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萬界劍尊 > 第十九章 齊云山
    城主府大堂,柳玉堂端坐正位,抿了口茶,示意一旁的奴才退下。

    “燕公子今日登門拜訪,可是對小女有何指教?”

    燕辰沒有說話,將眼神落到了柳月汐身上。

    “我當日傳你的玄功你修煉得如何了?”

    得言,柳玉堂苦笑一記:“說來慚愧,柳某見識短淺,公子當日授給小女的玄功太過深奧,我實在是無法參透!”

    對于柳玉堂的反應燕辰并不驚訝,青邪劍圣拿出來的東西又有哪一件是凡品?

    九幽玄功,乃是數萬年前一位擁有九幽冰凰武魂的武道大帝所創,媲美于帝級功法!

    不過此功法過于驚世駭俗,燕辰說了柳玉堂也不一定會信。

    “柳城主,在會武之前,我想帶月汐出去一趟!”

    燕辰此言一落,柳玉堂漸漸變了臉色:“燕公子的意思是?”

    燕辰苦笑一記:“柳城主莫要多想,燕某也是無奈之舉,月汐的九幽冰凰剛剛覺醒,難免會生變故,而且......最近的臨水城不大太平,我怕......”

    其實后面一句才是燕辰要帶柳月汐離開的主要原因。

    昨日青云商會六樓的氣息讓他心有余悸,尚且不知對方是敵是友,而柳月汐的武魂太過特殊,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柳玉堂皺著眉頭,思量了好一陣也沒個結果!

    “當然,柳城主若不放心月汐的安危,燕某也不勉強,只是這段時間還得注意......”

    不等燕辰說完,柳玉堂便揮手打斷道:“公子誤會了,柳某倒非是懷疑燕公子的人品和實力,只是不知燕公子是要去什么地方?”

    “齊云山!”

    燕辰想也沒想,一口答道。

    “齊云山?”聞言,柳玉堂眼中的凝重更甚!

    “齊云山中有不少一級妖獸甚至是二級妖獸!你們應付得來嗎?”

    燕辰臉上盡顯胸有成竹。

    “柳城主放心吧,燕某自會量力而行,而且放眼整個臨水城,能掩人耳目之地唯有齊云山了!”

    “燕某自然不會那月汐的性命開玩笑,更不會那自己的性命開玩笑?!?br />
    聽燕辰說得信誓旦旦,柳玉堂深呼了口氣。

    “月汐,你覺得如何”

    柳月汐的反應倒是出乎柳玉堂的意料,一張小臉上掛滿了無所謂。

    “爹爹,你也太小看女兒了吧,區區一個齊云山而已,你可別忘了,我馬上就要突破玄武境了?!?br />
    說到這里,女子眼中透著幾分狡黠:“再說了,冤大頭師父會保護我的對吧?”

    “你這丫頭,就知道貧嘴!”

    聽柳月汐說罷,柳玉堂心下的顧慮又打消了幾分。

    一來,燕辰雖是修為不高,但卻能與玄武境三重的蕭長風硬拼一記,足以見其戰力不凡。

    二來,燕辰為事沉著老練,定不會做沒把握的事,配上靈武九重的柳月汐,若不深入齊云山,也不見得會有什么危險!

    想明白了這一切,柳玉堂點了點頭:“好!月汐,收拾東西......”

    ......

    這日傍晚,林家大宅......

    一家丁鬼鬼祟祟走到凌青書房,鞠躬行禮。

    “長老、公子,那廢物剛剛與城主千金出城去了?!?br />
    聞言,凌青與凌孤一有些不解:“出城去了?都這個點了,他們能到哪兒去?”

    “小人不知,但雷先生已經跟上去了!"

    凌青眼中透著陰狠:“竟是如此......”

    話時,凌青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孤一,你馬上飛鴿傳書給雷五,若是有機會,將他......”

    凌孤一眼中透著憂慮。

    “但是傳言這小子能接蕭長風一掌,雷五能拿下他嗎?”

    凌青倒是無甚在意,一臉風輕云淡。

    “無妨,這小子滿打滿算也不過修煉了不到一年,就算不是廢物,也翻不起什么風浪!”

    “他當日怕是使了什么破釜沉舟的手段,雷五是玄武一重,定能取他性命!”

    ......

    齊云山在臨水城外不遠,因為山峰高聳入云,才有了齊云之名!

    而齊云山中有造化寶物無數,也有危險千種,臨水城八成的草藥都是自其中而來。

    帶著柳月汐剛剛出了城門不遠,燕辰便發現了身后的尾巴!

    不過令他奇怪的是,尾隨的居然不止一批人,他高達四十階的精神力能清晰的感應到,身后的人共分兩撥。

    其中一波有三人,一個玄武一重,兩個靈武九重!另外一波唯有一個玄武一重。

    “嗯?”

    察覺到燕辰放慢了腳步,柳月汐輕咦一聲。

    “你左后方三百尺,第二棵樹,那人你認識嗎?不要回頭......”

    柳月汐似是不經意,一晃腦袋,看清了那人臉孔,臉上有些不悅:“我認識他,他是我爹的心腹!看來我爹還是不放心我......”

    得了柳月汐確認,燕辰微微皺起了眉頭。

    “城主府的人?柳玉堂要派人跟蹤我們定然不會興師動眾,有這一個玄武境便足矣,倒是右邊兒那一伙兒人......”

