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萬界劍尊 > 第三十五章 中域世家
    柳月汐小臉煞白,身子也有些打顫,說到底,她也不過是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兒而已!

    就連當日的雷五也并非是他們二人親手解決,對于殺戮,她有本能的抵制!

    “我......我......”

    得了詢問,柳月汐又說不出個所以然,支支吾吾半晌也沒結果!

    見狀,那美艷女子終于也走上了擂臺,親昵牽過女子小手。

    “墨老,罷了,既然這小丫頭不愿殺生,便如了她的愿吧!”

    葉墨點點頭,收回了掌罡:“是!”

    “呵呵,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丫頭險些鑄成大錯,林家必須給我一個解釋!”

    聞言,林家所有人身后都出了一陣冷汗,女子的聲音不容置疑,不容他們有半點忤逆!竟集體跪了下來!

    “林某一定給姑娘一個滿意的交代......”

    非是林家人膽怯,而是地煞境武王代表著什么他們一清二楚,此等存在,已經足夠顛覆整個云嵐郡!容不得他們大意。

    女子輕笑一記,又將話鋒轉向了冥靈所在:“冥靈妹妹,這一次我可真是有事要求到你頭上了!”

    這一席言語不僅語氣親切,便連稱呼也從冥姑娘變成了冥靈妹妹!冥靈眉間一鎖,已經料到是什么事了。

    “姐姐哪里話?能被姐姐看中是她的福氣,能踏入中域,她日后的造化定然比留在青云宗強百倍!”

    “好!既然妹妹如此灑脫,這個情我便記下了!”

    “慢!”

    便當二人語畢,一個顯得有些不和諧的聲音突然響起。

    燕辰臉上泛冷,一手提著斷魂,緩緩朝著擂臺方向走來!

    “月汐是我的弟子,你們可曾問過我的意見?”

    “燕辰......”見燕辰如此大膽,數人同時開口,欲要勸回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美艷女子眼角微微拉長,看了看柳月汐:“你是他的弟子?”

    柳月汐眼中有些畏懼,下意識朝著燕辰的方向靠了些許,旋即便向女子點了點頭!

    得了柳月汐表態,女子嘴角一揚,似是做了一個什么不足為道的決定:“從此刻開始,她不再是你的弟子了!”

    “憑什么!”

    女子的言語帶了幾分蔑視,激起了燕辰心中那屬于青邪劍圣的驕傲!

    “憑什么?就憑我叫沈夢瑤!”

    “沈夢瑤......”

    聽了這個名字,場上竟如死一般的寂靜!而短暫的寂靜過后,人群便開始了沸騰!

    中域沈家!

    “怪不得能有武王境界的奴仆跟隨,原來是沈家人......”

    “沒想到城主千金居然是天武魂,如今更被沈家人看中,恐怕以后得飛黃騰達了!”

    “嘖嘖,臺上那小子恐怕還不知道對方是誰吧,這下有好戲看了!”

    “......”

    “沈夢瑤?沈家?呵呵,哪來的野雞,也膽敢在燕某面前充鳳凰!”

    “住口!黃口小兒,膽敢侮辱沈家!”葉墨搶步上前,強大的氣機將燕辰徹底籠罩,讓其無法再突出半個字來!

    “墨老,你不必護他!不知者不罪,我還不至于與這小娃娃較真!”

    被女子看穿了心思,葉墨頷首道:“是老奴多事了......”

    眼下這一幕更是讓眾人摸不著頭腦,強勢的沈夢瑤竟不打算怪罪燕辰?

    “呵呵,說到底,我還得感謝你呢,若非是因為你,我便不會來這等窮鄉僻壤,自然也要與天級武魂擦肩而過了!”

    “你什么意思?”

    得了詢問,沈夢瑤輕笑一記,招呼一聲旁邊的葉墨:“墨老,辦正事兒吧!”

    得了命令,葉墨拱手到了聲是,旋即騰空而起,大喝道:“燕辰、秦素芝何在?”

    聞聲,秦素芝臉上竟顯得格外的淡定,沒有半分意外,似是早便有了準備!

    “秦姨......”

    見林婉清擔憂,秦素芝朝其投去一個安心的眼神:“該來的總會來的!”

    “秦素芝在此!”

    見婦人露面,葉墨自懷里掏出一張白色宣紙!臉上有些不忍,微微咬牙,便運起了真元。

    “蒼天在上,厚土在下,吾燕南天,因年少輕狂,不知造化,險些鑄成大錯!讓族中兄弟姊妹心力交瘁,深感悔悟!”

    “好在今日懸崖勒馬,幡然醒悟,方知過往不堪回首!”

    “特此休書一封,從今以后,我與發妻秦素芝一刀兩斷,再無瓜葛......”

    “休書者——燕南天!”

    待葉墨念完,秦素芝饒是做好了心理準備,卻也忍不住雙眼一翻,差點暈過去!

    “娘親!”

    燕辰驚鴻步一動,穩穩扶住秦素芝,手中真元暗暗朝其體內送去:“娘,這到底是如何一回事?爹不是在三年前便已經死了嗎?”

    見燕辰這渾然不知的模樣,沈夢瑤面露嘲諷:“看來你還被蒙在鼓里呢!林家主,此事你應該清楚吧?”

    “回沈小姐話,小人......小人的確知曉一些......”

    “好!那你來給你這位賢侄解釋解釋,這一切到底是如何回事!”

