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信不信我收了你 > 第9章 我收了你
    “菲菲,你快點,要遲到了?!?br />
    隨著張木碗的一聲呼喊,方菲菲急急忙忙的從寢室跑了出來,四個剛認識一天的姑娘,嬉笑著結伴往學校大操場走去。

    今天是帝都大學的開學典禮,四人因為方菲菲的墨跡,到達大操場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四人只能默默的站在人群后頭,遠遠的看向主席臺,卻什么也看不清楚。

    十點一到,廣播里集結的音樂立刻停止,開學典禮正式開始。主持人在臺上介紹著學校的各位領導,四人在后面不斷的鼓掌,反正一個也看不清,跟著大家鼓掌就對了。

    “現在,有請今年的新生代表,代表新生上臺發言?!庇质且魂嚐崃业恼坡曋?,陳魚遠遠的看到一個男生站在了話筒前。

    “聽說秦逸是去年的新生代表,不知道我們這一屆的新生代表有沒有他帥?!狈椒品仆h處模糊的身影小聲的問道。

    “應該沒有吧?!表n悠回道,“長的像秦逸那么帥的人本身就很少了?!?br />
    “真羨慕西施,居然可以和校草同住一個大院?!比俗蛱炻牭浇B輝西施西施的稱呼陳魚,回來后也都跟著改了稱呼。

    陳魚對上三人羨慕的目光,咧了咧嘴,正要說些什么的時候,忽然感覺到周圍的氣息一變。

    陳魚眼睛一亮,視線再次落在主席臺上,只見一道淡淡的金光從天而降落在正在發言的新生代表頭上,接著又是十幾道類似的金光落在操場上站立的人群里面。陳魚抬起頭,順著十幾道金光的方向望去,發現了一顆若隱若現的星辰。

    那是文曲星?

    金光一道一道的落下,陳魚忽然聽到一聲輕吟,一股龐大的靈氣忽然自地面升起和金光相融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淡金色光團,以操場為中心快速的擴大,不過幾秒瞬間籠罩了整個校園,頓時整個校園上空金光萬道,瑞氣千條。

    好舒服

    陳魚還沒來得及感嘆完,緊接著一道血紅色的兇惡煞氣拔地而起,與空中的祥瑞之氣相撞。

    祥瑞擋煞?

    陳魚緊緊的蹙著眉,望著主席臺的方向,心頭有些納悶,如此強大的煞氣,自己怎么現在才發現。

    血紅色的煞氣從主席臺上落下,首當其沖的是底下站立的新生,但是操場的上空卻被一道透明的結界罩住,暫緩了煞氣的滲入速度,當煞氣一點一點的從結界外滲入的時候,又被結界內的祥瑞之氣一點一點化解掉,如此一來竟然沒有對這里的學生造成什么不好的影響。

    而高高的主席臺上,樓銘作為帝都大學的名譽教授,坐在最角落的位置,身前的桌案上放著他剛剛解下來的玉扣。剛才他感覺到空氣中濃郁的祥瑞之氣,在毛大師弟子的提示下解下了手腕上的玉扣,讓封印已久的煞氣毫無顧忌的釋放出去。身體感覺到無比輕松的同時,心玄卻緊緊的繃著。

    “三少請放心,陣法已經啟動,煞氣并沒有對校園里的學生還有老師造成影響?!泵髱煹拇蟮茏恿謿w說道。

    “那就好?!睒倾懧犃?,臉色稍緩,懸著的心慢慢落下,“林先生,麻煩您繼續觀察,如果有問題,及時提醒我,我會馬上戴上玉扣離開這里?!?br />
    臺下站立的這些學子都是祖國的未來,不能因為他有所損失。

