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信不信我收了你 > 第37章 你想要保護她
    037

    第二天毛大師拿了新的玉扣過來, 樓銘接過, 順手就系在了手上, 他打量著手里全新的玉扣,想了想問道:“毛大師, 那把青銅劍有眉目了嗎?”

    “那把青銅劍確實有問題?!泵髱熣f道,“劍柄上有一個奇怪的圖騰,那里面有一種非常奇特的能量?!?br />
    “奇特的能量?”樓銘想起國科院傳真給他的資料, 上面也說過檢測到一種奇怪的能量。

    “不是靈力,也不是煞氣?!泵髱熣f道,“具體是什么我一時也無法確定, 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把劍應該不是一位將軍的佩劍?!?br />
    “不是?”樓銘有些詫異。

    “這股力量雖然還無法確定, 但是一定和玄門有關?!泵髱熣f道, “我之前說過玄學傳承至今,許多門派都失去了傳承,這把劍很可能就是其中之一?!?br />
    “你是說這是一把天師的劍?”樓銘聽明白了毛大師的話,詫異的問道, “可是一把天師的劍為什么會在一個將軍的棺槨里?”

    “這個要等到這次南嶺考古隊的研究結束,我們對這位墓主人有了一定了解之后,再來推算會比較準確一點?!泵髱熣f道, “不過不外乎兩種可能?!?br />
    “第一, 這位將軍同時也是一位天師, 古籍記載里有一種秘術, 通過某種媒介天師可以向陰間借百萬陰兵作戰, 這把青銅劍很有可能就是借兵的媒介?!泵髱熗茰y道。

    “像陰間借兵?真的可以嗎?”樓銘顯然被這種假設震驚到了。

    “像陰間借兵確實是可以的, 只要修為夠,天師在遇見比較難纏的厲鬼時,也可以通過術法像本地城隍借調陰兵幫助。但是這種術法,每次最多借調到一兩人而已,而且非常耗費靈力。像古籍里記載的這種借調百萬陰兵的秘術,到如今已經失傳,所以才說是一種傳說?!泵髱熃忉尩?,“至于古時候是不是真的可以,那就已經無法考究了?!?br />
    “那另一種可能呢?”樓銘繼續問道。

    “還有一種可能性也非常高,那就是這位將軍很有可能曾經尸變過?!泵髱熣f道。

    “尸變?”

    “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僵尸,我看過墓地周圍的地形圖,乃是上好的養尸之地?!泵髱熣f道,“墓主人又是戰國時期的將軍,那么生前肯定征戰無數殺人如麻,這類殺氣極重的人死后,如果葬在一個陰氣較重的地方就極容易尸變,何況是在這么一個上好的養尸之地?!泵髱熃忉尩?。

    “可是,棺槨打開的時候,里面是一堆白骨啊?!睒倾懻f道,“如果是僵尸的話,這個墓地也不可能這么順利就被挖掘出來?!?br />
    “這就是這把劍出現在那里的原因?!泵髱熣f道。

    “你是說”樓銘很快反應過來,“在很久之前,這個將軍很可能尸變過,并且有天師進入過墓地,用那把青銅劍封印了僵尸?”

    “這是最有可能的兩種猜測?!泵髱熣f道,“考古還沒有完全結束,至于墓主人的身份也沒有完全核實,具體的情況還要等那邊的資料送過來,我再拿回玄學總部,找幾個老朋友一起研究看看?!?br />
    樓銘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不過想起那把青銅劍傳遞過來的親近感,樓銘忍不住再次問道:“毛大師,我當時拿到那把劍的時候,有一股非常親近的感覺,我甚至能夠感受到那把劍傳遞過來的喜悅?!?br />
    “如果是以上兩種可能的話,您覺得我這一身的煞氣,會不會有可能這個將軍是我的前世?”樓銘問道。

    毛大師喝茶的手一頓,他看向樓銘猶豫了一下說道:“沒有人能夠知道自己的前世是什么,所謂輪回,就是新生,不管這個將軍是不是你的前世,和現在的你都沒有關系。你們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br />
    樓銘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沒有再繼續追問。他知道毛大師在擔心什么,也知道他為什么這么說。

    其實毛大師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小的時候,樓銘不明白自己為什么和別人不一樣,為什么自己生來就帶有煞氣不能和人接觸,為什么要被禁錮在這方小小的院落里,所以異常的執著于煞氣的來處??傆X得如果世事都有因果的話,那么自己得了這個果,就要去尋找這個因。

    但是如今的樓銘已經不那么執著了,不管是什么樣的因造就了如今的果,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前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既然是自己做過的,承擔著就是了。他只是單純的好奇,單純的想知道原因罷了,并不會如從前那般偏激的鉆進牛角尖里。

    “對了,那個叫陳魚的小天師”毛大師忽然問道,“你什么時候遇見的?”

    提到陳魚,樓銘就想起昨晚,想到小丫頭一臉愧疚的說占了自己便宜的事情,忍不住露出一抹淡笑:“她是帝都大學今年的新生?!?br />
    “帝都大學,那豈不是你今年利用祥瑞擋煞的時候她正好在場?”毛大師驚訝道。

    “沒錯?!毕氲叫⊙绢^當時威脅說要收了自己的表情,樓銘還未落下的嘴角又往上翹了翹。

    “我想起來了,你那天晚上好像問過我關于鎮煞符的事情?!泵髱熁貞浀?,“是不是那天她就對你使用了鎮煞符?”

