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每天都在維持大佬人設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浸染黑暗,活于白晝
    首尾的時候,摳腳朋友總結道:“我是魔宮人,但我也必須承認:劍癡尊者他,心里有這江湖里,僅存的凈土”

    葉染白仿佛聽到另一個人的故事,怎么都不能和她眼中的兄弟,結合到一處。

    “他為何如此做?”

    摳腳的朋友卻是忽然沉默,不再贅述,道:“他入道那一天,曾說過一句話:這世間沒有公平,但他在的地方,會有俠義?!?br />
    “這是劍癡尊者說過的,唯一一句完整的話?!?br />
    “我當時在遠處聽著,不知怎得忽然就哭了,我想,我能記一輩子?!?br />
    腦中正欲反駁觀點,葉染白又忽然想起她在月色下,見到的那一幕。

    她那時候看的山河止,就是一柄劍。

    他不視惡如仇,卻也會為世間,而非為他自己除惡。

    一柄,站在善惡中間的劍。

    有他在的地方,善與惡,都不能越界。

    就像她盯著這個世人眼中魔頭的身份,她記得很多人看她的眼神,厭棄的、畏懼的、復雜的、藏匿的、算計的、恐懼的……

    唯有山河止,第一次看她的目光,是在看一個人。

    她葉染白,浸染黑暗,活于白晝。

    不懼。

    節節碎裂的聲音從身體中炸裂開,好像有數百扇大門同時打開,靈氣瘋狂的涌入,像是在門外盤旋許久。

    小草在丹田內舒展開葉子,似有流光一層層攢動,閃耀著星輝,點亮整個身體。

    自葉染白身處之位,形成一團靈氣旋渦,一圈圈擴撒,將整個白止林包裹其中,靈氣漩渦愈發擴大,甚至還在繼續朝外逸散。

    白止林內,魔軍畏懼這股強大的力量,臣服的朝靈氣中心跪倒。

    正在處理葫蘆的花奪羽也抬起腦袋,像是能穿透層層果樹,看清那個人。

    白止林外,一人握緊手中的劍,緩緩的站了起來。

    她,終于恢復了全盛。

    葉染白睜開眼睛,似還沒從頓悟的境界脫離。

    原來她缺的,不是半夜白的功法,而是心境。

    她不知身處異界,如何自處,角色是誰。

    現在,她知道了。

    縱她欺天下眼睛,骨子里,她仍是葉染白。

    “咳咳咳!”

    沉悶的咳嗽聲將葉染白喚回現實。

    眨了眨眼睛,葉染白轉身看向‘茍延殘喘’的摳腳朋友。

    身居靈氣風暴中心,多虧葉染白下意識沒傷到人,否則這位兄弟能不能留一條命,還是兩說。

    本座險些因為過分裝逼,害死一位朋友。

    葉染白樹立起這個思想后,很是愧疚的從儲物戒掏出一小瓶靈藥,彈入摳腳朋友的口中。

    想了想,摳腳朋友他幫了很大的忙,一瓶靈藥好像不夠意思。

    于是葉染白給他留了一個令牌,并給古姜穿傳了一道音。

    “給他安排個閑職?!?br />
    傳訊符另一端的古姜險些沒將手指捏碎。

    他可不傻,魔主剛搞出那么大動靜,第一個就聯系到他,差點兒將他嚇破膽。

    交待他的安排的,又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弟子,甚至都不是魔軍出身,還是花謹宮出來的。

    此人,必須好生對待。。

    古姜想到這里,決定親自去處理。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