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信不信我收了你 > 第115章 番外一
    半個月之后。

    陳魚從成堆的書本里抬起頭, 在書桌上摸索了半天才在一本聽課筆記下找了到自己的手機,手機上有一條剛剛發過來的消息。

    樓銘:下課我去接你?

    陳魚:好, (*^^*) 嘻嘻

    回完消息,陳魚看了看時間發現竟然已經是下午兩點了。在看了看眼前似乎怎么都看不完的筆記, 陳魚煩躁的抓了抓頭發, 發出一聲哀嚎。

    陳魚這個學期請假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 再加上還有一個月就要期末考,這就直接導致陳魚從青芒山回來之后什么都沒來得及做就一頭扎進了學習的海洋里。

    不,在學習之前,她還做了一件事情, 陳魚在靈力恢復的第一時間, 就和樓銘一起去了地府, 想要看望一下吳老。

    不過不巧的是他們沒能看到吳老的魂,只聽到了吳老的傳說。

    傳說訴說者向南同學的原話是這樣的:“三天前被牛頭馬面勾回地府的鬼魂是你爺爺啊,是叫吳禮對吧。他還沒有投胎,不過你們也見不著他的, 他來地府第一天就得罪了冥王?!?br />
    陳魚一直知道吳老愛坑人,但是沒想到他連自己都坑:“怎么得罪冥王了?!?br />
    “據說是輕薄了冥王的千金?!毕蚰闲⌒囊硪淼恼f道, “聽說要不是因為你爺爺身上有大功德, 換個人,冥王直接就讓他魂飛魄散了?!?br />
    “冥王的千金?”陳魚不可置信道, “老頭都一把年紀了不能吧?!?br />
    “是真的, 整個冥界都知道, 一個叫吳禮的新鬼魂, 仗著自己有功德,盯上了冥王家的千金?!毕蚰献C實道。

    “那”陳魚梗了一下,“那是冥王把他抓起來了嗎?”

    “那倒沒有,只是因為你爺爺人在冥府,沒有冥王特批的通行證,他回不到忘川,所以你們也就見不著他?!毕蚰辖忉尩?。

    于是就這樣,陳魚和樓銘白跑了一趟,離開地府的時候,陳魚特地叮囑向南,一旦有吳老頭的消息了,就立刻發消息給她,她好第一時間趕過來。

    這一等就是兩個禮拜,到現在陳魚也沒有得到吳老從冥界出來的消息,不過冥界總是時不時能有點八卦消息飄出來,能夠讓陳魚知道吳老現在還在地府可勁的折騰著。

    陳魚收了收桌上的復習資料,從中挑了兩本周末要看的,其余的一起抱回了宿舍。今天是周五一會兒還有一節課,上完這節課就可以直接回家過周末了。

    陳魚回到宿舍的時候,自己那三個在外面極其注意形象,回到宿舍就徹底解放天性的三位室友正在瘋狂的爭搶著什么東西,空氣中還飄著一股淡淡的香味。

    “你們在吃什么?”陳魚把書放在書桌上疑惑的問道。

    “施施,你回來了?”三個人連嘴上的殘渣都來不及擦,回頭看了一眼陳魚之后又繼續去搶東西。

    “什么東西這么好吃,看你們搶的?!标愻~好奇的走過去。

    “哈哈,最后一塊是我的?!狈椒品崎_心的大叫道。

    “最肥的也是你?!表n悠沒好氣的接道。

    陳魚看了一眼桌上的盒子一眼就認出來了:“素芳閣的點心,雖然這家的點心很好吃,但也不至于搶成這樣吧?!?br />
    “施施?!睆埬就霚愡^去一把摟住陳魚的肩膀,“你是不是經常吃這家的點心?”

    “是啊?!币驗槿缂依锏狞c心基本都是這家的,所以陳魚經常能夠吃到。

    “天啊?!狈椒品谱鲃菀ш愻~大腿,“施施,大腿給我抱一下?!?br />
    “說,你男朋友到底什么身份?”韓悠也湊了過來,“是不是素芳閣的少東家?!?br />
    “什么跟什么???”說著點心呢怎么好好的扯到三哥了。

    方菲菲指著點心說道:“這盒點心,是十分鐘前,一個叫何七的帥哥送過來的?!?br />
    韓悠補充道:“指明是送給我們三個的?!?br />
    張木碗繼續補充:“理由是,感謝我們借你聽課筆記?!?br />
    方菲菲:“素芳閣的點心,一天只做十盒,有錢都買不到的?!?br />
    韓悠:“更重要的是現在是下午兩點,糕點還是熱的,也就是說,我們吃的這盒點心是素芳閣的師傅額外做的?!?br />
    張木碗:“試問誰才有這個能力?”

