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信不信我收了你 > 122 番外 八
    122.

    在大學二年級結束三年級即將開始的暑假里,陳魚同學終于滿了二十歲。

    心心念念的結婚年齡可算是滿足了, 陳魚當天就拖著樓銘去領了結婚證。

    知道消息的陳家人當天就抓狂了, 急匆匆的往家里趕。

    “你領證怎么也不跟家里說?”陳市長急了。

    “早說過了???”陳魚見陳市長急了, 反而有些不解。

    “什么時候?”陳市長說著轉頭就去看自己的妻子和大兒子, 難道是今天早上自己出門太急, 沒聽到。

    陳媽媽和陳大哥也是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

    “一年多錢啊?!标愻~解釋道, “三哥第一次上咱們家的時候我不就說了, 等我年齡到了我們就結婚?!?br />
    “你……”陳市長捂著胸口,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我的掌上明珠,我還沒收藏夠呢,就這么滴溜溜的自動自發的滾進了別人手心里??

    是,你是說過你要和樓銘結婚, 而且這一年里隔三差五也提過, 等到了年紀就結婚, 但是你好歹知會一聲啊。

    還有那個樓銘,你當初怎么說的,說結婚一定會征求我的同意, 結果呢,不聲不響的就把證領了。

    是,雖然這一年多,我對你表現出了幾分欣賞, 但是你也不能這樣啊。

    陳市長越想越氣憤, 掏出手機給樓銘打過去一個電話, 質問道:“這么大事,你不跟我說一聲,合適嗎?”

    正在和自己父母匯報自己已婚身份的樓銘,在樓家歡樂喜慶的氣氛中淡定的接通了電話:“我給您去電話了,但是您當時似乎在開會?!?br />
    “……”陳市長一噎,心中還是不平衡,“那就不能等打通了電話再去領證嗎?”

    “爸……”樓銘開始改稱呼。

    爸,陳市長心口一痛,就算你改口改的快,我也并沒有高興。

    “施施很高興,我也很高興?!睒倾懣戳艘谎圩约腋改?,他們似乎更高興。

    但是我不高興??!陳市長很想吼這么一句。

    “我會比您更愛她?!睒倾懕WC道。

    放屁,世界上哪里會有比父親更愛自己女兒的男人。

    陳市長郁悶的掛了電話,掃了一眼妻子和兒子,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當然知道這個電話打過去也就是發泄發泄而已。要說能改變什么,那是不可能的。

    樓銘的為人陳市長還是了解的,雖然剛才埋怨了一通,但是結婚這事,十有**肯定是自家女兒給拖著去的。

    陳市長猜的沒錯,領證這事還真是陳魚先提的。

    樓銘不是沒想過提前去陳家提親,但是陳家人舍不得陳魚的態度實在是太明顯了,樓銘怕自己提前去陳家提親,會被陳家人罵禽獸。

    “我女兒/妹妹,還沒到結婚年齡呢,你就來提親??”

    樓銘自認為,自己要是有這樣一個女兒,也會舍不得,于是就一直按捺著,打算等到陳魚過完二十歲生日了,再找一個合適的時間去陳家提親。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他這邊剛開始著手準備呢,陳魚直接拿著戶口本上門就把他拉去了民政局。

    至于陳魚為什么這么輕易就把人拉去了民政局,這……這不是廢話嗎,樓銘那里會不愿意?

    不過樓銘自己說過的話還是記得的,出發之前表示要先去和陳家人打招呼。結果非常不巧的,陳市長和陳大哥都去上班了,陳媽媽也一早不知道忙什么去了,家里一個人都沒有。

    樓銘退而求其次,開始挨個打電話。結果,陳市長開會,陳大哥出任務,陳媽媽手機靜音沒聽見。

    這么巧?

