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我的師兄是孫悟空 > 第117章 困蚊
    金子就在畫卷中,而畫卷在他識海中,羅安自不擔心被黑蚊聽到,但是保險起見,他還是將那黑蚊攆到了殿宇外面。

    只要在自己的視線之內,那血翅黑蚊也不在乎羅安搞什么名堂,說白了,別看它只是一只蚊子,根本沒瞧起羅安。

    羅安也不進畫卷,直接以意念查探畫卷內,見金子果然布置好了陣法,象個口袋一樣,就等蚊子進來甕中捉鱉了,當即與金子交流下一步的方案。

    別看剛才黑蚊幫了他很大忙,羅安卻是很清楚,現在都已經過去月余了,自己都已經淬體三次了不是嗎?那蚊道人隨時可能抓自己回去,當務之急干掉黑蚊才是王道。

    很快羅安便讓金子拿著社稷圖下山,出山門而去。

    那黑蚊就在外面,畜生終歸是畜生,智商沒那么高,只要羅安在視線內,其她的它一概不管。

    金子已融入飛金劍,作為器魂,不能離開飛劍太遠,但是飛金劍整體化作她的模樣自不在此列。

    她去埋伏山河社稷圖不提。

    這邊羅安卻是抓緊提升修為,將兩次淬體的藥力完全煉化,使自己的修為一舉突破到了金丹四層初期,這已經是金丹中期了,實力與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語,他自覺現在戰元神初期應該沒問題,就差檢驗了。

    元神之上就是天仙。

    想到自己與大公主的境界一步步接近,羅安自多出幾分暢想來,原來他在大公主手上沒有絲毫還手之力,現在實力卻是越來越接近了。

    若那陸戰也沒死,現在碰到他,不動用黑蚊,他自認殺他也沒懸念。只是對付代向天還差不少,那代向天可是元神后期,據說隨時可能成仙的存在。

    傍晚,金子便返回了,見黑蚊停在殿壁上盯著這邊,也不說話,只向羅安點點頭。

    羅安明白,金子已安排妥當,但是為了不引起血翅黑蚊懷疑,他沒著急立即行動,而是將金子重新掛在耳朵上,又等了一夜,第二日才以歷練為名出門而去。

    臨走還特意跟鶴靈兒,華雄等幾人打了個招呼,告訴他們自己去殺幾頭妖獸改善下伙食。

    高朗還一臉的諂媚,以為羅安真要去殺妖獸,他要代替羅安前去,自是被羅安阻止,說自己還要歷練一番,高朗這才不再執意要去。

    本來有些突兀的事情,因為這一爭辯反而更逼真了,羅安也不擔心黑蚊看出破綻,直接出山門而去,反正他也不擔心蚊子不跟著。

    果然,他剛出來,黑蚊就墜了上來,離他十米不到。羅安停也不停,直接向山河社稷圖埋伏的位置而去。

    不多時前面閃現出一片山水,飛瀑流淌,奇峰異草,羅安停也不停,直接便御風飛了進去。

    若是常人久居此地,或許能看出這片山水有問題,但是那蚊子對周圍的環境哪里熟悉,又自持實力強橫,根本沒將羅安放在眼里,緊跟著便飛了進去。

    “正要拿你!”

    一進來羅安便引動了山河社稷圖禁制,徹底將血翅黑蚊困在了圖中,但這不是目的,控制住它才是根本,金子自他耳邊落下,幻化出身形,直接掐動手訣操控大陣。

    一瞬間黑蚊便被困在了陣中,如同琥珀中的蟲兒,無論它如何掙扎都動彈不得。

    羅安算計了許久,就等此刻,哪里會給它機會,別看它有真仙的實力,這圖內一切可是受他掌控,它再牛也牛不過山河社稷圖。

    轟!

    一陣黑煙冒起,原地閃現出了蚊道人的身形,望著羅安怒氣沖天喝道:“羅安,你好大膽子,我好心保護你,你為何如此待我,你良心被狗吃了嗎?我從未見過如此無恥之人?!蔽玫廊伺叵B連,還一副義正言辭模樣。

    “呵呵,金子說七百二十只血蚊,每一只都是蚊道人的一個化身,我還不信,現在看來果然不假?!?br />
    眼前的蚊道人就是那黑蚊所化。

    羅安暗自慶幸自己及早控制住了他,否則蚊道人要抓自己回去,分分鐘鐘啊。

    “蚊道人,你是真心保護我嗎?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想把我妖化成黑蚊,變成你的化身,實現你不可告人的目的,廢話少說,現出你的本命神魂,做我的奴隸,否則我將你煉成傀儡,悔之晚矣?!?br />
    “你做夢,我堂堂真仙豈能隨意受你掌控?!蹦呛谖靡仓懒_安識破了自己的目的,索性也不再掙動,保存力量來對抗羅安。

    它很清楚,只要自己多堅持段時間,本體蚊道人隨時可能會來救自己。一旦蚊道人到來,兩人里應外合破了山河社稷圖,不僅能干掉羅安,還能得畫卷,何樂而不為呢。

    “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绷_安和金子立即聯手催動陣法之力,來煉化血翅黑蚊。

    這“蚊道人”也不再試圖沖破禁制,而是全力對抗兩人的煉化,以期等到本體來救自己。

    可惜這里的一切都與外世隔絕,蚊道人怎么可能感應到他的存在,就是感應到了,先天至寶遮掩天機,他又怎么可能找的到隱藏于虛空中的山河社稷圖。

    原本兩人煉化血翅黑蚊沒個幾年幾十年之功根本不行,要知道血翅黑蚊時下的境界可是遠超他們,但是憑借山河社稷圖之力就不同了,只用了十天時間便將血翅黑蚊煉化了大半。

    那黑蚊又被煉出了本體,不再是蚊道人形體了,它似乎也意識到大限將至,拼命掙扎,試圖反擊,可惜又哪里掙脫的了陣法禁錮。

    又是十天過去,在血翅黑蚊不甘的一聲尖銳叫聲后不再掙動,徹底被煉化,原本的靈識被抹掉,雖然還活著,卻是失去了自我意識。

    兩人煉化什么?主要就是煉化這血翅黑蚊的元神,將其中的自主意識抹去,軀體法力還有大用,自然不能抹掉,只是經過金子以煉器之法祭煉后,這身體結構也與以前大不相同了,而是更接近于人類。

    “速速靈識入主元神,控制它的身體?!边@邊金子喝道,羅安聞言,立即運轉九轉元功,分出一絲神念侵入了黑蚊元神,開始嘗試以自身意念與黑蚊軀體融合。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