    三人齊齊看向陳魚,異口同聲的說道:“那人就是你男朋友。說,到底什么時候介紹給我們認識?”

    “快了,快了?!标愻~被三人強大的氣場嚇的后退了一步。

    “到底什么時候?!比说臍鈭龈訌姶罅?,“不說,筆記還來?!?br />
    “過過兩天?!标愻~妥協道。

    “你每次都這么說?!狈椒品撇挪恍?,直接和室友商量到,“一會兒施施的男朋友肯定會來接施施,我們直接跟過去看?!?br />
    “沒錯?!绷硗鈨扇硕加X得這個主意不錯。

    “那個,這回不騙人,下個禮拜就介紹給你們認識?!标愻~說道。

    “為什么一定要下個禮拜,我們今天就要認識?!表n悠問道。

    “沒錯,正好周五,明天不用上課,吃完飯還可以去k歌?!睆埬就胗媱澋?。

    “不是啦,我答應過我爸媽,有男朋友了,一定要第一時間介紹給他們知道?!标愻~解釋道,“三哥說明天去我家,所以下個禮拜就可以介紹給你們認識了?!?br />
    三人一驚,不可置信的看向陳魚:“見家長?”

    陳魚弱弱的點頭。

    “見家長不是要結婚的時候才見的嗎?”方菲菲疑惑道。

    “我本來想直接結婚的啊,可是國家法律不允許,一定要滿二十周歲才可以?!标愻~頗為苦惱的說道。

    我去

    三人震驚的已經忘記再去“為難”陳魚,開始前所未有的期待下個禮拜的到來。

    四點半。

    陳魚背著書包從學校大門跑出來,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梧桐樹下的熟悉身影。

    樓銘穿著簡單的白襯衫,身姿挺拔的站在那里,明明是現代人的裝束,但是渾身都散發著一種溫潤如玉的氣質。他似有所感,轉身望向校門口,見到陳魚緩步走過來的身影是,微笑著張開了胳膊。

    “三哥?!标愻~加快了腳步,在學院路一眾女花癡的艷羨目光下投進了樓銘的懷抱。

    “第一個愿望,達成了?!睒倾懤砹死黻愻~被風吹亂的發絲,笑著說道。

    “什么?”陳魚有些沒聽懂。

    “在知道煞氣可以清除之后,我給自己列了一個長長的愿望清單?!睒倾懡忉尩?,“接你放學,是第一個?!?br />
    “三哥,你的愿望都好簡單啊?!标愻~吐槽道。

    “愿望定的簡單一些,這樣快樂自然就多一些?!笔前?,原本都是很簡單的事情,只不過他只有現在才能做到而已。

    兩人離開落英繽紛的學院大道,一路疾馳著往軍區大院走去。

    車子駛進大院之后并沒有如往常一般直接開樓,而是停在了陳家門口,陳魚和樓銘膩歪了一會兒之后背著書包回了家。

    陳母正在和阿姨商量今晚的菜色,看見陳魚背著書包回來立刻走過去說道:“施施回來了,今晚做了你愛吃的糖醋排骨?!?br />
    “謝謝媽?!标愻~一邊把書包解下來一邊問道,“今晚我爸回來吃飯嗎?”

    “回?!标惸感χf道,“人大會剛剛開完,你爸最近都不是很忙,周末都能正常雙休了?!?br />
    “那我哥呢?”陳魚又問道。

    “陽陽剛剛給我打電話了,他一會兒就到家?!标惸缸钇谂蔚木褪侵芪辶?,這天一家人可以聚在一起吃飯。

    “那就好?!标愻~嘻嘻一笑,三哥果然都提前調查過了,大哥和老爸這周末果然都在家。

    “你說什么?”