    不過結婚這么大的事情不管怎么樣還是得知會一聲的不是,于是在民政局排隊拿號之后,依然沒有打通電話的樓銘,甚至讓何七找人去挨個通知了陳家人。

    只是可惜的是,直到號碼輪到他們,陳家人也沒有一個打電話過來阻止的,于是樓銘就心安理得的和陳魚領了證。

    他努力過了,真的,連續三次的嘗試都沒能成功,這怎么說也算是天意了。

    樓銘不知道的是,陪同擔任保鏢的何七,是在他們領完證之后,才在助理群里發布了一條補充命令。

    何七:(大勢已定,可以行動了。)

    這條消息發出去之后,三個助理這才“千辛萬苦”的找到了陳家人,告知了事情的始末,這才有了急匆匆往家趕的陳家三人。

    不管過程是怎么樣的,女兒始終是嫁出去了。欣慰的是女兒依然住在大院里,離的也不遠,也算是一點安慰了,陳市長無奈的想著,然后嘆了一晚上的氣。

    陳陽也氣啊,但是他不敢理直氣壯的去找樓銘,只能郁悶的在操場里跑了五十圈。

    最淡定的就數陳母了,最初的驚詫過去之后,開始拉著女兒討論婚禮的事情。

    以陳樓兩家的身份,這個婚禮必須要經過非常非常長的一段時間的規劃,才能提上日程。但奈何新郎新娘實在是著急結婚,于是這婚禮就定在了八月最后一個周末。

    軍政兩屆有些分量的官員,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開始翻找自己的行程表。這婚禮,有時間要去,沒時間擠出時間也要去。

    (你問國家政府人員的婚禮為什么可以這么高調,那當然是因為這是作者設定的。)

    婚禮的賓客,相對于父母輩的人際關系,兩位新人的人際關系就簡單多了。

    樓銘主要邀請了一些國科院的同事,共同探討過學術的知名教授和專家,以及在遇到陳魚之前,那些出面保護過他的玄學大師。

    陳魚的邀請對象就更簡單了,除了自己三個室友之外,就只邀請了,陸寧,梁光梁宇兩兄弟,以及秦觀海和他的師兄邵奇。

    這些人里雖然有許多玄學界的天師,但是按照社會地位來說,和父母輩邀請的人來比,確實差了好幾個檔次。

    當然,如果不算上地府那一桌的話,確實可以這么算。

    婚禮的主角永遠是新郎新娘,但是最累的也是新郎新娘,陳魚跟著樓銘被父母帶著各種敬酒,半圈下來,陳魚表示這比抓僵尸都累。

    陳魚邀請的人不多,于是順理成章的拼了一桌,又都是年輕人,于是吃的比較輕松,聊的也比較火熱。

    “菲菲,你看,那是咱們校長吧?!表n悠問方菲菲,帝都大學校長啊,平常在學校里都遇不到幾回。

    “不止,你看那一桌坐著的,哪一個不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的專家?!狈椒品菩÷暤?,“咱們校長在里頭都算是小輩了?!?br />
    “你們看那邊?!绷河钜彩莻€自來熟,指著東邊那一片賓客去說道,“我去,海陸空三軍都齊了吧。那軍銜,我剛剛隨便瞅了一個,就是上將啊?!?br />
    “還有那一片?!睆埬就胍布尤胗懻?,“帝都副市長,帝都黨委書記,帝都警察局局長,帝都宣傳部部長……還好我新聞看的比較多,要不然都認不出來?!?br />
    幾人一面說著一面戰戰兢兢的對視一眼,施施這婚禮級別可夠高的。

    “那最前面那一桌是?”邵奇指著最前面異常低調的一桌賓客問道。

    眾人抬眼望去,開始默默揣測。

    那一桌既沒有像軍部那樣一身威武的軍裝,也不像政界那樣個個都是上過電視的熟面孔。但是你若說他們沒有身份,那也不大可能,他們所處的位置可是在所有賓客的前面,明顯就是上賓啊。敬酒開始的時候,他們可是親眼看到新人敬的第一桌就是那桌,陳市長和樓部長對他們都異??蜌?。

    這身份,可就引人深思了。但是不管怎么想,眾人都知道,按照見識到的大人物來說,這可能是他們人生的巔峰時刻了。

    “比起那一桌,我倒是更好奇另外一桌?!表n悠說道,“帝都市長和樓部長共同邀請的客人,居然還有不來的?”

