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嫁偶天成 > 第五十四章 嫌棄
    這話別人沒感動,卻是把王妃感動的眼眶通紅,眸底淚花閃爍。

    姜綰覺得這話題到這里該差不多了,結果齊萱兒走進來,道,“只是為全大哥的孝心,那大嫂還收大伯父大伯母兩萬兩?”

    姜綰怔怔的看著她。

    半晌沒接話。

    齊萱兒眼底瀉出一抹得意,被拆穿了吧!

    姜綰像是沒想到怎么回她似的看著她,小聲道,“豫國公夫人和杜國公夫人都在呢。”

    說不過她,就暗指她沒禮數?

    齊萱兒嫣然一笑,反駁道,“豫國公夫人和杜國公夫人又不是外人。”

    這話說的豫國公夫人和杜國公夫人渾身舒坦。

    姜綰也舒坦了,“不是外人啊?”

    “我就說二嬸怎么說話毫不顧忌呢,原來是把豫國公夫人和杜國公夫人當自己人看,那我又何必怕別人說靖安王府不知感恩,過河拆橋,絞盡腦汁的順著二嬸的話說沖喜不管用,把腦袋都想痛了。”

    二太太臉色鐵青,手緊緊的握著椅子把手。

    然而姜綰話匣子打開了,沒那么容易停,她道,“出嫁前,祖母和我娘耳提面命,讓我說話做事前要三思再三思,我就覺得她們多慮了,靖安王府又不是小門小戶,哪是誰都能來的啊?”

    “能來的,必定都是自己人。”

    “一家人,說話哪用得著顧這顧那的,說三分留七分,說的不累,聽得都累了。”

    姜綰聲音越說越大,越說越快。

    不是整天把她嬌縱任性掛在嘴邊上嗎?

    她今兒就驕縱一回,任性一回!

    二太太和她女兒說話都可以不顧,她一個名聲在外的顧及那么多做什么?

    給她們留著臉,執意不要,那她就再幫她們扒一層下來就是了。

    親娘被落了臉面,齊萱兒氣的兩眼直瞪姜綰,“你是覺得大伯父能好全是你的功勞了?!”

    姜綰噗嗤一笑,“二姑娘一定要掰扯的這么清楚,是打算對我論功行賞嗎?”

    “你!”齊萱兒覺得自己快要被氣瘋了。

    老夫人坐在羅漢榻上,臉就沒那么冷過。

    齊萱兒話到喉嚨口,硬生生的給咽了下去,一臉委屈。

    老夫人深呼吸把怒氣壓下,看向豫國公夫人和杜國公夫人,“讓兩位看笑話了。”

    嗯。

    不止兩位,是四位。

    還有豫國公府大姑娘和杜國公府四姑娘。

    要說豫國公夫人和杜國公夫人也是夠尷尬,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家丑不可外揚,結果靖安王府卻當著她們的面吵起來了。

    老夫人看王妃的眼神不虞。

    王妃笑容淡淡。

    從老夫人把給清蘭郡主準備的頭飾賞給姜綰,王妃又把一萬兩給姜綰送去,姜綰就知道王妃和老夫人不合了。

    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老夫人是怪王妃沒有阻止她亂說話,不然就沒這么多事了。

    姜綰在心底翻白眼。

    要阻止,也該她老夫人先阻止二太太。

    由著二太太說,倒不許她多說了。

    不狠狠的落她們一回面子,真當她這個河間王府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好欺負了。

    不過今兒這時機挑的還不夠好,畢竟豫國公夫人和杜國公夫人臉也丟的差不多了。

    一個被認錯。

    一個嫌棄丫鬟不夠資格帶路,結果最后連個帶路丫鬟都沒有了。

    王妃看向清蘭郡主,“你帶兩位姑娘去花園轉轉。”

    清蘭郡主有點不想走,她想聽聽豫國公夫人說什么。

    但是王妃發話了,她不聽也不行。

    清蘭郡主領著兩位姑娘離開,一起走的還有齊萱兒和齊芙兒。

    姜綰坐著沒動。

    老夫人看著她,道,“你和她們年紀相仿,也一起去逛逛吧。”

    姜綰點頭應下。

    這邊她剛起身,那邊過來一丫鬟,湊到王妃耳邊低語了兩句。

    王妃眉頭狠狠一皺,“我知道了。”

    丫鬟說的小聲,沒人知道她和王妃說了什么。

    二太太、三太太都好奇,但誰也沒問出口。

    出了院門,金兒小聲問道,“姑娘真的要去陪她們逛花園嗎?”

