒精

    黎語冰眉頭重重一跳。

    棠雪拿起一把手術刀,輕輕巧巧地挽了個刀花,動作那叫一個干凈漂亮。

    黎語冰忍不住吐槽道:“你上解剖課學的主要是雜技表演吧?”

    “少廢話,”棠雪玩著刀,獰笑著瞪他一眼,“不過我解剖課確實上得不太好,老師說課外要多練習,所以呢,介不介意我現在拿你練練手???”

    黎語冰沒說話,不動聲色地觀察她的表情。

    “要從哪里開始呢”棠雪拉長聲調,伸手拍了拍他的臉,“小臉兒長得不錯,這一刀下去,有點可惜?!?br />
    黎語冰盯著她,低聲說:“你覺得我長得帥???”

    棠雪有點囧,指了指他,“不錯,很會抓重點?!闭f著,目光沿著他的身體緩慢掃過去,一路向下。

    最后,她視線停在他兩腿之間,托著下巴打量著。

    黎語冰明知道她沒那個意思,可是她澄凈直白的目光落在他那個地方,依舊使他呼吸重了幾分。

    棠雪玩著刀子,說:“那我就給你做個小小的節育手術吧?!闭f完這句話,悄咪咪觀察他的表情。

    黎語冰也在看她,當她視線望過來時,他微微瞇了瞇眼睛,沉黑幽亮的目光,落在她臉上。

    “別玩了?!彼f。聲音低暗。

    棠雪感覺他的表情略奇怪,但絕不是害怕。她有點失望,還有點不太相信,問他:“你真不害怕?我都要閹了你了?!?br />
    要是換一個別的什么人,突然這樣對待黎語冰,他沒準真的會害怕,但是他不怕棠雪,因為他了解她,他知道她是什么樣的人,她做事的界限在哪里。

    因為熟悉,所以信任。

    黎語冰胸口起伏著,說:“我再說一遍,別玩了,否則后果自負?!?br />
    棠雪不怕他的威脅,不過她現在真有點騎虎難下了。本來嘛就是想嚇唬嚇唬他,為了避免誤傷,手術刀都是在網上買的道具,看著嚇人,其實連蘋果都切不開。

    刀是假的,演技是真的,她自以為做得非常逼真了,不管是誰,被這樣威脅著要割jj,都得嚇得屁滾尿流跪地求饒吧?不怕一萬還怕萬一呢!

    可黎語冰偏不,他直勾勾地盯著她,仿佛在等她落刀子。

    難道他根本沒有jj,所以才無所畏懼?

    不行,勞資還就不信嚇不到你。

    棠雪心一橫,假裝要脫他的褲子。運動服上衣撩起來,里面的t恤下擺撩起來,她看到了他的小腹。

    平坦的小腹,一點贅肉都沒有,由于常年不見光,膚色白皙,這會兒因為身體繃得太緊,腹肌微微鼓著,一塊塊的整齊分明,像白巧克力。

    哦,原來他這么緊張啊

    棠雪有些高興,吹了個口哨,笑嘻嘻道:“身材不錯喲!”

    自己的皮膚裸-露在對方的視線里,這讓黎語冰除了別扭之外,隱隱又有些興奮。這股興奮是身體的本能,他無法控制。感覺到事態的逐漸失控,黎語冰無可奈何地閉了閉眼睛,最后一次警告她:“別鬧了”

    棠雪認為黎語冰已經快嚇死了,表面上還要硬撐裝逼。她摸著他運動褲的邊沿,裝作要脫他的褲子,一邊笑瞇瞇地觀察他的表情。

    少女柔軟細膩的指尖不經意間觸碰到他小腹上的肌膚時,那感覺,就像是一桶終于濺進去一顆火星子,轟——全炸了。

    黎語冰額頭上冒出了汗,胸口劇烈地起伏著,看到棠雪看他,他喉嚨動了一下,嗓音低?。骸澳恪?br />
    棠雪感覺他這表情太詭異了,她莫名其妙,收回目光,視線一掃,嚇了一跳,“??!”

    身體一抖,手術刀都扔了。

    黎語冰的雙腿之間隆起來一座小山。

    棠雪簡直不敢相信,在這么緊張的氣氛下他還能呃

    “你”棠雪尷尬得一陣臉熱,腦子有些亂,不知道該說點什么。

    然后她突然想到,聽說男的在要排尿的情況下,那個地方好像也是會變大的?于是她指著黎語冰,用一種不太確定的口吻,問道:“你,你,你這是要嚇尿了,對吧?”

    黎語冰:“”

    棠雪感覺他的表情很不對勁,看起來好危險的樣子,她把東西一收,掏出一把鑰匙扔在地上:“你自己去上廁所吧,我走了,拜拜!”

    說完邁過他,噔噔噔,跑得倒是快。

    黎語冰在地上躺了一會兒,等身體平復一些了,他才起來,摸起鑰匙開了手銬。

    然后坐在地上發呆。

    發了會兒呆,看一眼時間,下午還得訓練,于是收拾東西也要離開。

    收東西時,他看到陽臺上,被棠雪落下的手機。那手機還在勤勤懇懇地錄著像。

    黎語冰拿起手機,退出錄像,把這段視頻直接刪了。刪完視頻正要鎖屏時,恰好有人給棠雪發了條微信消息。

    這要是別人發的他肯定不看,可消息昵稱顯示的是“喻言”。

    這就必須得看看了。

    遇到和棠雪那混蛋有關的事,黎語冰的道德底線總是要下調一些,這會兒偷看人家信息,一點心理壓力都木有。

    喻言:在做什么?

    黎語冰眉頭一挑,幫棠雪回了條信息。

    棠雪:剛剛把黎語冰摸硬了。

    喻言:

    作者有話要說:  大兄dei們,幫我填個調查問卷好不好,調查的是關于我的讀者群體(也就是你們啦),我新浪微博置頂的那個鏈接就是,一共就三個問題謝謝啦?。ㄎ倚吕宋⒉┟恰熬菩∑摺保?br />
    本章有2網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