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萬界劍尊 > 第一章 重生
    年久失修的小屋里,灶上還煎著半鍋湯藥。似是這藥味兒刺鼻,躺在床上的少年緊了緊眉頭,驟然睜眼,直挺挺坐起了身子。

    燕霜寒一手扶著額頭,一邊兒喘著粗氣,深邃的雙瞳中閃爍著三分怒火:

    “慕憐青,我待你如至親,你何故要這般對我!”

    燕霜寒本是天朝國君青帝的異姓兄弟,年僅百歲有余,一身修為便已堪至武圣之境,手執一柄青邪劍,斬盡天下逆我徒!

    燕霜寒的劍道,豈止登峰造極?偌大九州,他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世人稱之青邪劍圣!

    天朝歷五百二十年,燕霜寒被冊封青邪王,賜婚長公主,這對玉人所謂是郎才女貌,乃是世人眼中的金童玉女!

    然而便在大婚當晚,這一切卻毀在了自己的愛徒慕憐青手中……

    “你不過一介孤女,我授你功法,傳你劍術,給你無盡的錦衣玉食……你為何要如此待我?”

    “已經過去五百年了嗎?沒想到大哥固若金湯的天朝還是亡了,不知還是否有人記得青邪劍圣之名……”

    五百年的歲月,待他再度醒來,九州早已滄海桑田、物是人非……

    昔日的天朝更是分崩離析,無數諸侯自立為王,亂世再起!

    “上域青邪帝國,憐青王!呵,你果真還在世上,既然天不亡我,那我他日定要劍指青邪帝國,向你討個結果……”

    被燕霜寒奪舍重生的倒霉鬼名喚燕辰,乃是臨水城林家子弟。

    臨水城處于下域云嵐郡國邊境位置,所謂是天高皇帝遠,以致于世家風頭倒是還高了朝廷機構一籌!

    燕辰的父親燕南天本是林家客卿長老,乃是玄武境巔峰武修,地位不凡!

    但天有不測風云,在三年前的一次意外,燕南天客死他鄉,尸骨無存!使得尚在林家的燕辰母子地位一落千丈!

    沒了燕南天,燕辰母子二人自然成了林家的閑人,一時受盡了冷眼。便連住所都由原來的大宅變成了如今這四面漏風的茅屋。

    之所以沒將他們逐出林家,還是看在尚未覺醒武魂的燕辰的份兒上。

    武修共分五大境界:靈武境、玄武境、天武境、地煞、天罡、圣境!

    而武修修煉的源泉正是武魂,武魂決定修煉資質,自有高下之分。

    共有天、地、玄、黃四級,每一級又分上中下三品,以天級上品為佳,黃級下品為劣!

    對于燕辰來說,覺醒武魂,成為武修!是他唯一出人頭地的機會!但老天卻與他開了一個大玩笑……

    距今九月之前,林家會武,年滿十五歲的林家子弟皆可參加儀式,覺醒武魂!燕辰也屬其中之一,不過也正是這一日,才徹底讓他墜入了寒冰地獄!

    “天生廢武魂?”

    燕辰眉頭緊鎖,內視之余,才見丹田有一柄黯淡無光的小劍虛影,而看清楚這小劍模樣,竟使他欣喜若狂:

    “青邪劍靈!”

    這柄小劍并非其他物事,正是當年伴他殺敵飲血的青邪劍劍靈!

    燕辰臉上閃過一陣欣慰:“我原以為青邪劍毀了你便也毀了,沒想到你竟也隨我一起重生了!”

    “上一世你是我手中劍,這一世你是我武道魂。世人愚昧,以為你是廢物,我便要讓他們瞧瞧,你并非廢物,而是超越天級武魂的絕世武魂!”

    “你們要干什么?辰兒重傷未愈,你們放過他吧……”便在此時,一個略帶哀求的聲音響起,正是燕辰的母親秦素芝。

    聞言,燕辰眉頭一挑,忍著一身劇痛,扶著床沿,蹣跚朝著門口走去,剛至門口,便聽一個輕蔑的聲音傳來:

    “哎喲,半個月就能下床走路了,當真是虎父無犬子??!不必你那死鬼老爹差!”

    下意識抬眼,只見來者共有二人,乃是一男一女,男子一身華服,面相陰冷,看燕辰的眼中盡顯玩味。

    女子一襲粉衫,面容姣好,但她瞟向燕辰的眼中,那等鄙夷、不屑卻是無論如何也藏不住的。

    這一男一女燕辰認識,女子名喚林婉怡,乃是林家四爺的女兒,當初燕南天在世之時,曾與林四爺替這二人指腹為婚!

    不過前者死后,林四爺便與這母子二人斷了來往,在會武當日,燕辰覺醒了廢武魂之后,林婉怡更是當面說要退婚!

