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無名戰神 > 第0324章 一條船上的人
    無名不想過多解釋,他只想讓大家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情況。

    因為無名要求他們這段時間一定不要單獨外出,做任何事情,最好都能夠讓他知道,甚至要讓無名親自陪同才更好。

    “那我們出去逛街買東西也要無名大哥陪著嗎?”

    “當然了,無名不是說了嗎,做什么都不要單獨行動?!?br />
    “不會去廁所也要通知無名大哥一聲吧?”

    “鄭雅惠,你這就有點兒吃毛求疵了。無名的意思很明顯啊,因為高佬的目標是我們幾個,所以他讓我們幾個最好都能夠由他陪同保護,你扯什么上廁所???”

    其實這次從小島回來之后,無名看到鄭雅惠的感覺跟之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如果高佬說的都是事實的話,那鄭雅惠理論上應該就是無名的女兒了。

    雖然這樣說有些離譜,但是無名既然是洪仁峰的替代產品,那么無名應該跟洪仁峰就是一個人,所以洪仁峰的女兒理論上也算是無名的女兒。

    只是無名跟鄭雅惠,好像年紀相差不到十歲,說無名是鄭雅惠的父親,估計誰也無法接受這么荒誕的事情。

    無論其他人心里面怎么想,無名都無法理會,但是他自己現在心里面已經把鄭雅惠當成自己的女兒對待了。

    難怪當初第一眼看到鄭雅惠的時候,無名就覺得特別親切。

    從那個時候起,無名就把鄭雅惠當初了自己的親人對待,雖然那個時候無名只是把鄭雅惠當成自己的妹妹看待。

    現在知道了事實真相之后,無名更加確認了自己需要照顧保護好鄭雅惠這件事情。

    連續幾天過去了,東江這里似乎還算是平靜。

    沒有人來騷擾無名他們,而無名一直陪伴在趙倩茹、鄭雅惠和烏鴉身邊,所以也讓他們都感覺到無比放心。

    一個星期時間過去了,仍然沒有人來對付無名身邊的人。

    這個時候,卓先生首先沉不住氣了。

    他打電話給無名詢問最近的情況。

    無名跟他解釋說明之后,卓先生就認為高佬肯定是在故弄玄虛。

    “當初血書上說好的一個月期限,現在已經過了一大半兒了,我覺得高佬從來都不是一個說空話的人。他是一個言出必行的人,所以我認為一個月之內,他肯定會行動的!”

    “或許是他們的研究成果還沒有徹底完成,所以高佬才沒有派人過來對付我們?!?br />
    “既然無名先生知道高佬在搞地下秘密實驗研究對付無名先生的秘密武器,為什么無名先生你不主動出擊,直接摧毀掉高佬的地下秘密實驗室基地呢?”

    “因為高佬的地下秘密實驗室基地不止一處,而且我離開東江之后,我就擔心我身邊的人可能會遭遇威脅。其實高佬肯定會來對付我們,既然他要來對付我們,為什么我們不守株待兔,以逸待勞呢?”

    “這樣做雖然比較保險穩妥,但是也有一個麻煩。無名先生,一旦高佬的地下秘密實驗室基地研究的東西確實很厲害,甚至比無名先生都厲害的話,那我們這樣等著,豈不是等同于坐以待斃?”

    “我已經解釋過了,就算是我能夠去毀掉高佬春江島的地下秘密實驗室基地,那其他的地下秘密實驗室基地怎么辦?再說了,我根本就不清楚高佬到底有多少地下秘密實驗室基地,而且我也沒有那多時間去應付這些?!?br />
    “好吧,既然無名先生已經決定了,那就按照無名先生的意思來吧。反正現在又過了一個星期,還有十天就是收到血書的一個月的期限了。這十天之內,我認為高佬一定會有所行動,無名先生,你可千萬要小心應付才是啊?!?br />
    “放心吧,如果連我都保護不了我身邊的人的安全,那我也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在這個世上存在了。卓先生,高佬的目標首先是我身邊的人,所以你暫時不要太擔心才是真的?!?br />
    “我不擔心肯定不可能,畢竟這次高佬的目標也包括了我在內。我知道現在高佬一定很恨我,他絕對不會放過我。無名先生,現在我跟你就是一條船上的人,船沉了,我們就會一起死?!?br />
    “放心,有我在,這船我保證不會沉?!?br />
    “我當然相信無名先生的實力,所以就算是我現在也很擔心自己的安危,但是我絕對相信無名先生一定可以徹底解決掉高佬這個麻煩。無名先生,希望下一次你遇到高佬的時候,千萬不要再對他手下留情了?!?br />
    無名不想解釋太多,其實上次無名就已經動手了。

    只是因為特殊原因,無名沒有辦法親手殺死高佬,所以才會讓高佬平安無事離開。

    如果下次遇到高佬,無名知道自己無法親手殺死高佬的話,那他就自然有其他的辦法對付高佬了。

    跟卓先生聊完之后,無名又收到了譚文健的電話。

    原來譚文健跟卓先生都是一樣擔心自己的安全,而且都想勸無名先下手為強,可是無名決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改變,所以譚文健也只能作罷。

    安撫了卓先生和譚文健,無名又跟趙倩茹、鄭雅惠和烏鴉閑聊了一陣,除了讓他們分散轉移注意力之外,無名也不想給他們施加更大的壓力。

    又過了一個星期,這下子輪到烏鴉、趙倩茹和鄭雅惠他們擔心著急了。

    “無名大哥,現在是什么情況?你不是說有人會對付我們嗎?現在都過了兩個星期了,可是為什么還沒有人來對付我們呢?”

    “是啊,難道對方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無名,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我們還需要小心謹慎多久???”

    “我可不想一直都過這種生活,哪兒也不能去,去哪兒都要跟無名大哥商量匯報,還要無名大哥陪同才行。無名大哥,你的情報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有人要對付我們???會不會是你搞錯了呢?”

    面對他們的質疑,無名也懶得多解釋。

    距離收到血書的日子,已經過去了二十七天,也就是說,還有三天時間就是一個月的期限。

    無名認為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解釋,畢竟三天時間很快就會過去。

    而這三天時間之內,肯定會有人來對付無名身邊的人。

    正如卓先生所說的那樣,無名也認為高佬絕對不是一個隨便說說的人,他絕對是一個言出必行的人。

    無名甚至知道,高佬就算是明知道無名會陪伴在親人朋友身邊,高佬也會率先對他們下手。

    高佬這樣做的目的,當然就是想讓無名知道他所研究的成果是多么的厲害。

    最后三天時間來了。

    卓先生和譚文健紛紛表示會密切關注無名這邊兒的情況。

    這一天早上,無名就聽到了樓下很多人在議論著什么。

    趙倩茹找到了無名,她似乎有些緊張。

    “什么情況?”

    “外面有幾個人,好像是過來找我們的?!?br />
    “你怎么知道他們是過來找我們的?”

    “他們舉著標語打著旗幟,上面寫著一些不好的東西?!?br />
    趙倩茹說的已經比較隱晦了。

    鄭雅惠干脆就直接把標語旗幟上面寫的字,告訴給了無名。

    原來那上面寫著“鄭雅惠,今天晚上就是你的死期!”

    “為什么只有我的名字?無名大哥,他們是不是今天晚上就要來對付我了?”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