    “沒事,我先上去看書了,等吃飯了叫我?!标愻~說著拎著書包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陳魚在房間看了一個半小時的書,樓下的晚飯也已經準備好了。陳魚穿著拖鞋跑下樓,看著一大桌香噴噴的飯菜,吃的格外香甜。

    “慢點吃,沒人跟你搶?!标愱栆婈愻~的吃相忍不住吐槽道,“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給你的零花錢不夠你在學校吃飯呢?!?br />
    “嗯?”陳魚不解的抬起頭。

    “你妹妹愛怎么吃就怎么吃?!标愂虚L見陳魚碗里的菜快吃完了,又幫忙夾了一筷子,“每次和施施一起吃飯,我都覺得桌上的飯菜似乎要格外好吃一些?!?br />
    “沒錯?!标惸感χ胶偷?。

    陳陽無奈的抽了抽嘴角,不過轉瞬,眼里又露出了欣慰的笑意,一年了,施施和家里的相處終于自然融洽了起來。

    陳魚吃的差不多了,家里其他人也吃的差不多了,當然一桌人就她吃的最多,她吃好了別人肯定都吃好了。

    “那個”陳魚用餐巾紙擦了擦手忽然出聲說道,“我有件事情要和你們說?!?br />
    “什么?”陳父陳母陳大哥都是一臉好奇的看向陳魚。

    “我之前不是答應過你們,要是我在學校談戀愛了,就告訴你們嗎?”

    陳父陳母陳大哥瞬間預感不好。

    “我現在就是要告訴你們”陳魚開心的笑著,“我談戀愛了?!?br />
    哐!

    哐!

    哐!

    陳母掉了筷子,陳父掉了被子,陳大哥因為太激動直接踢到了椅子。

    “怎么了?你們不高興嗎?”陳魚疑惑的問道。

    好在三人都是久經風浪的大人物,很快就控制好自己的情緒,陳母把碗筷移到一邊,陳大哥把椅子重新扶了起來,陳市長咳嗽了一聲,臉上露出和藹的笑意問道:“談多久了?”

    “也沒多久,確認關系也才一個多月?!标愻~坦坦蕩蕩的說道。

    陳市長推了推眼睛,鏡片上閃過一抹暗光:“哪里人,多大了,學什么專業的?”

    “是帝都人。多大了?我沒問,反正比我大。學什么專業的?我也不知道?!标愻~如實回答道。

    陳家三人對視一眼,什么都不知道談什么戀愛。陳市長更是朝兒子遞過去一個眼色。

    陳陽默默點頭:收到,明天就去查。

    “哎呀,等明天他過來,你們自己問吧?!狈凑魈烊邕^來,他們想問什么都可以。

    砰!

    三人齊齊站起來,三把椅子同時被撞到,發出砰的一聲巨響,嚇的廚房的阿姨趕緊跑出來看看是不是發生什么事情了。

    “他還要上門?”陳陽咬牙切齒道。

    “是啊,他說要正式拜訪你們,明天早上十點鐘會過來?!标愻~點頭道。

    很好!正好我明天有空!這是陳家兩父子的共同想法。

    這一夜,陳魚難得的早睡了,而陳家的另外三人卻沒能睡好。

    陳陽舉著啞鈴在房間里練肌肉,順便擦了擦自己的配槍,決定明天除了要若有似無的展示自己的肌肉之外,還要不露痕跡的展露自己的配槍。

    而陳父陳母的房間里,兩夫妻也坐在床上討論著明天的事情。

    “你說施施找的男朋友是什么樣的?”陳母問道。

    “明天見過就知道了?!标愂虚L瞇著眼睛說道。

    “希望是個好孩子?!标惸笐n心道。

    “膽子倒挺肥,居然還敢直接上我們家來?!标愂虚L冷哼道。

    “是呀?!标惸负鋈环磻^來問道,“你說施施的男朋友知不知道我們家的情況,應該知道吧,畢竟都要上門拜訪了。你說會不會就是咱們圈子里的孩子?!?br />
    “那正好,我倒要看看誰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本尤桓夜瘴壹也耪一貋硪荒甑呐畠?。

    陳父陳母把圈子里適齡的男孩子都過了一遍,很好,沒有發現官職比陳市長大的。

    自覺掌握了絕對優勢的陳父陳母開心的睡覺去了。

    直到第二天一早,一身筆挺軍裝胸前掛滿了各種獎章的樓銘朝他們敬了一個軍禮。

    陳市長:官職壓不過對方怎么辦?

    陳母:長的不錯。

    陳陽看了看樓銘身后扛著機關槍的警衛員,默默的藏起了自己的配槍。 網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