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異荒 > 第一卷 探索中的真相 第一百一十章 黑龍
    “黑龍?!?br />
    “叛徒?!?br />
    歪嘴與廩君同時出聲,說明了這黑龍的來歷,要知道,漫長的古史中,始終與異荒族大戰,有賭上生命與大敵一戰者,也必然有茍且偷生的生靈,他們背叛了這片土地,這顆星球,對入侵者投誠,與他們一起為虐世間。

    這黑龍一脈,便是如此,原本屬于龍族,地位超然且高貴,在人族的歷史中,享有很高的評價,它們的祖先為了對抗大敵,做出了很多犧牲。

    然而,那些英烈的后代,不知著了什么魔,有一小部分龍族竟與大敵同奸,成了整個龍族的恥辱,也是這方天地所有種族憎惡的一脈,叛徒比大敵更可恨,更該殺!

    在過去,歷代都有對黑龍一脈的圍獵,特別是龍族正統,一直想要消滅這些叛徒,因為它們讓整個龍族都被打上了恥辱柱,這不可忍受,龍族最重名望,絕對不容許曾經的英勇歷史受到玷污。

    可是,黑龍一脈原本就是龍族,本身就異常強大,是獸族中最巔峰的戰力,投靠異荒族后,竟得到了一種另類的進化,整個族群都得到了改善。

    這一脈依舊是龍的模樣,卻變成了通體黑色,一改原來的青色,整體實力暴漲了一大截。

    而正統龍族中,只有極少數呈天運而生的金龍才能和這些黑龍相抗衡,至于普通的青龍,在它們面前根本不夠看,不知被殺了多少。

    可以說,圍獵黑龍的過程極為漫長,從龍族秘境打到大天地,到處都有大戰的痕跡,貫穿了整個人族的歷史。

    直到萬載前,迎來一個新的盛世,人族再次達到空前繁盛的景象,這才將那些黑龍滅絕,那一戰,有人族大帝級的人物出戰,亦有金龍殺到通體發紅,付出巨大代價,這才滅了這一脈。

    可沒想到,萬載過去了,就在剛才,竟又有黑龍一脈的氣息出現,而且就在白虎山上。

    “這一脈竟然還有余孽!”

    廩君一邊輕輕揉著懷中小女孩的腦袋,一邊咬著牙,紅著眼,大恨的說道。

    當年那最后一戰,就是在九州發生,而人族出戰的大帝,正是她的師尊,原因便是,有黑龍竟殺了大帝子嗣。

    廩君不會忘記,師尊晚年得子,只有那唯一的子嗣,還沒成長起來,便在一次外出時,被黑龍一脈的強者斬殺。

    這種喪子之痛太過慘烈了,對于師尊而言,簡直就是不可承受的打擊,白發人送黑發人,像師尊那種人物,得知噩耗意識痛哭流涕。

    雖然最終黑龍一脈被師尊滅族,可心卻徹底死了,而這時,邊荒亂象起,千里狼煙,盡是白骨。

    那時,師尊的道心都不穩了,還沒從喪子的事件中走出,可當時華夏族群死的人太多了,終究,他還是去了。

    萬念俱灰下的去與大敵一戰,不如說是主動求死,若不然,憑師尊的實力,放眼萬古,誰人可敵,這一切都是陰謀,早已預劃好的,針對她的師尊,這是一個險惡的死局。

    而黑龍一脈,在這當中扮演重要角色,甚至可以說,它們是間接兇手。

    “不太對勁,好像并非黑龍?!?br />
    歪嘴目中沉思,仔細感應,它是神獸,對于同類,感知靈敏,可在它的感知中,黑龍的氣息可以確定無異,然而又并非獸類。

    “只要和那一脈有關,格殺無論?!?br />
    廩君殺意大動,到了她這種層次,很難再有這般強烈的情緒波動了,可如今,她想起了過去,那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她控制不住的想要大殺特殺了。

    “去看看再說?!?br />
    歪嘴扭著大屁股速度極快的向前沖去,而廩君則是努力平靜心緒,這當中有古怪,當初可是師尊親自出手,黑龍一脈的老巢都被打成灰了,萬載過去,怎么可能還有漏網之魚。

    她跟在歪嘴身后,心中各種念頭浮現,臉色陰晴不定。

    ………

    轟!

