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萬界劍尊 > 第四十三章 試丹
    一聽這個名字,李淳陽險些被嚇得腿腳發軟。

    “怎么了?”見這廝那沒出息的模樣,燕辰心下又多了幾分鄙視。

    “你可還記得我先前與你說過的云弄三美?”

    燕辰一手掐著下巴,點了點頭:“有些印象!”

    “這江馨月便是其中之一,聽聞這三人不禁長得美若天仙,修為高絕,更是各個都踏入了煉丹師的門道,深得門內重視,乃是真正的天之驕女,您怎么會......”

    燕辰聳了聳肩,他的煉丹術已經堪至丹王境界,區區下域宗門,又有誰能入得了他的眼?

    “完了完了,師兄,你還是跑路吧,得罪了江馨月,莫說其他,僅憑她的追求者一人一口口水都能淹死你!”

    燕辰無奈搖了搖頭:“沒點兒出息,與其擔心我,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我?”

    “呵呵,你也說了,那孫管事與陳三刀交情不淺,有我在他們或還老實,等我明日離開雜役堂,你恐怕就得倒霉了!”

    一聽此言,李淳陽頓時嚇得面無血色。見其膽怯,燕辰忍不住好笑:“倒也無妨,一天罷了,頂多受點皮肉之苦,等我回來!”

    “......”

    這一夜,李淳陽輾轉反側,在床上翻來覆去卻始終睡不著。他甚至已經有些后悔為何要與燕辰走得這么近,惹上了這么一個爛攤子,若是江馨月真要追究,不僅燕辰倒霉,他自己也得遭殃。

    “燕辰啊燕辰,你可將我害慘了啊......”

    第二天清早,便有幾個玄武境的弟子上了門,生怕燕辰反抗,各個都炒著家伙,一臉小心。

    燕辰冷笑一記:“帶路吧!”

    看著燕辰漸漸遠去的身影,躲在房中的李淳陽心下忐忑,眼中盡顯驚恐,臉上掛著愁容,不時往往遠處,似在等誰上門。

    其實小岑峰與云弄峰相隔算不上遠,但整個青云山山路婉轉,一行人也足足走了一個時辰。

    到了山門,為首那外門弟子與守山人說了幾句,便帶著同伴下山了。

    燕辰昂首一瞧,這云弄峰上煙霧繚繞,如同仙境,倒是個不錯的清修之地。

    一路之上,那守山人都沒開口半句,只是看向燕辰的目光有些憐憫,一介雜役,得罪了內門弟子,下場可想而知!

    上了山腰,燕辰才見其間有無數石屋坐落其間,竟全然是些煉丹之所。

    那守山弟子走至其中一座石屋門前,輕聲道了句:“王師姐,人帶來了!”

    開門的女子正是昨日上雜役堂那人,這女子名喚王云,乃是江馨月的心腹,見來人,王云臉上閃過一絲冷笑:“進來吧!”

    進屋之后,頷首一看,石屋里有五人,全是女子,皆著粉色衣裙,胸口繡著一躲紅云,看來全是云弄峰的內門弟子。

    陣陣藥味兒入鼻,讓燕辰皺起了眉頭,這些弟子的煉丹術也太撇腳了些,這種藥材燒焦的味道唯有火力過頭才會形成,連火候都掌控不好,哪來的資格自稱是煉丹師?

    “快些進來,丹術何等高深莫測,也是你這樣的鄉野小子能看得懂的?”見燕辰久久不抬腳步,王云嬌喝一聲。

    “這是一爐養神丹,凡級丹藥,能溫養修士靈魂提高精神力,你先試這爐丹吧!”

    得言,燕辰點頭的同時,鼻子微動,聞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這養神丹中加了東西!

    見燕辰這懵懂的模樣,旁邊觀看的兩個弟子臉上透著古怪,正竊竊私語:“養神丹屬寒性丹藥,這一爐卻加了龍血果,自古水火不相容,多了這么一味藥,這靈藥自也變成了毒藥!”

    “也怪這小子不長眼,誰都敢得罪,江師姐何等身份?也是他敢冒犯的!”

    莫說燕辰那過人的五感已將二人的對話盡收耳底,僅憑他自身的丹術造詣,這點小問題也難不倒他!

    龍血果屬至陽之物,而養神丹屬陰,若是就此服下這枚丹藥自是會落得個痛不欲生的下場!

    但是嘛......若是燕辰腹中有另一股寒氣所在可就另當別論了!

    話說上次在齊云山燕辰可殺了不少青葉蟒,與龍血果相對應,青葉蟒正好屬于重寒之物!

    自懷里悄然摸出一枚青葉蛇膽,燕辰掐破膽汁,不動聲色咽了下去!與之同時,那爐丹藥也練成了。

    將養神丹遞給燕辰,王云若有所思,隨又開口道:“吃了它!”

    接過丹藥,燕辰也不猶豫,一口便將丹藥咽了下去,養神丹下肚,龍血果那陣火熱頓時爆發了出來!

    但也不過瞬間,燕辰腹中的青葉蟒蛇膽冒著絲絲寒氣,與龍血果纏繞幾番,隨著燕辰真元牽引,兩道氣息竟消失得無影無蹤。

    見燕辰如此耿直的服下丹藥,王云心下不由一陣冷笑,似是已經看到了燕辰捂著肚子怪叫的那一幕了,然后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約莫盞茶功夫,燕辰依舊好端端的站在原地。

    “怎么可能?”王云臉色微變,終于忍不住了。

    “多謝師姐的養神丹,只是這丹藥的煉制手法著實糙了些......”

