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仙少下凡 > 第22章 什么都答應你
    她怎么在這里,還暈倒了。

    既然認識,陳青就不能坐視不理,來到床邊,推了推美婦。

    美婦一動不動,臉色有些發白,好像生病了一樣。

    陳青伸出手,摸在她的臉蛋上,感知她體內的情況。

    這一感知,陳青嚇了一跳,這美婦體內,陰陽二氣完全紊亂,相互糾纏,相互牽連,就像是兩個國家的大軍,正在浴血廝殺,而美婦的身體,就是它們的戰場。

    難怪會暈倒,昨天那個老朱的兒子,也只不過是陰陽二氣少有失調而且,美婦這種情況,能撐到現在就已經很不錯了。

    陳青當即把美婦從床上扶了起來,他要給她疏導體內的陰陽二氣。

    可是美婦體內陰陽二氣太過復雜,必須得大量輸入仙氣才行,那就需要肌膚相親。

    “得罪了,我也是為了救你?!?br />
    陳青對昏迷的美女道,然后自己靠在床頭,把美婦摟在懷中,解開紐扣,以手傳輸仙氣。

    美婦雖然已為人婦,說不定都有孩子了,但保養的很不錯,肌膚就像少女一樣光滑,陳青按上去,絲滑柔嫩,還透著一股溫熱,實在是一種誘惑。

    不過陳青穩住心神,靜下心來,為美婦治療。

    隨著仙氣的注入,美婦體內的陰陽二氣慢慢協調起來,但陳青體內的仙氣卻流失的很快,隱身術都無法維持了,提前退了出來。

    “嗡嗡嗡……”

    床頭柜上的手機不停的震動著,有電話撥打進來,不過陳青正在注入仙氣,一旦打斷,便是前功盡棄,必須從頭再來,于是陳青當做沒聽到,加快治療。

    十分鐘后,陳青收手。

    “我體內的仙氣已經用光,不過她體內的陰陽二氣也疏導的差不多了,只要不再復發,靜心調養就好?!?br />
    看到懷中的美婦臉色恢復了紅潤,陳青有些不舍的收回手。

    就在他雙手剛動的時候,懷中的美婦突然睜開眼睛。

    “啊,小師傅,是你?!?br />
    美婦第一眼就認出來是陳青,嘴里喃喃道,片刻之后才徹底清醒,一下子坐直起來,但事陳青的雙手還在她衣服里還沒拿出來呢,隨著這一坐直,美婦胸口襯衫最后兩粒紐“啪嗒”一聲崩散開來。

    雪白的肌膚,黑色的布料,襯衫下的風景一下子暴露在陳青的眼前。

    “??!”

    美婦驚叫一聲,趕緊雙手捂住胸口,身子轉了過去,匆匆扣了起來。

    “我……我沒干別的,只不過是為你治療而已?!标惽嘤行擂蔚慕忉尩?。

    美婦愣住了,然后才發現自己頭確實不同了,這幾天惡心乏力的癥狀也消失了,再聯想道陳青上次畫符的本事,頓時就相信了陳青的話。

    “嗯,多謝小師傅,沒有你,我還真不知道會怎么樣?!泵缷D扣好襯衫,挪到床邊坐著,眼睛盯著地毯,不敢和陳青對視。

    陳青也從床上下來,向門口走去。

    “你好了就好,我走了?!?br />
    “啊,小師傅你要走了?!泵缷D趕緊挽留,“不要走好不好?!?br />
    話說完,美婦才覺得自己這話說得有些尷尬,臉色一紅,又補充道:“你救了我,我還沒給你報酬呢?!?br />
    “不……”陳青剛想說不用了,可走到門口,他突然想了起來,為了救美婦,他把體內的仙氣給消耗干凈了,使不出隱身術,等下出去還怎么避開人找到李圣經。

    “我要的報酬可不一般?!标惽噢D過身來,盯著美婦。

    美婦看到陳青的眼神,心中一顫,但片刻之后,還是點頭:“小師傅乃是我的恩人,無論你要什么報酬,我都滿足?!?br />
    “好,我需要你的身子?!标惽嘀苯拥?。

    “??!”

    雖然心中有些預料,但美婦還是被陳青的直接嚇了一跳。

    剛剛看到陳青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美婦就有些猜到,可能對于陳青這樣的熱血少年,自己這樣的成熟的少婦誘惑力很大,但她還是沒想到陳青居然就這么赤裸裸的說了出來。

    陳青盯著美婦,繼續開口:“你不是說我要什么報酬你都能滿足么?”