    樓銘愣了一下,也沒有隱瞞,點了點頭解釋道:“不過那張鎮煞符并沒有對我造成什么不好影響?!?br />
    “所以她的鎮煞符是真的可以完全鎮住你的煞氣?”毛大師見樓銘特意強調這一點,很快就反應過來樓銘話里的意思。更何況昨天看見陳魚使用術法的時候,毛大師就已經懷疑陳魚是洛山派的傳人了。

    洛山派的鎮煞符兇惡異常,鎮煞的同時也鎮魂,樓銘特地解釋自己沒有什么不適,是為了維護陳魚,怕自己對她做什么吧。吩咐助理團瞞住陳魚的存在,又特地在自己面前維護她,看來樓銘真的很在乎這小丫頭,毛大師暗暗的想。

    “她的鎮煞符你還留著嗎?”毛大師想要借來研究一下,都說洛山派的符咒獨一無二,難得有機會可以看看。

    “沒有?!睒倾憮u了搖頭。

    “你丟了?”雖說符咒的靈力用完之后會變成一張廢紙,但是如此玄妙的符咒丟了實在可惜。

    “不是,陳魚她直接畫在了我手上,所以我這里沒有廢棄的符紙?!睒倾懡忉尩?。

    “直接用靈力畫在了你的手上?”毛大師想起昨天陳魚似乎也是用靈力虛空畫符,而后印在了樓銘的體內。

    引靈畫符雖然符咒的效力會更好,但是畫一張符咒要消耗巨大的靈力,在如今靈力越來越虛薄的情況下,會這么奢侈的使用靈力畫符的情況已經很少見了。如果說昨天下午的情況是迫不得已,那么陳魚第一次遇見樓銘的時候為什么要特地用靈力畫符呢?

    “毛大師?陳魚似乎并不知道鎮煞符會對我的身體有影響,而且那次之后她也沒有再對我用過這個符咒,所以這件事情,還麻煩您不要告訴我父親?!睒倾懻埱蟮?。

    如果說助理團是為了保障他的人身安全,防止的是來自普通人類的威脅,那么毛大師保障的是除此之外所有的威脅。從自己為國防部設計出第一把武器開始,自己所到之處,不但人流需要進行管制,就連鬼魂也需要提前全部清除。所有會對他造成影響的事物,都不能存在。

    如果不是小院的靈氣需要生氣的激發,這座大院估計也會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徹底搬空吧。只是這座大院里的其他人并不知道,守衛森嚴的部隊大院里,會住著一個隨時可能會爆炸的不。

    所以那一日樓銘對于忽然闖入小院的陳魚那么維護,為的不只是小時候的一面之緣,更多的是對于大院居民的愧疚。

    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冒著生命危險在為他維持著靈氣的運轉。

    “昨天何七也和我提過,他說你并不希望別人知道那丫頭的存在?!泵髱熣f道,“但是這么多年了,她是唯一一個可以無懼于你的煞氣,并且可以在你煞氣完全暴動的情況下,毫發無傷的封印你的天師?!?br />
    樓銘目光一閃,蹙眉看向毛大師。

    “她還有個爺爺,她都如此厲害了,那么她的爺爺肯定非常厲害。我們”

    “毛大師,我知道你想要說什么?!睒倾懗雎暣驍嗔嗣髱煹脑?,“我派人找過陳魚的爺爺,沒能找到。雖然我已經讓何七停止尋找了,但是我知道他們肯定沒有放棄,只是瞞著我暗中尋找罷了,但是到如今他們依然沒有找到陳魚爺爺的下落?!?br />
    “我知道如果通過陳魚應該很快就能找到他爺爺,方法很多,陳魚的父親是帝都的市長,幾乎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我父親一個電話就可以了,但是我不想這么做?!睒倾懡忉尩?,“她是唯一一個,讓我能夠安心相處的人,不用擔心走的近了,待得時間長了,或者是不小心煞氣泄露了會傷害到的人?!?br />
    “我不想施加壓力逼迫她做任何事情?!睒倾懻f道。

    “只是讓她幫忙尋找她爺爺而已,怎么就算是逼迫呢?”毛大師說道。

    “如果找到了,陳魚的爺爺也無法解決我身上煞氣的問題呢?”樓銘問道,“如果因為他們的特殊性,我父親逼著他們留在帝都,留在我身邊呢?!?br />
    “可是”

    “我知道您想要說什么?!睒倾懤^續說道,“其實在我沒有主動要求過的情況下,陳魚就主動提過,她會找她爺爺打聽我的情況,看看有沒有辦法解決我身上的煞氣。所以您看,我們根本不需要做多余的事情,事情就已經在往最好的方向發展?!?br />
    “說了這么多,你還不是為了保護那丫頭?!泵髱熑滩蛔@氣道。

    樓銘知道毛大師這是同意了,于是忍不住一笑,主動替毛大師添了一杯茶。

    毛大師沒好氣的瞪了樓銘一眼說道:“我問過那丫頭,她封印你的符咒似乎可以持續兩三天,這幾天你要不要出去走走?”

    “我一直很想去爬一爬長城呢?!睒倾懹行┢诖恼f道。

    ==

    陳家小樓里,大周末的陳魚難得沒有出門,正坐在房間里暴躁的給老頭網上留言。

    我要修路:為什么不接我電話,別跟我說沒電了,我是不會相信的。

    剛才陳魚打電話過去的時候,一直顯示對方是關機狀態。

    我要修路:高級防御符就剩下一張了,要是用完了,我再遇到危險怎么辦?我怎么找你啊??!

    我要修路:我到底是不是你親手帶大的,我遇到危險了,你就不確定一下我是不是真的沒事了。

    我要修路: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問你呢,網上說不清楚,你給我回電話,聽見沒。

    我要修路:記得回電話,要不然下次讓我看見你,我拔光你的胡子。

    叮咚!

    陳魚正氣勢洶洶的給老頭留言,這時微信忽然收到一條消息。

    三哥:要不要一起去爬長城。 網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