    “住口!”

    煉丹那女子瞪大了眼睛,嬌喝一聲,燕辰哪來資格對她指指點點?

    王云揮了揮手:“罷了......”

    她雖也好奇燕辰體內的癥狀沒有發作,但也不去深究,也便當這小子運氣好罷了,畢竟好戲還在后頭。

    “師弟何需客氣,接下來還有第二枚丹藥需要師弟試用!準備好了吧?”

    畢竟龍血果加養神丹頂多能讓燕辰痛苦不堪,卻無法輕易致命,也不過是王云用于折磨燕辰所用,她真正的殺招乃是第二枚丹藥。

    只見王云一拍丹爐底部,便有一個微型丹爐飛了出來,看其體積,不到前者十分之一。

    “嗯?子母爐?”

    王云倒沒想到燕辰會一口道破這丹爐玄機。

    “呵呵,有點見識,這是我親自煉制的聚靈丹,能在一個時辰內,提升你的修煉速度,吃了它!”

    輕輕掂起丹藥,湊到鼻尖一聞,燕辰眼中閃過一絲寒芒,這哪里是什么聚靈丹?

    “四葉草加上白玉根,還有三四味毒花毒草,這分明是斷腸散的配方!這女子是真想要我的命??!”

    王云心下冷笑:以斷腸散配方練成的丹藥從外表看不出來任何端倪,而且下肚之后也不會立馬毒發身亡,其中藥效會滲入四經八脈,直到三日之后才會肝腸寸斷而死,到了那時,才是真正的無藥可救!

    燕辰暗道了一句最毒婦人心,不假思索便將丹藥咽了下去,半晌之余,又故作好奇“這真是聚靈丹?我為何沒有半分感覺?”

    “那就對了!”王云一時高興,將心里話說了出來。

    “師姐說什么?”

    “哦......我是說我突然想起這枚丹藥我忘記了一味藥材,恐怕是報廢了!沒有感覺是正?,F象......”

    得言,燕辰故作恍然:“原來是這樣,師姐未免也太粗心了些,煉丹可馬虎不得,水平不足不要緊,但可別疏忽大意!”

    聽燕辰這說教般的言語,王云可氣得牙癢癢,但想到這少年已然中了劇毒,命不久矣,她也便故作謙虛:“師弟說的是,以后我定會注意,那今日便到此為止,師弟先回去吧!”

    “慢著!”

    見燕辰拒絕,王云不由皺起了眉頭:這小子莫非是發現了什么?

    燕辰淡笑一陣:“想必是師姐們煉丹多有操勞了,這房中的藥材多了許多枯枝敗葉也沒發現,小弟即是雜役弟子,這也算是我的本職工作?!?br />
    說罷,燕辰也不管其余幾人同不同意,只管走到周遭放置藥材的石臺,一株一株的清理著枯敗藥材,可是一個一絲不茍,似是真在為她們著想。

    “你不必......”

    其中一個弟子正想阻止,卻被王云一把拉住,小聲道:“將死之人,何不讓他盡最后一點力!”

    將一堆藥材收拾整齊后,燕辰一抹額頭細汗,又走到丹爐面前:“師姐真是心大,這爐上盡是灰塵,可不是長久之計!”

    說著,又順勢撩起袖子,將整個丹爐都擦了一轉。

    但誰也沒注意到,在袖子背后,燕辰手中有一團火光閃現,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著團火光推入了爐中。

    “好了,丹爐已經擦干凈了,那我便先行告退了!”

    直到燕辰下山之后,幾人都保持著沉默,其中一個女子面露難色:“師姐,我看這燕辰一幅老實巴交的模樣,也不似什么登徒子,我們這樣是否有些過頭了......”

    聞言,王云立馬變了臉色:“閉嘴,這小子得罪了江師姐,必死無疑,莫要多言了,今日還有一爐益元丹要煉,抓緊時間吧!”

    “......”

    對于內門弟子來說,燕辰這樣的小人物的性命自然無關緊要,王云也便等著其三日之后毒法罷了。

    待燕辰走后,她們便又開始了往日的起爐煉丹,似乎并無什么不同......

    待燕辰回到小岑峰已是傍晚時分,到了住處,未見李淳陽身影,他便知道出事兒了。

    “孫胖子?你這是在找死啊......”

    燕辰眼中閃過一絲寒芒,解下背上斷魂便出了門……

    小岑峰雜役管事處,孫管事正端坐上方,一邊兒喝著小酒,好不愜意?

    而李淳陽已是鼻青臉腫,渾身血肉模糊,顯然是受了不少苦。

    陳三刀等人站在旁邊,手中提著鞭子,滿臉煞氣!

    “前日不是攀上了那小子囂張得緊嗎?再給我囂張一個試試!”

    “呸!”

    說著,陳三刀往李淳陽頭頂吐了一口唾沫:“和老子斗?那小子現在已經被送去見閻王爺了,怎么?你想去陪他?”

    聞言,李淳陽心底的膽怯更甚,渾身都發著抖。

    見狀,陳三刀可心情大好,也不知道燕辰前日到底是使了什么邪門兒武技,讓他渾身筋脈穴位到現在都疼得厲害。

    他如今心知燕辰必死,自是將氣全然撒在了李淳陽身上。

    “嘿嘿,想活命嘛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繞著整個小岑峰雜役處跑三圈,并且一路大喊爺爺我錯了,我就放你一馬如何?”

    聞言,李淳陽心下一滯,下意識便要點頭!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