    林天躊躇一陣,點了點頭:“是!”

    “燕辰......”

    燕辰眼中透著些許殺氣:“說!”

    林天嘆了口氣:“唉,其實你父親燕南天尚在人世!也不是臨水城之人,甚至......不是下域之人!”

    “什么?”

    “中域共有七家十二門,這十九方勢力掌控著整個中域九成的資源,乃是你想象不到的龐然大物!燕家和沈家都是其中之一......”

    “你父親燕南天本是燕家嫡子,卻在十七年前與一介平民,也便是你的母親秦素芝相戀!然后燕家顧忌臉面利益,自是不承認這段門不當、戶不對的姻緣!”

    “多番交涉無果之下,你父親一氣之下,帶著你母親和還未出生的你拼死逃出葉家,來到下域,并在次年,生下了你!”

    說到這里,林天看了看燕辰懷中的秦素芝,深吸了口氣!

    “你父親雖是受了重傷,但實力也遠超玄武境,因為我林家當初對他有接濟之恩,他拒絕了所有橄欖枝,在林家一待便是十三年!”

    “只可惜啊,三年前,燕家人還是來了!他們依舊不承認你母親的出身,更視你為燕家恥辱!當初是你父親以死相逼,這才保下了你們母子性命!”

    談起這段過往,林天臉上苦澀不斷。

    “這些年來,我的確對你們母子少有關懷,并非是我忘恩負義,唉......有些事,以后你就明白了......”

    得了林天解釋,燕辰不由冷笑:“呵呵,區區一個林家,在燕家面前,宛若滄海一粟,你不敢對我們母子關照太多也在情理之中,我不怪你......”

    聽燕辰說出此番話語,林天有些意外,這個少年臉上有著不符合他年齡的成熟,若是尋常少年聽了此等大事,怕就早就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而燕辰不僅沒有表現得太過驚訝,甚至還能意會到他的眼中之意,由此便已然可見此子不凡!

    “只是有一點我不大明白,林四爺為何就非要致我于死地呢!”說到這里,燕辰眼中冷茫再現,毫不掩飾!

    而此時此刻,因為林婉怡先前的行徑,林浪已然無法置身事外,想到接下來的下場,他自是不再矜持!

    “哈哈哈!你不過一介棄子而已,我想殺便殺,何來理由?”

    “老四,你瘋了嗎!”

    林浪臉上盡顯瘋狂:“我沒瘋,瘋的是你!你明知燕家對他母子二人厭惡得緊,卻始終不愿將他們二人掃地出門,甚至還想讓我將女兒嫁給這個廢物,你是想毀了林家嗎?”

    得了質問,林天緊咬著牙關,眼中盡是痛心疾首:“老四啊,老四!我若早知有今日一幕,當初就不該勸燕兄改主意!”

    “主意?什么主意?”

    “呵!你可知在你替這兩個孩子定下婚事之前,燕辰與婉清便已經有了婚約在身!”

    “什么?”林浪顯然被這個消息驚得不輕!滿臉不敢相信!

    “只因我一念之差,沒想到竟會釀成此等大禍......早知你如此冷面薄情,我當初定不會做此等決定!”

    “不可能!我若拉攏了燕南天便會威脅到你家主位置,你怎么可能這樣做!”林浪滿臉癲狂,高聲咆哮道。

    見這個同胞兄弟如此執迷不悟,林天失望的搖了搖頭:“你若真能成器,我讓你做家主又何妨?莫非在你眼中,手足情深還比不上一個家主的虛名!”

    “不可能......不可能......”林浪目光呆滯,喃喃念叨。

    沈夢瑤撇了撇嘴:“我可沒興趣了解你們的家族紛爭,我今日的目的本就是替燕家傳達一封休書罷了,至于這丫頭,倒算是意外收獲了......”

    “南天......我等了你三年......等來的卻是你的一紙休書,你不認我無妨,但是你為什么連辰兒也......”

    “燕南天!你好狠的心啊......”

    這三年來秦素芝吃了多少苦可能唯有她自己知道,三年的苦等,等來的并非良人回首,而是一紙冷漠休書。此等人間大悲,又有幾人能淡然處之......

    將氣若游絲的秦素芝交給林婉清,燕辰終于知道娘親為何對此女如此上心,感情這才是自己本來的未婚妻啊......

    盯著盛氣凌人的沈夢瑤,燕辰眼中無任何波瀾,區區中域勢力,在青邪劍圣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第一,休妻棄子這等大事豈能由他人代勞?除非你讓燕南天親自來我面前,親自言說!如若不然,這封休書......”

    “我不認!”

    燕辰這過分的冷靜和固執讓沈夢瑤有些意外:“不認?這可由不得......”

    “住口!”

    燕辰這聲突如其來的怒喝可讓旁人出了一身冷汗!膽敢讓沈家小姐住口,翻遍整個下域,恐怕也找不出第二個吧?

    盯著少年那近乎無情的眼神,沈夢瑤只覺一陣荒唐,這個小子是哪來的自信?膽敢與她對峙?

    然而每當她欲還口,燕辰眼中透出了絲絲煞氣卻又將她的言語死死堵在了胸口。

    旋即,又見燕辰嘴角一揚,笑容中帶了幾分殘忍,三尺斷魂驟然巨過頭頂!其間青鋒乍現,使人避之不及!

    “第二!我燕辰的弟子豈能容你說帶走便帶走?你算個什么東西?”

    “我不準!”

    “......”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