    一百一十三號擂臺上發生大爆炸,那虛幻的龍影咆哮著與空中的白丈老母雞相碰撞。

    只見那龍影瘋狂撕咬,感覺受到了挑釁,這對它來說不可容忍,竟然和一只老母雞相斗。

    咯,咯,咯…

    如同嘲諷,那老母雞大叫不止,竟然真的擋住了巨龍,在半空中竟然露出人性化的嘚瑟,顯然,眾多母雞融合后所產生的這個大怪物多了一絲靈智。

    特別是它的主人,站在雞背上狂笑不已,哈哈,還想吃雞,癡心妄想,進擊吧,老母雞!

    咯!

    一聲嘹亮的雞叫響徹天地,雖然它還是只能漂浮十幾米高,可架不住身體大啊,足有白丈,直入云霄。

    那碩大的雞爪如同森然的寒勾直直的抓向那虛幻的黑龍,竟一爪子捏碎,向著草帽少年抓去。

    不知為何,秦浩在一旁毫無存在感的躲在角落落里,看著那巨大的雞爪,莫名的,他有些難耐,想流口水。

    哼,草帽少年冷哼,他的眼中只有那巨大的老母雞,竟被一只雞這般輕視,要來踩死自己嗎。

    呵呵。

    草帽少年再次露出憨厚的笑容,不過這一次,卻格外猙獰。

    他將自己的草帽拿開,丟到一旁,他的樣貌終于展現在眾人眼前,他的臉上黝黑而干燥,眼睛單純如兩顆寶石,讓人升不起絲毫惡意,任誰見了他,也會覺得可憐,這是一個經常做農活的孩子。

    可當他的草帽徹底拿開,所有人都莫名驚悚了,因為他的頭上沒有頭發,只有那宛如魚鱗般的鱗片,漆黑如墨,仿佛,這就是他的頭發。

    而最詭異的是,他的頭頂赫然長有一只獨角,那只角上,竟閃爍著絲絲雷芒,攝人心魂。

    喝。

    草帽少年大喝出聲,如今,他將自己得草帽拿掉,那只獨角仿佛再沒了禁錮,那絲絲雷芒大作,竟是愈演愈烈,他的整個頭部都仿佛被電光所包圍起來,如同凝聚出的雷團,帶著一股毀滅一切的氣息。

    便是那在空中嘚瑟的王重陽也嚴肅起來,那根角上的能量波動太強了,能夠感覺到,一但釋放出來,絕對可以毀掉好大一片地域。

    那雷團越聚越大,竟是達到了七八米長,仿佛憑空浮現出一大團雷云。

    所有觀戰者都失聲了,這種手段,宛如真正的神話,不可想象,一級進化者竟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招式,便是一些老牌的二級強者,也不由得沉默了。

    進化路初啟,什么樣的怪物都冒出來了,這場中二人任何一個都可以滅掉二級進化者,而這兩人還并未突破到二級啊,普通的一級進化者只是比常人強大一點,更多的倒像是武術高手。

    可這兩人那,徹底打破了常理和認知,太過變態與不可思議了。

    仿佛一個真正的大世到來了,怪物成群結隊的出現了,并非單獨的個體,這一百一十三號擂臺太過臥虎藏龍了。

    先有那兩名青年竟是將擂臺打成了大坑,如今,又來了兩個更加變態的。

    咦,那個四十七號那,怎么看不到他在那了?

    實際上,觀戰臺上始終有人留意著秦浩,認為他也有后手還沒展現出,不少人對他有莫名的信心。

    可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剛才還在那貓著的四十七號徹底不見了,仿佛真的就是憑空消失了。

    空中那只老母雞的背上,王重陽正在嚴陣以待,正在做著準備,要與草帽少年一爭高下,對自己的雞很有信心。

    況且,他處于雞背上,先天立于不敗之地,可以用別的手段配合母雞,如今,是時候準備殺招了。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