    “三少放心,目前一切正常?!绷謿w說完繼續看向臺下,密切注意著煞氣的走向。

    “麻煩了?!?br />
    樓銘坐在臺上,聽著新生代表意氣風發的演說,感受著體內的煞氣被釋放出去后,久違的輕松感。

    一個小時后,開學典禮正式結束,帝都大學的校長走到樓銘身前,笑著說道:“樓教授,期待您今年的講座?!?br />
    “我會盡心準備的?!弊鳛榈鄱即髮W的名譽教授,也作為補償,每年的開學典禮后,樓銘身體內的煞氣最少的時候,他會在帝都大學開設一個講座回饋學校。

    “好,好?!睒倾懯切iL在國科院的研究會議里遇見的,他發現樓銘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學識淵博,對于物理,化學,數學等多方面都有著卓越的研究,于是動了招攬他來帝都大學任教的心思??上倾懰坪跎眢w不好,最后在他再三的邀請下,勉強答應了每年來帝都大學開設一次講座。

    不過一次講座也夠了,要知道樓銘的每次講座都會帶來一些新的觀點和研究方向,遠超目前的世界水平。

    校長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又考慮到樓銘的身體狀況,校長寒暄了幾句之后就離開了。這時林歸已經把布置陣法的東西收拾好重新走到樓銘身前說道:“三少,這次的祥瑞擋煞進行的非常順利?!?br />
    “辛苦林先生了?!睒倾扅c頭致謝。

    “三少客氣了?!绷謿w看了看校園上空仍舊彌漫著的淡淡祥瑞之氣說道,“三少,若是沒什么急事不如在校園里走走吧?!?br />
    樓銘詫異的看向林歸。

    “今年這批學子中命帶文曲星的似乎比往年的要多,校園里的祥瑞之氣比往年也要更濃郁一些。您平日里總是一個人待在小院里,今天難得有機會,不如在校園里走走。您放心,兩三個小時不會有問題的?!绷謿w說道。

    “謝謝林先生?!?br />
    林歸朝樓銘欠了欠身,帶著助手離開了帝都大學。

    一旁站立的何七自然也聽到了林歸所說的話,他走到三少身邊,小聲的提醒道:“三少,四處走走吧?!?br />
    樓銘微微一愣,而后輕輕的額首,帶著一抹新奇,第一次走進了擁擠的人群里。

    “好帥啊,是我們學校的老師嗎?”

    “帝都大學哪里會有這么年輕帥氣的老師?!?br />
    “那是學長了?如果是學長,不知道有沒有女朋友?!?br />
    現在的女學生都這么大膽了嗎?樓銘有些失笑的搖了搖頭,不過這種感覺很新奇,也很愉悅。樓銘繼續沿著學校的主干道,往學生最多的地方走去。

    遠遠的跟在樓銘身后的陳魚,發現這人,渾身帶著煞氣,不離開學校就算了,竟然還盡往人多的地方鉆,頓時不能忍了。她快走了幾步,追上了樓銘一把拽住了對方的胳膊。

    胳膊忽然被人拽住,樓銘詫異的望過去,對上了一雙黑亮嚴肅的眸子。

    “你跟我走?!标愻~也不管人家答不答應,拽著樓銘就往道路旁邊的小樹林里跑。

    何七帶著兩個保鏢追了過去,發現陳魚正拉著三少在小樹林外的湖邊說話,似乎沒有做什么不利于三少的事情,于是躲在了樹林里頭沒有出去。

    “你這樣是不對的?!标愻~把人拉到空無一人的小湖邊才把人放開,然后板著一張小臉嚴肅的看向樓銘。

    “什么?”樓銘有些納悶的望向陳魚。

    “少裝蒜了?!标愻~瞪著樓銘質問道,“剛剛你是不是坐在主席臺上?”