    心下盤算一陣,燕辰便有了主意,竟想也沒想,大喝一記:“出來吧!”

    “冤大頭你......”

    然而未待柳月汐言語,卻見燕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抓住了柳月汐的小手,飛速朝著前方掠去!

    “走!”

    而在此一刻,只見兩團黑影同時自左右兩邊竄了出來!

    “怎么還有人?他們是誰?”

    這個問題剛剛現身的雙方明顯也想問。

    “你們是誰?竟敢跟蹤小姐!”

    “不好......”

    見事態暴露,雷五當機立斷,沖手下二人吩咐道:“你們纏住他,我去追那小子!”

    “五哥......”察覺到對方修為不弱,兩個靈武九重心下顯然有些發虛。

    然而雷五可不會理會他們的死活,只管撒手朝前追去。

    “哼!若是出了岔子,你們自己回去跟長老和公子交代吧!”

    眼見雷五沒了影,城主府那武者正要動身,卻覺身后兩道殺氣襲來。

    “你的對手是我們!

    ......

    拉著柳月汐一溜煙兒掠去約莫五里路,已能遠遠望到齊云山腳,回首瞧見那越來越近的影子,燕辰更是加快了速度!

    “那人是誰?為什么要追我們?”

    柳月汐從小便在柳玉堂的庇護之下長大,哪里見過此等陣仗?

    燕辰深吸了口氣,驚鴻步催動到了極致,直直朝著齊云山邁去。

    齊云山中山路錯綜復雜,只要進了山,燕辰便有辦法玩兒死對方!

    “糟糕!天色已晚,若是讓這二人逃進了齊云山,要殺他們可就難了......”

    想到這里,雷五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全力催動腳下速度!

    燕辰雖是有驚鴻步這等身法,怎奈何修為太低,論其實力,也不過與靈武九重相當罷了,而對方可是實打實的玄武境??!

    故而二人剛至山腳,便被那黑影追上了!

    眼看二者之間不過數丈之遙,雷五爆喝一記:“小子站??!五爺留你一個全尸!”

    見這窮兇極惡之徒緊追不舍,柳月汐小臉兒有些泛白:“你是誰?我爹是城主,你敢傷我,我爹定然不會放過你!”

    聽罷女子威脅,雷五不僅不懼,反而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只要你們二人都死在了這兒,柳玉堂便不可能知道是老子干的,桀桀,城主府的千金,你若從了我,五爺便讓你少受些罪!”

    聽罷對方淫邪的聲音,柳月汐羞憤難當:“無恥之徒,找死!”

    而在此刻,兩者之間的距離終于被徹底拉近,雷五眼中盡顯暴戾殘忍,一掌落下,便欲取燕辰性命。

    “小子,惹了不該惹的人!下輩子招子放亮些!”

    感受到身后這陣狂暴的真元,燕辰二話沒說,驟然自身后拔出黑劍,劍刃青峰乍現,無盡之火狂涌其間!

    “流刃若火!”

    “轟!”

    刀掌相撞,火光頓時竄起數丈之高,受此波及,柳月汐頓時身形不穩,被沖出數丈開外!

    一招過罷,燕辰爆退了數尺之遙,強忍住胸口翻滾的氣血,自懷里掏出一枚上品凝元丹!一口咽下!

    當日的拍賣會這雷五也赫然在席,見了燕辰手中丹藥,他瞬間便想起了什么:“上品凝元丹?你怎么會有?”

    “問閻王爺去吧!”

    凝元丹藥效發作,燕辰一身氣機瞬間提升了數個檔次,比起雷五也不遑多讓。

    “流刃若火!”

    一劍斬下,雷五躲閃不及,只得硬拼,只見其雙手立地,咬牙爆喝:“百裂山巖!”

    隨之言落,一道石墻拔地而起,正好擋在了雷五跟前。

    “轟!”

    再度一聲巨響傳來,流刃若火全部威力打在了百裂山巖之上!頓時煙塵四起!見此一幕,柳月汐不禁捂住了小嘴兒!

    “燕辰怎么會這么強......”

    月光灑下,將燕辰手中黑劍照得潔白透亮,燕辰眉頭緊鎖,盯著眼下碎石,若有所思。

    雷五喘著粗氣,不可思議盯著眼前少年,燕辰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超乎他的想象了!

    能一擊破了他的最強防御——百裂山巖!僅憑這一點,他就比號稱臨水城第一天才的凌孤一要強上數倍!

    沉吟半晌,燕辰再次將手中黑劍舉過頭頂,借著月光,那三尺青峰顯得格外妖異。

    “又是那一招嗎?”

    盯著燕辰右臂的道道火焰,雷五沉下了心思,他再也不敢小瞧這個靈武境!

    便當雷五雙瞳匯聚一點,燕辰動了,驚鴻步宛若鬼魅,劍尖一挑、一落!目標卻并非雷五!

    “嗯?”雷五輕咦一聲,隨即瞪大了眼睛:“不好!”

    只見燕辰這一劍準確無誤的落在了方才碎裂的百裂山巖,無數碎石煙塵混作一團,瞬間炸裂開來!讓對方措手不及!

    而趁此空檔,燕辰無半點猶豫,驚鴻步一動,電光火石之間便已閃至柳月汐身旁,攬起女子的纖纖細腰,便沖齊云山中掠去!

    “小子,我要你死!”

    雷五氣急敗壞的聲音響徹當場,只可惜待煙塵散盡,眼前哪里還有半個人影?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