    在屋子里都能吵起來。

    一起逛花園還不得打起來啊?

    金兒有點害怕。

    姜綰眺目遠望,笑道,“多好的天氣啊。”

    “沒有多好啊,”金兒道。

    “好,特別適合迷路,”姜綰笑道。

    讓她陪她們逛花園,她傻了才這么做。

    金兒點頭如小雞啄米,“那咱們走這邊。“

    再說屋內,姜綰走后,豫國公夫人就不拐彎抹角了,她今兒可不只是為了送一株人參來的,她是想盡快給兒子迎娶清蘭郡主過門。

    老夫人沒說話。

    王妃看著豫國公夫人道,“我原也沒想讓清蘭這么快出嫁,只是逼不得已,現在王爺轉危為安,我打算把清蘭多留一段時間。”

    老夫人詫異的看了王妃一眼,沒想到她會反對。

    “女大不中留,清蘭也及笄有幾個月了,我看還是讓她早點兒出嫁吧,”老夫人端茶道。

    “靖安王府和豫國公府離的不遠,回來也方便。”

    豫國公夫人連連點頭,“我也知道王妃舍不得清蘭郡主,我豫國公府是斷然不會委屈她的。”

    王妃眸底有猶豫,但還是堅定道,“我知道豫國公府不會委屈清蘭,但我靖安王府得厚道。”

    “為了給王爺沖喜,河間王唯一的孫女兒嫁的那么倉促,不好王爺一痊愈,就大肆操辦清蘭的喜宴。”

    這理由也說的過去。

    老夫人則道,“是委屈了河間王的孫女,但你和王爺也補償了她兩萬兩。”

    “不能顧著別人就不顧清蘭了。”

    王妃搖頭道,“說到底還是我舍不得清蘭早早就嫁人,王爺雖然毒解了,但畢竟傷了元氣,多把清蘭留在府里一段時間,也是讓她多盡點孝心。”

    豫國公夫人祈求的看著老夫人。

    老夫人問王妃,“那你打算把清蘭留多久?”

    王妃想了想道,“半年。”

    說完,她站起身來,溫和道,“我那還有點事急著要處理,就先走一步了。”

    從松齡堂出來,王妃就直接去了前院。

    書房內,王爺在處理公務。

    小廝的聲音傳來,“王爺,王妃來了。”

    “讓她進來。”

    王妃近前,小廝趕緊把門打開。

    王妃邁步走進去,直接到王爺書桌前。

    王爺頭也沒抬道,“有什么事,等我把手頭公務處理完再說。”

    王妃有點著急,但她那點事再急也急不過國家大事,只得坐在一旁等。

    這一等,就是一刻鐘。

    王爺幾次抬頭看她,把公務處理完,才道,“你是為清蘭出嫁的事來找我的?”

    王妃起身道,“你為什么讓清蘭半年后才出嫁?”

    女兒家多及笄就出嫁。

    她舍不得女兒,但女兒遲早要嫁人,何必留她在身邊。

    一兩個月她沒意見,可半年,太久了。

    王爺看著她,道,“我沒打算讓清蘭半年后嫁給豫國公世子。”

    王妃臉色一變,“那剛剛丫鬟……。”

    “我已決定退掉清蘭和豫國公世子的親事,”王爺道。

    王妃愣了片刻,接著就是不同意,“為什么要退掉這樁親事?”

    “清蘭挺中意豫國公世子的。”

    王爺拿起另外一份奏折道,“我讓清蘭出嫁沖喜,是欽天監測算的,豫國公府不信欽天監,信江湖道士,此其一。”

    “豫國公世子墜馬是人為,他卻沒有發現,武功太差,此其二。”

    “豫國公夫人登門,卻嫌棄世子妃的丫鬟帶路不夠格,此其三。”

    第一和第三,王妃沒有反駁。

    哪怕情有可原,但畢竟沒有給靖安王府臉面。

    王妃看著王爺道,“你嫌棄豫國公世子武功差,那遠兒呢?”

    “他不止武功差,身子骨還弱。”

    王爺,“……。”

    王爺扶額。

    哪有幫外人拿自己兒子做擋箭牌的?

    想到自己干的事——

    上面的話,王爺忍了。

    “我也挺嫌棄的,”王爺順從王妃道。

    “我會督促遠兒勤勉。”
北京pk10怎么玩