    “是?!睒倾扅c頭。

    “剛才用祥瑞擋煞的人是不是你?”陳魚再問。

    樓銘淡定的神色瞬間僵住。

    “哈,被我猜中了吧,心虛了吧?!标愻~指著樓銘特驕傲的說道,“我可是驅鬼師,對煞氣最敏感了?!?br />
    原來小丫頭是驅鬼師。

    “所以呢?”樓銘眨了眨眼,望著小姑娘得意的神情忽然有些好笑。

    “什么?”陳魚一愣。

    “我被你發現了,你打算怎么處置我?”樓銘饒有興味的問道。

    “你”陳魚猶豫了一下說道,“我看你坐在主席臺上,肯定和學校的領導認識。而且剛才煞氣剛起的時候,操場也被人布置了擋煞氣的結界,最后也沒有造成什么不好的影響,想來你也沒想過害人?!?br />
    樓銘眉頭一挑,沒想到小丫頭簡單幾句話就說出了毛大師和林歸兩人的所有布置,看來卻有幾分本事。

    “所以之前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計較了,但是你怎么可以在學校里亂走?!标愻~嚴肅道,“你身上自帶煞氣,雖然剛才被祥瑞之氣沖散了大部分,但是你體內的煞氣還是會影響到周圍身體比較弱的人群。雖然現在學校里還有一些殘余的祥瑞之氣,但是隨時有可能消失的。你這樣在路上走很容易影響到別人你知道嗎?!?br />
    “所以你拉我過來,是想要讓我離開這里?”樓銘問道。

    “沒錯?!标愻~揚著頭,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呀眨的。

    樓銘忽的就想到了陳魚小時候,似乎也是這副表情,仰著頭,眨著大眼睛喊自己大哥哥,只不過那個時候的小丫頭比現在可要白多了。

    “若我就是不走呢?”樓銘忽然想逗一逗小丫頭。

    “不走??”陳魚蹙眉。

    樓銘回了她一個你奈我何笑容。

    這人居然還沖自己笑,簡直就是在挑釁,陳魚頓時怒了,她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樓銘氣勢洶洶的說道:“你要是不走,小心我收了你?!?br />
    陳魚說出收了你三個字的時候,手指當著對方的面打開,而后握拳收回,配合著做出了一個收的動作。

    “噗”樓銘被陳魚自認為霸氣,其實呆萌可愛的動作逗笑了。

    “你你還笑?!标愻~更氣了,“我告訴你,我千年僵尸都收過,你這點煞氣根本不在話下,要不是我師門規矩,不收錢不出手,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收了你?!?br />
    “你這么厲害?”樓銘也知道自己剛才沒忍住笑出聲有些不禮貌,趕緊調整面部表情。

    “看來不露兩手你是不會相信我了?!毕胫约簬熼T不收錢就不出手的規定,陳魚忽然兇巴巴的問道,“你身上帶錢了嗎?”

    樓銘微微一愣,而后搖了搖頭,他平日里門都不出,哪里會帶錢。

    “那有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陳魚又問。

    樓銘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最終從口袋里翻出了一只鋼筆,這只鋼筆是樓銘的大姐送給樓銘的生日禮物,據說筆頭是純金的,很是貴重。

    “就一只鋼筆啊,算了,便宜你了?!标愻~在樓銘詫異的目光下奪過他手里的鋼筆揣進自己兜里,然后伸手拉過樓銘的手掌,在樓銘不解的目光下,凝聚靈力在樓銘的手掌上畫下了一道鎮煞符。

    最后一筆落下的時候,樓銘明顯感覺到自己身體周圍的煞氣忽然全都消失不見了。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辈煊X到對方震驚的神色陳魚得意道,“這只是一道簡單的鎮煞符而已,可以讓你兩個小時之內煞氣不散。所以你的煞氣根本傷不到我,趁我現在心情好,你趕緊離開這里,要不然,我真出手了啊?!?br />
    這時陳魚的手機響了,她拿起來一看是方菲菲喊她去吃飯,她收起手機抬頭瞪向樓銘說道:“我要去吃飯了,你趕緊走吧?!?br />
    說完陳魚急匆匆的跑了出去,跑出老遠,忽然又回頭看向樓銘,再次做了一個“收”的動作。

    “呵”樓銘握緊手掌,再次笑出了聲。

    “三少?”何七見陳魚走了,疑惑的走了過來。

    “回去吧?!睒倾戅D身往校外走去,雖然他很好奇小丫頭要怎么收他。 網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