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萬界劍尊 > 第三十二章 不得不殺的人
    “本場顧今朝勝!下一場,燕辰對白靈!”

    白靈劍柄輕握,眼神盡數落在了燕辰身上。

    燕辰抬手一笑:“姑娘出手吧!”

    見對手依然無拔劍的意思,白靈也不多話,閃身向前,拔出手中長劍便要發難!

    “天峰白玉劍!”

    女子劍花輕挽,劍中帶勢,一彎清水忽的朝燕辰襲來!

    “水系符文?”

    只見女子手中長劍劍身有兩道符文猛地亮起,與那清水呼應!

    “呵,雕蟲小技而已!”

    “水來土掩!”

    話說落塵掌當屬土系武技,正好能克制水系符文!

    只見燕辰手中掌罡微聚,道道塵土朝中靠攏,堂堂攻擊型武技,竟被燕辰用來防守!

    “落塵三掌!”

    “落塵五掌!”

    “落塵七掌!”

    眼見燕辰周遭的掌罡越來越密集,白靈眼中的詫異也越來越明顯,此子施展的分明是凡級武技,卻讓她有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落塵九掌!”

    落塵掌的全部威力加上八牛之力,這一掌下去,直接將女子劍中的清水全然吞沒,漫天的劍勢也瞬間消散!

    趁此空檔,燕辰順勢向前,女子見狀不好,長劍一橫,欲要轉攻為守!

    燕辰嘴角一揚,食指一彎,對準劍身猛地一彈!

    “乒!”

    在此一瞬,女子只覺臂上傳來一陣酥麻,長劍脫手而出!

    “你輸了......”

    看著落在自己跟前的佩劍,女子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你是怎么做到的?”

    “只要運用得當,四兩亦能撥千斤!好好練練你的掌控力吧......”

    見燕辰灑脫的背影,白靈原地愣了數秒:“掌控力......”

    “本場!燕辰勝!”

    如此一來,前三也已經有了人選,只需在這三人之中分出一二三名,本場會武也算是告一段落!

    “恭喜三位,接下來有半個時辰的休息時間,半個時辰之后,來我這里抽簽!

    半個時辰后,裁判再度站上了擂臺,喝道:“簽筒中共有一張藍色字條和兩張紅色字條,抽到紅色字條的二人先比第一場!”

    “第一場勝利者將與抽到藍色字條之人比第二場!從而決出名次!聽明白了嗎!”

    這個比武方式其實算不得多么公平,畢竟第一場比試的二人若是拼得個你死我活,那抽到藍色紙條之人可就白撿了便宜......

    不過燕辰倒是無所謂,顧今朝雖強,但終究不會是凌孤一的對手,更不會是他的對手,故而無論怎樣,凌孤一必死無疑!

    顧今朝首當將手伸進了簽筒。

    “紅色!”

    見罷,燕辰擺擺首,走上前去,在簽筒中隨意取出一張。

    “嗯?又是紅色!”

    燕辰苦笑一記,看來他和顧今朝這一戰是免不了了......

    抽到藍色字條的凌孤一冷笑一記:“罷了,便讓你在多活些時間......”

    “第一場!燕辰對顧今朝!”

    聽裁判宣布這個結果,林婉清與臺上的林逸都為燕辰捏了把汗,畢竟顧今朝實力不弱,燕辰就算能勝出,下一戰恐怕也危險了......

    上臺之后,顧今朝卻是一改之前的暴戾,竟冷靜的有些奇怪!

    “如果可以的話,我并不想和你一戰......”

    燕辰笑道:“誰想呢?”

    “抱歉,我有不得不殺的人,這一戰,我不能輸!”

    “不得不殺的人?巧了,我也有不得不殺的人,這一戰,我同樣不能輸!”

    看著顧今朝眼中的仇恨,燕辰思緒非轉,最后將眼神定格在了凌孤一臉上!

    “凌孤一啊,凌孤一,看來要殺你的人不少啊......”

    顧今朝顯然有些詫異:“你......”

    燕辰自腰間拔出斷魂,劍鋒微挑:“別問,出刀吧!”

    顧今朝咬了咬牙終于不再言語,刀光猛然一閃。

    二人眼神交換,便已刀劍相向!

    “唰!”

    刀光劍影間,二人身子都未挪動半步,卻在同一時刻停了下來!

    顧今朝的刀刃離燕辰脖子唯有一寸之遙,若是這一刀斬下,毫無意外,燕辰定然是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而再看燕辰,斷魂劍尖已經刺入了顧今朝血肉分毫,絲絲鮮血沿著后者白皙的脖子流下,顯得格外扎眼!

    顧今朝深呼了口氣,收了鋼刀,轉身便走:“我輸了......”

    “記住,一定要殺了他!”

    下了擂臺之后,顧今朝沒有任何停留,直直朝著觀眾席走去,刀依舊是那把刀,但顧今朝眼中的情緒已經淡了不知多少。此時此刻,拖著鋼刀的少年便似是一個天涯浪客,乃是無盡的孤寂與落寞......

    “第二場,燕辰對凌孤一!”

    聽裁判喝罷,場上終于沸騰了起來,若說起來,此次會武最為耀眼的便是這二人!

    一人是臨水城人盡皆知的天才,一人卻是受萬人鄙視的廢物!任誰也沒想到這樣的兩個人會站在一個擂臺上!

    見那翩翩公子上臺,燕辰平靜已久的心竟有幾分悸動!

