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挑個相公回天界 > 第98章 傷的太重,沒有預料
    云棠想要打開玄儀肩膀上的衣物,查看被弩箭射傷的地方,但望著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的人,和肩膀處被血液染紅的衣裳,心慌意亂的他手一直在抖,動了幾次都沒能看到玄儀的傷處。

      沉沉呼出一口氣,云棠定了一下心神,動手快速掀開肩膀處衣襟。

      一入眼便是寸長傷口在玄儀的左肩延伸到左胸上,那處傷痕由于被弩箭箭頭的彎鉤帶起,皮肉都是翻卷而起的,血跡留在上面,看起來分外可怖。

      這樣的傷勢讓云棠看得心中一痛,傷的如此厲害,還說只是擦傷,這么嚴重還叫擦傷,他都不會疼的嗎?!

      一邊將草藥用嘴咬碎后涂抹在傷處,云棠一邊心疼的皺眉。

      由于還有一段傷口隱在衣衫之下,云棠只好再次將玄儀的衣物向下掀開一些,好方便他上藥。

      忽然,云棠的動作一頓,看著身下的人疑惑道:“這是……他什么時候受的傷?”

      看著玄儀身前一圈圈纏著的白布,云棠一頭霧水,纏成這個樣子,看起來傷得還不是一般重。

      只是他什么時候受的傷,他竟一點都不知道。

      皺著眉,云棠將玄儀靠在崖壁上,動手拆著玄儀包扎的白布,隨著白布一圈圈被拆開,云棠越來越覺得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這,這怎么竟然腫了?是之前撞擊內傷淤血了嗎?難道是傷的太重了,竟還越來越厲害了?”

      隨著白布的松開,起來的幅度越來越大,云棠以為玄儀是不是墜崖受傷太重,加上之前的傷勢,傷上加傷的他,是不是已經要不行了。

      擔憂已經到極致的云棠,拆白布的速度越來越快,直到……

      那白布再也無法遮掩住那個形狀。

      盯著手下,呆愣了片刻的云棠“轟”的一下,臉一下子紅到了脖子上,若不是身子被衣物遮擋看不見,他現在全身也一定都是紅透的。

      手忙腳亂再給白布潦草的纏了幾圈,胡亂的將玄儀的衣袍給扒拉好,云棠“嗖”地一下自山洞中消失了。

      云棠是沒接觸過女子,但這不代表他不知道女子和男子的區別在哪里。

      之前根本沒有往玄儀是女子的那方面去想,才導致他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雖然并沒有直接看到不該看的,但是這個刺激委實也太大,他需要好好冷靜冷靜才是。

      怕玄儀出現意外,云棠也不敢走得太遠。

      就在山洞前不遠處,他一圈圈漫無目的的繞幾株大樹轉著,樹下松軟的土地都被他轉的生生出了一個淺淺的圈。

      若是有人一直看著他的話,說不定都已經被他繞暈了。

      直到被一滴雨水砸在臉上,云棠才忽然停下了不斷轉圈的腳步,匆忙拾了一些干柴趕回了山洞。

      剛回到山洞沒一會兒,外面瓢潑大雨便砸了下來。

      而玄儀依然還在昏迷之中,沒有醒來。

      為免玄儀受寒,云棠趕忙將火生了起來,待得火堆燒得旺了不會輕易熄滅之后,他才走向了玄儀身邊。

      在玄儀身旁糾結了許久,云棠才嘆了口氣靠著玄儀坐下。

      伸出手,云棠小心的描繪著玄儀的眉眼,喃喃著:“原來,你竟是名女子?!?br />
      這一刻,他的心簡直可以說是百感交集。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