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萬界劍尊 > 第十二章 城主府
    出了青云商會,燕辰沒有直接返回林家,而是朝著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以他先前靈武三重境的修為想要解決九幽冰凰還有些勉強,才與柳中堂有了半月之約,不過如今修為提前突破,他自也可以提前上門了。

    曾經的燕辰也算是這臨水城土生土長的人,對于城主府的位置自然也不陌生。

    不過他一介毛頭小子想要進城主府可不容易!

    果真,剛至城主府門前,便有兩個護衛將燕辰攔了下來:“何人擅闖城主府?”

    “我與柳城主有約,今日特來替小姐解決體質問題……”

    一聽這話,兩個侍衛臉上多了一陣狐疑。

    其中一人冷笑道:“又是來為小姐治病的?我看你是騙吃騙喝來了吧!”

    這兩個侍衛見燕辰年輕、穿著樸素且又其貌不揚,如何肯信?下意識便將其當做了渾水摸魚之輩。

    “兩位若是不信,大可去與城主通報一聲!”燕辰盡量表現得友好。

    哪知這侍衛可囂張跋扈的緊,臉上盡顯不耐煩。

    “快滾快滾!大爺可沒閑工夫陪你瞎鬧,再不走可別怪我不客氣!”

    得言,燕辰眉頭一挑,長吁了口氣,青邪劍圣竟也有被人拒之門外的一天?

    呵!他要做的事!他要救的人!五百年前沒人攔得住他,五百年后依然沒人攔得住他!

    “我勸二位還是讓開,拳腳無眼……”

    見燕辰對之前警告充耳不聞,大步流星自門前走來,二人交換一陣眼神,便要出手給這毛頭小子一個教訓!

    “小子,城主府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話說這兩個侍衛也是靈武四重境,仗著人數,若是對上尋常同階倒也不算劣勢。

    只可惜,他們遇上了燕辰……

    二人剛剛欺身向前,燕辰驚鴻步一動,兩掌同時拍出!

    “噗!”

    兩聲悶響落罷,兩個侍衛只覺眼前人影一晃,便有一股巨力自胸口傳來,旋即喉嚨一甜,同時倒飛出去!

    這二人雖是修為不高,但戰斗經驗可不弱,卻不是這少年的一合之敵!

    心知來者強悍,二人大呼道:“警戒,有人闖城主府!”

    城主府果真戒備森嚴,這一呼之下,也不過片刻之余,便有數十個鐵甲侍衛手持長刀上前,將燕辰所在圍得水泄不通!

    “閣下好大的膽子!”一虬髯大漢手提鋼槍,大喝道!

    燕辰輕笑一記,粗略一瞧,對方人數雖多,卻也盡是些靈武三四重的嘍啰罷了,唯獨那為首虬髯大汗是靈武六重修為!

    燕辰沒有說話,驟然將落塵掌疊加至五層,毫不花哨,一掌拍出!

    掌罡一落,一陣氣浪呈扇形朝前方蔓延而去!頓時煙塵四起,便有數人騰空飛了出去。

    一掌落罷,燕辰無半分停留,腳下驚鴻步一動,閃至那虬髯大漢跟前。

    擒賊先擒王!

    見狀,后者猛一咬牙,爆喝一聲,手中鋼槍一抬,槍尖猛地便沖眼前少年砸去!

    “一力降十會!破!”

    燕辰單手一握,赫然已將對方槍桿子抓在了手中,同時催動了五牛之力!

    “啪!”

    一聲脆響響徹當場,在所有人幾近驚恐的眼神中,足有寸寬的鋼槍赫然已經斷裂開來!

    徒手折了對方兵刃,燕辰手中掌罡再聚,又是一掌!

    “噗”

    驚人的氣浪瞬間卷席了當場,燕辰丈寬之內,所有侍衛皆已人仰馬翻,包括那靈武六重的虬髯漢子也不能幸免!

    “城主大人便是這般待客的嗎!”

    燕辰的聲音中氣十足,像是詢問,更像是質問!

    柳玉堂玄武境的修為,若是有心,在燕辰進門之后便能感應到!

    但他遲遲沒有現身,怕是想借機試試燕辰有幾分本事,揣摩到了對方心思,燕辰自是不能讓他失望才對……

    “燕公子果真不愧是少年俊才,柳某唐突,公子勿怪……”

    在這時,一身華服的柳玉堂終于現身,上位者的氣息展現得淋漓盡致!臨水城城主,玄武境強者,居然要與燕辰道歉。

    一時,便連那虬髯大漢都有些懵了,這少年什么來頭?

    “鐵護衛,帶手下先下去吧!”

    “是……”

    打發了手下,柳玉堂淡然伸手:“燕公子請!”

    整個城主府的規模比之林家也絲毫不讓,二人繞過了前堂,來到后院。

    柳玉堂雙手負在身后:“整個臨水城都以為燕南天的兒子是個廢物,人云亦云,著實有些諷刺啊……”

    “柳城主與家父有舊?”