    眾人把目光一轉,果然在那一桌神秘低調的酒桌旁邊,還有那么一桌空桌。

    沒錯,就是空桌子,餐具酒菜都齊全,在整個大廳最好的位置上,放著一張碩大的空桌。

    “對哦?!狈椒品坪蛷埬就胍彩且荒樢苫?。

    三位姑娘這話一落,酒桌上的另外幾位玄學界新秀卻都個個臉色古怪起來。

    空桌,怎么可能是空桌,上面的人吃的不要太歡好不好。

    梁光湊到陸寧身邊小聲的問道:“想不到牛頭馬面都能請來?!?br />
    “嗯?!标憣幰残÷暤幕氐?,“那一黑一白兩個鬼差,很可能就是黑白無常了?!?br />
    “黑白無常和牛頭馬面都能請來?!鄙燮嬉残÷暤臏愡^去,“你說那剩下的兩個女的里面會不會有一個是孟婆?!?br />
    眾人這么一聽,齊齊扭頭去看。

    “別看?!鼻赜^海趕緊提醒道,“他們看過來了?!?br />
    眾人趕緊低下頭,半響才彼此打量一眼,發現對方臉上都是一臉驚慌。

    “你們沒看見毛大師那一桌,玄學大師們都坐立不安的嘛?!鼻赜^海小聲提醒道。

    眾人默默點頭,擦了擦冷汗,決定還是老老實實吃東西吧。

    “你們這是怎么了?”察覺到幾人忽然變的拘謹起來,韓悠三人有些不解的問道。

    吳少年端起一杯酒遞到牛頭馬面跟前:“牛兄,馬兄,以前小弟多有得罪,給你們賠罪了?!?br />
    “哪里,哪里?”

    “客氣了,客氣了?!?br />
    牛頭馬面客氣的端起酒杯,尼瑪,如今你都是冥王女婿了,又和冥王記掛了一千多年的徒弟有關系,現在誰還敢惹你。

    吳少年一杯喝完心滿意足的坐下了,可算是化解了和牛頭馬面的仇怨了。正高興的要轉頭去和苗苗說話,就見苗苗的目光正直直的盯著大廳的西側。

    吳少年順著苗苗的目光看過去,一眼就掃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陸寧。

    吳少年一直是知道陸家的,在祁連山的時候,陸寧經常來找陳魚,吳少年也就記住了這個頗有幾分靈性的孩子。

    他心里一面因為這孩子和苗苗有關系而忍不住注意,一方面又因為這孩子的存在而難受,那是自己錯過苗苗的證明啊。

    不過現在好了,苗苗最終還是回到了自己身邊。

    “要不要過去見見?”吳少年體貼的問道。

    “不了?!泵缑甾D過頭,“我只是想看看,那個我無緣見到的孫兒,到底長成什么樣了?!?br />
    當初陸寧快要出生的時候,苗苗去青芒山封印僵尸之后再沒回來,自然也就沒有見過出生后的陸寧。

    “這孩子資質不錯,假以時日在玄學上會有大成?!眳巧倌暾f道。

    “資質是比他爸好一些,長的也比他爸好看?!泵缑缯f道,“當初我撿到小江的時候,就想著把他養的白白胖胖的,沒想到如今兒子都這么大了?!?br />
    “撿……撿到的?”吳少年傻了。

    苗苗看到吳少年的反應,頓時明白過來,這白癡到現在還以為自己嫁過人,一時間那個氣啊。臉色一變,再不去理某人。

    “苗苗,苗苗,呵呵呵……”吳少年掛著傻笑不屈不撓的湊在苗苗身邊。

    吳少年是真不知道這事,他當初一聽說苗苗嫁人有了兒子之后,瞬間就變的萬念俱灰起來。這么多年了,也不愿意再去想這個事情,哪里又會去打聽。如今驟然得知這么一個真相,心中又是開心,又是惋惜。