    凌孤一!注定了是青邪劍圣重生之后的第一個墊腳石!

    “燕辰!哈哈哈,我著實沒想到你一個廢物居然膽敢上臺來!”

    “攀上了青云宗又如何?在我面前,你永遠都是一個螻蟻!”

    對于凌孤一的奚落,燕辰倒是無甚感觸,以他的心境,著實不會在乎此等跳梁小丑!

    “說夠了嗎?”

    “你......”

    見燕辰如此平淡,凌孤一便宛若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臉上更是氣憤。

    “既然你執意找死,那邊別怪我不客氣了!”

    言罷,凌孤一長劍出鞘,一劍直取燕辰咽喉!劍身三道風系符文同時亮起,化作陣陣旋風,撕扯著燕辰周遭空氣。

    燕辰目光如炬,雙指一并,一指直沖凌孤一丹田而去!

    見燕辰并無拔劍之意,欲要赤手空拳與他與他一戰,凌孤一只覺一陣羞辱,莫非在燕辰看來,他還比不上顧今朝這等無名小卒嗎?

    “哼!我便能讓你瞧瞧小看我的下場!”

    “月華三斬!”

    三道皎潔的月牙脫手而出,無數劍氣肆虐當場,正是凌孤一之前用來對付鐵寸心所用,靈級劍法,月華三斬!

    靈級劍法、下品靈器,加上凌孤一這個實打實的玄武一重,面對如此一招,燕辰莫非還不拔劍?

    眾人哪知,如今站在擂臺上的早就非是當初那個林家廢物,而是五百年前縱橫九州,讓人聞風喪膽的青邪劍圣!

    凌孤一修為不弱,若是以修為壓制燕辰,或還有一線生機!但他偏偏急于想要斬殺后者,敢在燕辰面前使劍,著實無異于班門弄斧!

    試問世間,有何劍道能與劍典比肩?有何劍客能與青邪劍圣相提并論?

    “此等撇腳的伎倆也膽敢稱是劍法?漏洞百出!”

    “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話落,燕辰雙瞳緊收,魂技鏡花水月已然催動!

    在這一瞬間,凌孤一只覺身子一僵,燕辰眼中似有兩柄利劍沖他襲來!將他凝聚的劍氣擊得潰不成軍!

    “不可能!”

    然而事實卻由不得凌孤一不信,燕辰一指點下,凌孤一腹部吃痛,下意識倒退了數丈之遙!

    “這......到底發生了什么?”

    “真是邪了門兒了,先是莫名其妙敗了蕭?,現在又將凌孤一打退,這燕辰......”

    全場上下,怕是唯有蕭?一人清楚到底發生了何事,只因燕辰的劍道,超出了凌孤一不知多少!

    灰袍老者沒做任何評判,臉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因為他心知,以此等雷霆之勢擊潰了一個人的劍招,只有一種可能!

    便是出手之人的劍道修為比對手高上數倍!這個少年到底還隱藏著什么?

    一招未敵,凌孤一死死咬著牙關,他不敢相信,這個廢物怎能有與他爭鋒的實力!

    “我是玄武境,而你只是區區靈武七重,如何會是我的對手?我不信!”

    “月華三斬!”

    凌孤一腳下生風,閃至燕辰跟前,一劍又要斬下,這一劍帶上了凌孤一無盡的憤怒,比之先前的那一劍威力更甚!

    然而在燕辰高達四十階的精神力和強大的劍道修為面前,凌孤一劍招里的破綻一覽無余!

    “破!”

    燕辰腳下微動,稍稍躲過對手劍芒,手中掌罡猛聚!

    “落塵九掌!”

    “噗!”

    落塵掌擊中血肉的聲音傳罷當場,凌孤一雙眼瞪大,被這一掌直直拍飛出去,吐出一口鮮血!

    “怎么會這樣?”

    凌青終于不再那么胸有成竹,眼見凌孤一連番失利,他終于擔心起來!

    凌孤一一抹嘴角鮮血:“你怎么知道月華三斬的破綻?”

    話說這月華三斬共分三式九招,講究高爆發、少變化!九招之間變化少之又少,但每一招卻都是殺招,威力不凡!

    然而劍法雖是霸道,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點,月華三斬走得乃是破釜沉舟的路子,出劍的一瞬會將一身真元凝于劍尖,有進無退,有去無回!

    燕辰也正是利用了一點,用驚鴻步躲開對方劍芒,又以落塵掌將之重創!

    得了對方提問,燕辰笑而不語,只管一臉戲謔的看著對方,便宛若是在看一只不起眼的螻蟻!

    “孤一,莫再施展劍法,以強力將其鎮壓!”事到如今,林四爺終于開口提醒!

    得了提問,凌孤一將手中靈劍重重插在一旁,身子一躍,騰空一丈有余!

    “喝!”

    眼見對方襲來,燕辰雙腿微分,穩住下盤,落塵掌凝聚在手,一掌迎上!

    “轟!”

    兩掌相對,本是勢均力敵,但凌孤一自上而下,借著慣性,竟勝了一籌!

    “你也不過八牛之力,而我卻有整整九牛之力!你拿什么和我斗?”

    “呵呵,玄武一重才這點兒力道,你這是哪來的自信?再說了,你憑什么覺得你贏定了?”

    得了輕視,凌孤一咬著牙關:“你說什么?”

    “哼!我早就說過了,只要力量使用得當,四兩亦能撥千斤!”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