    美婦呆滯了半晌,臉上的紅暈越來越多,最后從臉蛋上蔓延到耳根,再道脖頸,最后全身都紅了。

    “嗯?!泵缷D微不可察的點點頭。

    然后,她像是認命一般,閉上眼睛,向后一倒,躺在了床上,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樣。

    陳青也很著急時間,急不可耐的跑了過去,坐在床邊,輕車熟路,把手伸進美婦的襯衫下面,按在她的小腹上。

    同時,御女心經瘋狂運轉,源源不斷的汲取著美婦的元陰之氣。

    陳青需要的報酬是能夠轉化成仙氣的元陰之氣。

    在陳青的手觸碰到自己肌膚的瞬間,美婦全身輕微一顫,雙腿緊繃在一起,緊張的不行。

    她早就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少女了,但自從丈夫去世之后,她一個人很久了,此時猶如新婚少婦一般,充滿了緊張……還有一絲期盼。

    可是等了半天,她才發現陳青只是把手放在她的肚皮上,卻沒進一步動作。

    她猶豫了好久,最后還是忍不住睜開眼睛,只見陳青伸手進自己的襯衫之中,然后就地盤坐在床邊,一動不動,仿佛老僧入定。

    美婦出神可,她搞不明白,陳青這是什么套路。

    可是她又不好意思去問陳青,那樣太丟人了。

    于是她只好繼續閉上眼睛,任由陳青施為。

    “既然他救了父親和我,就是我的恩人,我也答應他任何要求……就……隨他去吧……”美婦心中羞澀想到。

    “嗡嗡嗡?!?br />
    床頭柜的手機再次震動起來,這次美婦聽到了,趕緊扭頭看過去。

    她記得自己散步累了,就來這酒店開房,想要休息下,但是突然有點餓,就把手機留在房間,下到三樓餐廳吃了點東西,然后就回來了,期間一直沒有帶手機。

    陳青一動不動,那只手也沒有動。

    美婦身子不動,一伸手,抓過手機,拿起來一看,居然有足足一百多個未接電話,有秘書的,有父親的,有陌生人的,也有女兒王語嫣的。

    此時正是王語嫣打過來的。

    美婦點下接通,正要說話,突然想到這房間里不止自己,還有一個男人呢。

    要是被女兒聽到自己和一個男人開房,那后果……

    美婦心一虛,趕緊又掛了電話。

    ……

    “喂喂,媽媽你在哪?”

    警察局,王語嫣喊了兩聲,然后無奈的放下手中的手機。

    “接通了,但是沒人說話,馬上就掛了?!蓖跽Z嫣急得眼淚都要出來,“就算是綁匪綁架了媽媽,也要索要贖金啊?!?br />
    “不用慌張?!蓖跽Z嫣外公沉穩道,“有趙隊長在呢?!?br />
    趙隊長道:“雖然只有幾秒鐘,但是我們已經大概鎖定了信號來源位置,就在長江路的金都大酒店那一塊?!?br />
    “酒店!我媽很有可能就在酒店,快去救我媽媽?!蓖跽Z嫣一下子跳了起來。

    趙隊長沒有特別在王語嫣的話,而是看向她的外公,見到對方點頭,這才起身出去布置。

    王語嫣一行人,匆匆趕往金都大酒店。

    ……

    美婦心中正緊張著,突然發現陳青已經收回了手,從床上下去。

    “好了,多謝,我有急事先走了?!?br />
    說完不等美婦回答,就朝著門走去。

    “我叫徐晚晴,小師傅你叫什么?能否留個聯系方式……”美婦趕緊喊道。

    可惜陳青已經開門出去。

    她立馬追了過去,打開門一看,走廊里空無一人,只有溫暖的燈光。

    陳青聽到了美婦的自我介紹,不過他沒有回話,因為他急著去救李圣經,一出門就施展隱身術,隱去了身形。

    剛剛從美婦身上汲取了些元陰之氣,雖然不多,但轉化的仙氣足以自己施展幾個仙術了。

    “圣經姐,你在哪個房間呢?”

    “透視術!”

    陳青再次施展透視術,往兩邊的房間一掃,頓時看穿了外面的墻壁,直接能夠看見里面的客人。

    這間不是,這也不是,不是,不是……

    一路看過去,終于在一間房間里看見了李圣經熟悉的身影。

    房間內,擺了一張小桌子,趙書文和李圣經都坐在桌邊,還有一個長相帥氣,氣質卓越的金貴青年,那應該就是謝大少了。

    李圣經看見謝大少,臉色一變,立馬對趙書文道:“你不是要請我吃飯道歉么?怎么來這酒店,還在這間客房擺桌子?”

    “外面的餐廳太吵了,這里不是挺安靜么?”趙書文笑著道,“而且這種自帶酒桌的房間,也是金都大酒店特有,別的地方想找都找不到呢?!?br />
    “那他是什么意思?你好像沒有說過還有其余人吧?”李圣經臉色一冷。

    “李老師,此言差矣,難道我就不能來了么?”謝大少微微一笑,接過話茬,“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未出嫁,我自然有追求的權利,不是么?”

    “謝乾運,我和你說的很清楚了,我不喜歡你,我們沒可能,你非要盯著我不放干什么?!崩钍ソ洕M臉寒霜。

    這個時候,她也知道自己被趙書文坑了,本來還以為他真的知錯,要為陳青的事情道歉呢,結果沒想到卻帶著自己來見謝乾運。

    謝乾運這個人是個大少爺,追了自己好幾次,每次都是土豪大手筆,要是擱別的女人,早就倒在他的金錢攻勢之下了,但是自己卻很反感這種人,每次都是言辭拒絕,可是他卻盯上了自己。

    “自己必須的盡快離開!”李圣經心中警惕道。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