    可惜原來的燕辰也是個癡情種子,始終不愿放棄這樁婚約,屢屢糾纏之下,終于在半個月之前被林婉怡的追求者,武道天才凌孤一打成重傷,更在今日一命嗚呼……

    見燕辰現身,秦素芝立刻慌了神,連忙上前扶住少年:“辰兒,你怎么起來了,快回去躺著……”

    “嘿喲,還回去躺著呢?做人嘛,臉皮厚到了此等地步,同狗又有幾分區別呢?”

    說話這人名喚孫奕,乃是凌孤一身后狗腿子之流!

    聽孫奕刻薄的言語入耳,秦素芝哪敢反駁?只得唯唯諾諾,對少女央求道:“求求林小姐看在我們兩家昔日交情的份兒上,放過辰兒吧,求求林小姐?!?br />
    對于秦素芝的懇求,林婉怡無動于衷。

    見狀,孫奕又補充道:“我倒是也想放過你這廢物兒子,只可惜啊,林家有規矩……”

    “什么規矩?可是跑到別人門前嚶嚶狂吠的規矩?”

    燕辰不咸不淡的言語忽然響起,聽得孫奕不由一愣:這廢物怎的敢還口了?

    “你的門前?難道不知你們馬上就要淪為喪家之犬了?一介廢物也敢頂嘴,看來是當日還沒被教訓夠啊,那么想去將你那死鬼老爹?老子成全你!”

    說著,孫奕拳上生風,便要朝燕辰面門砸來!

    孫奕在九月之前便覺醒了黃級上品武魂,如今已是靈武四重境修為,若這一拳真落實了,燕辰饒是不死,也定然得在床上再躺一個月。

    “住手!”便在此時,林婉怡秀眉緊蹙,一口喝住了孫奕。

    “現在他還算是林家人,你若殺了他,你自己也逃不過責罰?!?br />
    孫奕握了握拳頭,終究只得作罷,冷哼一記:“反正族中有規定,覺醒武魂一年未修煉到靈武四重者皆為下人奴隸!現在離家族會武僅剩了三個月,不知這位‘虎子’修煉到何等境界了呢?”

    “那你又是哪來的自信覺得三個月不夠我修煉到靈武四重?”

    燕辰依舊面不改色,風輕云淡回道,可是一個不卑不亢。

    “你!”

    倒也不知為何,此時的燕辰給了孫奕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他甚至有些不敢直視前者眼睛,他總覺得這個少年淡定得有些過分了。

    “區區廢武魂,三個月修煉到靈武四重境,你是在騙我呢?還是在騙你自己呢……”

    嘲諷過罷,林婉怡又從懷里掏出一張信紙。

    “你我之間不論是家世、實力還是天資都是天差地別,早非一個世界的人,你若識相,便將這份退婚書給簽了吧……”

    見林婉怡拿出了退婚書,秦素芝緊緊咬著紅唇,臉上更是說不出的屈辱,衡量再三,也只得咬牙:“我們簽……”

    淡然接過這一紙退婚書,燕辰卻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見其這般癲狂,莫說是這對男女,便連秦素芝都認為是他遭受打擊太大,連忙勸道:“辰兒,莫要傷心……”

    “一個廢物有哪點配得上婉怡小姐?還妄想著癩蛤蟆吃天鵝肉,可笑!”孫奕又趁機奚落道。

    林婉怡咬了咬嘴唇,面無表情:“你真以為裝傻充愣便能使我心軟嗎,我且問你,你簽是不簽!”

    “嘩!”便當林婉怡言落,只聞一聲脆響傳來,幾人定睛一瞧,才見那一紙退婚書已經成了滿天飛屑,隨風飄落!

    “你……”

    “夏蟲怎知冬雪之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你自詡為天之驕女,覺得我燕辰配不上你,殊不知在我心底,你才是井底之蛙!才是燕雀、夏蟲之輩!是你配不上我燕辰!至于退婚書,何需多此一舉!”

    “嘩!”

    燕辰言語的同時,掀起身上白衫,扯下橫豎約莫半尺,咬破指尖,奮筆疾書,赫然寫下休書二字!

    林家子弟燕辰,有妻林婉怡,今次二者有言,無恩深義重之說,于此休書一封,從今天各一方,永無爭執!

    休書者:燕辰!

    “從今日開始,你林婉怡與我燕辰再無瓜葛!”

    接過這以鮮血書成的休書,一陣火氣隱隱竄進林婉怡心頭,她只覺莫名的荒唐:我乃堂堂林家小姐,玄級中品武魂!靈武五重境修為!

    這個廢物怎敢主動休我?他曾經不是只會像狗一般跟在我的身后嗎?這是哪來的膽子?

    在這一刻,她竟覺眼前這個少年有些陌生,使得一向心高氣傲的她憑生挫敗,這真的是那個廢物嗎……

    “二位目的既然已經達成,便請回吧,若有他言,大可在三月之后的家族會武上見真章!”

    一聽家族會武四個大字,林宛瑜眼中閃過一陣殺氣,恨得咬牙啟齒。

    “好,三個月后,我便要看看一個廢物有幾斤幾兩!我們走……”

    ……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