    苗苗當初沒有結婚,那是不是一直都在等自己,自己這么多年都干啥了,吳少年越想越懊悔。

    “苗苗,我以后再也不離開你了?!眳巧倌瓯WC著,之前就是因為自己離開的時間太久,才有了這么一個讓人惋惜的誤會。

    “滾!”苗苗怒從心頭起。

    “不滾!”臉皮厚一直是吳少年的特長。

    “你不是一直以為我嫁人了嗎?那我嫁給你看?!?br />
    “好呀,好呀,你嫁給我吧?!?br />
    “咳……”

    “咳咳……”

    “嗯哼……”

    一時間,酒桌上響起一連串刻意的提醒聲。喂,注意了,這種肉麻的話能不能關起門來再說。

    “閉嘴!”苗苗頓時臉紅了。

    “別管他們,都是一群嫉妒的嘴臉?!眳巧倌觑@然已經忘記了自己曾經也有過嫉妒的嘴臉。

    “吳禮啊?!壁ね醵既滩涣肆?。

    “岳父大人!”

    “?。?!”冥王被這猝不及防的稱呼嚇了一跳。

    無恥!

    太不要臉了!

    這就開始喊岳父了,黑白無常牛頭馬面第一次達成了共識。

    “你不是一直問我怎么樣才能把苗苗許配給你嗎?”冥王摸著胡子問道。

    “您同意了?”吳少年滿臉驚喜。

    桌上其余鬼紛紛側目。

    “你得先答應我一個事情,我才能同意?!壁ね跽f道。

    “您說!”吳少年激動了。

    “地府那十八層地獄真是煩人的緊,你看看有沒有辦法給弄空了?!壁ね跻槐菊浀恼f道。

    “噗……”

    “哈……”

    眾人實在沒忍住,一個個趴在桌上捶桌大笑,連一直只顧著喝酒的孟婆都忍不了了。

    隱匿在賓客中的玄學中人 ,見著陰氣沉沉的一桌人笑的如此囂張,一個個都膽戰心驚起來。

    小心啊,這要是結界破開,陰氣沾染了這里的軍政兩屆大佬,華國都要顫一顫好嗎?

    “什么事情這么開心?”陳魚和樓銘就在這個時候走了過來。

    樓銘知道這一圈酒敬下來,陳魚累了,連忙拉開椅子,扶著陳魚坐下。

    “你不是餓了,先吃點東西?!睒倾懡o陳魚盛了一碗湯。

    “你爺爺剛剛跟冥王提親呢?!焙诎谉o常笑的現在都停不下來。

    “真的?”陳魚驚喜的看向吳少年,“成功了嗎?”

    樓銘也是一愣,不過諸位這反應可不像是恭喜,反倒是像看熱鬧啊。

    “成功了?!迸n^馬面說著又是一陣大笑,“不過有一個條件?!?br />
    吳少年滿臉郁悶,陳魚一頭霧水:“什么條件?”

    “搬空十八層地獄?!闭f完,桌上的其他人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樓銘有些無語的看向自家師尊,師尊這些年也變的這么會刁難人了?

    “搬空就搬空唄,這有什么難的?”陳魚不解道。

    嗯??眾人不解的看向陳魚。

    “重新找個地方,把那些鬼魂關進去唄?!标愻~理所當然道,“十八層地獄不就空出來了?”

    ?。。?!

    樓銘輕笑一聲,覺得自家夫人真是冰雪聰明的厲害。

    “哈哈哈哈……沒錯!”吳少年頓時一掃郁氣,站起來仰天大笑道,“苗苗你等著,等回去我就去籌備?!?br />
    這回輪到地府其他鬼愣住了。

    這……十八層地獄真的要搬家了? 166閱讀網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