    問起這個問題,柳玉堂淡然搖頭:“燕兄是個奇人,怎看得上區區柳某,不提了……”

    聽柳玉堂輕描淡寫說罷,燕辰下意識皺起了眉頭。

    不知為何,不論是林家人還是柳玉堂,提起燕南天,都有些刻意回避的意味在其中!

    他在這三年前便離世的父親身上,到底有什么蹊蹺……

    不待燕辰多想,二人便已經走到了院子的盡頭,正是柳小姐的閨房所在!

    “月汐,燕公子來了!”

    “月汐?”

    “……”

    “月汐,你沒事兒吧!”

    幾番敲門,未得回復,柳玉堂臉色一變,下意識猛一推門!

    在此一瞬,燕辰只覺一股涼風其屋內吹來!

    “小心!”

    剛一開門,只見三根銀針不偏不倚,正沖二人面門射來,燕辰下意識一個彎腰,剛好躲過銀針。

    卻還未待他喘氣,一個妙曼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他的視野之中!

    “月汐,不得胡鬧!”

    柳玉堂本欲出手,怎奈何眼下銀針難纏,只得旁觀。

    女子臉上透著幾分得意,似是已經看見了燕辰四腳朝天的模樣,一掌朝后者胸口拍去!

    “這點兒本事都沒有,也敢說醫治本姑娘,大言不慚!”

    女子這一掌看似無甚講究,但邵言可正懸著腰身,只需點滴力道,的確便是個四腳朝天的下場!

    便當女子臉上露出奸計得逞的壞笑,燕辰卻是不慌不忙,竟憑空借力,穩住了身形。

    隨即雙手向前,直面對方這一掌之威!

    雙掌相接的一瞬,一股寒氣自女子掌心而來,只侵燕辰四經八脈!

    “元靈九重境!”

    當初女子昏迷,燕辰倒是沒有在乎女子修為,如今一瞧,居然高到了此等地步!果真不愧是天級武魂!

    不過在無盡之火與青邪劍靈面前,九幽冰凰又算得了什么?

    四條經脈與四道穴位驟然發力,燕辰的雙臂火光大盛,無盡之火高高竄起!

    前一秒還胸有成竹的柳月汐頓時變了臉色。似是對這陣火焰無比畏懼,迅速撒手的同時,爆退數丈有余!

    “你怎么能……”

    九幽冰凰何其霸道?尋常凡火自是觸之必滅,只可惜她遇上了同為天級武魂的無盡之火!

    燕辰悠然起身,拍拍身上塵土:“九幽冰凰尚未完全覺醒,你不是我的對手!”

    “你……”

    “月汐,不得無禮!”

    女孩兒還欲還嘴,卻被柳玉堂一口喝住,若說后者先前還對邵言有所懷疑的話,如今可便完全打消了此等念頭。

    柳月汐身上的寒氣恐怖到了何等地步他比誰都清楚!

    莫說是靈武境,就連玄武境,甚至天武境的真火在柳月汐特殊體質面前,也逞不得半分威風。

    然而燕辰卻做到了……

    柳月汐嘟起了小嘴,抱住柳玉堂的胳膊:“爹!你怎么能讓外人欺負女兒呢?”

    柳玉堂恨鐵不成長罵道:“你這丫頭,真是越來越沒規矩,若非是燕公子身手不凡,指不定又……”

    “哼!就他?我不過是一時失手罷了……”

    見柳月汐這刁蠻大小姐的模樣,燕辰冷笑:“大小姐的修為停在靈武九重有些時日了吧?”

    “你怎么知道?”柳月汐大驚。

    不錯,柳月汐在一年之前便覺醒了武魂,修煉更是一日千里,不過半年便修煉到了靈武九重境!

    不過說來也怪,自從她修為達到靈武九重之后,便再也無法更進一步,那可怕的寒氣也隨之而來……

    “柳城主想必已經看出了令小姐武魂不凡!”

    聞言,柳玉堂點點頭:“不錯,月汐一身上下的寒氣簡直舉世罕見,而這股寒氣的源頭正是她的武魂印記!”

    “但說來慚愧,柳某翻遍了古書,也找不到關于這等怪異武魂的半點記載?!?br />
    其實這倒也怪不得柳玉堂,九幽冰凰在天級武魂當中也算是異類,莫說下域,便連上域都是千年難見!

    見燕辰這高深莫測的模樣,柳玉堂心下有些忐忑:“不知燕公子……”

    “我知曉她武魂是什么,也能解決她的性命之憂,甚至能讓她從此脫離凡命,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更高的境界……”柳玉堂眼神有些飄忽不定,心下激起了驚濤駭浪。

    見此,燕辰最神秘一笑:“當然,我幫她可以,但我有一個條件……”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